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现场记者:盗墓贼揭秘盗取曹操墓文物之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1日 转载)
    
    来源:腾讯网
     在曹操墓被广泛质疑之时,若干文物证据来历模棱两可,出土的?被盗的?后放入的?这也被不少专家看成曹操墓到底是真是假的关键。根据安丰乡派出所之前给记者提供的信息,安丰乡赵村村民吴某等人曾盗掘过曹操墓;案件侦破后,警方追回的一块“画像石”,是被发现的第一件可印证曹操墓的文物。 在曹操墓被广泛质疑之时,若干文物证据来历模棱两可,出土的?被盗的?后放入的?这也被不少专家看成曹操墓到底是真是假的关键。根据安丰乡派出所之前给记者提供的信息,安丰乡赵村村民吴某等人曾盗掘过曹操墓;案件侦破后,警方追回的一块“画像石”,是被发现的第一件可印证曹操墓的文物。昨日本报记者历经曲折终于找到了盗墓者吴小队,揭秘其当年盗取曹操墓文物之谜。 (博讯 boxun.com)

    
    寻吴某某小记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到安丰乡赵村寻找盗取此画像石的吴某。该村距西高穴村以东五公里,人口三千多。村口处的一个电线杆旁,几位老汉叼烟闲聊。记者以收藏文物之名,探听吴某虚实。老汉皆摆手一问三不知。结冰的村中泥路歪扭分叉,路旁有不少老屋,多蓝砖拱门,破旧厚实,断壁残垣间无人居住。一问,方知有百年历史。一名老者袖手站在一断墙前,因其耳背,艰难听明记者来意后说:“俺家倒有一件古物儿。”遂返家中,推开两扇木门,他进内室里捧来一个棉布包,拆开看,是一碗一碟,憨态可掬,碗底有字,碟面有八卦图。老者说为多年前在村外挖土而得,挖了“一房子”深。他另透露,村人收藏古董数年前成风,有盗墓高手出没,但倒卖价钱甚低。
    
    记者寻吴某下落寻至天黑,一轮圆月高挂正空,树杈森森间,偶有惊鸟飞过。一个角落里,几名妇女围火烤手,言谈嬉笑间,就有一人忽而说:“你找的是不是吴小队?”
    
    就是“吴某”吴小队----那个所谓盗取曹操墓画像石的人。就在记者随一名村民去吴家的路上,脑子里不由翻出其神出鬼没甚至会翻墙走壁的镜头。见到他本人时,他正百无聊赖地蹲在炭火盆前挠头发。他今年47岁,脸黑有骨感,发短,身穿绿袄蓝毛衣黑布鞋,鞋面蒙满灰尘。上有多病老母,膝下一儿一女,女儿已远嫁,儿子在郑州当水电工。
    
    “古董?这两年都不做了!”吴小队说如今自己种着四亩薄田,还跟建筑队四处盖屋,自己是木工。每月都要去派出所“报到”一次,三年期满。去年2月底西高穴村有村民举报吴小队盗窃古墓,安丰乡派出所将他带走审问,40天后取保候审,今年4月被判缓刑,缓三判三。
    
    盗曹操墓小传
    
    2007年年底的一天,吴小队正在家中独坐,邻村好友王干(化名)揭帘而入,闷头抽了几只烟。一时,王干将烟柄在水泥地上搓了搓,兜头问道:“西高穴村有个古墓,知道么?”
    
    吴小队想起自己曾听人说,西高穴村村口高丘上有一砖厂,此厂多年来烧砖挖土,渐渐挖出一个大坑,再挖下去,坑中竟出现一个窟窿,莫非那下面是古墓?便问:“是砖厂旁边那个?”王干点点头。又说:“如果我们在下面找到些东西,说不定能卖点小钱,你干不干?”吴小队知道这是盗墓的勾当,就算不被逮住,被人知道了名声也不好,脸上便露出迟疑。王再三劝他下决定,他只好借口“近几天腿疼”来推脱。
    
    接着另有熟人催促行事,吴小队问“一共有几个人参加”,对方说“算上你11个”,吴小队心想人多势众,便松口答应了。几天后一个夜晚,“跟今儿个天气一样”,晴朗,月圆,风高,寂寥的西高穴村村口已无人来往。他们拽起成捆粗绳、铁锤、铁锨,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西高穴。砖厂已经歇班,挂着的灯泡也熄灭了。他们绕生僻路爬上土丘,晃开一只手电筒,再次察看那个“大窟窿”。关了手电,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根大木棍用铁锤砸进“窟窿”一侧的地上,将粗绳散开,一端紧紧栓在木棍上,另一端打了个大疙瘩,扔进窟窿里。五人洞外放哨,六人攀绳入洞。
     吴小队一只脚从绳上移下才惊讶地发现,这个洞一点都不深。他松开手,感觉自己是踩在松紧不一的土上。抬头望洞口,有游月在上,自己离洞外仅2米多深。转而,在6只手电的晃动下,他发现这是一个大的墓穴,“各个墓室都早被打通”,四处搜寻,除了黄土竟别无他物。用铁锨向下挖了挖,一无所获。正相对苦笑时,墓里发出“哐当”一声响,吓得吴小队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接下来是王干的声音,“找到东西了”,激动又压抑。大家跑到一个墓室,见王对着墓壁弯着腰,双手攥着铁锨,用力向下别什么东西。凑近去看,铁锨下是一个被嵌在墓壁上的一块石牌。别下来之后,一人抱着爬出洞外。另五人相继出来。
    
    当夜,石牌藏在王干家。众人在灯下围着看摸,见此石牌约八十厘米,上画有古人神兽器物图案。“这到底是啥?”“值钱不值钱?”七嘴八舌。却无一人能懂。迷迷糊糊,各自回了家。没想到过了没多少天,就被派出所人赃俱获。
    
    昨天晚上,吴小队表情复杂地告诉本报记者,这两天才知道当年盗的是曹操墓。而他盗的,正是专家所说的曹操墓里的“画石像”。十七天前,曹操墓最后一次专家论证会上,国家文物签定委员会委员、考古与古文字学专家郝本性认定,“画像石”上图文显示与曹操卒年相符,为证实曹操墓重要证据之一。
    
    昨日上午,听说西高穴村考古工地要举行新闻发布会,众多媒体记者都包车来到现场。人群之中,有一位韩国记者最为亮眼,他说韩国人从小就学过曹操,对曹操很感兴趣,报社就派他过来采访了。他还带着自己的儿子,说要一起看看曹操墓。
    
    等到中午,河南省文物局一行人给记者每人发了一份新闻通稿和一盘光碟,一看,没有新内容。继续等。陆续有河南省文物局的官员到达现场,记者纷纷上前追问,面对外界众多质疑,文物局怎么看?得到的回答都是“曹操墓是确定无疑的”。
    
    下午2时,曹操墓发掘工程负责人、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伟斌一下车,媒体就涌上去。但潘没有给大家任何时间。他这次还有个重要人物,就是陪同河南省文化厅厅长等领导、新华社记者、安徽亳州曹操墓考察团,进入古墓察看现场。
    
    半个小时后,潘伟斌来到工地上的简易房内召开媒体见面会,会极简短,约五分钟。他先是提醒大家到西高穴村走访,听听村里流传的“优美的(历史)故事”。接着说:“(确认曹操)只是阶段性的成果,阶段性的发布,墓地的很多信息太多了,归纳整理后会及时通报给大家。”面对众多的质疑,潘伟斌回应说,没有质疑,就不正常了。
    
    有记者插问:“到底真的是曹操墓吗?”潘大声说:“当然就是曹操墓!谁说不是,让说的人来看!”而对于“是否要对遗骨进行DNA签定”等焦点问题,潘伟斌“不便回答”,草草结束了此次媒体见面会。众多记者要求进入墓穴看看,也被各方面所拒。“根据我们的纪律和经验,现在墓里文物还没清理完也很潮湿,媒体记者不能进。”潘说。
    
    有意思的是,当地民警拿来厚厚的《联合通告》给在场记者散发。这份通告是《关于敦促盗掘西高穴曹操墓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和上缴文物的联合通告》,为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安阳市公安局12月26日联合下发的,昨日开始对外张贴。“按照这份通告上的‘曹操墓’字样,三个机构都又为大家确认了一遍曹操墓。”一位记者笑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操墓考古发现新证据 河南安阳可能1年赚4.2亿 (图)
  • 曹操墓被质疑 利益当头恐成“华南虎”翻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