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三千工人平安夜通宵请愿 无人理会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8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重庆市六个县原二轻系统的约三千工人,因工厂解散而导致失去退休金和医疗保险,上访无门,周四起,近一百名失业工人在该市人力与劳动保障局外通宵静坐,但得不到回应。
    
重庆三千工人平安夜通宵请愿 无人理会

    
    重庆二轻元老十一月来数次集体请愿
    
    星期四是平安夜,重庆二轻系统的一批老工人却在政府大楼外度过了不安的一夜,他们到社保局请愿,要求解决退休保障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星期五对本台说:“今天上午有一百多人在劳动保障局要求社保的问题,现在情况不清楚”。
    
    记者联系到一名在场请愿的工人代表戴德树,他说,请愿已进入第二天:“(在)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我们不走,他们只要不答复,我们就不走,现在在现场”。
    
    记者:明天还不走吗?
    
    工人代表:明天不走。
    
    68岁的戴先生说,他们原来工作的二轻系统企业,以手工业合作社及小工厂的形式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政府解散,之后政府不给他们应得的统筹工资,使得他们年迈以后,不仅失去工作而且无法解决养老问题。他说:“他们现在不发给我们统筹金,社保不能并轨,所以我们就没有参加养老保险,现在只解决了一点生活费230块钱(每月),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他们说没有政策,中央有政策,重庆有政策,他们不执行,所以造成我们老无所养,病无所医”。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建政初期,要求裁缝、木匠、铁匠等手工业者组织起来,走合作化道路,组成大批作坊式的小型服务社和小工厂,归各地二轻局管理。戴德树是重庆永川县的裁缝,当时没有养老保险,工人们将月工资的部分交给各县手工业局,作为行业统筹资金,用作退休,结果被政府扣下。到了八十年代后,当地政府以改革为名,解散了这些小型服务社和工厂,而戴德树所在的服务社,也在1995年解散,但随后政府拒绝将他们纳入社保体系,导致许多工人失去生活来源。他们多次到北京各信访办上访,但无人理会。
    
    记者当天致电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访办了解情况,接听电话的官员称“不知道”。
    
    记者:门外通宵静坐的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有没有解决方案?
    
    办公室:请问你哪里?
    
    记者:记者,想问一下。
    
    办公室:哦,没有没有,没有人报告这个情况。
    
    戴先生表示,最近他们到北京上访之后,社保部门给他们罗织了很多罪名:“社会保障局转发了一个文件,给我们捏造、罗织了很多罪名。我们没有钱。我们就是想向这里的领导说一说,这里的领导根本不见我们”。在多年的上访和诉讼过程中,戴德树作为工人推举的代表,更曾经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
    
    另一位老人陈志鲁说,从2002年到现在:“他们的社保政策和不阳光”。
    
    记者:政府跟你们讲话吗?
    
    工人:没有啊,我们就是要上级(社保局)侯局长来。
    
    戴先生表示,重庆六个县的二轻系统,约三千多名当年被解散的工人,都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们(政府)就是不愿拿钱出来,现在我们不要他们关心我们,只要求把我们的统筹金退给我们,现在六个县大概有一千多万元”。
    
    记者:涉及多少人?
    
    工人代表:我们大概三千多人。
    
    到了中午时分,社保局终于有官员出面,表示愿意对话。戴德树说:“由于昨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待了一个晚上,今天可能是唤起了他们的同情吧,找了一个局长助理,叫我们派五个代表,反映情况”。
    
    傍晚时分,记者再次致电工人代表时获悉,那位局长助理一副官僚模样,更无意解决他们的问题,于是他们决定到重庆市中小企业发展局请愿。工人们还表示,他们将在互联网揭露官员的腐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10岁小学生背诵马克思名篇获薄熙来称赞 (图)
  • 重庆80后“蚁族”:只能租张床 只求吃饱饭(图)(图)
  • 重庆打黑大审判曝光“黑金帝国”关系网(图)
  • 重庆涉黑案造假律师李庄被曝收取代理费150万
  • 重庆公安局经侦总队原副总队长涉嫌受贿受审(图)
  • 重庆打黑审判曝光“黑金帝国”关系网逐渐浮现(图)
  • 重庆合川发生天然气井喷事故 火焰喷起20多米高(图)
  • 重庆頭號打手王立軍越級享受
  • 重庆富豪级“黑老大”陈明亮今日受审(图)
  • 重庆市石柱县政协委员为母修墓379平米
  • 重庆主城将大扩容 打造千万人口级城市
  • 重庆驳回异地审理李庄案申请 律师称未被逼供
  • 重庆一原副局长家中失窃 不报案却问行贿人咋办
  • 重庆涉黑案部分疑犯曾因当地公安泄密逃跑
  • 媒体曝王立军震慑重庆警界内幕:当场点名抓人
  • 点唱低俗歌曲将受罚?重庆文广局称并非重庆首创
  • 重庆打黑专案组揭秘:有些本地警察并不可信
  • [慎]重庆一男子劫持孕妇作为人质被击毙 (图)
  • 重庆涉黑案造假律师自称遭逼供要求异地审理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周筱赟
  • 重庆打黑门以热闹律师门收场/浦志强
  • 夏霖:重庆涉黑案公然侵蚀律师辩护权利
  • 张辉:重庆律师造假门事件究竟谁之错
  • 重庆打黑进入新阶段
  • 重庆打黑英雄,后台竟是李鹏?/姜维平
  • 汪洋何以下重庆,五味杂陈谁人知?/姜维平
  • 薄熙来风头一时无两四川臣服重庆
  • 重庆副县长受贿51万/邬锦晖
  • 吴酩:楼市需要重庆式的“打黑”
  • 北京人对重庆“打黑”的议论/张波
  • 惊爆薄熙来重庆打黑内幕:出动国安杀手秘密抓捕对手
  • 重庆检方应慎用“黑社会”罪名
  • 重庆打黑本身就是政治运动
  • 孙金栋: 中央无力打黑 重庆打黑褒贬不一
  • 魏风先: 重庆打黑震坏了党?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人权担忧
  • 重庆打黑除恶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