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后续评论)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前一篇文章总结了十年来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的发展历程。为了尽量做到客观和简洁,不得不避免参杂个人的立场。现在,我将试图回答几个耐人寻味的问题。首先,我将分析中共为什么会从2009年后半年开始,不遗余力地,甚至是丧心病狂地向互联网宣战。其次,我为什么认为中国互联网监控的历史可能在第三阶段结束。这里的讨论以我的主观看法为主。
    
     要了解为什么互联网的出现使共产党如坐针毡,首先要知道共产党历来最害怕的是什么。答案是:真相和组织。维护一个独裁专制制度,古往今来靠的都是欺骗和恫吓。前者靠笔,后者靠枪。而专制制度的天敌,则是使谎言不攻自破的真相和组织起来的群众。在中国,这两点在互联网进入之前都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两者之间,共产党对于后者的恐惧远远超过前者。这也是为什么冉匪每天在博客骂共产党,骂了六七年什么事都没有,而晓波的文章上网后当天就被关押,一年以后仍然渺无音讯。刘写的几乎每一句话冉都说过,刘写得甚至温和许多。但是前者作为一个团体的代表,显然更有号召力;而后者已经太多,抓不完。与其说是权宜之计,不如说是无可奈何、力不从心。
    
    互联网的到来,以一种史无前例的形式恰恰在这两点上向当权者发起了严峻挑战。
    
    互联网的高效众所周知。一个按钮,一本书从美国作家的案头直接发送到中国读者的手中;提交一篇博客,几秒钟以后数万人在电脑前共同阅读;推特上的一句牢骚,瞬时间几万人在手机上同时收到。真相在互联网上传播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并且不需要成本,而且难以追踪和拦截。
    
    更让共产党恐惧的其实是互联网带来的第二点,既组织。互联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将人聚集在一起,这种组织看似虚无缥缈,其实紧密。互联网的组织和跟传统意义上的组织有本质的不同。几天前网上的热烈讨论,几天后就可能演变为市政府门前的抗议示威。你不知道这些人都来自何方,也不知道这是何时发起的,你甚至无法知道是谁组织的。要想用传统的方法找出少数“罪魁祸首”,就像希望找出究竟是哪片雪花造成雪崩一样毫无意义。
    
    从伊朗到中国,互联网最近的发展趋势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在独裁者的眼中,它的威胁已从经从传播真相转向组织群众的方向倾斜。这也是之所以政府要迫不及待地向一切社交平台、信息传播平台和资源分享平台发动总攻的原因所在。因为共产党知道,这两个条件一旦全部满足,那么对于自己也就意味着游戏即将结束。
    
    以往他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成功了,如果他们这次依然能够在游戏结束前发现秘笈,能够成功驯服互联网,并且熟练地以高科技手段重新夺回互联网的话语权的话,那么专制制度将进入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中国将进入名副其实的极权社会。如果他们没能找到克敌制胜的法宝,那么中国也必将转型进入民主社会。因此,这场竞争没有第三种结果,胜利的回报巨大,同时失败的代价也很高昂。既然保持现状已非选项,那么就必须先发制人,而且必须把任何有效的组织扼杀在萌芽阶段。
    
    但是,另共产党最为苦恼的是,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他们其实自己比谁都清楚,这个难题是无解的,原因也是非常现实的。首先,这些平台大多不在中国。即便是在中国被拿掉的,拿掉后也立马移民国外了,然后可以毫发无损地重新投入运作。其次,中国政府投入巨资建设的金盾工程,始终没能提供任何可靠的方案彻底断绝国民和这些平台的联系。不仅如此,更为尴尬的是,政府每一次试图切断这种联系的努力都使更多的民众学会了翻墙。
    
    对于中共来说,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果不能成功,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很显然,共产党如果在有限的时间里没能找到救命稻草的话,那么就将直面一方面不断缩小的谎言空间和另一方面逐步扩大的社会动员。乍看来,似乎最终关闭互联网做困兽之斗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唯一的结果,但其实不然。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一大功绩就是软化了独裁者的意志。跟他们的父辈祖辈相比,如今的当权者对于利益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过对于权力的兴趣。当初毛、邓敢做的,难道胡、习也敢吗?当初对于满脸期待的大学生敢做的,难道对于一脸绝望的工人农民也敢吗?所以,我认为不管是闭关锁国还是血腥镇压,再次发生的可能性都很小。如果给他们选择机会的话,我想他们情愿放弃权力也要保住去美国安享晚年的机会,尤其是那些游离在权力外围的。
    
    所以仔细分析会发现其实仍然两种可能性并存——完全封闭网络和主动开放网络。对于中共来说,主动开放网络的代价无疑是毁灭性的,但是完全封闭网络的代价同样是高昂的。这种代价我在前面的文章里已经讲过,高昂到可以使共产党内部——在权力外围向权力中心不断施加的压力下——发生塌陷。也就是说,最终可能发生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开放网络的压力并不是来自民间,而是来自于共产党内部。
    
    那么,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中国的网络防火墙亦有可能像东德的柏林墙一样,在瞬间主动开放。届时,中国的网络封锁和监控的历史将大致结束,中国的互联网将先于中国的社会实现自由。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稍大。
    
    原文见: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122317.shtml _(博讯记者:黄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黄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