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拆迁队长应聘专职钉子户 曾因拆迁暴富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转载)
     
    
       “鸟巢”背后,一片北京闹市中的荒岛。大地在冬夜沉睡,残存的几间屋子里,尚有不寐的人。“汇发楼”差不多是这片价值45亿的地皮上的最后留存物,几处拒绝被拆迁的门市房,早已断水断电、停业多时。 (博讯 boxun.com)

    
      “鱼堡”餐厅开在“鸟巢”斜对面,被称为“职业钉子户”的老陆守在一团漆黑里。
    
      屋子冷得像个冰柜,烛影重重,渗着一股色拉油的味道,黄色的手电筒用透明胶带绑在吊灯上,向麻将桌投去一弧昏暗的光。两张餐椅合到一起就是床,棉被铺在上面。没有水,无法打扫,煤灰越积越多。
    
      老陆神出鬼没。时常不接手机,怎么找也没影儿,但大多数时候,他像一枚军绿色的硕大的钉子,硬梆梆地杵在店门口,等待来犯之“敌”。隆冬的北京,风刮得呜啊呜的。
    
      他成为周围人议论的话题,因为仅仅在几年前,这“钉子”还是一把油光闪亮的、负责拨“钉子”的“钳子”。
    
      被逼出来的“招聘”
    
      “鱼堡”的店主秦荣,是在国贸上班的80后白领。去年7月,她在这里租下了一爿60平米的店铺经营餐饮,签的三年合同。谁知一年过去,眼见餐厅刚开始盈利,“噩耗”传来——这排楼房就要拆了。
    
      这栋楼在奥运前就已完成了一次拆迁,房屋的产权公司新奥集团为增加收益,将这栋“拆而未除”的汇发楼暂且留存下来,租给东方凯晟商贸有限公司,再由二房东东方凯晟转手租给秦荣等小老板们。
    
      现在,汇发楼要真正拆除了,这意味着餐厅一年来的数十万投资都成了泡影,东方凯晟只愿意补偿寥寥数万,秦荣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于是,这位乌鲁木齐女孩,开始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的维权。
    
      四个月里,她几番找到新奥集团副总经理郭再斌,说理不行,哭着哀求也没用;她请媒体朋友吃饭,朋友说,别人几百万、几千万的案子还管不过来,“这事儿没什么新闻价值”;最后,她拿着上访材料来到位于正义路的国家信访局,里边黑压压的人,许多人为拆迁而来。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和蔼地收下了材料,对秦荣说,这事儿你得打官司,留在这儿没用。
    
      从信访局归来,处处碰壁的秦荣悟出一个道理:房子才是她最后的砝码,得24小时留人。
    
      她在天涯、猫扑等论坛发了一个“绝对史上最牛招聘”的帖子,招聘拆迁钉子户,应聘者需有相关拆迁经验,底薪1000元/月。另有2%提成,包吃包住。
    
      原本只想找人帮着看店,没料到记者呼啦啦就来了,她无意中创造了“新闻价值”。
    
      招聘职业钉子户的消息上了报纸和电视后,应聘者源源不断地找上门来。其中一位叫杨帅的天津大学生,带着行李来到店里。他说自己比较早熟,“社会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让社会好一点”。
    
      虽然感动,秦荣并不认为一个学生能和社会闲杂人等抗衡。这些天,曾有黑衣人上门,打伤了楼北边湖南米粉店的老板,而后整栋楼遭遇断水断电,楼中间菊华居老板的热带鱼也被冻死了。打110成了家常便饭,但警察只管维护现场秩序,管不了断水断电。
    
      “不能蛮干,能长期蹲守,最好像《蜗居》里的钉子户李阿婆,装傻充愣。”秦荣这样描述她的理想人选。
    
      拆迁队长的“经验”与忐忑
    
      陆大任没有看《蜗居》,他看的是电视新闻,里面正在讲秦荣招聘的事情。他“脑子一热”,就打了应聘电话。电话接通那一刻,就注定了他是这次招聘的不二人选,也让时下备受关注的拆迁话题出现一个兼具辛酸感与戏剧性的场景。
    
      12月初的一天夜里,秦荣接待了前来面试的陆大任。一开场,这位电话里“声音很沉稳”的中年人就反问“考官”:“你们有没有信心坚持到最后?”
    
      陆大任的问题给秦荣打了一剂强心针,她笑了。
    
      “只要你不走,我绝对不走。”陆大任搁下这句话。
    
      举手投足间,行伍出身的陆大任带有少许的“匪气”,很难嗅到大学中文系带出来的书卷气。
    
      陆大任今年45岁,眉毛浓黑,长长地龇着,有些稀疏的头发已经花白一片,加之他偏偏又戴着一顶暗红色的老人帽,周围人习惯称其为老陆。在公交车上,会有人给老陆让座,这让他很不爽:“我有那么老吗?”
    
      老陆的脸倒是饱满又生动,朋友说他挺像喜剧演员范伟,只不过是大号的。
    
      老陆不缺钱。一个多月前,他刚刚在原单位办了“内退”,来到北京,妻子和孩子都移民澳大利亚了,他被拒签。老陆却并不沮丧,而是有所解脱,“好不容易送走了‘三个皇帝’,获得解放。”
    
      老陆早年喜欢写点诗歌投稿,大学毕业后进入太原一家事业单位工作。1990年代后期,他感觉到全民下海的浪潮,“社会发烫了”,“50多个人的单位,开会就几个人。”
    
      陆大任也试着做起生意,最初是倒腾烟酒,“大年三十儿,还拉着一大卡车挂历,从广州往山西赶”。之后的一个契机,老陆接手了拆迁的“买卖”,“当时这是个肥缺儿”。
    
      那时没有“钉子户”一说,有的只是为数不多的“难缠户”。陆大任对自己摆平难缠户很有信心。
    
      “扔死鸡、砸玻璃、堵下水道、断水断电,都是最常见的做法。”他看不上这些“下三滥”的路数,他的做法是“打擦边球”。比如在危房100米开外搞爆破,轰隆一震,危房震出裂缝,也就相应贬了值;或在紧挨钉子户的房子上施工,伪造机械事故,“预制板吊在空中,看屋里人一出门,就哐当一声掉下去,说是意外,不小心砸到他们家房子了,其实这么一弄,房子都快垮了。”
    
      人不肯出门怎么办?老陆会让开发商找几个本地青年进行“培训”,在自己指挥下,两个人一组,把屋里的人抱出去,“出手不要重,但一定死死抱住不松手”,其他人趁机迅速把家具搬出来。
    
      那时拆的大多是平房,半个小时就完事,房子一推,钱一搁,人再哭天抢地,也没拆迁队的事了。说起自己当年的“损招”,老陆捂住嘴,有点不好意思。
    
      也有一次出了大事。当时是在太原,老陆把价码谈好,立马开工,一个不知道补偿金已经到位的中年妇女突然冲出来,一头撞在推土机明晃晃的铲头上。血流了一地,闹出了人命,老陆为此赔了6万块。
    
      很难有人想到,拆迁队长的身份竟让老陆几年间暴富,积累了不少于500万的财富。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挖空心思地挣钱,心满意足地数钱,四十来岁的人,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一个辈分。
    
      几年前,他决心远离这个行当,越远越好。当他看到秦荣的招聘启事,心里一动,似乎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职业。
    
      “神奇的老陆”
    
      北京的严冬里,当年的拆迁队长坐在断水断电的黑屋子里,说着自己的故事,偶有触动。车影驶过,像一出皮影戏在他脸上流动。“这是我欠钉子户的债。”他说。
    
      在老陆之后,信奉“要文斗不要武斗”的上海市民徐达也获得了秦荣的信任。徐达是一名即将退休的计算机工程师,“世博会”动迁中,他为没有得到安置的96岁的特困户姨妈起诉31次,4年后也没有得到法院的明确答复。他说自己有过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体验,希望秦荣不至于那么无助。他告诉秦荣,会帮她以信访方式讨要补偿款,每个月象征性地拿100元“工资”,事成后全部捐给对抗“钓鱼执法”的上海司机孙中界。
    
      自此,陆大任和徐达成为秦荣的得力助手,徐达负责写信上诉;陆大任坐镇店里,对付暴力拆迁,被媒体称为“文武钉子户”。
    
      老陆习惯于裹一件长过膝的军大衣,举一面“钉子户”白旗,一个淡蓝色口罩略显神秘地把半张脸藏起来。他很高兴有机会改写自己的历史,而且这个“过来人”对完成使命自信满满,他没有预料到,做一个理想主义者远比向现实妥协困难。
    
      原以为每天还可以吹吹暖气,看看电视,大不了24小时盯守。来到这排黑森森的屋子里,老陆才发现“艰苦得像抗战”。98%的时候,老陆在和无边无际的时间抗争。
    
      下午5点钟天就黑了,黑暗无比漫长。睡不着,老陆就坐着,日复一日。零点半到零点四十,看市政环卫车从北向南开过去;凌晨一点半到一点四十,环卫车又从南往北缓缓开过来。有时老半天没车经过,静得发慌,于是,偶尔有车轮擦过路面的唰唰声,也成了华丽的凡德伊小乐章。另一些时候,一辆黑色商用车突然在视野中慢下来,老陆立马睁大眼睛甄别,一旦“敌人”来袭,得立马拨打110。
    
      让人尤其不痛快的是也许无所不在的监视,包括想象中的和确实潜伏着的。每当老陆想到有一双隐形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扒拉几口新疆拌面,等着自己打一个盹,心里就毛悚悚的。
    
      “鱼堡”在汇发楼的南头,和它一起24小时坚守的,还有中间的菊华居和北头的湖南米粉店。老陆说,这种结构决定了拆迁队强拆无望。但苦日子得一天天捱,菊华居的老板娘冻得鼻子通红,“熬鹰似的”,她用感冒的鼻音说。
    
      白天闲暇的时候,老陆会出一些怪招。
    
      他在鱼堡的玻璃大门上,公示“断水断电×天”的字样,日日更新。还在他睡觉的地方贴上卡通体、白纸黑字的“严防死守”,“死”字匕首上那一撇,被画成一张人的笑脸,“要乐观点嘛。”
    
      12月19日这天下午,他举着自制的白旗到地铁4号线里“散步”去了。上面的中文写着“钉子户”,还写着他打听得来的英文“Nail”。老陆说这是“恶心人的小把戏”,当年一位开酒吧的朋友欠钱不还,他也是用印传单的招数达成目的的。
    
      秦荣和驻守“鱼堡”的店员们对老陆层出不穷的点子很是惊讶,称他为“神奇的老陆”。
    
      面对“神奇的老陆”,记者们总会翻来覆去问同一个问题:如何完成从拆迁队队长到职业钉子户的角色转变?
    
      开始老陆不乏豪言壮语,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为了“永远抹不去的心痛”“社会和谐共享”“让钉子户事业发扬光大”⋯⋯
    
      渐渐的,老陆觉出不对劲,“说这些人家觉得我有毛病,像骗子”,然后他统一口径,说自己是为了每个月一千块的工资和2%的提成,“这样别人反而觉得正常了”。
    
      冰冷黑屋里的温情
    
      老陆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如何“拔”掉钉子户的第二天下午,“决战时刻”真的来了——12月22日中午12点,陆大任正在门口换上新标语“生得伟大 死得光荣”,十来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把玻璃门扳坏,四五个人把老陆合抱着拖出门外。老陆死死攥着白旗,哀叹自己年纪大了,力不从心。
    
      十余名带着“振远护卫”标牌的保安冲上来,贴上“东方凯晟”的封条,把汇发楼的各个门面和入口团团守住,不让人靠近。
    
      这些天,东方凯晟的登门造访就没有停过。头一天下午,合同纠纷的官司刚开完庭,东方凯晟商贸公司的周姓负责人便领着一名抱军被的小青年上门来,微笑着说担心店员们在室内用炉子生火引发意外,特地找人帮忙看着。秦荣报警后,警察劝走了他们。
    
      对方不会使用暴力——这曾是秦荣信心的底线,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北四环。
    
      但是,暴力的确发生了,除了老陆,湖南米粉店的两位小老板被人打伤,手机被砸。秦荣再次报警,警察40分钟后到场说:“年底这样的事儿特别多。”
    
      “大家都一样,麻木了,不流血不死人就不当个事儿。”老陆也不慌乱。
    
      长时间的僵持和冲撞后,下午5点,小老板们终于成功突围,进到了屋内。秦荣,这个前几天还用崇拜的语气提起唐福珍的80后小白领,这会儿脸色苍白,嘴唇发乌,苦笑着说:“我现在特别能理解,唐福珍往自己身上浇汽油、把自己点燃的一瞬间。”
    
      除了微弱的烛光,屋里漆黑一团,门外是不知谁雇的保安在“守卫”。围在餐桌旁,秦荣的男朋友、先前情绪失控到想去堵马路的钟博新平静下来,郑重地请陆大任坐下来,有话要讲。
    
      钟博新希望陆大任退出,“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不希望你的人身安全受到影响”。
    
      老陆愣了愣,过了一会儿,用缓慢的语速说:“我们有过承诺,第一天我就说了。”
    
      屋子里很静。秦荣望着老陆,突然哭出声来。老陆那边一声不响,逆着光,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他取下口罩,取下眼镜,起身出门,门外围了一群人。老陆取下暗红色的帽子挡住脸,背着大伙,身影凝固了十多秒,又默不作声地走回来。
    
      一位跟出去的摄影记者说,老陆哭了。
    
      这天是冬至,长夜漫漫。晚上,所有人都守在店里,等待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钟博新找来了两个生锈的灭火器,把好几瓶牛栏山二锅头灌进瓶子里,做燃烧瓶用。米粉店的老板抱出了煤气罐。他们劝记者别留在这里,语气里带着诀别的意味。
    
      老陆暗里准备了用以“抵抗”的胡椒面和辣椒粉,一个人守在门口——这是他招牌式的形象。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他们丢不起这人,不会有事的,回去吧。”
    
      是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东方凯晟的人又来了,冲着记者们举了一面比老陆还大的旗,上书“欠债还债”。老陆乐了:“这是小儿科。”他站在门口,对着媒体的相机和摄像头,一会儿把手放军大衣里,挺着肚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一会儿从兜里掏出道具,把白布捆在头上,话剧演员似的开始讲起鱼堡“血泪史”。
    
      “您这么大岁数就别表演了!”周姓负责人一边推搡,一边恼火地说。
    
      又是闹哄哄地熬到晚上,警察劝走了东方凯晟的人。
    
      “姓周的脑子有点儿乱,一句话颠来倒去地说,没招使了,该来找我给他们上一课。”老陆冲记者眨巴眼睛说,“怎么样,我的即兴发挥不错吧?”
    
      “在这件事情上,我做得还行”
    
      三天后,北京气温骤降到零下十四度。东方凯晟的人没有再过来。“现在归零了,打打闹闹没用,以后就是谈钱的事儿了。”老陆说。
    
      和平时期反倒最难将息,长时间日夜颠倒不规律,让老陆有些吃不消,他摸摸自己的脸,鼓起的肉明显没有了。
    
      采访者越来越多,连《纽约时报》的美国记者也领着翻译上门来。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老陆口干舌燥地解说,单是他用火钳卡住门到被拖出屋子的细节,就重复了七八遍。
    
      混迹商海多年的老陆有自己的一套江湖规矩。在他看来,应当主动出击,在东方凯晟闹事以后“乘势而起,直捣黄龙府”,可现在,双方都歇着,大好时机被误掉了。他不得不做一枚“愚忠”的钉子,听命于在他看来略显稚嫩的雇主。目前,秦荣积极诉诸法律渠道,而受秦荣之托,徐达正将信访材料寄往国务院。
    
      12月26日,东方凯晟方面提出赔偿方案——三家一共赔20万,并提醒秦荣,他们向法院提供了300万的保证金,要求法院执行强制搬离。
    
      “拖得越长,我们越被动,新奥集团那边有太多可利用的资源了。”老陆点评道。他有些精疲力竭了,像踩进了沼泽地,从迈出第一步,就没办法掌控自己了。他拿不准,这些暴力、呼喊、对峙、口舌之后,在警察和媒体关注之后,等待他们的结局是什么。
    
      但选择了这条路,就得走到底。他说自己这把年纪,承诺一字千金。他希望老了以后给自己打一个比较满意的分,“做过那么多破事儿,但这件事情上,我做得还行”。
    
      他常常是整夜整夜踱步,发呆。有时掏出纸片,记下一鳞半爪的想法。
    
      “我们都应该从这件事里超脱出来,”12月27日凌晨,有些睡意的陆大任左手夹着烟,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建议你写这样一个标题,陆大任同志路在何方?”
    
      在还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北京,他想做些事情。比如投资影视业什么的,他好多煤老板朋友搞这个。
    
      他还想过运作一个机构:陆大任钉子户援外和平中心。前不久,就有老板找他说起这事;还有东北人想预约陆大任去做“钉子”;他站在炎黄艺术馆门口等公交,竟有人认出他:“你不就那钉子户吗?”
    
      他又担心“职业钉子户”并不讨好,一个类似于打手的角色。这些年,陆大任看过太多,经历过太多,多少闹剧、悲剧因财而生,他试图远离这些“破事儿”,但逃无可逃。
    
      凌晨两点半,他回到那间黑灯瞎火的屋子守夜。洗脸的小毛巾已经冻成了冰片。“这世上没有钉子户最好。”上岗未满一个月的陆大任说道。 (博讯记者:昕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出现拆迁狂潮 大量百姓无家可归
  • 官员将拆迁户孩子扔下楼续:孩子遭暴力殴打(图)
  • 网帖称官员将拆迁户孩子扔下楼 (图)
  • 湖南养殖户为抵制暴力拆迁准备自焚
  • “北坞村拆迁户被逼自焚事件”
  • 国务院法制办:新拆迁条例制订存三大难题
  •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正积极推动拆迁条例修改
  • 任志强:被拆迁者凭啥将国家土地变己有(图)
  • 北京多个艺术区拆迁 艺术家手持砖头站立抗议 (图)
  • 解拆迁冲突难题请从维护宪法权威始
  • 中国政府拟设机构监管拆迁补偿
  • 中央震怒“自焚抗拆迁” 国务院专设拆迁部门
  • 史上最牛的拆迁通知(图)
  • 吴敬琏周瑞金:关于拆迁问题的三点意见
  • 拆迁惹的祸 居民搬胡锦涛温家宝做挡箭牌
  • 蔡小琴:拆迁运动犹如文革十年浩劫
  • 新拆迁条例:民心不可违,民意不可阻
  • 谁能制止济南市槐荫区建设指挥部的野蛮拆迁
  • 西安碑林博物馆的违法拆迁-艺术馆搭商业招租(图)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拆迁纠纷多中国"城市病"/乔新生
  • 上海陶冬莲控诉中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恶“法”
  • 徐百柯:解拆迁冲突难题请从维护宪法权威始
  • 关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之合宪性的审查意见书/秋风
  • 傅达林:别对司法化解拆迁冲突期望过高
  • 北大法学院五教授——奉旨上书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拆迁条例》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酝酿两年 新条例的难产 /于明
  • 李琼:拆迁是法律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 新京报:暂停拆迁条例,避免拆掉人心
  • 暴力拆迁难遏制,根源何在
  • “拆迁”概念根本不能成立/秋风
  • 拆迁如杀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李泓冰
  • 拆迁潜规则源于防百姓不防官员/曹林
  • 成都唐福珍自焚:“中国式拆迁”的悲剧
  • 澳门日报:如何解开暴力抗法和暴力拆迁死结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血泪拆迁真就无解吗/毕诗成
  • 政府为何频频暴力拆迁/茹欢平
  • 驳《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三鞠请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