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精神分裂症嫌犯看守所死亡 马可和他短暂的人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4日 转载)
    来源:京华时报
    
    12月13日,31岁的马可死于北京市第二看守所重症监护病房。诊断证明称,马可死于多器官功能衰竭、感染性休克等6项病症及两处骨折。
    
    精神分裂症嫌犯看守所死亡 马可和他短暂的人生(组图)
    丰台家中,只有李小玫面对马可的遗像。
    
    精神分裂症嫌犯看守所死亡 马可和他短暂的人生(组图)


    马可曾经阳光灿烂。 马可母亲供图
    
    马可的母亲李小玫称,9月22日,马可犯精神病,她请警察协助将马克送往医院。这一过程中,马可持刀将一名警察砍成重伤。随后,马可被刑拘。10月29日,马可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安定医院此前确诊马可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生命体征平稳。这样一名患者在看守所84天后离世。
    
    马可被刑拘后,李小玫写下了《每天日记》,记录84天内,她为救儿子的奔波。马可离世后,《每天日记》变成空白。
    
    伤警
    
    《每天日记》2009年9月22日:马可打我的脸和头,要把我从窗户弄出去,挖我的器官。这几天他越来越风(疯)狂、烦躁。
    
    9月22日晚6点,李小玫推开家门跑出去,“我儿子犯精神病了,他要打死我”。
    
    她跑到楼下丰台公安分局石榴园派出所报警,要求警察把犯病的马可送往安定医院。
    
    随后,李小玫带着七八个警察回来。她让警察藏在楼梯边,自己按门铃对马可说,“是我”,门开了。邻居郭雪莲看到了这一幕。
    
    紧接着,郭雪莲听到一个男声喊“出去”。声音熟悉,郭雪莲回忆,几分钟前,马可站在郭雪莲门前大喊,“我听音乐吵你不”。郭雪莲开门后,对马可说“不吵”。然后,马可把衣服搭在肩上,摇晃着回了家。
    
    紧接着,郭雪莲看到警察退回到门口。“我感到害怕就把门关上了,之后就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接下来的事情超出所有人预料。李小玫称,马可进屋又出来,警察步步跟着他。“马可这时发怒了,又让我们出去,门关了两次,这时听见有人说有刀。”
    
    她跟着警察往外跑到楼梯口,看到一个警察手护着头,有血流出。随后,马可被制服,送往丰台分局。受伤民警被送往天坛医院。李小玫也被带到石榴园派出所等待调查。
    
    事发当晚,马可所在的单元楼采取管制措施。
    
    马可家对门的邻居林月月9点回家时,发现一层电梯口有血迹,上面铺着纸箱,电梯里也有血。到了20层后,发现楼梯口也有血。这时,她看见马可家开着门,警察进进出出。
    
    林月月隐约觉得事情跟马可有关。虽然她从未听说过马可有精神分裂症,但事发前几天,她看见马可在楼梯口处摆弄床单,“眼睛不对劲,绝不单单是不打招呼。”
    
    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马可案件原委托代理律师陈学增于11月18日会见马可的笔录,马可称:“好像是怎么说来人了,我当时不知道是警察,我拿的水果刀、菜刀,他往我身上倒,我可能划一刀砍一刀。”
    
    丰台警方对于事发的描述是,值班民警黄红飞等人赶到李小玫家中,发现马可手持两把尖刀情绪激动。为避免伤及现场围观群众,民警安抚马可的同时,立即疏散群众。马可突然冲向人群,持刀将正在疏散群众的民警黄红飞颈部、头部扎伤。马可趁乱逃往楼下时被民警制服。
    
    民警黄红飞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刑拘
    
    《每天日记》2009年10月19日:马可的司法鉴定下来了,丰台看守所牛一萌告诉我:“马可鉴定是精神分裂症,在实施为(违)法行为时受精神积(疾)病影响,变(辩)认控制能力削弱,限制责任能力。”7天之内送检察院批捕马可。
    
    9月23日下午,李小玫被叫到丰台分局,预审科警察给她一份通知书,上面写有马可“涉嫌故意杀人罪”,李小玫质疑“马可是犯病伤人,不应该是‘故意杀人’”。
    
    丰台警方随后将马可刑事拘留,同时向司法鉴定机构申请为其做精神鉴定,并将其列为看守所重点观察对象。
    
    李小玫向警方提交了安定医院确诊马可为“精神分裂症”的病历,以及医院开具的因精神分裂症截止到2009年10月1日的休假证明。
    
    李小玫随后不断给警方打电话,以“马可有病”为由,要求“释放就医”。9月24日,警方要求李小玫前往安定医院就诊,确认其是否也有精神疾病。
    
    根据9月24日李小玫在安定医院的警方伴诊病历,医生给出李小玫的诊断结果为“急性应激状态”。结合马可事件对李小玫的打击,专家分析属于合理的情绪反应。
    
    李小玫称,如果安定医院诊断她也有精神病,肯定会被送医强制治疗。有了这份诊断结果,等待司法鉴定的一个月,李小玫天天去石榴园派出所,一坐坐一天,有时到半夜才离开。
    
    “我每天重复马可有精神病,要求把马可放了,去医院看病。派出所岳所长不接手机,范科长也不管,让我等。”李小玫等来的是,警方给出的马可袭警时“限制责任能力人”的司法鉴定。
    
    对于马可的家属及律师提出对马可要求取保的申请,分局预审处根据《刑诉法》第六十条之规定,马可虽患有疾病,但是其本人同样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而且涉及严重暴力犯罪,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害性,因此,对申请不予批准。
    
    10月19日,经北京市法医精神学鉴定中心鉴定,马可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实施违法行为时,受精神病影响,辨认、控制能力削弱,系限制责任能力人,应负法律责任。
    
    按照《刑法》规定,“限制责任能力人”意味着马可将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对于这份司法鉴定,马可案件原代理律师陈学增表示质疑。“事发后24小时做的司法鉴定,如何能判定其事发时的精神状态?”
    
    北京旗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认为,李小玫报警前提是马可犯精神病,也是警方到案发现场的前提,“涉嫌故意杀人罪”需要有犯罪动机,马可犯病时动机何在?对此,警方称,民警在安抚马可过程中,马可突然持刀冲向民警,致民警受重伤。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其拘留。
    
    逮捕
    
    《每天日记》10月29日:卖掉金首饰,请律师。
    
    10月29日,马可被批准逮捕。
    
    10月30日,李小玫收到逮捕通知书称:马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经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09年10月29日由本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二看守所。
    
    为使马可免予刑罚,她问到了受伤民警的姓名以及住院地。
    
    李小玫在天坛医院一房一房查找,没找到。在卖饭票处,她终于打听到了黄红飞的科室病床号。“我的目地(的)是想把这事解决一下,看化(花)钱赔偿,让马可先看病,黄不干。”李小玫在当天日记里写到。
     此时,马可已因病进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治疗。
    
    根据第二看守所出具的入院病历,警方代诉:10月24日,(马可)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疼痛,伴呕吐,10月27日病情加重。当天,马可被初步诊断为:急性胆囊炎?胆系感染?急性胰腺炎?以及右肱骨大结节陈旧性撕脱骨折。
    
    经过事后了解,马可入院时的这些病症,成了其走向死亡的诱因。
    
    11月2日,医院对马可更全面的检查报告显示,与前次片比较,双侧胸腔少量积液,腰椎左侧横突骨折,但也属于陈旧性骨折。知情人士分析,腰椎横突骨折说明病人受到外力。
    
    11月18日,应李小玫要求,警方安排马可在丰台公安分局会见律师陈学增。
    
    陈律师回忆,那天他隔着玻璃看见马可披着军大衣,脸上并没有明显伤痕,身体其它部位看不到。马可对律师说,自己右肩骨折,并解释说是9月22日抓他时弄的。
    
    但是,对于“腰椎左侧横突骨折”,此次谈话没有涉及。
    
    死亡
    
    《每天日记》2009年12月9日:当晚10点,接丰台分局电话,取保候审批了。来的警察将我接到了第二看守所。
    
    12月9日,李小玫接到了丰台警方同意马可取保候审的电话。
    
    此时,马可已从第二看守所四区科室2床转入重症监护室。
    
    李小玫到达时,院方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儿子快死了?”李小玫认为,两个多月内,她无数次要求警方取保候审,均得不到支持。警方在马可已经病危时又通知可以取保候审,有推卸责任之嫌,她不能签字。
    
    李小玫拿着写有马可病情的笔记本往返多家医院,咨询马可病情有多严重,得到的结果都是“必须马上救治”。
    
    然而,不签取保候审,李小玫无法将马可从第二看守所转往其他综合性医院抢救。
    
    僵持了四天。12月13日,马可死在第二看守所。
    
    根据马可的死亡医学证明书,其死亡原因为多器官功能衰竭、呼吸窘迫综合征、感染性休克。第二看守所当天的诊断证明书称,马可死时除了死亡证明中提到的三项疾病外,还包括:急性肾功能衰竭、胆系感染、急性胆囊炎、肝内胆管结石、胆源性胰腺炎、右肱骨结节陈旧性撕脱骨折、腰椎左侧横突陈旧骨折。
    
    李小玫称,2008年12月24日至2009年9月12日期间,北京安定医院对于马可的体检和诊断表明,其生命体征平稳,心肺听诊未见异常,腹软无压痛,仅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
    
    追责
    
    《每天日记》2009年12月13日:空白。(李小玫说,马可死后,需要跑的部门太多了,太忙乱,没有时间写了。)
    
    从砍伤警察到死亡,84天内,发生了什么?
    
    第二看守所称,10月27日,犯人马可因病入院。随后,院方给予积极治疗。病人身体状况恶化后及时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最终不治身亡。
    
    那么,9月22日事发到10月27日入院,35天内,马可身体各项疾病和骨折从何而来?
    
    丰台警方称,右肩部骨折、腰椎左侧横突骨折是制服马可时将其弄伤,这不可避免。在派出所审讯中,马可称右肩疼痛,民警于9月23日带马可到北京电力医院就诊,诊断为右肩关节脱臼,医院给予肩部石膏固定治疗。
     对于马可身患的其它疾病,警方称,10月24日,马可突然出现呕吐现象,称胃部不舒服,经监区医务室检查后未发现其它症状,为马可服用两片胃复安后症状有所缓解。10月27日,马可再次出现呕吐,在医务室医生的陪同下到北京电力医院进行检查,电力医院初步诊断为疑似急性胆囊炎,建议住院治疗。当日下午,即送往第二看守所治疗。
    
    相关知情人称,马可入院后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但是11月18日以后,病人情况恶化加重,出现明显肺部感染。由肺部感染而引起的三大病状是导致马克死亡的主要原因。
    
    关于11月18日的情况,丰台分局称,马可住院期间,其家人请的律师要求会见马可,由于医院不具备会见条件,11月18日上午10时,丰台看守所三名民警将马可接到看守所律师会见室,在与律师会谈后,由看守所民警将其送回医院,医院医生检查后未提出异议,马可仍继续住院治疗。
    
    最终,马可死了。
    
    “依照他们说的,我儿子无明显诱因就死了。”李小玫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死者马可和他短暂的人生
    
    精神分裂症患者马可疯狂、焦躁,甚至对母亲拳打脚踢。第一次高考落榜、父母离异、失恋等,这一切或许将他推到了后来的状态。
    
    这个31岁的年轻人,曾经对生活和工作抱有希望。哪怕是在患病后,他曾梦想照料年迈的父母,也曾熬夜努力工作。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冬天戛然而止,丰台区的那个家里,只剩下了自责和坚持为他讨公道的母亲。
    
    马可的正反面
    
    “我儿子对我可好了。”李小玫说。
    
    李小玫说,马可没犯病时,心里总是惦记着她。
    
    马可上班回来的路上,总会捎上一包炸糕或者糯米饼,递给李小玫的时候,还说“妈,你好这口”。
    
    马可教会了李小玫发手机短信。他说:“如果不学,你就被淘汰了。”55岁的李小玫3年前退休。
    
    记者在马可房间中看到的住院日记,也佐证了马可是个有孝心的孩子。
    
    那是一个撕开的佳洁士牙膏包装盒,背面写着几十行小字,记录了2008年12月24日―12月31日马可在安定医院的情况。
    
    “2008年12月27日。下午活动时吸了两根烟,据说只要家属要求就可以回家,想元旦回家过节,想早点回家看书、学习、上班。妈和爸老了还要靠我,想早点回家。”
    
    “2008年12月28日。还是想回家治疗,这里花费应该不便宜。”
    
    这个将妈妈放在心里的孝顺孩子,有时候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李小玫的《每天日记》里写着,马可听音乐时,歌曲声音放得很大。她让马可把声音调小,马可就打她。马可有时候不让她进家门,她只能睡在楼梯边。
    
    邻居郭雪莲也被偌大的音乐声吵得很烦,“只要他回家就开音乐,声音很大。”
    
    案发当天,马可过来问她,“我听音乐吵你不?”郭雪莲本想发一下牢骚,但那天她确实没有听到声音。
    
    李小玫说,马可听的都是“失恋的歌曲”。可是,有时她坐在地铁里,也能听到其他年轻人的手机里在唱这样的歌,似乎也不完全是失恋。
    
    整齐码放在书柜里的磁带显示,马可生前所听的歌曲来自孟庭苇。打开他的PSP,都是孟庭苇的歌,还有她温婉的玉照。
    
    听孟庭苇的歌,心里装着父母的马可,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差?
    
    阳光少年
    
    马可是独生子,自幼在西安长大。
    
    母亲李小玫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行政人员。马可的父亲常年在外工作。
    
    马可的父亲称,马可从小就有些孤僻,不愿与人打交道。话音未落,李小玫反驳说:“同学给他的绰号是‘小八哥’,怎么会孤僻?”
    
    为佐证自己的话,李小玫翻找出马可初中时的照片。三五个同学好友,一起游山玩水,面对镜头,少年马可摆着鬼脸和POSE,和朋友搭着肩,笑容灿烂。那时,他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李小玫递给记者一张照片,一个女孩笑靥如花。“这是马可初中时的女友,他们感情很好。”李小玫说,马可去外地读书后,两人就失去了联系。
    
    李小玫一直说,她从来没有干涉过马可恋爱。只是,有一天,这个女孩来家里找马可,李小玫没有转告马可。
    
    “要不然我也不至于没有后代了。”如今,李小玫深深自责。
    
    马可曾经对医生说,1998年,他高考失败后,突感紧张、害怕,怀疑他不是父亲亲生的孩子,认为父亲要害自己。他从此开始多疑,至今孤僻10年。
    
    1999年,马可再次参加高考,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大专。2003年毕业后,他曾经在一家汽车客运公司工作一年。2004年,马可辞职后参加专升本,成绩优秀通过考试。随后得知父母感情出现危机,他便辍学在家。
    
    2006年,马可父母离异。退休的李小玫带着马可来京居住。李小玫不回避离婚给马可带来的伤害。“早知道马可会犯病,我说什么也不跟他爸离婚。”
    
    恋爱受挫
    
    马可成年后照片并不多,有几张他和父亲站在一排,表情严肃,瘦弱的李小玫站在他们身前。和李小玫比起来,马可高大魁梧。
    
    高大魁梧的马可在北京经历一场暗恋后近乎崩溃。
    
    2008年4月,马可考入北京地铁运营有限公司通信通号公司,成为北京地铁10号线的一名通号维护人员。他喜欢上一名女同事。一次聚会中,男同事关于他暗恋对象的玩笑话触及马可脆弱的神经。回家后,马可对李小玫说:“妈,明天你要去公安局保我啊。”
    
    李小玫害怕出事,便跟马可单位领导了解情况,马可喜欢的女同事明确对李小玫表示不愿跟马可交往。
    
    马可得知后,怨恨李小玫干涉他恋爱,怀疑自己不是李小玫的亲生子。就这样,10号线还没正式开通,马可便因精神分裂症入院治疗。
    
    “马可这几天说,他父亲是对我最好的男人,可是他想做坏人,做好人下场也不好,他就打我。”李小玫在日记中写道。
    
    那时的马可充满怨恨。马可在公司的同事,很少有人认识他。一名工程师对记者表示“曾经认识马可”。但是,他对马可的印象并不深,“小伙子不爱讲话”。
    
    对于李小玫的印象他倒是很深,“一个月来一次,给她儿子送假条”。的确,马可在地铁公司没呆多久就休假了。
    
    害怕死亡
    
    1.82米,体型健壮刚过而立之年的马可,神经系统脆弱如童。
    
    实际上,这是马可无法选择的精神状态。马可的舅舅、姥姥、姑姑均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马可的家族有精神病史。
    
    “我对不起儿子,我没有保护好他。”李小玫如今常常自责。
    
    的确,掌握马可病情的李小玫,在很长时间内却没有给马可吃药。如果有药物控制,马可的精神状态或许良好。事实上,她无法让马可吃药,马可甚至不吃李小玫做的饭菜。
    
    马可曾看到李小玫给犯精神病的姥姥饭里放过药。“他觉得他不能因此死掉。”李小玫说。
    
    同时,马可总念叨,他体内有虫子,如果吃饭能把虫子养大,把他吃空了。他认为父母都不是亲生的,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害他。
    
    惧怕死亡,渴望活下去的马可,还是死了。李小玫走在大街上,看到年轻人,就无法不想起热爱学习、工作、渴望生活的马可。
    
    翻看马可的书柜,一扎一扎捆好的剪报,塞在一排英语教材上端。剪报内容涉及科技赛事的题目,冬季滋补的方法,以及关于青少年贩毒案件的报道等等。
    
    三五个大容量的CD盒摆放在书柜显眼的位置,几百张刻录光盘码放在里面。光盘上,一一用黑笔标注“新概念英语”、“高等数学”、“室外建筑”等多个题记,近乎百科。
    
    书柜里还有用坏的钢笔和马可儿时的连环画。“他什么都舍不得扔。”李小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藏在阳台、床底的储物箱。里面整齐堆放着用过的或者没来得及用的笔记本,字迹工整。马可在各类字典上,清晰标注着检索字母。
    
    还有一张硕大的设计图,展开足足有两米长,由十几张A4复写纸组成,背面贴着胶带。“这是10号线的地铁信号图,马可熬了好多个夜晚制作出来的。”李小玫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访民义工在北京的送包子爱心行动(图)
  • 刘晓波庭审日,齐志勇被“请出”北京市
  • 中国铁道部部长证实开建北京至台湾铁路
  • 河北籍网友贾春霞在北京一中院外被警察带走
  • 刘晓波案开庭北京严控准备到庭旁听的联署人
  • 北京市领导班子干部考核评价机制出台
  • 法国总理菲永结束访华离开北京(图)
  • 宁夏一名厅局级官员在北京酒店内割腕自杀
  • 刘晓波——零八宪章案开庭前夜,北京风声鹤唳(图)
  • 图:法国总理菲永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演讲(图)
  • 北京进一步挤压互联网言论空间
  • 北京被强迁户每日携锦旗请愿(视频)
  • 北京律师程海:郭泉案二审辩护词
  • 北京密云强拆命案:8名被告获刑 (图)
  • 王桂兰等7名湖北访民到北京大学,寻求法律援助(视频)(图)
  • 北京密云:强拆命案8名被告获刑 村支书为何没责任?
  • 解放军多个重要职位人事变动 内蒙军区司令接掌北京防务
  • 北京水价上涨在即 市民欲囤水
  • 北京黑监狱里的访民再次发出紧急求救短信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台湾吃惊:北京已定下软性的灵活的统一时间表?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 香港人,请不要在北京买赃——被拆、被抢的民房(图)
  • 北京继续阻止香港民主步伐/林保华
  • 北京事事对美国说不
  • 北京法院推出离婚官司新策
  • 温州迪拜“炒房团”:迪拜房价不及北京、上海
  • 茶香阁:军转齐步走2:北京军区军转干部白健勇
  • 北京学者:奥巴马并非疏华亲印
  • 刘凤麟:撕掉北京清华大学的面纱
  • 黑箱特权与北京的软力量/于时语
  • 军转齐步走4:武警北京总队军转干部单春/茶香阁
  • 紧急呼吁为北京访民捐助被褥棉衣等御寒物品/刘安军
  • 北京"二孩儿"限制暂不松动 出生缺陷率上升
  • 長毛僧:一个老北京人的感恩
  • 北京公盟被查之后,深圳春风面临相同命运
  • 北京容不得灯下黑煤窑
  • 公民力量对北京警房殴打、骚扰江天勇及其家人的声明
  • 北京布局政治谈判值得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