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孙淑义出事,值得回顾“济南市人大主任炸死情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8日 转载)
    2007年炸死情妇的报道:原报道相关连接有现场图片的文章
    
     杨韵 方延鸿 明镜出版《公共情婦》 (博讯 boxun.com)

    
      2007年反腐风暴中不断爆发惊心动魄的事件,其中最骇人听闻的一件,非济南人大主任段义和雇凶炸死情妇莫属。因为策划者的身份,因为采取的手段,已经是惊天动地,这个事件中还有死者身首异处的那么多血淋淋照片在网上传播,令人毛骨悚然。
      对于这个被市民们称为“恐怖袭击”的爆炸案,济南市政府在通报中的定性,包含了三个“最”——“建国58年来性质最恶劣、影响最坏、蓄意爆炸杀人官员级别最高”。
      其实还要加一个“最”:主犯是案发被捕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审理宣判而后处决的。
    
济南闹市一声巨响

    
      2007年7月9日下午5时30分,山东省会济南市建设路。随着一声巨响,一辆本田轿车突然爆炸起火。车上一名年轻女子被炸为两截,下半身不知所终,上半身飞出二十余米,落地后侧卧于道旁。女子胸部以下内脏暴露,场面异常骇异。
      这辆车燃烧起熊熊大火,殃及右边一辆出租车也被烧着。浓烟往上喷吐,足有30米高。现场一些市民震惊之余,纷纷低头清理自己身上溅上的血迹,有些市民眼看现场惨状,不由得抚胸呕吐。不少人在现场十多米开外的地方围观,议论纷纷,有人拿出相机、手机摄下现场照片……
    
      很快济南的媒体就做了简要的报导:“市区建设路发生一起轿车爆炸事故,一人死亡,一人受伤。两辆轿车的残骸堆在一起,其中发生爆炸的轿车已经成为一堆废铁,另一辆车烧得只剩下车架。发生爆炸的车辆是一辆私家车,女性车主已确认死亡,另一辆车是出租车,司机受伤……”
      由于该车的爆炸威力远远超过一般的汽车油箱爆炸,现场居民都觉得像是“恐怖袭击”。爆炸车辆已经炸得几成废铁,尾部残余尚可看出牌照为“鲁AJ……”,这是济南公安局的特种牌照。
    
    炸毁的车
    
      警方在五分钟后就赶到现场,拉出隔离净空区。尸体碎块分布于现场各处,一些附近居民窗户上都溅上炸碎的尸体残屑,一截肠子竟被炸飞到五楼的玻璃上。警方在摘下该车牌照之后,开始清理现场,拼合尸体并提取爆炸残留物。
    
      随后,刑警赶到现场。半个小时后,下午6时,关于爆炸的手机短信就开始在济南市流传。6时半,山东省公安厅的官员也赶到了现场。当晚10时,中国网站即出现爆炸案的现场照片,惨不忍睹。与此同时,公安部专案组也赶到了济南,他们是在当日下午接获山东省公安厅的紧急汇报,当即派员前往。
    
死者手机里的电话号码

    
      根据车辆牌照,警方很快确定:死者为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公务员柳海平,她所居住的如意苑小区,就在邻近。
      案发当晚,警方就登门前往柳海平家调查。搜查没有发现任何男士生活用品,就连两本影集里也大都是她个人的艺术照和生活照,还有几张她和自己小儿子的合影。但在柳海平的手机里,警方发现了数个当地局级以上官员的电话号码!这个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女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身份开始变为“高官情妇”。再仔细查,她与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的“亲密关系”浮出水面。
      被公认为“长相漂亮,做事干练”的柳海平,时年31岁,在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上班,已经离婚。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她,在短短四五年间,从一个普通招待所服务员升至正科级国家公务员。
      警方很快排除了死者前夫作案的可能。经排查,段义和的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队副队长陈志有作案嫌疑,警方于爆炸案的第三天,7月11日夜,在青岛将陈志抓获。
      陈志很快就供称:确实是他作案,他是受段义和指使而杀柳。
      陈志说,他事先找了个机会,将两公斤TNT炸药及三个雷管放在柳海平汽车座位之下。事发那天,他将警车开到柳海平回家必经之地的路上,停到马路边上。接到同伴陈常兵打来的电话报称“目标已经过来”,他拿出了手机形状的遥控器,装做打电话模样,按下了引爆器。看到震天动地的爆炸,他也吓了一跳,赶快开车跑远了。
      警方随即在7月13日上午,在市人大的办公室以涉嫌爆炸案拘捕了段义和。
      从案发至官方媒体发出报道,此间的一周时间内,山东、济南媒体对此案一概噤声。据悉,在事发后,媒体均照例收到相关部门的禁令,只在网上出现报导和讨论。
      死者柳海平正是段义和的情妇。新华社的英文报道说,段义和在审讯中称,他本来并没有想置柳于死地,只是想通过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使她失去思考能力”,是陈志失手,才导致爆炸如此惨烈。
    
有“贵人”相助当上省会副书记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
    
      61岁的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仕途可以用“一帆风顺”来概括。作为出身平民,没有豪门血缘和背景的“普通一官”,他的晋升实在算很快的了:从副处晋升到副省级,他用了17年时间。
      段义和是齐河县潘店镇李营村人。齐河县位于黄河以北,济南、德州、聊城三市的交界处。曾有评论家说,如果仅从这点看,他在济南的仕途升迁应该不会很快。据当地一位年事已高的退休老干部介绍,由于当年济南城解放时由胶东部队接管,所以,历来活跃在济南政界的“人大”多出自胶东,显然,段不在这个序列中。
      1965年8月,段义和考入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系自动控制专业。
      1970年,段义和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进天津764厂三车间任技术员、调试班班长。四年后,他被提升到764厂党委组织科当干事,虽然连官都算不上,但是从此开始进入中共组织系统——政治上就算进了“红色保险箱”了。
      段义和的妻子是他的同乡兼同窗:都是齐河县潘店镇人,两家相距不到两公里;当年两人一同考上西安交通大学。
      “文革”结束前夕的1976年7月,段义和通过家乡熟人关系,调回到山东齐河县委组织部当干事。两年后,段义和被山东省委组织部看中,抽调到那里,先是任办公室、研究室干事,后来提为二级巡视员,1984年,他升任省委组织部青年干部处副处长,1986年,又被提拔为省委组织部知识分子工作处处长。段义和用了12年从干事爬到处长,一位当地组织系统的退休干部分析:“这比较符合政界的升迁逻辑,但也能说明他干得还不错”。
      1990年,段义和被进一步重用:调往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担任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后来他更被提升为党委书记。不过,尽管他官至正厅级,但过去一直在组织系统工作,决定他人政治命运,被许多官员热情逢迎,电子工业局这种主要是进行生产业务管理的“冷衙门”的权柄,或许并不能让段义和满意。
      1994年2月到1995年9月,段义和被挂职任山东聊城地委副书记。正是这段经历,埋下了他后来犯下滔天大罪的祸根。
      转折出现在1997年12月,段义和调任济南市委副书记,分管组织。在级别上只算是平级调动,但“从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普通厅局主管,调到一个省会城市担任组织副书记,手中的权力肯定大多了!”当地一位正厅级退休老干部眼中,这次调动是段义和仕途中的“关键”,“若非有‘贵人’相助,很难完成。”
      这话,话中有话。“贵人”是谁?
      从1997年底到2001年2月,段义和一直担任济南市分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其间还于1998年2月至1999年12月兼任济南市委组织部部长。重回组织系统的段义和,感觉自己“如鱼得水”。据当地多位退休老干部回忆,段义和在济南政界的口碑从好变坏,正是在担任济南市委副书记后期——“主要是用人问题”。
      有一度,在当地政界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说法:“济南哪个处长、局长要升职,不得找段书记?!”
      段义和经常在各部门安排解决自己亲属和亲信的工作问题,这在当地不是什么秘密。据称,他的不少亲属在省、市、县各级人事、财政、宣传系统重要位置上工作。
      2001年2月,距正式“人大”换届还有一年多,段义和当选为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这次提前选举换届,当地一些老干部讥评为“耍了手段,找了人帮忙”。在一般人印象里,常常认为人大主任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虚职,但济南不同于其他很多省、市人大主任由省市委书记兼任,段义和是一个专职的人大主任,更何况他在市委常委中的排序是第三位,在权力的掌握和使用上,他的意见很有分量的。
      在段义和的家乡、与济南一河之隔的山东省齐河县,一位官员告诉记者说:“他(段义和)的威望很高,目前在职的省部级干部中,家是齐河县的共有两个,段义和是其一,家乡人都以他为榜样。……段义和为家乡办了一些好事,当地老百姓都很感激他。”
      段义和的家乡齐河县潘店镇李营村的党支部书记也告诉记者:“段义和每次回家,车过了村头的小桥就让司机开车走,他自己下车步行,碰见乡亲们就拉家常,没有一个小时,他到不了家。他每次回家,村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
      然而,段义和在外面的形象和威望,与他在31岁的情妇柳海平面前却判若两人。
    
一个农村来的保姆的三级跳高

    
      段义和是在1994年2月挂职到聊城当地委副书记时,认识柳海平的。出生在聊城农村的柳海平,当时才18岁,是段书记家的保姆。
      一年半后,段义和挂职结束,回到了济南,他并没有马上把柳海平调到省城,而是帮助她去了聊城当地一家电子集团上班。直到2001年段义和当上市人大主任以后,才将柳海平调到济南当市人大招待所的服务员。不过,招待所十几年的老职工却说,“从来没有一个叫‘柳海平’的女服务员在这里上过班”。
      据后来检察机关调查,他是自2000年以来与柳海平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的。
    
      2003年,柳海平在一家行政学院拿到了公务员培训的结业证书之后,出现在济南市天桥区制锦市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据街道办工作人员回忆,她来上班,“穿着很普通,平时骑自行车上班,不怎么爱说话,看上去很文静”。但一年多以后,“听说柳海平被调往市里某个局,人们才开始议论,她肯定是有关系,要不然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柳海平是调到市局里去了,但是也不是一次到位。她的名字曾在市中区财政局和济南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名录中出现,但在这些单位的官员印象里,她“只是挂个名,很少见她上班”。2006年,柳海平调往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在这里被提升为正科级。一张当时国土资源局召开的团员业务交流座谈会照片上,柳海平就坐在发言领导的右侧前排。
      柳海平平时给人的印象却是十分低调。如意苑小区的工作人员记得,柳海平的房子只有她一人居住,她长得很漂亮,身材匀称,穿着讲究,看上去很干练,但车开得比较慢。平时深居简出,基本按上下班时间外出和回来,很少跟人闲聊,顶多就是见面点个头,就连邻居都对她没印象,经小区岗楼的时候,倒是经常打个招呼。
      市国土资源局保安说,“很少见她开车来上班,即便开车来也从没停在单位院子里”。
      实际上,柳海平的经济能力绝非上班族档次。她仅在济南就至少拥有两部轿车和四处房产。如意苑属于济南的中高档小区,房子一般在每平方米5000元以上。柳海平的房子在9楼,三室两厅,登记的户主是她母亲的名字,虽早在2005年就买下,但一直没人住,直到2007年春节后她才住进来。
      柳海平曾与山东省立医院一位医生结婚,还生了个儿子。但是没过多久便离婚,此后一直独居。儿子由她的母亲抚养,母亲也早从聊城来到了省城,居住在济南另一处房子中。
    
“如果我遭遇不测,就是段义和干的”

    
      段义和与柳海平的关系是在2003年之后开始变糟的。柳海平跟医生结婚,是因为段义和——当时他们俩的关系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闹得沸沸扬扬。为了避免牵连段义和的仕途和公众形象,柳海平在段义和坚持下,匆忙找了个医生结婚;但是她跟医生离婚,也是因为段义和,柳结婚后照常与段义和保持性关系,丈夫发现后,于2006年4月断然离了婚。柳海平婚姻期间生的儿子,柳海平说是段义和的种,而段义和认为是柳海平丈夫的种,两人为此多次争吵。
      柳海平离婚后,缠着段义和在济南如意苑小区给她购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住房和一辆刚刚上市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段义和共支付了80余万元,让段义和感觉这个小情人的胃口越来越大,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恰在这个时候,柳海平又多次提出要和段义和结婚,这让段感到了真正的威胁。
      离婚后的柳海平独居在段义和给她购买的130平方米房子里,晚上10点以后,段义和来这里和她幽会,早上匆匆离去。柳海平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她要正大光明地嫁给段义和,而从一开始,段义和就没有和自己妻子离婚而跟她结婚的意图,因为段义和与妻子既是青梅竹马,又是患难夫妻。这一点以前段义和也告诉过她,以前她也就认了。不过,这次当段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没有要到手,她就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
      段义和表示要分手,柳海平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再次发生激烈争吵。从这时候起,段义和萌生了一劳永逸摆脱柳海平的念头。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过,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因为“她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据后来一位一位办案人员透露,他“有时坐在主席台上,段义和也在构思和酝酿如何‘灭了那个女人’,让她从此消失”——这恐怕是段义和后来落网后的供词中交代的。
      柳海平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也很敏感,她觉察了段义和的情绪,给父母悄悄留话说,“如果我遭遇不测,就是段义和干的!”
    
处决如此迅疾,莫非杀人灭口?

    
      7月10日,爆炸案发生第二天,警方在夜以继日地侦察,段义和仍然镇静如常,行若无事。这天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市政府关于小清河治理的专题汇报。段义和作为人大常委会主任,主持会议并作了讲话。出席会议的人都没有发觉段主任与平时有任何异样。
      两天后,段义和再次公开露面,出席全市工业经济大会,与市委书记、市长、市政协主席等市四大班子领导一起端坐在主席台前列。
      这也是段义和在公众场合的最后一次亮相。第二天,7月13日,段义和即被有关方面限制了人身自由。
      就像段义和当初各种头衔接连飞到头上一样,不过过程正相反:他的各种头衔像三伏天的冰块一样迅速融化消失,快得让人诧异:
      7月16日,爆炸案才过了七天,山东官方媒体报道,段义和因涉嫌该宗爆炸案及包养情妇等违纪问题而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此前,济南市人大常委会、济南市历下区人大常委会分别召开会议,罢免段义和山东省人大代表和济南市人大代表,段义和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也被撤职。
      7月16日上午,山东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决定,罢免段义和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段义和其它方面,例如用人方面问题也渐渐曝光。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在担任人大主任期间,曾先后安排数位年轻漂亮女性进入人大工作,有的从省级单位调入,有的从市级机关调入,还有一位当地某酒店年轻女服务员,直接被调来“专门为主任服务”。
      这个案子被安排在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审理。2007年8月6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段义和、陈志、陈常兵犯故意杀人罪、段义和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并于8月9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认定段义和犯爆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认定陈志犯爆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认定陈常兵犯爆炸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扣押在案的段义和受贿所得的赃款、赃物和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予以追缴;陈常兵用于作案的车辆,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段义和、陈志、陈常兵都不服,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8月23日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作出刑事裁定,驳回段义和、陈志和陈常兵的上诉,维持原判。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段义和、陈志9月5日在山东济南被执行死刑。
      从7月9日段义和策划制造爆炸案害死情妇柳海平,到9月5日自己被处决,仅仅两个月。其行动之迅速,让许多人深感意外。因为当时山东省的政坛正在动荡,原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调到天津担任市委书记,原任陕西省委书记李建国调来接任,这段时间天津市政协主席、李瑞环的嫡系宋平順突然自杀,李建国恰恰也是李瑞环最信任的人之一,段义和在这个时候出事,已经够让人遐想的了。还加上段义和被提拔为济南市委副书记的1997年年底,正是后来担任中纪委书记的吴官正1997年4月被中央调来接替姜春云在山东主政之后。不是有当地一位正厅级退休老干部说么,“若非有‘贵人’相助,很难完成”。“贵人”莫非就是吴官正?
      涉及这么错综复杂的官场脉络,何况,段义和肯定还涉嫌许多别的贪腐罪行,不是一天两天能够交代得清清楚楚的。但是,震惊中外的段义和杀害情妇事件,在对段义和审查刚刚这么短的日子,他才供出了几个人物,就被匆匆执行枪决,让人无法不产生各种各样猜测。其中最甚嚣尘上的猜测就是说“当年提拔段义和的吴官正有杀人灭口之意”。
      还有传闻称柳海平所威胁的不止段义和一人,她的手机上有一批山东省高官的电话,她所知悉的官场腐败事实,也远不止段义和一人。她扬言要向中纪委举报他们包养情妇、收取贿赂,招致杀身之祸,究竟是否还另有隐情?也无法让人释疑。难怪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炸杀人,当地政界人士,都显得极为谨慎,“这水太深了,趟不得,趟不得”。市民中流传着五花八门的版本,甚至还有一种说是段义和的政敌故意制造恶性事件,以向他栽赃呢。(摘自明镜出版《公共情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案牵几名政治局委员和元老(图)
  • 孙淑义:2009年以来中国第三位被免职省政协主席(图)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落马 或与段义和案有关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孙淑义涉及多宗贪腐案(图)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被免职(图)
  • GDP崇拜下引发诸多问题 影响社会和民生/孙淑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