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夸大网络“打黑” 人民网:请勿“黑打”民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2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网络惊现“黑社会” 懵懂网民成“打手” (博讯 boxun.com)

    
    12月20 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发了《网络“灌水雇佣军”操纵舆论 5万元可左右判决》,批露了中国一些公司或个人为了谋取利益,不惜利用互联网炮制各种谣言,捏造事实诋毁对手,让互联网被泛滥的谣言、谎言所充斥,更将不知情的网民控制在为自己左右的舆论之中,这些人被专家称之为“网络黑社会”。
    
    而一个叫做网络打手的行业却正是通过这些病态的做法在将这一切变成产业链,“民意”成了被分食的鱼肉。这种“潜伏水下的灰色产业链”成为个社会的一个毒瘤,泛滥成灾,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危害,有关部门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加强监管,制订和完善互联网络管理法律法规,在互联网络行业来一场像“扫黄”“打黑”行动,根除“网络黑社会”,给网民和社会营造一个安宁洁净的空间,让网络成为一个真实表达民意的平台。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目前中国网民数量规模已达3.38亿人,普及率达22.6%,超过全球平均水平。互联网几乎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告诉你,你在网上看到的消息,新闻,特别是论坛里的很多帖子、话题、博客、可能有很多都是不真实的,很多东西都是谣言,捏造事实诋毁对手,现在网上所有的热贴有一半都是经过人为设计的,幕后都有人在操纵。
    
    中国知名的网络经济专家、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通过分析这张波形图后认为,有50%是符合正常传播规律的。
    
    吕本富说:“最近网上流传的大学生甲流事件,也很正常,类似的新闻曝光以后大家就关注,然后逐渐逐渐就下来,就这个峰显然是就其他媒体,我们叫平面媒体,或者电视媒体,对它有一个传播加强的作用,才会有第二个峰,然后下来就基本上属于正常曲线。”
    
    笔者在网上随机查询到一些网络公关公司后,以客户身份跟他们进行了接触。某网络营销公司营销总监说:“你要只有两三万的预算,搜集一下觉得哪个点是比较恶性的,在它这个基础上单独做一两个,挑一两个重点论坛把这件事炒起来,网上最近两周左右,它的负面信息增加到500条 600条,最后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从百度谷歌搜录基本上前几页,全是它的负面信息,这也就是你这个费用在一两个月之内,能达到的最好的效果。”
    
    记者用百度网上搜索了一下现在从事“互联网络发贴”的机构31800多个,从业人员十分庞大。记者用QQ与一个“互联网络发贴”的老板取得联系,想请他们在网上发贴制造舆论“炒作”,打击一下我竞争对手。这位老板介绍说他们拥有资深的专家团队,光“水军”就有10万多人,专门负责在各大网站论坛上发贴、请名人写博客、发评论、跟贴评论,花钱少见效快,他们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同时在5家论坛、门户网站发个几千条贴子,20-40万浏量,只收费4-6万元,保证引起轰动和社会关注。
    
    舒圣祥:法院等于网络黑社会加上五万元吗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在网上看到的消息、新闻,特别是论坛里的很多帖子,可能有很多都是不真实的,都是人为策划和操纵的,你还会对这门那门,或者是所谓的猛料兴趣不减吗?央视《经济半小时》的报道,揭开了被称为“网络黑社会”的灰色产业链,称其“花五万元可左右法院判决”,让50%网民成了“打手”。
    
    事实上,经历过“贾君鹏”以及“奥巴马红衣女郎”等事件之后,对于活跃在网络热门话题背后的职业策划团队和“网络打手”、“网上水军”,公众已经并不陌生。发帖回帖竟然只是一种工作,其中没有任何属于个人的理性思考和感情色彩。在明码标价之下,“网络民意”成了任人摆弄的“鱼肉”。
     网络平台原本是一个自由、平等、开放的公共舆论空间,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和控制以达到个人目的,当然非常令人痛心。这更提醒我们,看待网络热点事件应该更加理性更加客观,以避免被愚弄和利用。
    
    既然存在“网络黑社会”,“网络同样需要打黑”的声音随之响起。那些网络打手公司当然需要被治理,这和现实社会中的坑蒙拐骗和造谣陷害,本质上没有区别;让人隐隐感到担忧的是:网络“打黑”的拳头一旦举起,所落之处恐怕不只是所谓“网络黑社会”,更是网络世界的言论自由和不记名开放。因为正是网络世界的这种特点,为“网络黑社会”的存在提供了土壤和空气。
    
    在我看来,所谓“网络黑社会”的存在,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甚至于本身就是自由开放的一种应付代价。具体到类似个案,被侵犯利益的受害者当然可以报警,公安部门也应该立案调查;但就整体而言,重要的仍是网民和舆论增强思考意识和识别能力,而这恰恰首先需要更多地去经历和历练。
    
    在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立场上,“宣传”与“炒作”意义是相近的。所谓“网络黑社会”,真正考验的也只是公众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而已。我并不认为“网络黑社会”真的能够“花五万块钱左右法院判决”,真问题仍是法院判决本身能否经得起法理和事实的检验。
    
    某种意义上,“网络黑社会”也是一种民主历练,任何自由开放的平台都免不了需要经历一个自我修正的漫长道路,重要的是人们从中得到的,是惟有自由开放平台能够提供的历练和成长。
    
    网上半数热帖是假和“网络黑社会”提法所据何来?
    
    最近成都商报一篇援引有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网络黑社会” 掏五万可影响法院判决》的新闻稿引起大家质疑,文章中作者首先认为“在网上看到的消息,新闻,特别是论坛里的很多帖子、话题,可能有很多都是不真实的”。然后记者话锋一转记说他在对一个热点事件的采访中,发现了一个潜伏于水下的灰色产业链,即“网络黑社会” ,并且例举了奇虎360公司等网络事件其中有网络公关公司都必须雇佣大批的人员来为客户发帖回帖造势的情况。甚至还有专家以新闻传播规律为证,确定“我没做过精确的统计,但至少有一半,50%左右热帖是经过人为设计的。”
    
    真的有所谓的“网络黑社会”吗?
    
    我觉得可能上文该记者所说的可能是事实,但仅凭这些就以偏概全,哗众取宠,--无论是记者的主观判断还是专家的信口开河,把这些网络中的负面现象扩大化冠以为一个“网络黑社会”的名号,似乎想与现实社会版的“重庆打黑除暴”活动联系起来对待,都显得太牵强、不妥当了,我倒怀疑,他们所说网上半数热帖是假和 “网络黑社会”提法所据何来?恐怕往轻处说是个人没有起码的新闻职业素质或一时考虑疏忽,往重处说则无疑是在污蔑和丑化网络,想为有些人对网络民主提供打击的借口。
    
    是的,网络推手和网络公关公司自从网络诞生以来就很快不可避免形成,同时发挥积极和消极的作用,不过你说他炒作个芙蓉姐姐或三鹿奶粉之类的人物或商品还行,可要想让他们热衷于搞政治性质的舆论造势,以至于能够影响法院判决,我就实在不明白了。
    
    因为1,法院不是一班娃娃执法,是什么人想左右就能够左右的,最终枪杆子在谁手里谁有理,任何无理取闹的人都会受到法律制裁,而现实中一些采取极端方式或态度反映冤假错案问题的当事人很快便被绳之以法,其所受到的处罚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有谁那么傻要拿5万元人民币去搞网络造势劫持司法审判?请有关人员以实际例子说明!2,既然某些人认为有“网络黑社会” ,那么请问谁是“网络白社会” ?这个标准怎么定?毕竟现在不是乱贴大字报的时期,任何一个名词出来特别是正式报纸上一个名词出来都应该力求准确,虽然在文中“网络黑社会” 是打了引号的,但结合实际社会问题以及对一个群体性质进行判断就该慎重,否则容易一网打尽,伤害无辜。事实上,不可否认网络推手和网络公关公司在网络的发展过程中起到过一定的积极推到作用也起到过消极作用,但不能够说拿钱给人宣传就一律是错误甚至犯法的“黑社会”行为,3何况网民的网名是虚构的,可背后的真人却是人民群众,相信他们既然会发帖回帖就都有一定的思想政治觉悟,除非特别大的暴利,那种昧着良心拿点黑心钱为坏人助纣为虐的行为可能愿意做的人微乎其微,包括事后掩盖真相也很难。为此不仅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把所有网络推手和网络公关公司都归于“网络黑社会”范畴也太不负责任了,而且有些人想以此理由来拒绝正常的舆论监督和网络反腐也太一厢情愿了。
     一句话,网络社会初期舆论监督难免泥沙俱下,然而我们不该单从一些网络推手和网络公关公司的 “虚张声势”或“造假舆论”上下功夫,甚至简单将他们都打上“网络黑社会” 的标签封上他们所有人的口了事,由此危及所有网民的网络言论自由,求得社会表面的风平浪静。最重要的是司法机关或其他个人以及组织自己是否能够依法阳光行政、执法或按照大众道德要求做事,不让网民们找到任何攻击与质疑的正当借口,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人民网:网络“打黑”,请勿“黑打”民意
    
    12月20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亿万网民跟着网络黑社会的指挥棒贡献点击率,并在不知不觉中被引导和操纵,无意中也成为网络打手的工具,网络舆论甚至影响了法院判决,因此网络也要“打黑”。
    
    这么看来,身边的网民多多少少参与了这场网络混战,似乎也都有了点“涉黑”之嫌。黑社会,由英文词组“Underworld Society”转译而来,原意为地下社会、下流社会。黑者,非法、秘密之意,故黑社会即是反社会之地下组织。法律界之所以称之为社会,表明它已不同于一般有组织犯罪,比之犯罪集团更为严重,形成了“小社会”的程度。
    
    纵观这篇网络黑社会的报道,我只发现了某些网络口碑公司、公关公司的不法操作伎俩,给他们也戴上许文强的“反社会地下组织”的高帽子,可能他们受之有愧。
    
    周立波对黑社会的鉴别很精彩。他说,“哥们,我告诉你,中国是上海出流氓的,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你们东北也出的,出土匪,哥们,你知道不,流氓是不打人的,打人的就不是流氓,我们上海的流氓看不惯谁,就说一句话,把他做了”。
    
    周的意思是说,上海滩不打人的流氓才是黑社会,所谓的网络打手之类的小混混顶多算个土匪。大部分的时代愤青、论坛砖客、网络写手也是无组织无纪律的绿林队伍,路见不平,一拥而上拔刀相助,以团体的口水力量,打击或淹没敌方。其实大多时候,水军士兵连作战任务作战目标都一头雾水,就赤膊上阵了。建制不全,组织混乱,一团混战,究竟为谁而战,谁领导作战,无人能说清楚。
    
    当然,我们不能忽视网络谣言肆虐的乱象。水军堪比梁山好汉,但因是“绿林体制”,容易被宋江类的个别奸人一通小恩小惠所左右,把十万水军豢养成家丁打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进而操纵水军将士,打击对手,挤压同行,左右舆论,影响法制。
    
    可是打黑不是“黑打”。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思想言论文字本身不构成罪体,惩罚的应该是与之结合的犯罪行为。该打板子的是水军幕后大哥的不法行为,永远不该是网络民意。
    
    要打击的是“黑社会”不是网络 来源:央视网
    
    新闻焦点:最近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曝光了一条网络灰色产业链。一些网络公司,既可以为企业提供品牌炒作等服务,也能按客户指令进行密集发帖,诋毁、诽谤竞争对手,甚至可以通过控制舆论来左右法院判决。央视干脆称这种现象为“网络黑社会”。
    
    网络净化有个过程
    
    我并不认为“网络黑社会”能够“花5万元可左右法院判决”,如事实真是这样,那问题仍是法院判决本身能否经得起法理和事实的检验。任何自由开放的平台,都有一个自我修正净化的过程。 舒圣祥
    
    不要盯错了地方
    
    近年来,网络使公众拥有了更多的发言机会,而“网络黑社会”恰恰利用了这点。有关部门不能把问题看在网络身上,要盯住的是网络黑社会“花5万元可左右法院判决”的现象,不要盯错了地方。 朱四倍
     虚假民意影响民生
    
    公众的意见被众多虚假的帖子“代表”,那么网络的正义性包括网络反腐也将存在问题。所以,如不进行网络扫黑,网络中的虚假民意,将严重影响到现实民生。
    
    不怕网络黑社会,只怕现实社会黑
    
    看到这样一则新闻,鬼文子我被雷到了。网络跟黑社会有啥关系?网络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网络就像一面墙,可以用来宣传党的伟大政策,当然也可以被红卫兵用来贴大字报。
    
    网络就像一个镜头,可以用来曝光社会的阴暗面,当然也可以用来显影艳照门。
    
    说来说去,一句话,请把“网络黑社会”的“网络”两个字去掉,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网络黑社会,无非是几个已经通过工商正式注册的公关公司和营销公司,无非是他们在操作网络这个工具而已。
    
    有人说,叫“网络黑社会”是因为那些“黑社会分子”一直在用网络这个工具作恶,照这样说的话,那么是不是用拳头的黑社会要叫拳头黑社会,用菜刀的黑社会叫菜刀黑社会,用斧头的叫斧头黑社会,带大盖帽的叫大盖帽黑社会呢?
    
    网络无罪!网络上再黑也是现实社会的反映。
    
    “按客户指令密集发帖,人为制造热帖来诋毁、诽谤竞争对手”,罪魁祸首是谁?是心怀鬼胎的商家。
    
    “通过网络左右法院判决”又能说明什么?如果有黑社会能左右法院判决,那法院是哪门子法院?法律又还能叫法律吗?法律成了黑社会手上的屠龙刀。
    
    当然了,现实社会中,不少人就是喜欢搞些“右腿骨折,左腿手术”的事情。借口高喊“打黑”实际上矛头对准的是网络。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脑子黑心也黑,需要的时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需要的时候,群众就全都“不明真相”了;另一方面,是他们害怕了,想转移大众的注意力,所有人都注意网络黑社会,都来参与网络打黑,现实社会中的黑社会就高兴了,“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了,这下没有人敢搞“网友曝”了,没有人再玩“人肉搜索” 了。坐牢的贪官可以异地升迁了,有钱人开车的时候可以继续“七十码”了,监狱里“躲猫猫”游戏可以照常天天开展了,三鹿可以从坟堆里爬起来继续卖三聚氰胺了……全国形式从此一片大好了。
    
    如果硬是要说网络黑社会存在,那么首先要打工商局的板子,因为那些所谓的“公关公司”或“营销公司”是在工商局注册的,受工商局管理。小弟出事了,大哥难脱干系。
    
    如果硬是要说网络黑社会存在,那么四川等地区常见的龙门阵也是黑社会,因为有不少带攻击的谣言就是从这些街谈巷议中出来的。
    
    如果硬是要说网络黑社会存在,那么包括央视在内的电视等媒体也是黑社会,为了银子,他们在舆论上做的文章还少吗?给大众洗脑,拿自己内部的员工带领观众玩 “心神不宁”,宣传假医生,宣传一些假药,严重损害了观众的利益。一个个带着记者证的人就是他们的打手,有点话语权他们就把自己当成无冕之王了,出门在外,谁都不敢惹。参加一些产品推介会啥的,伸手就要钱,稿子还拿别人现成的。
    
    如果硬是要说网络黑社会存在,那么一些领导和教授更是黑社会,因为有身份有点话语权的你们一直在用侮辱攻击老百姓的智商。一个个好头脑健全、有尊严却没有地位的老百姓在你们的眼里都成“屁民”、“精神病患者”了,这比那些网上的帖子更诋毁人。有的时候你们甚至举起“人大”的牌子或者某某局长的证件,打人、嫖宿幼女、强行拆迁,这些做法跟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一句话----草民鬼文子有脑子,能辩得清是非黑白,俺不怕网络黑社会,只怕现实社会黑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打黑升级 打黑支队一批警员涉黑(图)
  • 中国进入黑势力活跃期 打黑须有方
  • 反腐 打黑/龚忠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