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自杀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的最后24小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3日 转载)
    
    来源:腾讯网
     2009年11月25日,上海盼来久违的暖阳,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像往常一样起床,那天她没有住在宿舍,而是陪着妈妈住在海事小区刚租来的出租房里,她告诉母亲,“地上好冷,我去找学校去,我们还是要住回学校宿舍去。” (博讯 boxun.com)

    
    这是杨元元30岁生命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凌晨,她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1月25日清晨 突然从被窝里坐起来
    
    杨母回忆,与杨母同住在海事小区出租房的杨元元,突然在被窝里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随后,杨元元告诉母亲,“地上好冷,我去找学校去,我们还是要住回学校宿舍去。”杨母劝她还是以学业为重。
    
    白天 后悔没报考师范专业
    
    杨元元没有课,她与杨母到学校买了些馒头和咸菜,两人在租赁房里吃饭、聊天。杨元元告诉杨母,现在后悔当初上大学时没有报考师范类专业,那些当初成绩没有自己好的同学,师范学校毕业后在上海教书,收入很高,反观一直学习很好的自己现在却过得很不好,“努力有什么用?”杨元元还反复说觉得没让杨母过上好日子,自己很对不起杨母。杨母这时候觉得女儿反应反常,比较担心。
    
    下午5点左右 带母亲到宿舍洗个澡
    
    杨元元与杨母到学校第三食堂吃晚饭,晚餐是蒜苗炒香干和豇豆。
    
    随后,杨元元带着杨母回到宿舍,登记时她跟宿管员说杨母上去洗个澡,晚上8点前离开,经同意后上楼。
    
    到宿舍后,杨元元先洗澡,然后催着杨母赶紧洗澡。杨元元告诉杨母,在晚上8点前离开宿舍,不要让宿管员再来赶人。
    
    晚上8点 去同学宿舍排练节目
    
    杨元元要去同学宿舍排练节目《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对杨母说自己不想去排练了,连说3遍,还把排练台词纸扔到一边。
    
    杨母说,既然不想去演,那就算了。
    
    但杨元元改变了态度,想了想还是去参加排练了。杨母表示,晚上过来接她回租赁房一起住,杨元元说没事,让杨母先回去,不要来接她。
    
    晚上10点 电话叮嘱让妈妈放心
    
    杨元元在同学宿舍排练节目。不放心女儿的杨母在学校3号门门卫室待了一个小时,用母女俩仅有的一部手机拨通了杨元元同学的电话。
    
    后来杨元元借用同学的电话回电,并告诉杨母她还在排练,让杨母放心回去。
     11月26日早晨7点15分
    
    妈妈在宿舍楼下喊她
    
    11月26日早晨7点左右,在以往,这一时间杨元元会出现在学校的第三食堂,和杨母一起吃早饭。当日并没有出现。
    
    校方称,当时,杨母在宿舍楼下大声喊杨元元的名字,宿舍管理阿姨认为会影响其他同学休息,建议杨母到楼上去敲房门。随后,杨母认为,杨元元可能会去出租屋探访自己,于是折返回出租房,但仍未寻找到杨元元的行踪。
    
    经事发后的现场证实,此时的杨元元或已用一条毛巾缠绕住了脖子,另一头系在了宿舍卫生间的水龙头上。
    
    8点30分(杨母表述的时间更早)
    
    妈妈想进宿舍遭拒绝
    
    校方表示,杨母来到学校3号门,请保安打电话给杨元元的徐姓同学,请徐同学借钥匙开门看看,杨元元是否在房间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根据学校的规定,只有同学在登记学生证等证明后,才能进入他人寝室)。
    
    但根据杨母的表述,自己因等不及同学前来现场,找寻宿管员借钥匙欲进入宿舍查看。但这一请求遭到了宿舍管理员的拒绝。
    
    8点44分(宿舍登记记录时间)
    
    再三恳求和宿管员上楼
    
    杨母表示,在自己的再三恳求下,一男宿管员和杨母一起上楼,打开宿舍门后没有看到杨元元的身影,此时杨母透过宿舍卫生间下方的百叶板,看到了杨元元的脚,但宿舍卫生间的门是反锁的。杨母直觉“女儿出事”。
    
    校方在调查后的现场描述是,徐同学借好了钥匙,但在打开门后,发现房间无人,但洗手间的房门被反锁,随即通知另一名陈姓同学找宿舍巡视员查看现场。
    
    随后,该巡视员马上到该宿舍检查,在证实后,一边通知宿舍管理员报警,一边通知维修工开锁。
    
    最后现场
    
    元元被发现“还有心跳”
    
    门被打开后,杨母看到杨元元蹲坐在洗手台前,一条毛巾接一条枕巾,一头系在洗手洗浴喷头的挂钩上,一头勒在杨元元脖子上。杨母说,此时的杨元元脸上看起来很平静,但自己的心里开始慌了,只看到有人拿剪刀剪开勒住女儿脖子的毛巾,听到旁边的人喊“还有心跳”。
    
    接着,有人给杨元元做人工呼吸。
    
    校方在调查报告中称,在众人将杨元元从卫生间抱至宿舍中央宽敞处,此时杨元元已无脉搏、没有鼻息而且瞳孔放大。此时,保卫处的陈某和在旁的张同学立即配合实施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而保卫处的王某也拨打了120、110以及校医院电话和学校相关部门。
    
    学校校医院徐院长接报后到场,继续开展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
    
    校方表示,先后到达现场的人有杨母、徐同学、陈同学、张同学、维修工、学校保卫处的陈某、王某和校医院徐院长等。
    
     9点13分左右 杨元元已无生命体征
    
    警方接警。警方在到达现场后,杨元元已无生命体征。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上海海事的大学生走向不归路呢?
    
    杨元元清晨突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杨老师我们真的很不想你离开这所学校。”杨元元手机里一直保留着学生的短信。
    
    2009年11月25日,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像往常一样起床,那天她没有住在宿舍,而是陪着妈妈住在海事小区刚租来的出租房里,她告诉母亲,“地上好冷,我去找学校去,我们还是要住回学校宿舍去。”
    
    这是杨元元30岁生命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凌晨,她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1月25日清晨 “知识为何没改变命运”
    
    杨母回忆,与她同住在海事小区出租房的杨元元,清晨突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随后,杨元元告诉母亲:“地上好冷,我去找学校去,我们还是要住回学校宿舍去。”杨母劝她还是以学业为重。
    
    11月25日白天 “没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当天,杨元元没有课,她与母亲到学校买了些馒头和咸菜,两人在租赁房里吃饭、聊天。
    
    杨元元告诉母亲,现在后悔当初上大学时没有报考师范类专业,那些当初成绩没有自己好的同学,师范学校毕业后在上海教书,收入很高,反观一直学习很好的自己现在却过得很不好,“努力有什么用?”
    
    杨元元还反复说觉得没让母亲过上好日子,自己很对不起母亲。杨母这时候觉得女儿反应反常,比较担心。
    
    三度表示不想排练节目
    
    杨元元要去同学宿舍排练节目《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对母亲说自己不想去排练了,连说3遍,还把排练台词纸扔到一边。
    
    杨母说,既然不想去演,那就算了。但杨元元又改变了态度,还是去参加排练了。不放心女儿的杨母在学校3号门门卫室待了一个小时,用母女俩仅有的一部手机拨通了杨元元同学的电话。
    
    后来杨元元借用同学的电话回电,并告诉杨母她还在排练,让杨母放心回去。
    
    弟弟:她非常疼爱家人
    
    杨元元的弟弟杨平平,目前在北京大学环境学院读博士。他告诉记者,杨元元非常疼爱家人,元元6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当时自己不满4岁。当时在宜昌一个偏僻的军工厂工作的母亲要上班,每天中午姐弟俩吃的基本是辣酱就馒头,有菜吃的时候,杨元元都是尽量让弟弟多吃一些。
    
    母亲:曾流露轻生念头
    
    临港派出所的笔录显示,杨元元的母亲曾向警方表示:“杨元元在11月25日跟我说过她活着没有什么意思,奋斗多年想改变人生,但还是这样。她还说,在武汉代课时她的一个15岁学生自杀的事情,以及其他地方大学生自杀的事情。”
     同学:有困难却从不说
    
    同学们反映说,杨元元为人大方,在学校一直是学生干部,大学还入了党,同学有什么矛盾,她还帮着调解。杨元元很要强,家里有困难,却从来不跟同学、朋友说。与杨元元住同一楼层寝室的同学说,因为与杨元元在年龄上有差距,平时沟通不多,但杨元元看上去有点孤僻。据东方早报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青少年心理研究室主任杜亚丰教授对杨元元自杀的行为表示遗憾和惋惜的同时,表示贫困并不是她自杀的原因,因为人应该学会坚强,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和困难,都要坚强理性地对待,这才是正确的人生观。
    
    杜教授表示,杨元元选择轻生实在“太傻”,面对这种情况有很多方法解决,自己勤工俭学也好,向同学求助也好,都能帮母亲解决住处问题,完全没必要选择这条不归路。杜教授还表示,我们不应将大学生视为一个特殊人群,事实上很多人都存在心理问题,需要整个社会的关注和关怀。特别是说到贫困,很多贫穷的人都有自卑感,但他们不愿将自己的困难告诉别人。其实贫穷并不丢人,在你将自己的困难告诉朋友之时,不仅能得到帮助,心理也能得到舒缓。
    
    11月26日早上,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内用毛巾上吊自杀,半个月后,网络上出现帖子直指海事大学刻意隐瞒杨元元死亡真相,指海事大学强行撵走住在女儿宿舍里的杨元元母亲导致杨元元精神崩溃。
    
    是的,杨元元死了,这位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学专业、现就读于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在宿舍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半蹲着结束了自己仅30岁的生命。这种结束生命的方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范畴,是何等的屈辱、无奈!如果不是丧失了全部的希望,受到了极度的不公待遇,是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面对这一切,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促使这位研究生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
    
    有报道说:贫困是导致杨元元自杀的幕后推手。由于贫困,杨元元拖欠了大学的学费,不得不五年后才拿到毕业证;由于贫困,杨元元年迈无房可住的老母想要在宿舍就和一下竟遭到校方强行轰赶,最后不得不在寒风瑟瑟的学校礼堂前过夜。
    
    难道说,仅仅因为贫困,竟然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么?难道说,仅仅因为贫困,就要受到人格的践踏、粗暴的对待么?难道说,仅仅因为贫困,就要受到“乡下人”的辱骂和“不发毕业证”的威胁么?
    
    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真的山穷水尽,谁愿意选择这样一条不归路,特别是这样极端痛苦的方式?杨元元死了,她用最极端、最痛苦的方式发出最后的呐喊。杨元元死了,她抛下了含辛茹苦将她抚养成人的老母、抛下了自幼相依为命的弟弟。杨元元死了,作为弱势群体,她用这样的方式控诉了遭遇的不公和羞辱。杨元元死了,留给我们太多的思考和拷问。杨元元死了,我们在同情和悼念杨元元的时候,也祈祷不会再出现下一个杨元元,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社会的关爱,让悲剧不再重演。
    
    观点
    
    专家:工作7年后读研,30岁杨元元可能始终感觉“无望”
    
    杨元元在大学毕业后,曾于武汉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担任了2年英语教师。据杨元元的母亲所述,在杨元元出事的前几天,曾和母亲回忆说,在培训中心当老师时,班上有一名15岁的初三女学生自杀。杨母表示,“杨元元还说,她们家那么有钱,怎么也自杀了”。
    
    这名女学生的死是否会在30岁杨元元的心里埋下不良的影响?上海心理协会理事、时空心理诊所首席咨询师严正伟认为,“自杀具有传染性”,可能会在环境相似的情况下造成影响。但在杨元元的口述中,这个女孩的家境是“那么有钱”,和杨元元的家境几乎截然相反。
    
    杨元元的简历显示,自2005年9月至2009年9月,其本人工作简历没有记录。严正伟认为,杨元元自2002年9月本科毕业(编者注:弟弟称杨元元 2007年还了拖欠的学费后才拿到毕业证书)后,事隔7年,重返校园,应该有一段“故事”。而这段并未显示的“工作经历”与其死因或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可能是直接原因。
    
    杨元元自幼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念大学期间始终勤工俭学,担负起自己和弟弟的学费。严正伟分析,杨元元的死和其“家境”有直接关系。而在来到上海之后,面对这个物质繁华的城市,可能始终处于“大环境的适应不良”状态。再加之她与母亲同住宿舍,会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这种反差造成了她的“障碍”。
    
    杨元元曾对校方提出“为母亲提供住宿和工作”,有人认为从学校管理的角度来说,并无此义务。杨元元的要求是否可以理解为她到这个城市后“单方面的幻想”?严正伟认为,杨元元年幼丧父,对她来说,自幼就受到“打击”,加之此后家境一直比较艰辛,因此可能始终有“无望”的感觉,但校方对此没有很好的理解,没有个性化地做更好地处理。
     对策
    
    校方:明年对研究生新生增补心理测试
    
    校方表示,对于在海事大学就读的本科学生,校方会采取“入学心理普测”,以掌控有心理危机的学生,并适当介入干预。因此,学校设立了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而该中心每天前往咨询的学生人次在30人左右。
    
    该中心的董老师称,这项心理测试目前未向新入学的硕士研究生普及,原因在于研究生相对独立、性格成熟,容易掌控和把握自己,因此学校在研究生管理方面确实比较松。
    
    但杨元元事件发生后,董老师改变了这一观点。 “从目前看来,有一部分研究生是为了躲避社会压力,才选择考研,”董老师说,“而且因为年龄较长,他们所面临的各方面压力更大,因此不能排除这部分学生出现心理危机的可能。”
    
    在董老师看来,与研究生相比,本科生各方面希望较大,也较容易满足,而研究生则易陷入各种“让人感到抑郁”以及“无望”困境,因此根据杨元元事件,学校可能会重点关注这部分特殊人群。校方认为,杨元元的母亲如果能及早与校方沟通,校方会提前介入进行“心理干预”。
    
    目前,该学校在研究生心理健康方面仍需加大工作力度,并拟定在2010年入学的研究生新生中进行心理测试。
    
    网评
    
    我是元元以前的同学,听到这个消息心痛不已,以前是多温柔的一个女孩子啊。
    
    ----飞之猪
    
    既然学校现在有很多空置宿舍,元元的申请也有情有理,作为教书育人的学校,伸出一点点的援手,就可以救助一个困难的家庭,有啥理由不做呢?这和看着有人病倒在地上,却无视地走过,连个120都不拨打有什么区别?无情到这种地步,就让人寒心了。
    
    ----装淑女的猫猫
    
    杨元元心理怎么会这么脆弱的?是被学校逼的还是被她家庭逼的?她母亲为什么一直要跟着她不跟着她弟弟?
    
    ----哈雷彗星
    
    家属住宿舍,本来就不允许,在学校外面合租房子,也就几百块的事情,为了钱而自杀,又何必来读书呢,不如去找工作,大学生现在工作再不济,你诚心肯去找个工资低的,养活母亲也不是活不下去。不能总全指望别人的帮助活着。
    
    ----菜鸟疯狂
     海事大学在网上发布的情况说明
    
    杨元元同学,女,2002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商学院,2009年9月考取我校国际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今年9月12日入学报到后,杨元元母亲一直与其住同一寝室。学校管理人员发现后,劝说其母不要留宿学生宿舍,11月24日,杨母在学校外自租住房。
    
    11月26日上午7:30左右,杨母进宿舍楼未找到女儿,然后离开。8:30左右,杨母来到学校3号门请保安打电话给杨元元的同学徐同学,让她到宿管处借钥匙开门看看杨元元是否在房间。8:40左右,徐同学借到钥匙打开寝室门,未发现杨元元同学,但寝室内的盥洗室门紧闭,感觉情况异样,即退出房间告诉陈同学,陈同学到楼下告知宿舍巡视员,该巡视员即上楼进房查看,发现盥洗室门被反锁,马上回到值班室,一面联系维修工,一面通知宿管员打电话报告学校保卫处。维修工到后撬开门锁,发现杨元元同学自缢在盥洗室内。与此同时,学校保卫处老师、宿管员、杨母及部分同学先后赶到。保卫处老师把杨元元同学从盥洗室抱到宿舍宽敞处,并与在旁的同学一起立即采取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在场的老师立刻拨打120、110及校医院等相关部门电话。校医院医生接报后赶到现场,开展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120接报后赶到现场抢救,并将杨元元同学送往南汇区中心医院。医院抢救未果,宣布死亡。警察接报后赶到学校现场作了勘验和笔录。
    
    对于杨元元同学的非正常死亡,学校感到非常痛惜,正按有关规定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专家观点
    
    社会学家:逝者已矣生者坚强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胡守钧老师对逝者表示遗憾与惋惜的同时,也就网民的议论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作为生者,对逝者尽量不去评论,“只要她没有犯罪,就让逝者安息。”这是对逝者的尊重。
    
    胡守钧认为,生者包括逝者的家属要学会坚强,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坚强地面对,要理性地对待,这才是正确的人生观。中国有很多的贫困学生希望通过求学改变命运,针对这种途径,他依然表示认可,中国自古都有类似的例证,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
    
    胡教授也说,在目前就业不景气等复杂的社会背景下,许多贫困生面临着家庭为求学付出一切,而现实却很难改变命运的差距,期望与失望的强大落差难免使他们心理出现阴影。胡教授说,这部分人的生活生存状态确实值得关注,尤其是心理状态。但出身贫寒的人也要“争气”,更应该坚强生活,“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增强心理承受能力,适应社会,否则全盘皆输,毕竟活着才是对亲戚家属最好的回报。
    
    2009年11月26日,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硕士研究生杨元元在其宿舍卫生间内自杀,自杀方式极为悲惨,她用2条毛巾打结紧紧系在水龙头上,半蹲下跪自杀,以如此残忍的方式选择完结自己的生命,足见杨元元内心的无比绝望和求死之心。
    
    杨元元自杀原因
    
    据媒体追踪报道,杨元元家境贫寒,在考取公费研究生后由于家无房子没有固定住所,于是请求学校允许她能够跟相依为命的老母亲一起在学校宿舍居住,由于被拒绝,杨元元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所击溃,贫困的她没钱与母亲在校外租房居住,于是便产生了“离去”的念头。
    
    杨元元简历
    
    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
    
    单亲与母亲一起生活
    
    弟弟系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在读博士
    
    1979年11月出生于湖北宜昌市
    
    2002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商学院经济学专业
    
    2002年8月-2004年8月在武汉现代英语培训中心担任英语讲师
    
    2004年9月-2005年9月在武汉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担任客户代表
    
    2005年9月-2009年9月无就业记录
    
    2009年9月考取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2009年11月26日早上杨元元在宿舍24#506的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结束了自己的30岁的生命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之死:在中国,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 女研究生杨元元为何自杀/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