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深圳女工疑似集体烷中毒:重病在中山遭弄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批危重病人居然在中山“弄丢了”。12月18日,广东省中山市卫生局紧急向全市所有医疗卫生机构发出一则追查通知,要求“各医疗卫生单位密切关注是否有新接收的运动神经损害症状的病人”。通知用词极其严厉,规定:“如有发现隐报、瞒报,一经查实,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深圳女工疑似集体烷中毒:重病在中山遭弄丢(图)
    患病女工的妈妈赶来深圳照顾女儿。
    
    前些天,中山市坦洲镇南华医院收治了一批来自深圳的特殊病人。16名病人都是女工,个个面色苍白、手脚无力,询问病情时都是虚弱地讲述:“手、腿发麻,稍微一碰水就疼。”有的女工连站立都成问题,若不是被人连扶带搀,甚至会直接瘫软在地。
    
    因为收治群体较大,医院向中山市卫生部门进行了汇报。经过中山市疾控中心对其职业接触史、病情特征等进行综合诊断,初步认为该批病人是典型的职业性正己烷中毒疑似病人。
    
    正己烷,一种高危险的溶剂,无色、易挥发、无味。在空调环境、没有良好的通风设备时使用正己烷,易经过皮肤和呼吸道渗透,进入人体后会引起周围神经损害,往往造成集体性中毒事件,导致严重后果。且发病症状像风湿,易被误诊。
    
    中山市卫生局的一份报告中,描述了这16名疑似中毒患者的主要症状体征:四肢感觉呈对称性触痛和振动觉减退或痉挛;个别严重者有明显下肢瘫痪和肌肉萎缩,无法自行站立;所有病人都表现远端肢体无力,肌力为2~4级。
    
    就是这样一批病人,12月17日当天,“在病人的用人单位尚未配合中山市卫生部门完成相关调查处理工作的情况下,被用人单位"强行"出院,不知去向”。次日的追查通知中这样表述。
    
    平安夜,石头落地
    
    全城紧急追查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6天过去了,没有一家医院向卫生局上报,甚至没有一点病人的消息。
    
    仅有的一丝线索是,中山市卫生监督所职业卫生专项小组的一名人员曾到南华医院接触过病人,得知她们都来自深圳市德圳昌科技有限公司,在那里从事徒手清洗手机显示屏工作。所用清洗剂是天那水,也叫白电油,其主要成分就是正己烷。
    
    12月24日,许多年轻人正为平安夜欢聚而准备时,这批平均年龄20岁的中毒女工仍下落不明。当天,有广东媒体在报上披露了此事。
    
    当天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中山市卫生局,得到的答复是至今不知道病人下落。记者在深圳开始了寻找。
    
    在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锦绣西路的一个工业区内,记者找到了德圳昌公司。但遗憾的是大门紧闭,工厂内无人应答。
     记者从企业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得知,接宝安区卫生局的通知,事发工厂早在几天前就已停产整顿。工作人员透露,该厂是今年7月从深圳另外一个区搬迁而来。
    
    记者又前往宝安区卫生局,并在这里见到了副局长孙玉卫。他告诉记者,这批病人确实已由厂方从中山接回到了深圳,目前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进行诊治。
    
    记者在傍晚时分赶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终于在这里找到了患病女工。在三楼和四楼的多间病房里,她们有人昏睡着,有人坐着轮椅,严重者病床前挂着“谨防摔倒”的提示牌。多名病人须经人帮助才能从事简单的洗漱、上卫生间等活动。
    
    住院部王医生告诉记者,18日凌晨,从中山南华医院转院过来的第一批6名病人住进该院。次日又来了第二批,之后每天陆陆续续都会有新的病人住进来,截至目前已有27人。
    
    从没条件治疗到尚不能确诊
    
    通过几位女工的描述和对其他人的采访,整个事件的经过终于清晰起来。
    
    11月的一天早上,婷婷(化名)起床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发麻,手碰到任何东西都有触电的感觉,想下床走路,发觉脚也走不动了。她是今年8月在网上看到德圳昌公司的招聘广告后进厂的,在包装车间从事清洗工作。包装车间员工,有50余人。
    
    一段时间后,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腿发麻,胳膊抬不起来,总有一种很疲劳的感觉。她没有在意,以为是工作时站的时间太久,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但那天早上,她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于是请假在宿舍休息。
    
    过了几天,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就在这个时候,同屋的另一个女孩也病倒了,症状跟她类似。想起之前其他宿舍也有姐妹得了同样的病,有的还因此而辞工,婷婷感到这一定不是自己出了问题,“肯定是因为在工厂做工造成的”。
    
    随后她和几个患病工友一起,给本部门的主管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这个主管马上过来了,“给了我们一些药,说看看情况怎么样”。
    
    又过了好几天,病情丝毫没有好转。婷婷的手脚继续发麻,碰触物体时手有强烈的刺电感,脚不能着地,腿几乎瘫软。其她姐妹还有更严重的症状,有的整个人已经基本瘫软了。
    
    12月10日,婷婷和工友一起到沙井街道的一家医院做了检查,没法确诊。第二天,厂方派车将她们送到了中山市的南华医院。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到中山治病?德圳昌公司负责处理此事的代表陈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联系到哪家医院就去哪家了。”
    
    而据记者了解到的背景,在上世纪90年代,深圳宝安区一度是广东省乃至全国职业病的重灾区,从1993年到2002年的10年间,宝安发生职业病危害事件230多例,死亡15例,其中有机溶剂中毒达9成之多。职业病危害一度成为宝安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
    
    为此,宝安区建立起职业卫生服务三级网络体系。这一体系被视为“全天候雷达”,能较有效地贯彻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其中包括:如果认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对劳动者生命健康造成严重损害的,除了停止生产和责令关闭外,还将处以高额罚款。
    
    赴中山治疗并未取得效果。“在南华医院我们基本就是挂吊瓶,还有辅助的按摩等治疗,但还是没有好转。住了没几天,17号,厂里就派人来把我们接回深圳了。”患病女工说。
    
    当时去中山接女工们转院的陈先生表示:“中山那家医院,医疗条件不全,这个病他们治不了。没办法,我们才把她们都接走了。”
     事实上,职业病只有经过职业病医院的检测才能确诊。“我们这里有专门检测职业病的仪器,比如一些检测金属含量的仪器、肌电图等。这些女工的病,应该是由手触和呼吸道吸入两种途径造成的慢性正己烷中毒。如果她们工作的环境通风不够通畅,且每天接触有毒的原料天那水,时间稍长就会发生慢性中毒。”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的王医生介绍道。
    
    “当然现在还不能确诊。因为我们正在进行四肢乏力、麻木的查因,如果要作出职业病伤害的判断,要等待4个方面的综合汇总:现场监测、肌电图检测、临床医学观察和排除其他病变的可能。最后还要通过专家组的讨论,由卫生监督所的报告作出最后确诊。”
    
    原来是“职业病”
    
    实际上,在厂方将女工们从中山接回来之前,深圳市的卫生部门并不知道这件事。中山市卫生局在紧急追查的同时,将此事上报广东省卫生厅。据悉,省卫生厅就此事发给深圳的文件得到市里领导的重视。宝安区卫生局正是在接到一路批转下来的文件后,找到德圳昌公司,才得知这批病人的下落的。
    
    据宝安区卫生局副局长孙玉卫介绍,卫生部门派人入厂进行调查,发现该厂生产线上,的确存在让工人徒手在天那水里清洗手机显示屏的情况。调查后,宝安区卫生局和相关部门查封了该厂,并对该厂正在上班的其他员工进行了疾病排查,并未发现有中毒现象。同时,他们还要求厂方紧急召回其他曾在包装车间工作过的员工,包括一些辞职员工。
    
    “后来送到职业病防治院的中毒女工,都是这样一个一个追回来的。”孙玉卫说。
    
    小曼(化名)便是其中之一。她今年才19岁,目前脸上长满了疙瘩,加上浮肿,整个人失去了少女的清秀。陪在身边的妈妈说,那是中毒加上在老家频繁转院盲目治病造成的。
    
    小曼是甘肃人,今年年初只身一人跑到深圳打工。没上过高中的她进入这家厂子工作,觉得自己还挺幸运,当时给千里之外的妈妈打电话,说以后要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
    
    没想到10月份后,她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手脚发麻,头疼,站不直,无力行走。没有办法,她只好辞职回家治病。
    
    回到家后,看到女儿的样子大变,一家人被吓坏了。妈妈心疼地抱着女儿大哭,随后就开始了坎坷的看病之旅。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腿就是站不直,按摩、打针、吃药,都不管用,到哪家医院都诊断不出来,也不知道是啥病,只好进了这家医院又进那家。”小曼妈妈说,“家里是借钱给她看病的,前后借了有好几万元,先后去了陕西、四川的好几家大医院,都没看好。”
    
    12月的一天,正躺在成都一家医院病床上的小曼接到德圳昌公司打来的电话,问她有没有得病,病情怎么样。小曼和家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厂里其他姐妹和她得了一样的病----统一都叫“职业病”。
    
    小曼妈妈赶紧拿着一大堆病历和药据单,带着小曼,坐长途汽车来到深圳。12月25日,她们住进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刚刚3天。
    
    小曼说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她觉得自己的病是在厂子里做工得的,这家企业如果当初对工人们进行了基本的防治普及,采取基本的防护措施,自己就不会得病,也不会到处治病受罪。另一方面,厂子毕竟还是人道的,召回了自己,还给自己花钱看病。
    
    她反复向记者求证一句话:“我这病能治好不?”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长舒一口气说道:“能治好就行了。”
    
    更严谨的说法来自负责给她们治疗的王医生:“正己烷中毒后,只要脱离有毒作业环境并采取有效治疗,是可以成功治愈的,但要花上至少一到两年的时间。”
    
    延伸阅读:什么是烷
    
    烷即饱和烃,是只有碳碳单键的链烃,是最简单的一类有机化合物。烷烃分子中,氢原子的数目达到最大值,它的通式为CnH2n+2。分子中每个碳原子都是sp3杂化。最简单的烷烃是甲烷。
    
    烷烃中,每个碳原子都是四价的,采用sp3杂化轨道,与周围的4个碳或氢原子形成牢固的σ键。连接了1、2、3、4个碳的碳原子分别叫做伯、仲、叔、季碳;伯、仲、叔碳上的氢原子分别叫做伯、仲、叔氢。
    
    什么是正己烷中毒?
    
    正己烷中毒是由于长期接触生产环境中正己烷气体而引起的以神经系统损伤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工业用品中正己烷常含有一定量的苯、甲苯等有机物,植物油提取、合成橡胶、聚乙烯薄膜印刷等行业均可接触到正己烷溶剂。进入人体后主要对中枢神经系统能量代谢的影响,致神经纤维变性,导致神经衰弱综合征及植物神经功能紊乱。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09/12/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南山热电厂负责人儿子惨遭绑架撕票(图)
  • 深圳南山热电厂负责人开宾利 儿子惨遭绑架撕票(图)
  • 深圳李铁组织“壮士团”欲到北京“投案”被软禁
  • 深圳二手房上演最后疯狂 一周成交7291套
  • 深圳在建楼盘塔吊坍塌5人死亡
  • 深圳一书记被指贪30亿 数百村民为其鸣冤(图)
  • 深圳8岁女儿遭撕票 父亲法院门口跪求严惩凶手(图)
  • 广东处理两起重特大火灾事故 深圳副市长等受惩(图)
  • 深圳垃圾焚烧项目惹抗议经营模式受质疑(图)
  • 深圳垃圾焚烧项目惹抗议经营模式受质疑(图)
  • 深圳市民诉讼时在法院遭殴打关押(图)
  • 深圳宝安区探索中共党代表常任制
  • 深圳4名女工登上时代周刊成为中国工人代表(图)
  • 深圳持续70天严打 校园绑架连发居民缺乏安全感
  • 深圳1间出租屋发生火灾3人死亡
  • 绑架频传乱人心 深圳警方被批慢半拍
  • 给深圳市委刘书记的第三封公开信
  • 深圳遭撕票学童父亲指责警方公布信息延误
  • 小熊:深圳代市长王荣禁止记者采访学生遭绑架问题
  • 深圳外来务工者无罪被关211天 申请遭拒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李铁起诉深圳市公安局非法拘留案上诉书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深圳商人卢端炎网上聊政治被抄电脑 遭恐吓
  •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逼迫请愿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深圳社保——杀人不眨眼式的抢钱!
  • 触目惊心的深圳供电局
  • 深圳黑保安又打死人了!妈的没人性!!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深圳一家外企-打工妹凄惨一幕!(图)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我女朋友的深圳求职险遭侮辱 一点教训大家共同借鉴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深圳八旬老人散步被收容 当事人愤而起诉一审判决败诉
  • 收费不降反升,外来工对深圳暂住证新规定反应强烈
  • 深圳福田女警暴打车场管理员
  • 少女深圳求职被收容冒领 收容站有"黑箱操作"?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深圳老翁散步竟被关收容所
  • 深圳警方隐瞒儿童绑架案,不是国际惯例是中国特色
  • 北京公盟被查之后,深圳春风面临相同命运
  • 澳门日报:深圳严惩“非正常上访”引发热议
  • 逐条点评深圳规定的14种“非正常上访”/茶香阁
  • 黎明:“深圳之特”走向何方
  • 孙金栋:点评深圳14种“非正常上访”
  • 李千帆:深圳市政府的强盗逻辑
  • 深圳严惩14种“非正常上访”
  • 刘逸明:严打访民,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 “深圳李铁”的声明
  • 深圳前副市长下海变亿万富豪 凭什么(图)
  • 深圳警察是东西/陈书伟
  • 深圳访民赵国莉救哥肝硬化晚期访民两次到卫生部(图)
  • 深圳市长公开信
  • 深圳“三分制”的行政改革比经济改革更难
  • 假如我当深圳市长……/李德民
  • 深圳市长许宗衡落马后,一则笑话在中国广为流传
  • 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李铁败诉三大招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