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环保局原局长讨情妇欢心 强权垄断环保市场(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7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戴备军素以强势闻名。在官场上顺风顺水“抖擞”了20年左右,一路升迁到浙江省几家厅局机关的一把手位置,最后一头栽倒在一个被普遍认为已退居二线的岗位上。
    浙江环保局原局长讨情妇欢心 强权垄断环保市场
    浙江环保局原局长讨情妇欢心 强权垄断环保市场


    昔日上班步行也成了作秀的内容
    浙江环保局原局长讨情妇欢心 强权垄断环保市场


    浙江环保局原局长讨情妇欢心 强权垄断环保市场


    其实,戴备军的腐败由来已久,对其的反映和举报,长久以来如影随形般地跟随在其官场的升迁过程中。今天他站在审判席上决不是偶然的。
    
    戴着手铐,身着蓝白相间病号服,一头花白头发,脸色苍白,身体佝偻……11月19日上午10点,当浙江省政协原常委、环资委主任、浙江省环保局原局长戴备军被法警押解着缓步走进杭州市中级法院1号大法庭时,昔日气势逼人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当日同庭受审的,还有戴备军的乘龙快婿,杭州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裘俊华。
     在浙江省官场上,戴备军素以强势闻名。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担任处级干部起,戴备军在官场上顺风顺水“抖擞”了20年左右,一路升迁到该省几家厅局机关的一把手位置,最后一头栽倒在浙江省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这个被普遍认为已退居二线的岗位上。
    
    但案发是在戴备军局长岗位的最后一站----―浙江省环保局局长宝座上。11月19日杭州市检察院公诉人指控,戴备军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两罪,应予数罪并罚。其中,无论戴备军受贿罪行的最初被纪检部门掌握,还是涉嫌犯有滥用职权罪,均直接与他在环保局长职位上以强权垄断浙江环保市场紧密相关。
    
    苦涩的60周岁“生日礼物”
    
    2009年10月30日,杭州市检察院依法向杭州市中级法院,对戴备军以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提起公诉。
    
    这一天,正好是戴备军60周岁生日的前一天。
    
    戴备军出生于1949年10月31日,昔日接近戴备军的一位公务员曾在戴备军案发后感叹:在漫长的人生之路上,想必戴备军不曾想象过,在步入退休年龄的六十大寿之际,自己收到的竟是如此苦涩的“生日礼物”。
    
    11月19日,杭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戴备军案。当日出庭支持公诉的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诚民以第一公诉人身份指控,戴备军在担任浙江省计经委企业处处长、副主任,浙江省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环境保护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27笔受贿,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355万余元,银行卡、消费卡价值人民币32万元,美金18500元,合计402万余元。
    
    杭州市检察院查实并指控,戴备军的受贿犯罪最早从1996年就已开始,收受浙江某电器公司老总美元1000元。直至被纪委双规前仅10天左右的2008年12月中旬,戴备军仍在浙江横店收受了3张内存人民币6万元的银行卡。其受贿时间跨度长达13年。
    
    起诉书指控,戴备军利用担任浙江省环保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在项目招投标、下属企业引进“战略合作伙伴”等方面为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琰(另案处理)谋取利益,并于2006年8月收受张琰出资51548元为其购买的杭州东田翠谷苑车库一个;2007年下半年,收受张琰送的人民币5万元。为感谢戴备军的帮助,张琰另于2006年10月以虚构业务等形式送给戴备军女婿裘俊华人民币30万元;2007年又分多次送给裘俊华人民币共计49万元,被告人戴备军对此均明知并认可。
    
    2008年3月和10月,被告人戴备军因离任审计及省环保局信息中心原副主任邱炜被查处,先后让裘俊华将所收的79万元人民币还给了张琰。随后张琰因行贿被另案处理。
    
    在当天的法庭辩论中,戴备军承认了起诉书指控的大部分受贿事实,仅对其中一笔10万元贿款辩解说,不是以暗示方式主动索贿。戴备军的辩护人另认为,其中一笔104万余元的购房款系受贿未遂。公诉人对此逐一作了批驳,认为戴备军受贿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为“红颜”垄断经营滥用职权
    
    戴备军的落马,离不开35岁的女子张琰。当天庭审中,杭州市检察院同时指控,2006年至2007年被告人戴备军在任浙江省环境保护局局长期间,在实施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过程中,违反有关规定,滥用行政权力,先后以省环境保护局的名义下发文件向全省污染源单位推荐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强行要求全省污染源单位必须使用被推荐的由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其控股的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所生产或代理销售的仪器设备,致使上述二公司生产或代理的仪器设备垄断了浙江省污染源项目建设市场,从而把其他厂家的仪器设备排除在浙江省污染源项目建设市场之外,损害了其他厂商的公平竞争。
     同时,被告人戴备军还通过会议要求、向有关主管部门打招呼和控制污染治理设施(自动连续监测)运营资质发放等方法,帮助“环茂”垄断了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的建设与运行维护市场,为“弘申”、“环茂”二公司获取巨额利益。
    
    戴备军何以如此不遗余力地帮助这两家公司?事实上,两公司为同一女人操控:张琰身兼“弘申”董事长、“环茂”总经理二职。“弘申”是张琰的私营企业,而 “环茂”名义上为浙江省环保局下属浙江省环科院直属控股企业,事实上张琰本人及以其母亲的名义,占有“环茂”49%股份。在近年的浙江环保市场,仅污染源在线监测一项,张琰就签下了全省1452家重点污染源企业中绝大部分企业和其他400家污染企业的设备购置、安装建设和运行维护合同,金额达6300余万元,利润率达50%以上。
    
    张琰之所以在浙江环保系统如此“红运高照”,皆来源于大权在握、年龄长其26岁足可以做其父辈的“亲密战友”戴备军的悉心关照。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早在2005年初戴备军赴任浙江省环保局局长不久,在当年的全省环保局长会议上,戴备军就亲自带张琰挨个进入各地环保局长住宿的房间,对张琰及“弘申”公司进行业务推介。“然后,戴备军便心安理得地带张琰回自己住宿的房间……”嗣后,戴备军亦经常携娇嗔可人的张琰出差旅行于全省各地,其亲密关系并不刻意避人耳目。
    
    在11月19日的庭审中,戴备军自然说到了张琰。当被问及为什么要不惜滥用行政命令公然关照张琰,使张琰两个公司垄断了浙江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市场时,戴备军直言不讳地表示:“张琰对我很好,我生病住院、体检时她很照顾我,我跟她的关系也"特别"。”
    
    媒体风暴,反腐败的重要力量
    
    戴备军的腐败由来已久,对其的反映和举报,长久以来如影随形般地跟随在其官场的升迁过程中。根据杭州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戴备军的腐败行为在其10多年前担任浙江省计经委企业处处长时就已经存在。然而对于一个老谋深算的腐败官员,群众的几封举报信,岂能轻易就使其落入恢恢法网之中。
    
    杭州市检察院公诉人特别指出,戴备军在担任浙江省环保局局长期间,滥用职权控制全省污染源在线监测市场、为张琰牟取巨额暴利的行径,经《方圆法治》杂志、《中国青年报》、新华网、钱江晚报网络版等新闻媒体报道、转载,严重损害了浙江省环境保护行政管理机关的声誉,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2008年7月5日,《方圆法治》在全国媒体中率先发表了《浙江环保市场 何方一“纸”遮天》的报道,披露了戴备军连续下发3份以产品推荐为名的红头文件实施市场垄断的事件,揭开了浙江环保市场反腐败反垄断的序幕。一个月后,《中国青年报》发表《环保监测 浙只用一家产品》的深度调查报道,新华网、人民网等刊登《利益绑架是违法限用环保监测产品的诱因》的评论,又经该省钱江晚报网络版转载引来至今不绝的网民评论,引起了广泛社会反响,尤其引起了纪检部门的高度重视,开始立案调查戴备军的违纪违法行为。
    
    浙江省新闻界人士透露,被当时的中央媒体代称为“浙江省环保局时任局长”的戴备军和 “浙江弘申老板张女士”的张琰,在全国舆论哗然之际,一边频频赴京找关系欲“摆平”媒体一波接一波的披露曝光,一边又揣着现金支票欲到当地主要媒体发表 “声明”指责中央媒体报道失实,但终因“做贼心虚”底气不足而作罢。
    
    时隔不久,2008年10月间,戴备军昔日手下、浙江省环保局信息中心原副主任邱炜首先被纪检部门控制,邱炜交代了其本人收受张琰贿赂的犯罪事实,并随后为求自保而检举了戴备军接受张琰30万元贿赂的事实。2008年12月9日,张琰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2009年1月19日,政协第十届浙江省委员会宣布,因违纪被立案调查,免去戴备军的政协常委、委员、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职务。随后,戴备军被处以开除党籍和行政开除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在11月19日庭审的最后陈述中,戴备军回顾了自己的堕落历程,几度哽咽落泪,表示认罪服法:1999年,戴备军的妹妹、妹夫双双下岗,他由此感受到了钱的重要;又因觉得仕途无望,就开始了腐化堕落。戴备军承认,自己法制观念淡薄,滥用了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力;不讲原则,滥讲江湖义气,也被某些人抓住了软肋,“希望大家都要以我为鉴”。
    
    垄断大案立案调查中
    
    戴备军为圈钱而大搞垄断,其“潜伏”10多年的腐败行为,也最终因垄断事件而东窗事发。
    
    开庭审理前夕,记者获悉,8月18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指示浙江省工商局对浙江环保市场垄断案进行立案调查。经办本案的浙江省工商局有关人士表示,自去年8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工商部门加大了对垄断案例的查处力度,一些垄断案件已经得到查处,“但从全国看,迄今也没有"像样" 的垄断查处案例。”意味着浙江省环保市场的此起垄断案件,在全国也可能属于罕见大案。
    
    记者了解到,由于受害环保企业长期以来迫于环保行政管理部门的强势和戴备军的强权淫威,多年前就开始进行的都是匿名举报,因此工商部门的调查一度因找不到相关受害企业而陷于僵局。据透露,经过艰苦摸底,浙江省工商机关目前已经了解到了一批受害企业的名单,正在深入调查取证中。
    
    来自环保企业界的信息表明,浙江省环保市场的垄断局面目前在省内各地已局部有所松动,包括在宁波等一度对戴备军垄断行为进行了抵制的沿海开放地区,非环保部门“推荐”、指定的产品已逐步小量进入用户市场。 “但是,在线监测的网络密钥----―传输规约(也称通信协议)仍未完全放开,要消除浙江环保行政部门"戴备军时代"的积弊,使浙江环保市场真正打破垄断,还浙江经济大省市场秩序的清白,还任重而道远。”
    
    “查处垄断,我们希望"革命要彻底"!”环保企业界相关人士表示。“垄断案一旦确定,意味着过去戴备军年代签订的全省超千家重点污染源企业在线监测建设和运维合同不再受到法律保护,市场将有望重回公平,环保企业将重新切割"蛋糕",达到真正的公平竞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