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亚莲:大恐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7日 来稿)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马亚莲
     (博讯 boxun.com)


由刘晓波先生被当局以言治罪重判十一年想到的……。
    
    
    11月25日,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文学博士刘晓波先生被当局重判11年。此严重侵害人权、颠覆公平、正义的事件,在引发各国和媒体高度关注、声讨的同时,也愈发触动我们对中共延续并超越秦王朝时代文字狱恶法的恐惧。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一个号称文明、法制的国度,却能在光天化日下、在世人瞩目和抗议声浪的袭卷中,恣意张狂地践踏、亵渎法制与文明,这绝对当令任何一个生活在此专制集权空间的人们感到危在旦夕的恐慌和气闷。当局的铁腕警示我们:在中共独揽政局的年代里,只有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遵“纪”守“法”、慎言惜字、爱共如家,才能避免遭遇刘晓波们那样,因言被以颠覆罪抓捕入狱。
    
    
    惶惶“自省”并哀叹无力援刘时,我突然想起在幼儿园时起,就经常重复、交替做的二个梦。
    
    
    一个梦是:临床的二楼小窗户外有很多人头,不断地要捅开窗帘钻进来,且窗外呼声震天。另一个梦是:四周漆黑、空旷、寂静,就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但在我头顶上方,有一个巨大的、正方型的东西在不停地、忽高忽低地旋转、偶伴有低沉的轰呜声,正方型的侧边不规律地闪出白炽色光亮,我则抬头睁大双眼盯着此物看。
    
    
    这二个梦一直纠缠我很长一段时期,且每次梦醒都很害怕、困惑,尤其是第一个梦。直到上初中后,才彻底摆脱。但为何会老重复、交替着做这二个梦却一直困扰着我,曾经也买诸如梦的解析等书想研究,但由于懒,书一直被搁置着未看。
    
    
    成年后,我自己按照年代和回忆分析,第一个梦应该是和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有关。小时候,我家租住在原南市区车站南路(附近是蓬莱公园),房子内有一个很大的园子,园墙是用篱笆筑起的,篱笆的那边是求知中学(或求是中学)的操场,故经常有学生将球踢飞进我家的园子。我无聊时,也就时常踏在园边种花的泥土上,扒着篱笆的宽缝看中学操场上学生们嘻闹、运动。而那时经常看到的,则是在操场上召开的各种大会,人头攒动、红旗飘飘、锣鼓震天和大人们举起拳头呼出的阵阵声响(那时中学生们在我看来就是大人,也不懂得“口号”二字)。而我更常遇到的是,半夜里,父母都突然各自接到通知,到厂里参加野营拉练或批判大会,于是父母急急帮我穿衣,将我送到曾经寄养的附近阿婆家里(我哥哥那时住在外婆家读小学),有时一呆就是几天。父母接到通知时,脸色都凝重严肃,好象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与此同时,学校的操场上也大都会灯光通亮且人声鼎沸,阵阵呼声透过我家二楼临床的小窗户,随风吹飘动的窗帘而入,我则恐怖地瞪眼望着窗户,机械地听着母亲的使唤穿衣。
    
    
    我确定这应该就是诱发我常做第一个梦的原因。社会动乱对一个曾经身临其境的幼童影响都是那么的深刻与久远,何况就整个社会而言了。第二个梦,至今也不知意味着什么,愿能看到此文且会分析梦境的人士帮我解析。
    
    
    而对幼时梦境的回忆,让我联想到时代变迁而造就的种种变化与对比,我竟不由欣喜与宽慰起来,虽然我明知这样的欣慰对正在受难的刘晓波、杨天水、……们是极不公平和自私的。
    
    
    因为我看到了在刘晓波们的努力下、在专制集权愚蠢的治理激发下,人民对待强权不再盲目臣服和愤起反抗的觉醒和勇气,看到了人权、民主在中国实现的希望。
    
    
    “六四”之前,即使上面一个混令,全社会也都积极参与、深陷其中。比如我的父辈们就极其听话、慎重其事、坚信不移地按“党”(往往更多是个人意志)旨行事,会毫无置疑地将被“党”宣判为“罪犯”的人视为“坏人”,更有里弄积极分子自觉自愿地行监督之职,管教着“四类分子”们的一言一行,……。在剥夺他人各项权利、尊严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权利、人格出卖、丧失殆尽(本文所提民众,不包括那些本就心术不正的投机分子和恶性卑劣之徒)。而之后,则心安理得地认为那全是当政者造的孽,完全未意识到自己曾经参与的责任。巴金先生“文革不仅仅是四人帮的事,每个人不仅是受害者也是参与者,是推波助澜者,是有责任的。”的观点与良心,因当局的故意封锁,而未能起到警醒大众的作用,本人为此深感遗憾!
    
    
    但在今天,我们则看到:越来越多的平民百姓站出来抗议当局的不法恶行。虽然仍有大多数市
    
    民因有“鸡蛋碰不过石头”心理而忍气吞声或袖手旁观,但评判标准、态度已不再受官权左右,
    
    私下纷纷谴责的是违法滥权的官儿们。有冲破封锁知道真相的,也都同情谏言爱国的刘晓波们。
    
    相信随着法制的深入人心,民众的独立意识和以身践行将得到更为广泛的体现与传播。
    
    
    就在刘晓波被抓捕、宣判的整个过程中,中国社会各阶层敢与现行不良体制作斗争的人,纷纷
    
    团结起来声援刘晓波,并联合签署愿与刘晓波共担“罪责”的声明。他们或用黄丝带表达自己
    
    的心声,或亲临现场为刘晓波喊冤,而不惧专制集权的铁笼。因各种原因未能到达庭外现场的,
    
    也正以各种方式表达对刘晓波的敬意和对当局强权的抗议!
    
    
    是啊!在民主、法制早成世界趋势的今天,在信息化高度发展的时代,在盲目崇拜、神化迷信不再成为中国社会奇观的年代,中共当局已绝无重现文革十年时期社会言行高度统一的可能。思想禁锢的枷锁既被冲破、解开,自由民主的空气既已涌入,即便人们的意识尚未完全觉醒,甘心被送入或自行钻入封建专制笼套的善民、愚民(除非智障),必将渐渐绝迹。
    
    
    害怕一篇文章就能覆乾坤,只能说明这个政权的极度虚弱、愚蠢和岌岌可危。此起彼伏的民怨与抗议,内外檄讨专政恶制的强大呼声,正削弱着凭裙带坐江山者的自满与自信,吞噬着惯于作威作福、无法无天的各级腐恶官员脆弱不安的神经。而被权财灌肥且本就才智贫乏的脑细胞,除了铁笼外,再也想不出更为智睿的对策;迷恋官权、慌怕竞争的心态,当然更不具备海纳百川、广招人才的心胸。于是焦头烂额的官权,只能以抓捕刘晓波,来试图摆脱和制止真正爱国的有识之士们改良体制建议所带来的民众效应和政权垮塌的可能。
    
    
    而如此逆民意、逆天道的所为,除了激励更多的刘晓波们反抗独裁的决心和智慧、激发被官权侵害的平民更多的醒悟和反抗外,只会加速局面的愈加混乱和败亡!
    
    
    事实上,自知政权腐烂的政要们,才是真正的恐惧者,大恐惧下才会有大迷乱、大失措!也才会搞错谁才是政权真正的颠覆者!
    
    
    刘晓波先生,作为零八宪章的共同签署者,作为一直仰望您的后辈和望尘莫及者,我以此文再向当局声明:我是刘晓波们坚定的支持者!若刘晓波有“罪”,那我也理当有“罪”,我们是同案犯!
    
    
    我祈愿刘晓波先生能平安度过狱中时光,并向刘霞女士致以深切的问候!刘霞,您的丈夫虽然不在身边,但您绝不会孤独,因为我们全都与您同在!我们都会前来看望您!
    
    
    也以此文,再次表达对刘晓波和杨天水、张林、高智晟、胡佳、……等正为中国民主法制献身人士的仰慕与崇高敬意!表达为反抗官权侵害而被抓捕入狱的曹顺利、周莉、曹满根、邬玉萍、……等维权者的同情和关注!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09年12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判刑: 鲍彤说,共和国早就被一党专制颠覆了
  • 西南地区部分人士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严正声明
  • 哈尔滨高校师生联合会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
  • 刘晓波获重刑 美欧台反响强烈
  • 张祖桦关于刘晓波先生被重判的公开声明
  • 联合国谴责中国政府重判刘晓波
  • 中国通过重判刘晓波向西方发出挑战
  •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深切关注刘晓波的“异常严厉”的判决
  • 北京来电:“刘晓波一审判决书”证人严正声明
  • 刘晓波审判详情 国际社会强烈反弹
  • 王友金指刘晓波判刑重:以言入罪 恐窒碍学术研究
  • 刘晓波宣判之日,上海400访民来京被抓(视频)(图)
  • 欧盟对刘晓波被判处11年徒刑提出强烈批评
  • 刘晓波一审判决书
  • 余杰:这些狗贪食,不知饱足—对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的强烈抗议
  • 宣判现场要求陪刘晓波坐牢的杨立才已经回家
  • 前往北京一中院声援刘晓波的一批维权人士被抓
  • 刘士辉:我们与黄丝带同行(刘晓波被判)(图)
  • 刘晓波重判十一年中南海未必能如愿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刘晓波先生,我为你鼓掌!/中国民工李蜀皖
  •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严家祺
  • 刘晓波、谢长发是今天中国活着的耶稣和屈原!/周志荣
  • 橫眉:刘晓波被重判中共实出无奈
  • 《零八宪章》的悲哀,刘晓波们的失败/昆顿
  • 刘晓波颠覆罪获刑案浅析
  • 刘晓波,过节好
  • 绥靖政策彻底破产----评刘晓波被重判
  • 雷火丰:重判刘晓波是在向所有爱自由的人宣战
  • 赵达功:刘晓波的旗帜!—刘晓波生日祝福!
  • 刘晓波是中华民族英雄 中共是颠覆中华民族败类/高约翰
  • 重判刘晓波是民主革命的反面动员令/曾节明
  • “虚抑革命 ”之四:刘晓波,PRC活尸的圣诞礼物与诅咒
  • 严厉谴责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先生/孙立勇
  •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 审判刘晓波的"法官"你们的良心给狗吃了?/李志友
  • 建议每年12月25日为国家法定节日:刘晓波纪念日/三鞠请安
  • 无望会使社会从内部恶化——闻党国官府重判刘晓波11年/丘岳首
  • 胡锦涛对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最好纪念——刘晓波将于2019年出狱/李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