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洋秋菊打官司之21:朱莉首次上访最高人民法院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周一下午,朱莉再次到北京,此行她要去最高人民法院上访,还要找几位律师咨询,以便在五河县法院规定的一审判决后的十天内,决定是否上诉和由谁做代理律师。
    
     还在深圳时,刘士亮家人把五河县法院的判决书传真给了朱莉。“小小的罪名,判决书竟有七页,我也不是太吃惊,因为五河县早就认定他有罪了。”收到判决书后,朱莉告诉博讯。这一次,朱莉有了判决书,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就不能像在夏天和秋天那样,把她拒之门外。 (博讯 boxun.com)

    
    屡遭挫折之后,朱莉现在处于深深的矛盾之中,她怀疑如果真的上诉,刘士亮案还是不能获得独立的审判,因为听说五河县官员已经放话,连安徽省一级都被他们搞定了。
    

最高法院派了个讲英文的人
    
    周二上午九点,最高人民法院刚开门,朱莉就到了接待室门口。“可能是因为来得早,今天没有人排队。”朱莉说。
    
    朱莉径直进入接待室,法院看到进来一位洋妞,派了一位工作人员过来用英文跟朱莉说话。“他们找了一个会讲英文的人来跟我讲,他问我是一审还是二审,是县级法院还是中级法院,但我坚持跟他讲中文,于是他们就给我一张表,让我填。”朱莉说。
    
    “法院接待室里,警察特别多,在我填表的时候,来了个警察要看我的材料,问我要反映什么情况,又问我一审后为什么不上诉,而是跑来北京?”朱莉告诉博讯,这位警察说说如果有什么不服,回去上诉就行了,不用来北京。
    
    “我说刘士亮案子的整个程序违反中国法律规定,他不高兴,说当地不可能像我说的那样黑,我觉得没必要跟他多讲,他又不是接待人员,不可能解决问题。”朱莉说。
    
    填完表,朱莉发现有两类不同的窗口,分别处理中级(法院)以下和高级(法院)以上的不同案子,她认为刘士亮的案子应属于中级以下,就在那个窗口排了队。
    
    

五河县放话,上诉到省里也没用
    
    前面只有一两个人,朱莉很快就到了柜台前,工作人员问朱莉与刘士亮是什么关系,有没有刘士亮的委托书。“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问有没有给律师的委托书,不明白其中有什么关系。后来才搞清楚,他问的是刘士亮是否委托了我。”弄明白问题后,朱莉很生气。“我说没有,人都被抓起来了,我也见不到人,怎么会有委托书。”
    
    朱莉随后被带到一个小房间,法院来人与她单独会面。“来人一定知道我的故事,他问我最近有没有上网,我回答太忙了,没时间上网。他倒是没有叫我不要和记者来往,就算他说也没用,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他说了也没用。”朱莉回忆道。
    
    朱莉发觉来人也没用说出什么新意,只是说如果不服,你有权上诉。“我告诉他我们准备上诉,但我们听说五河的官员放话说一直到安徽省一级,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上诉也没用。”朱莉强调,自己不仅对判决书不服,对整个程序也都不服。
    
    关于五河县官员如何放话,朱莉称自己没有听到,只是她还在五河县时,有人转告过她。
    

朱莉怀疑,胳膊能扭过大腿吗
    
    一审后,五河县当地律师刘咏梅放弃刘士亮的代理律师资格,朱莉和刘士亮家人商量一通后,还没有决定是否聘请新的律师。“我们正考虑二审要投入多少,考虑的不光是钱方面的问题,已经有好几个人受到牵连了,另外还有时间和其他因素。如果真像五河县官员说的那样,一切都早已被安排好了,上诉也不会有真正独立的审判。”
    
    五河县的放话,让朱莉处于矛盾挣扎之中,如果放弃上诉,就意味着承认所有的司法程序和对刘士亮的判决,这一点朱莉无法让步,但如果上诉,经历了半年挫折,身心疲惫的朱莉又怀疑自己的胳膊能扭过这东方大国的粗腿吗?
    
    还有个问题折磨着朱莉,那就是五河县法院一审判决书上说,如果对刘士亮被判10个月的决定不服,可以在判决后十天内提出上诉,这意味着刘士亮家人必须在21日之前决定是否提起上诉。而朱莉一直想让刘士亮父母与儿子见上一面,但中国法律规定一旦上诉,就不能申请探监。“估计很难见面,只有这么短的时间,再说也不是申请了就能见到的,还必须等候安排,但如果上诉,就不能探视了。”朱莉说。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洋秋菊打官司之20:刘士亮被判10个月,家人将上诉
  • 洋秋菊打官司之19:朱莉9日回深圳,赴港看病
  • 洋秋菊打官司:刘丹对五河县政府网站公告的反驳
  • 洋秋菊打官司之16:五河县拟抓捕洋秋菊并对抗中央和新闻舆论监督
  • 洋秋菊打官司之18:律师噤声,刘士亮还押看守所
  • 洋秋菊打官司之17:朱莉上访公安部,证实孟建柱多次批示
  • 洋秋菊打官司之16:刘士亮案2日开庭,朱莉1日离京
  • 洋秋菊打官司之15:安徽五河县法院12月1日再开庭
  • 洋秋菊打官司之14:与南方都市报记者两次见面
  • 洋秋菊打官司之13:刘士亮“罪名”加重“连闯”两家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二:未能发出的朱莉致奥巴马的信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一:奥巴马访京,朱莉被带进派出所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朱莉要交给奥巴马一封短信
  • 洋秋菊打官司之九:徘徊在最高政法机关大门口(图)
  • 洋秋菊打官司之八:校友奥巴马来访,朱莉上访
  • 洋秋菊打官司之七:律师对刘士亮案的几点疑问
  • 洋秋菊打官司之六:五河县公检法部门跟谁说“不”
  • 县公安局造假、洋秋菊打官司凸显中国司法的困境/赵岩
  •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