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律师称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在拆迁上存利益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人们有理由期待,在各地频发的拆迁对抗性事件,能产生一种倒逼效应,从而让这种外部压力转化为制度变革的内在动力 (博讯 boxun.com)

    

《拆迁条例》,改还是不改?
    
    本刊记者/韩永
    
    近两年,因强拆而引发抵抗的事件已有多起。长期关注拆迁问题的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于建嵘公开发文说,中国的拆迁问题,已经到了“民不畏死”因而“莫要以死惧之”的地步了。“此事之破题,需要另寻他途。”
    
    对“肇事者”之一——《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下简称“条例”)的改造成为备选的路径之一。今年11月7日,北大法学院沈岿、王锡锌、陈端洪、姜明安、钱明星等5位教授以公民身份上书全国人大,力陈该条例与上位法的诸多冲突,建议对冲突之处予以撤销或修改。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著名拆迁律师王才亮同时建议,这种修改不应止于对该《条例》的动刀,而应该覆盖整个拆迁制度。他说,各地频频发生的拆迁案件,或可对这一过程产生一种倒逼效应。
    

强拆前传
    
    这些人命攸关的拆迁事件,在强拆之前,拆迁人大多已在法律上埋好了“伏笔”——《条例》规定,在强拆之前,拆迁人先要通过两道关。
    
    第一关是取得拆迁许可证。频繁的拆迁事件发生后,拆迁人和相关的政府部门广为援用的一个辩词,就是其拆迁的手续齐全。而其中的一个重要的手续,是拿到拆迁许可证。
    
    但在“上书五教授”之一的王锡锌教授看来,现行《条例》所规定的拆迁许可程序的背后,存在着天然的巨大漏洞,它使得拆迁许可证的获得,一开始就陷入一种“拿自家的耙子,去拆人家墙”的逻辑悖论中。这一漏洞就是:拆迁许可,本应以对被拆迁人房屋所有权的有效征收,即赎买房屋的所有权作为前提,但在《条例》对拆迁许可设定的5个条件中,根本就没有有效征收这一项。
    
    《条例》第七条,对拆迁人申请拆迁许可证所设定的条件共有5个:一、要有建设项目批准文件;二、要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要有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四、要有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五、要有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的证明。
    
    “就是说,拆迁人只要获得用地的许可,不需要房屋所有人的同意,就可获得拆迁许可证。”王锡锌说。一位代理过多起拆迁案件的北京律师打了个比方:“这就等于说,在我手握房屋所有权的情况下,别人已经背着我,把我的房子给处分了。”“而一个合法的程序应该是:你先把我的所有权买走,你才有权处分。这个买走所有权的程序,就是征收。”
    
    在取得拆迁许可证后,按照《条例》的规定,拆迁人开始进入对被拆迁房屋定价的阶段。之所以说是“定价”,而不是“讨价还价”,是因为这一过程很容易被政府主管部门的一纸裁决强行中断。《条例》第十六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经当事人申请,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
    
    此处所指“当事人”,既包括拆迁人,也包括被拆迁人。但上述拆迁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实践中向房屋拆迁部门申请裁决的,绝大多数是拆迁人,“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更关注拆迁的进度,另一方面,作出裁决的机关,正是之前签发拆迁许可证的机关。该机关在上一个环节中罔顾被拆迁人利益的表现,已经传达出一个清晰的信号:在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因补偿问题争执不下时,它会选择站在拆迁人这一边。”
    
    甚至有拆迁人摸准此脉,对拆迁公告密而不发或者发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以免引发被拆迁人的纠缠。待到公告期满,马上诉诸裁决,让被拆迁人猝不及防。“北京就有过这样的案例,”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裁决这一关被轻易攻破后,强拆就已经迫在眉睫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房屋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
    
    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一般较短,上海闵行区近日广为关注的“一个女人的燃烧瓶和政府铲车的拆迁大战”的主角潘蓉,在收到行政裁定的第15天,就等来了隆隆推进的大型挖掘机。
    

利益链条
    
    拆迁人的定价申请之所以能轻易获批,受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是因为地方政府在背后有扯不清的利益联系。
    
    一个显而易见的证据,是一些遭遇强拆的房子,其价格在裁定中严重被压低。潘蓉400多平方米的四层小楼,在裁定中能够获得的补偿,是每平米761元的房屋重置补贴,再加上1480元的土地补偿。而在同一地段,商品房的价格已经卖到1.5万元一平米。潘蓉对前来动员的政府官员说:“我这栋房子,你给我67万元。我现在给你70万元,你就给我买一个差不多屋况的,怎么样?”对方回答说这根本不可能。
    
    上文提到的拆迁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总的成本既定的情况下,开发商愿意在招拍挂中为土地出价的高低,与其可能为拆迁所付出的成本成反比。“在拆迁中付出的成本越小,开发商越肯为土地付出高价,反之亦然。这就将政府和被拆迁人置于天平的两端。地方政府如果想从土地中获利,就不得不通过手中的权力,压低对被拆迁人的补偿价格。”
    
    上海的潘蓉事件还有一个插曲:在闵行区政府和拆迁人枢纽工程建设公司签订的土地拆迁大包干协议中,该公司委托给区政府的征地款是每亩地130万元,整个虹桥机场的拆迁费用高达148亿元。但是补贴到被拆迁人手中的征地款是每亩38万元。剩下的每亩近100万元的补偿款哪儿去了?闵行区虹桥枢纽动迁指挥部主任吴仲权解释说,该地块是在政府的扩建消息传出后才大幅提升的,因此由之产生的土地增值价值不应该由群众取得。
    
    王才亮还向《中国新闻周刊》提到了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作的一种发生变异的形式。他说,由于土地出让金还要上缴给中央30%,有些地方政府正谋划着将其中的一部分转化成拆迁费用。“比如土地出让金本来有一个亿,我只收你2000万,另外的8000万就搞成拆迁费用。前者是要进中央财政预算的,后者则不进。”至于可能会在招拍挂中失去竞争力,王才亮说,一个常用的规避办法就是找一个关联公司作为竞标的陪衬。
    

倒逼改革
    
    在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频发的大背景下,拆迁制度的改革重被提上日程。这一改革的路径有两个,一个是从理论上完善拆迁制度,二是在现实中借案件倒逼该制度改革。
    
    “上书五教授”之一的王锡锌教授认为,这一改革的核心在于要平抑政府的利益冲动。他说,要做到这一点,从制度设计上可以分几步走:一是强调必须是为了公共利益才能拆迁。“商业开发不能由政府出面”。
    
    何为公共利益?王锡锌说在《物权法》起草时,曾有人提出对公共利益做一个清楚的描述、列举,但由于一些人的反对未遂。他说,现在对其进行明确的列举是不太可能的,但可以通过两个程序予以弥补,一是可以规定一些原则,二是再配置一个要利益相关者以及公众广泛参与的程序。“比如旧城改造,其实就是商业开发,但政府可能说是公共利益,这时候就应有讨论。这就能打破地方政府对公共利益界定的垄断性话语权。”
    
    这一制度设计的第二步,就是规定即便拆迁是为了公共利益,也要有公平的补偿。“什么是公平?最重要的就是市场比较。你拆我们房子,我们可以按照同一地段同样房子的市值作比较。是拆迁时候的市值,而不是以前的。”王锡锌说:“如果真能给予市场价格的补偿,政府拆房子卖地就没有差价了。如果不是为了公共利益,(地方政府)就没必要考虑拆了。”王锡锌说,如果能做到这个,就等于抽掉了地方政府强劲的利益驱动,无异于釜底抽薪。
    
    第三步,是将补偿从现有的拆迁阶段提至征收阶段。这样不仅可以修补《条例》与几个上位法之间的冲突,还会渐次扶起已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其中的要义在于,拆迁一定要在征收完成后进行,而征收的完成则以补偿的完成作为前提”。
    
    至于在双方因价格问题争执不下时应如何处理的问题,王锡锌建议像国外一样,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由难逃利益干系的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裁定。
    
    王锡锌说,在这一领域,最主要的立法其实不应该是拆迁法,而应该是不动产的征收与补偿法。“应该对《物权法》第42条有关征收补偿的规定立一个配套的法律,而我们现在关注的仅仅是末端”。
    
    但这一制度设计如何转化为现实?全国人大法工委法规备案室官员对5教授的上书回应说,国务院正在准备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目前已组织相关部门再次进行前期的立法调研工作。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国务院法制办于12月16日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进行专项研讨。像当年孙志刚案引发收容遣送条例废除一样,此次由唐福珍案引发的法律修改,也许值得期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做准备(图)
  • 专家称拆迁领域固定利益格局致新拆迁条例难出台
  • 黑龙江东宁要求消除所有平房 警告拆迁户勿以卵击石(图)
  • 拆迁条例的问题真能得到解决
  • 北大学者披露国务院研讨会聚焦拆迁条例六大问题
  • 建言审查拆迁条例学者:防止政府与开发商合谋
  • “维权网”呼吁废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 武汉黄陂区横店街拆迁户刺向拆迁人员,致一人死亡,3人受伤
  • 鲜血换来曙光 国务院邀学者研讨拆迁条例
  • 公安部警察暴打访民 无锡拆迁再添冤魂
  • 北京强拆实拍:开发商政府、 被拆迁户在墙上对决 (图)
  • 湖北黄石市违法拆迁 公安副局长大放厥词(图)
  • 云南29岁教师遭拆迁公司员工围殴致死
  • 关于成都拆迁唐福珍自焚案的三点澄清
  • 29岁教师遭拆迁公司员工围殴致死
  • 拆迁拆出旧贵族:上海席家花园涉外官司(之三)
  • 武汉市频发野蛮暴力拆迁与政府有关
  • 北京大学5学者上书全国人大 建议修改拆迁条例
  • 济南天桥区拆迁:暴徒狠心踹腹,孕妇次日流产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拆迁如杀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李泓冰
  • 拆迁潜规则源于防百姓不防官员/曹林
  • 成都唐福珍自焚:“中国式拆迁”的悲剧
  • 澳门日报:如何解开暴力抗法和暴力拆迁死结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血泪拆迁真就无解吗/毕诗成
  • 政府为何频频暴力拆迁/茹欢平
  • 驳《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三鞠请安
  • 反对滥用暴力,反对强制拆迁!/刘进成
  • 拆迁阴阳界/ 蒋任泉
  •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城市拆迁矛盾不会终结:访民走失在官衙的迷宫
  • 张剑刺死拆迁者案的九个问题/王令(图)
  • 本溪张剑案:拆迁之痛/王令
  • 如何破解拆迁难题?
  • 过去土匪在深山 如今土匪在拆迁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表示,拆迁工作要以政府为主导/吴志峰
  • 前门村夫:北京拆迁补偿新政令人失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