[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对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医院的腐败模式的解剖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1日 来稿)
    
    一 引言
     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医院位于上海市西郊,与党和国家领导人经常下榻的“西郊宾馆”相距不到一公里。医院规模在上海市只算得上是个中等。但就是这样一家医院,由于原院长徐伟人长期把持,使之成为自己的独立王国,在医院内为所欲为。搞得医院乌烟瘴气,医生护士不是追求上进和业务,而是追求享乐、金钱和权利。医疗纠纷不断,所谓的“低级医疗错误”层出不穷。但是,由于这种现象在大陆普遍存在,因此,对这家医院的贪腐现象及其原因进行分析,以了解大陆医疗卫生改革为什么难以得到群众的满意,算得上是份很好的标本。 (博讯 boxun.com)

     这家医院原本位于上海浦西古北地区的遵义路。由于地处黄金地段,因此,在上世纪90年代末(1999年),由长宁区政府以政府用地皮置换的方式,搬迁到现在的仙霞路1111号,与虹桥开发区、古北开发区相邻,离虹桥机场仅15分钟的车程。虽然是家二甲医院,但是由于周边地区没有大型三级医院,而周边地区人口有百万之多,因此,医院的“地利”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算得上是绝无仅有的。医院迁入新址后,占地面积55亩,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设有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骨科、肿瘤科、眼科、耳鼻咽喉科、口腔科、皮肤科、中医科、传染科、急诊医学科、麻醉科、特需门诊部共15个临床科室和药剂科、影像科、检验科、特检科、内窥镜室、康复、营养和病理科等8个医技科室。现年门急诊量110余万人次,出院病人2万余人 次。医院拥有几乎所有大型医院所具有的先进仪器与设备,如1.5T双梯度核磁共振仪、32排螺旋CT、DSA、多功能数字X光机、Vivid7全息彩色多普勒超声仪、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血球计数仪、血细胞分析仪、电子内窥镜等;治疗近视眼的准分子激光治疗仪;治疗肿瘤用的高能聚焦超声刀、射频热疗仪,治疗尿路结石的钬激光手术治疗仪、振波碎石仪及全能麻醉机、CCU、ICU监护系统等,其中100万元以上的设备28套,50-100万元以上设备41套。
    医院共有职工1360余人,其中高级职称医师112人,中级职称人员308人。加上辅助人员,实际职工大约2300余人。辅助人员与正常职工之比,非常接近,这是大陆医院的一大特色。在上一轮医改中,大陆医院将后勤辅助人员如营养食堂的职工、花匠、园丁、清洁工、保洁工、送餐员等这些不那么重要的人员,统统成立所谓的第三产业,队伍一般占正式职工的1/3。在这方面,这家医院也不例外。但是真正处于第一线的医生、护士全部加起来,不足700人。
    这家医院的前任院长徐伟人,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就是现在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早年从事儿科工作,后来考取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检验专业的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曾担任检验科主任。由于徐伟人心胸狭窄,与单位的人际关系很僵,因此,长宁区卫生局在医院搬迁时,徐伟人从九院应聘来到长宁区卫生局担任副局长。由于这人本性难改,与同事关系紧张,在长宁区卫生局又呆不下去,卫生局有关领导以“下基层锻炼”为名,派徐伟人到长宁区中心医院担任常务副院长。后来徐看回卫生局就任局长无望,经过活动,在老院长退休之后,终于由副转正,最终担任院长一职。
    二 织网
    徐伟人在开始担任院长时,除性格怪异、脾气不好以外,在其它方面还不是很出格。由于他不是该院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所以开始几年还小心翼翼。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培养自己的亲信,提拔、引进哪些对自己仕途有利用价值的“有用之材”。这中间有两个人不得不重点介绍一下。
    第一个人是现任党委副书记俞佩莉,是徐伟人在长宁区中心医院为非作歹的主要帮凶。该人既无学历,又无工作能力,原本是长宁区同仁医院(另外一家很小的医院)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年轻时也有几分姿色,由于把握不住自己,与当时的同仁医院内科主任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在同仁医院呆不下去后,通过关系借调到长宁区卫生局当了名普通的办事员。徐伟人应聘到长宁区卫生局后,人生地不熟,俞在卫生局也没有什么人理睬,因此,徐俞二人一见如故,俞给了徐很多指点与帮助。后来徐在长宁区中心医院担任院长后,就极力推荐俞到医院工作,开始是担任工会主席。在医院原党委书记薛某调任卫生局工作后,徐又力荐俞做了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由于徐对自己如此厚爱,俞后来终于成为徐最得力的助手和打手。
    徐到长宁区时,政治上是张白纸,也没有加入共产党。由于没有什么靠山,因此,徐就利用职权,积极物色人选。后来终于打探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陈向宇,由于与该院妇产科主任不合,就以人才引进的方式把陈向宇引进到长宁区妇产科,担任科主任。陈父是原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的秘书,文革中陈丕显受冲击,陈父也过了一段默默无闻的日子。陈向宇的成长时期,正是文革最猖狂的时期,这个家住康平路的红卫兵,几乎经历了上海市文革时期的所有事务。改革开放后陈父曾担任市委文教办公室主任。由于这层关系,徐在引进陈向宇之后,极力巴解、讨好陈向宇。陈也投桃报李,积极为徐伟人张罗,牵线,使得徐伟人终于在长宁区、在上海市认识了很多高官。这成为徐后来目空一切,为所欲为的政治基础。陈向宇虽然业务平平,既无学历,又无能力,但徐某还是以所谓的“人才引进”的方式给了陈20万元的“安家费”。这笔费用,在当时的上海,足可以买下一套豪宅。
     由于徐在政治上是个空白,原骨科主任、农工民主党负责人积极介绍徐加入“农工民主党”。有了这张护身符,加上徐在工作中结识的关系,以及陈父的帮助等,徐终于在长宁区政协某得了一张更大的护身符:长宁区政协副主席。以此为阶梯,徐又结识了后来的几任长宁区区委书记、区长。其中,最欣赏徐的是前区长姜某。后来成为陈良宇得力干将的长宁区区长陈超贤,与徐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他们两家的别墅就在同一小区。
    三 捞钱
    大陆某些医院院长贪腐胆子之大,手段之黑,绝非常人想象力可及。最常见的是基建、设备和药品。这里仅讲一下基建。长宁区中心医院是1999年才从遵义路搬迁到仙霞路的,医院的主体结构几乎是全新的。但就在这样一间全新的医院里,医院大厅、走道、厕所等几乎可以想象到的地方,10年之内全部重新装修了三遍。因此,在这家医院里,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听到风钻的刺耳声,吵得病人根本无法休息。给医院装修的公司一直是家四川的建筑安装公司,每次都可以在招投标中中标。为什么是四川的建筑公司呢?因为徐伟人祖籍四川,他是第二代移民!
     就在徐伟人的第二个任期内,徐觉得每天装修也不是个事。一是装修搞得病人休息不好,投诉大量增加,二是老装修那几个地方,也说不过去。为了干桩大事,徐决定在原有的建筑基础上,再盖一层!开始大家以为徐院长是在整个医院住院部大楼上再盖一层,所以大家都觉得,再盖也无所谓,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的。但是等新盖的楼层在职工面前亮相之后,大家才发现,仅仅是在手术室的顶楼上再盖了一层,然后把手术室搬到顶楼上去。这个号称上海最先进的手术室在修建完毕时,尚未使用灯就坏了,需要电工班的人到手术室修理;手术室开张后没几天自动门就坏了,非要人开不可。。。。。。工程质量之差,无以用语言来形容。由于翻修手术室花了1.1亿,超出原预算好几倍(是原医院总投资的1/3),搞得民怨沸腾。徐伟人看告状信纷纷飞往区纪委,为了撇开自己与“装修门”之间的关系,一向见到好处就抢功的徐伟人却在中层领导大会上很“谦虚地”声称:装修是两个陈副院长辛辛苦苦完成的。意思是说,装修中的回扣与他无关。某副院长为了避嫌,也在大会上当仁不让地说:装修是在徐伟人院长的亲自领导和过问下完成的,施工方是一直给我们医院装修的四川XX建筑公司!所有招投标都是徐院长亲自主持的!搞得徐当时好不尴尬。
     医院几乎每年都在装修,理由是病人在不断增加,病房病区不够用,最后不得不向空中发展等等,理由冠冕堂皇。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否!当初长宁区政府在征地、盖房时,就有意识地、超前地给医院预留了多余的地皮和房子。在医院开办之初,也就是徐伟人刚就任院长之时,房子多得用不完。为了捞到更多的政治资本,也为了捞到更多的金钱,徐伟人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把位于医院主体建筑西侧的、面积高达上万平方米的建筑,租借给上海的一家最大的外资医院―――和睦家医院使用,且租金才区区几百万元,而租期却长达10年之久!这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这样大面积的建筑,这么好的地盘,一年几百万的租金都又人会抢着要!这其中的猫腻,鬼都可以想得出来。理论上长宁区中心医院占有和睦家医院30%的股份,实际上连到和睦家放个屁的资格都没有。更奇怪的是,新的院领导想把租金提高,或者提前把和睦家租过去的房子收回来,结果是连门都没有!
    四 淫乱
    大陆贪官的共同爱好就是淫乱,这已经被无数的事实所证明。因此,徐伟人淫乱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就任院长之初,徐伟人的主要对象是医院的一些中低层女性,尤其是本领不高心地高的医生和护士。由于徐伟人在医院内情妇众多,实在无法一一列举,这里仅将两个众所周知的情妇,在这里暴露一下。一个是原急诊科的护士屠某,由于有几分姿色,在被徐伟人看上后,徐伟人把这人调到手术室担任护士长。手术室护士长是医院的肥缺,但也是一个很专业的职位,并非一般的护士可以担任。但由于有徐伟人撑腰,尽管这位年轻的护士长不懂业务,且专横跋扈,几乎骂遍了所有不懂内情的手术科室的医生(包括科主任)。后来由于业务上实在是没有能力担任这样重要的职位,徐使用手段,迫使医院护理部主任、副主任相继转岗,把位置腾出来,让给了他的情妇。人称情妇一号。
    徐伟人的第二个众所周知的情妇是妇产科的副主任苑某。这人虽然是本科毕业,但由于业务不精,所以卖身投靠之后,在科室里也是跋扈的狠,连徐伟人的政治靠山陈向宇也怕她三分。她有一句名言,就是(我晋副高后)“绝对不能有人再晋(副高)”。在这个思想的支配下,妇产科的优秀职工,在她和陈向宇的配合下,在徐伟人的支持下,走了一批又一批。如果将陈向宇进入长宁区中心医院妇产科,担任科主任以后赶走的妇产科医生组织起来,足足可以再组建两个区中心医院妇产科的人马,时间跨度不超过10年。由于最近几年上海市在不断的扩张之中,所以每天都有大量的外地或外院的医务人员到各大医院求职。长宁区中心医院人事科的工作人员,全年就在为两个科室服务:急诊科和妇产科。因为这两个科室的人员一直在进进出出。急诊科的人员进出之大,也与徐伟人有很大的关系。但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展开了。
     苑某做了徐伟人的情妇后,很多人看不惯。由于苑某在医院内口碑很 差,业务又不行,徐本想推荐她到区妇幼保健院做院长,无奈卫生局没有采纳。为了平衡苑的不满,徐除了把产科交给她管外,又仿照隔壁和睦家医院的模式,专门给她建了一间高级产科,专门收治国内高收入人群,也就是在特需病房之外,专门辟了一个病区做VIP产科,其他人不得染指。这样,苑某实际上成为两个病区的主任,拿双份奖金。由于苑某的年收入比医院内其他科主任的收入要高一倍以上,财务科有人看不惯,就悄悄地将医院中层干部收入一览表挂到了医院内网上,结果苑某名列第一,以年收入26万的资格,把其他科主任和中层干部永远的甩在后面。这还是04年的事。
     虽然家有良贤妻,院内有情人,但徐还不满足,还有一大爱好:嫖娼。有一次,徐伟人在某酒店嫖娼时,在大堂被医院外科的一位龚姓副主任医生撞见。对于一个贪官来说,这无疑是很难堪的。多数情况下,贪官们都会私下找人摆平这种事,因为这种事情毕竟不是正大光明的。但是,这个常常号称自己情商第一的院长,却反其道而行之。为了堵住这位龚姓医生的口,徐伟人开始以该医生所在专业病人量少为借口,把该专科归并到普通外科专业。到了普通外科专业之后,龚姓医生和他手下的两位助手,其病人当然更少了。徐某又再借口这位龚姓医师手术量在高级职称人员中工作量过小,予以降级使用的原则,将该副主任医师降为主治医师使用。由于被莫须有的罪名降级使用,这位龚姓医师一直比较郁闷,也没多说什么。但一年的考验期过后,发现徐伟人还没有给他恢复原职称的意思。就在一次外科大交班的会议上,当着几十位医师、护士的面,说出了他被降级的原因:我当面见到了徐伟人与妖艳女子在一起……! 时间地点一应俱全。并且实名向院纪委进行了举报。这事闹大之后,院其他领导也没有办法,只好组织一个所谓的“调查小组”,调查“徐伟人同志有无嫖娼的问题”。不仅调查了,而且在全院中层干部会议上高调宣布了调查结果:举报人没有抓住徐伟人同志与什么妖艳女子在床上的证据!这个结果,给人的想象空间是无穷的。
     虽然院党政领导班子没有调查出徐伟人嫖娼的“证据”,但是09年9月,被徐伟人寄以厚望的产科主任苑某被暴患有子宫颈癌,而且确诊时已处于晚期。由于子宫颈癌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学术界确定为人类乳头瘤病毒引起来的恶性肿瘤,而这种病毒又是经过性传播的,徐伟人的政治靠山陈向宇和当事人苑某等,觉得向外宣布得宫颈癌实在是有碍视听,就以所谓的“阴道癌”向外宣布苑主任患的是阴道癌。其实,宫颈癌也好,阴道癌也好,其实都是由人类乳头瘤病毒引起来的,都是广义的性乱引起来的。后来由于这个阴道癌的诊断先后被上海肿瘤医院和第六人民医院所否定,医院内部不明真相的人更加好奇,结果搞得最后人人都知道了此事。以前虽然医院内部有很多人风传苑某是徐的情人,还有人把这件事发到了网上,但是大家都是将信将疑。这次苑主任患宫颈癌确诊之后,医院内就没有人不信这件事了。
    五 整人
     徐伟人是个经历了文革的人,他的身上深深的打上了哪个时代的烙印,最大的特点就是整人。笔者经历了徐伟人在长宁区中心医院的十年,在他正式任院长之前担任常务副院长的时候,他还能深入病房,与医师、护士交谈。但在他担任院长之后,尤其是在位置坐稳之后,他就再也不过问医院的医疗事务和医院的发展。他关心的事只有三条:如何捞钱,如何搞女人,如何整人。整人是他的一大爱好,几乎达到变态的地步。
     由于与徐接触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层干部,所以他整的人也基本上都是中层干部(个别人是主治医师)。院级领导干部中,虽然也有他看不顺眼的,但是由于院级领导干部的任命权在卫生局,因此,他无法整,最多就是骂骂而已。在书记、副书记、三位副院长中,据说,除了副书记俞佩莉他没有骂过外,其他几位院领导,还没有一位没有被他骂过的。笔者目睹过一次。由于读者可以想象的原因,这里就不说是哪位院领导被他骂了。但是,目睹他骂一个级别与他相近的人,当时笔者实在是吃惊不小。
     徐伟人最开始整的科主任是原麻醉科主任董某。这位麻醉科主任本来是从市内某三甲医院引进来的,因为管理理念与徐某不同,就被徐某在私底下骂,后来发展到在公共场合也骂。结果当然是麻醉科主任辞职走人。但是这位麻醉科主任的太太是内科某专科主任。这位女医生是位有着极端好修养的知识女性。对人非常和气,从来不得罪人。但因为他的先生得罪了徐伟人,所以徐伟人在董某辞职之后,公然在全院中层干部大会上骂这位内科主任是狗。“董XX的那条狗怎么还不辞职啊?”听者为之一震。对董主任的太太一连骂了半年之久,直到有了新的发泄对象,徐才停止对董主任太太的无理辱骂。正因为徐伟人这种无理骂人的性格使人畏惧,所以在医院内,几乎没有人敢当面提醒和批评他的任何错误。
     如果说董主任在医院内呆的时间不长,被徐某请来再赶走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整内科大主任许建中就没有任何理由了。这位许主任一直在医院内工作,足足有三十年。不知道徐伟人的哪根神经出了毛病,有一天突然在大会上宣布:停止内科大主任许建中主任的行政职务。谁也不知道许主任犯了什么错误。两周之后,徐伟人在中层干部大会上说,内科有人向外写信,检举揭发内科新引进的人员J医生,业务水平很差等等。据他估计,“这种事情只有许建中同志干得出来”。完全是“莫须有”!停止许主任行政职务后不久,又以工作不努力为名,要求许建中主任立即回家等待退休。其实,当时离许建中主任正式退休仅有6个月时间。许建中主任向工会提出申诉,实指望工会能出面主持公道。但是主管工会工作的党委副书记俞佩莉亲自出面,一方面通知和威胁一些不明真相的职工代表(很多代表不是中层干部),一方面利诱其他的职工代表(每次工会开会时都要发200元的购物卡),硬是通过了一个所谓的许建中主任申诉不成立的决定。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一个为医院工作了30年的老同志,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在决定她命运的职代会上,就儿戏般的结束了。
     如果说整内科许建中主任是想入非非的话,那么整骨科主任曹某连想都不想了。这位曹主任,由于为人正直,手术做的好,所以骨科一直是医院效益比较好的科室。在多数医院,效益好的科室主任,在医院说话的影响力也比较大。骨科当时还有一位副主任,比较年轻,业务比较差不说,最大的缺点是脾气很坏,术中骂下级医生往往使用“你怎么笨得象猪头”做为口头禅。有位主治医师受不了这种污辱,就顶撞了这位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在徐院长那里告状之后,徐给曹主任布置了一条政治任务:找个借口给我把XX医生开除。曹主任是位正直的人,当然予以拒绝。这样非常伤徐某的面子。由于曹主任身上没有什么把柄,徐某就来了另外一种手法整曹主任。徐某在中层干部会议上高调宣布:由于急诊创伤外科业务力量薄弱,(领导)班子决定调骨科曹主任到创伤外科去轮转,加强创伤外科的力量。把一个搞骨病的医师派去做骨伤科,就好比叫一个内科医生去看外科。曹主任去了之后一年,又以曹主任手术做得不够为名,免去了曹主任的行政主任职务。曹主任也是一位接近退休的老主任了,还要在急诊科值一线班!曹主任在做骨科主任时,等待做手术的骨病患者要排队,但是在曹主任到急诊去之后,骨科病房一下子空了20多张床位。连医院职工找曹主任看病,都要偷偷摸摸。因为有人要汇报到徐伟人那里去,徐伟人又在大会上公开宣布:急诊科医生不得在手术室做骨科手术!算是在根本上消除了曹主任做骨科手术的权力。
     由于徐伟人整人手法层出不穷,花样年年翻新,所以在区纪委、监察和卫生局告他的状的人也不少。但是这么多年他都不倒,稳坐长宁区中心医院第一把交椅,而且说一不二。之所以如此,最大的靠山就是妇产科主任陈向宇的父亲,在市内方方面面给了他不少帮助。本来,陈向宇在05年就退休了,但是由于这个关系,徐伟人硬是把她又留任了三年。到08年4月,徐某实在是没有理由再留她了,才以所谓的“半退”,叫陈退下来了。其实,早在05年10月,医院就从同济大学引进了一位业务能力非常强的妇产科教授左某。陈向宇退休后,徐伟人还批给陈向宇和人事科长付红一一大笔钱,到美国去游山玩水。适值汶川大地震,举国沉痛和默哀,可惜这两位医院的中层干部,长宁区中心医院的好医生、优秀党员,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在美国游玩了1个多月后,才悠哉游哉的回到医院。
     陈向宇正式退休后,徐伟人不得不把科室的管理大权交给左主任。但是深感政治上的靠山不在医院后的恐惧,在08年国庆前后,徐伟人又把陈向宇重新请了回来,重新安插到妇产科领导班子里。可是这个左主任是个做学问的人,徐授意手下的人叫左主任写申请,请陈向宇回科室领导,左主任拖着不办。徐伟人在等待了几个月见无动静后,终于忍不住,再次以莫须有的罪名停止了左主任的行政职务。徐伟人怕停止左主任的职务在班子会议上通不过,特意选在09年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星期天)上午,以开紧急会议的形式通知相关科室人员开会,停止左主任在妇产科主持工作的行政职务。会议上要左主任表态同意不同意,左主任说,第一,我主持工作9个月,业务量的增加在医院平均水平之上,高出医院平均水平整整一倍;第二,这期间科室人员奇缺,一共有7位医生生孩子,而科室业务是历史上最高峰;第三,医疗纠纷下降了90%以上,在主持工作期间,仅有三起很小的纠纷,经解释后患者就释然了,没有发生任何医疗差错和事故。对此您做如何解释?徐被问得哑口无言。左主任辞职后,徐伟人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立即任命自己的老情人苑某为妇产科主任。可惜,这位苑主任没有这个能力和命运,只当了几个月的主任,就得了晚期宫颈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前面说过,妇产科是人员流动最大的科室之一,很多医生被陈向宇给整走了。其中有位医生,年资非常老了,被陈向宇整得神经兮兮的。几年也不让她看病,整天坐在妇产科第三号诊室内发呆。由于对妇产科的情况不是很熟悉,这里只好略去不谈。但妇产科主任陈向宇整人手法毒辣,在整个长宁区卫生系统都是出了名的。长宁区妇幼保健院的业务量10年前不足长宁区中心医院的一半,但是现在的业务量紧排在上海市三大家妇幼保健专科医院之后。而长宁区妇幼保健院的骨干,基本上都是长宁区中心医院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赶过去的。因此,人称妇产科是妇保院的“黄浦军校”。左主任辞职后,妇产科的业务骨干再次大规模出走,现在妇产科的业务又下降了一半。前不久还发生了一起新生儿死亡后数小时,医务人员还不知道患儿是什么时候死亡的怪事!
    六 疯狂
    在长宁区中心医院担任了10年之久的院长之职后,徐伟人自以为了不起了,可以为所欲为了。09年上半年,徐伟人当年的交大同学,前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党委书记王卫群“教授”,“硕士生导师”,在金山医院拥有了10余位情妇还不满足的情况下,在浙江嘉兴某宾馆嫖娼时,被浙江警方抓了现行。丑行暴露后,王卫群书记在金山医院呆不下去了,找到徐伟人。徐二话不说,立即以“人才引进”的方式,将这个已经有10余年没有做任何医疗业务的嫖娼书记引进到长宁区中心医院。准备委以重任,担任特诊部主任,还私授了30万元的“引进人才安家费”。可惜,上海就这么大点地方,徐伟人引进王嫖客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在班子会议上讨论。此事被人揭发出来之后,长宁区监察部门也很无奈,只好建议有关部门把徐伟人平调到长宁区红十字会担任副会长,开始了他的新的职业生涯。王嫖客现在做事很低调,以至于在长宁区中心医院特诊部工作了几个月,很多人还不认识这位嫖娼书记。
    
    七 尾声:我们等待着
     就徐伟人这样一个集吃(经常大吃大喝,限于篇幅,本文不表)、喝(逢吃必酒,有酒必醉)、嫖、整人的恶魔,一个非共产党员,竟然可以在一家大型医院院长职位上稳坐10年之久,从来不管业务,从来不关心职工,只会整人,专横跋扈,这样的人,告状信在市、区纪委、监察部门都堆起来了,最后几乎是在人脏俱获的情况下,其获得的组织处理,就是换个位置。一个嫖客书记,都10多年不从事第一线的业务工作了,嫖娼被浙江警方抓了现行后,也可以不开除党籍(中共规定“党员嫖娼一律开除”),还可以人才引进的方式,从郊区引进到市区,还要给安家费30万元。这样的政府,还是在为人民服务吗?
     据长宁区纪委的一位同志说,他们也不是不想处理,但是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前年他们曾经就机关干部中某同志的“生活作风”问题找当事人谈话(还仅仅是谈话!),结果导致两对夫妇离婚。所以现在连谈话都免了。为了“保护党的(好)干部”,不予处理,异地做官,大概是一切贪官淫官的另类道路了。长宁区是如此,看来金山区也是一样。
     由于徐伟人、王卫群都是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同学,与现任卫生部长陈竺也是同一时期的同学。当年的上海第二医学院就会培养出这类宝贝,所以我们对现在的医改,现在的医院,现在的反腐,实在是不应该有太高的要求和指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上海长宁区长陈超贤:灵魂在贪字面前开始扭曲了。 
  • 原上海长宁区长陈超贤:假如我不是贪官……
  • 举报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区分局伪造证据/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