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踩踏罹难者获赔35万 校董疑为当地市长助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0日 转载)
    
    来源:信息时报
    
    报道湖南湘乡市育才中学发生踩踏事故后,学校楼道口贴出了各班级上下楼顺序表,推迟了晚自习后的熄灯时间。9日,该市宣传部透露,遇难者家属均与学校签了赔偿协议,最高获赔35万元。
    
湖南踩踏罹难者获赔35万 校董疑为当地市长助理

    
    12月8日,事发学校的一名学生在上课前为死难同学默哀。
    
    三个年级错时下课
    
    据介绍,学校对中午下课和晚上下晚自习的时间进行了调整,按照初一提前10分钟下课,初二提前5分钟下课,初三按时下课的规定错开下课时间。根据班级就近原则,明确教学楼内的四个楼梯,每个班级走哪个楼梯。同时要求当班老师在下课时必须现场监督。
    
    推迟宿舍熄灯时间
    
    据负责驻校接管工作的市教育局副局长刘湘平介绍,以前育才学校规定21时10分晚自习下课,21时30分熄灯,中间间隔20分钟。学生晚自习下课后,只需洗个脚,上个厕所就睡觉。踩踏事故发生后,学校领导走访了很多住校学生,在征求他们的意见后把熄灯时间推迟10分钟。“通过12月8日晚上的实施情况,推迟 10分钟后,学生睡觉前的准备时间是很充裕的。”
    
    家属学校签赔偿协议
    
    8 日当地政府给出赔偿方案,“按年龄一年赔一万”,但遭罹难学生亲属强烈反对。之后,工作人员提出一次性赔偿20多万元,也没有获得家属同意。9日上午,有 4名罹难学生的家属与育才中学签订了赔偿协议。20时许,湘乡市宣传部透露,另4名遇难学生家属也与学校签了协议。赔偿金额最高为35万元,最低34.9 余万元。之所以出现几百元的差异,与这几天处理善后的家属人数和误工时间差异相关。
    
    死亡名单不能公布
    
    9日,湘乡市卫生局局长鲍志平通报称,除3名重伤者外其他伤者情况已稳定。2名伤者转至湘潭市中心医院治疗。对于是否有伤者死亡的新情况,鲍志平表示只有8名学生死亡,而且都是当场死亡。“死亡名单是不能公布的。”
    
    8日晚7时,在湘乡市第二医院,遇难学生龚剑的亲属说:“是9个人死亡,有1个学生事发第二天凌晨没能抢救过来。”踩踏事件发生后,当地对于死亡数字流传多个版本,最多为11人死亡说。
    
    湖南踩踏事故学校董事长疑系当地市长助理
    
    随着几分钟的可怕挤压,8条幼小的生命戛然而止。
    
    湘乡育才中学日前发生的踩踏事件,刺痛的不仅仅是当地家长的心。
    
    我们的孩子同样在学校,同样在嬉戏,同样穿越一个楼梯间或者一条危险的马路。他们是那么幼小,以至于经历不起任何一个粗心的疏忽。
    
    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什么?
    
    当我们回过头细细追问,孩子的调皮、臃肿的班级、班主任的缺席、应急教育的稀薄……都在孩子的血色映衬下,显得尤其扎眼。
    
    诚然,事故的发生,必然有其偶然因素。但是,学校作为幼小生命的监护之地,对细节的“较真”怎么都不为过;同时,学校作为教书育人之所,“粗线条”本身就不应是培养孩子的价值取向。
    
    无疑,这些细节的追问,对当下每一所“越长越大”的学校来说,都是一种警示。
     最新进展
    
    赔偿协议全部达成赔偿金最高35万元
    
    湖南湘乡市育才中学八名罹难学生家属全部与育才学校签订赔偿协议。昨天20时许,该市宣传部有关人士向记者透露,赔偿金额为35万元。
    
    踩踏事件发生后,对罹难学生的赔偿问题引起学生家属及社会的广泛关注。据了解,12月8日,当地政府曾给出赔偿方案,“按年龄一年赔一万”,但是遭罹难学生亲属强烈反对。之后,工作人员提出一次性赔偿20多万元,也没有获得家属同意。
    
    昨日上午共有4名罹难学生家属与育才学校签订赔偿协议。至昨日20时许,该市宣传部有关人士告知记者,另4名学生家属也与学校签了协议。
    
    据该人士介绍,赔偿金额最高为35万元,最低也有34.9万余元。他解释说之所以出现这几百元的差异,是因为这个赔偿额与这几天处理善后的家属人数和误工时间的细微差异相关。
    
    5名正在抢救的学生中,胡梦宇病情最重,“如果发生并发症后感染,还是有生命危险。”湘乡市卫生局局长鲍志平说,其余学生病情平稳,2名同学已转至湘潭和长沙大医院。“截止到9日下午,还有20学生在医院继续治疗。”
    
    当地卫生局确认,事发当晚8名死难者均是机械性窒息死亡。
    
    大学校如何保护小生命
    
    学校严重超编,10分钟内3600学生同时冲出教室,超大学校却缺更强管理
    
    一河之隔,湘乡市育才中学斜对着巍巍东台山。山上凤凰古寺自古便有“东台起凤”传说。
    
    “来这里上学的孩子要么成绩好,要么家里有钱。”在育才中学门口,一名受伤孩子的家属指着被揭下的“中考优异成绩”的大红喜报说。
    
    “如果管理得当的话,灾难应该是可以避免的。”湘乡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廖威乾表示,按照湘潭市有关规定,民办学校单个班最多有50个学位,而事发的育才中学学生3626人,班级52个,每个班逾70名学生,“最多的一个有85人”。
    
    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湘乡市5所民办学校学生8000余人,而63所公立学校校均人数不足700人,教育不均衡现象十分严重。这必然要求迅速“长大”的民校在管理上做得比公立学校更加严格。
    
    但是育才中学的惨剧,提供了相反的答案。
    
    一盏节能灯照不亮回宿舍的路
    
    本报记者前晚到达育才中学时,雨水已经停歇,但“回字形”教学楼水磨石楼梯仍然湿滑。
    
    “事发前我冲出教室时也滑了一跤。”初一学生小斌调皮地吐着舌头,他无法想象,回到宿舍几分钟后,三四平方米楼梯内,无数同学堆成小山的惨状。
    
    五层楼的楼道和走廊,只有一盏微弱的节能灯,楼梯拐角是黑暗的死角。“不管孩子多调皮,前面出事了后面孩子看不清楚啊。”父亲龚仁林要带着遇难的儿子龚剑“回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冯湘杰一定会记住这个试图挡住人流的舍友。
    
    龚剑见有女生滑倒,左手伸展插进楼梯铁栏杆,试图以肢体“说服”同学不要哄闹,但汹涌的人流将他第一个“拍倒”,胳膊当即折断。被抬出时,龚剑鲜血沾满校服,上身乌青。
    
    “晚自习,班主任也都不怎么来,即便来了交代一些事情就走了。”冯湘杰并不知道,按照教育部规定,晚自习必须有教师值班,出现停电或者楼梯间照明设施损坏的时候,要及时开启应急照明设备。
    
    优等生们危险的“找乐子”
    
    冯湘杰所在的初三(105)班有71个学生,集合了湘乡各地区优秀学生。选择从远离市区的棋梓镇到育才中学读书,母亲刘阿姨也一脸无奈:如果在镇中学读书,一年花不了几百块钱,现在至少要2500元,还不算生活费。
     在这所“条件和管理俱佳”的“最好中学”就读,冯湘杰感到了压力。早上6点20分准时起床,7节正课,4节自习,他的时间“规划到分和秒”。“老师要求我们每节自习都要提前10分钟到教室坐好。”
    
    20分钟时间,离开教室回到宿舍,洗漱,上床,熄灯。“如果被宿舍长发现晚到,还要扣纪律分。”上个学期,冯湘杰因上课时间出去打篮球,被学校管理人员扣分,“学校2分划到班里翻成4分”。冯湘杰说,如果扣成C级,他们将失去上知名高中的机会。
    
    枯燥的生活逼迫他们寻找生活的“乐子”,放学时在拥挤的楼道里打闹嬉戏成了常事。据了解,事发当晚,就有学生在楼梯间大闹。
    
    在7日晚,短短的10分钟内,8名同学再也没有走出这个带来“生活乐趣”的1号楼道。
    
    “还不是让孩子有个好前程,家长不都这么想嘛。”母亲刘姨对本报记者感慨。
    
    “超大”班,本应有更“超强”的管理
    
    按照湘潭市相关规定,民办学校各班级单位学位不能超50个,但在育才中学最多的班级达85人之多。
    
    廖威乾对此解释,学生严重超编原因有三:教学质量高,众多学子和家长向往到此就读;学校办学经费充足,硬件设施好;很多外地考生也大量进入。
    
    “我们跟学校打过招呼了,超额部分不会给予义务教育补助。”廖威乾承认,即便学位有规定,当地也没有限制学生报考育才中学,“民办中学招生也有一定自主权,但这个问题也要调查下。”
    
    廖威乾说,学校严重超额不能作为事故的直接原因,但“如果加强责任管理,悲剧也是可以规避的。”他称,事发前一段时间,教育局曾多次督促,这所吸纳了原本属于公办学校生源的中学,“要加强安全管理”。
    
    “国家规定,初中学生不能强制上晚自习,育才中学甚至没有安排不同年级学生错峰放学。”记者疑问。
    
    “只有几十个学生是走读的,如果不安排晚自习,这么多人晚上在校,难以管理。”廖威乾回应说。
    
    缺失这些细节的或不仅是育才中学
    
    楼梯
    
    记者前晚到达育才中学时,雨水已经停歇,但“回字形”教学楼水磨石楼梯仍然湿滑。
    
    灯
    
    五层楼的楼道和走廊,只有一盏微弱的节能灯,楼梯拐角是黑暗的死角。
    
    班主任
    
    晚自习,班主任也都不怎么来,即便来了交代一些事情就走了。
    
    作息安排
    
    20分钟时间,学生们要离开教室回到宿舍,洗漱,上床,熄灯。
    
    “超大”班
    
    学校严重超额不能作为事故的直接原因,但“如果加强责任管理,悲剧也是可以规避的。”
    
    链接:近年校园踩踏事故
    
    2008年12月16日上午,重庆合川区龙市中学,25名学生受伤。
    
    2006年11月18日晚,江西都昌县土塘中学,6人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39人受伤,其中11人重伤。
    
    2005年10月25日晚8时许,四川巴中市通江县广纳镇小学,8名学生死亡,45名学生受伤。
    
    2005年10月16日上午9时30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第二中学附属小学,1名学生死亡,12名学生受伤。
     踩踏事件怎成校园里的“矿难”?
    
    学校缺的仅仅是几盏安全灯吗事件引发对教育的深层反思
    
    踩踏事件吸引了网民的广泛关注,当他们为此展开激烈的辩论的时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网友。他们可能是“王小明”的爸爸,“李小红”的妈妈,可能是很多孩子的家长。
    
    而他们关心的是,我们的孩子在学校安全吗?
    
    湘乡市调查组初步认定的事故四大原因,显然并未让他们满意。
    
    “如果有好几名安全员、有应急灯,踩踏的悲剧难道就不会发生了吗?不!做到了这些还是可能会发生!”
    
    网民们指出,发生踩踏惨剧,不仅仅是育才学校的责任,也不是将教育局长问责了就算了,而应发起对“全中国教育的普遍追问”。
    
    安全教育
    
    有制度有手册,就是没效果?
    
    在12月7日晚9点10分下自习后,那几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孩子们被媒体一次又一次地追问。
    
    事发现场得以被还原----―几个调皮孩子堵住楼梯口,一名女生滑倒,后面的人就层层叠叠地压了上去。
    
    “学生安全意识不强”,这是事故调查组认定的事故最直接的原因。
    
    但没有人愿意去苛责一群孩子。
    
    “孩子天性都是好玩的。在下课的激动和回房睡觉的催促下,孩子们一边嬉闹一边下楼回宿舍的情况在中国是再正常不过的。”有网民认为,“在孩子日常接受的所有教育和训练中,没有一次是教他们在这个时候应该注意什么的,也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在楼梯上打闹是危险的!几十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没有人教过,没想到过了几十年后,还是没有任何人去教孩子!”
    
    如果没有认识到安全教育的缺失,并切实改进的话,还有多少无辜的生命之花将因此夭折?
    
    据报道,育才中学有相关安全消防管理制度、应急预案;每个学生发放了学生手册与安全教育手册;学校安排专人负责纪律和日常安全巡查;该校教学楼共有四个楼梯口,每个班级规定了相应的楼梯,也对学生进行了常规的安全教育。
    
    12月9日,新京报社论对此提出质疑:“湘乡市踩踏事故调查组说,育才中学对学生进行过常规的安全教育,我们为何一点看不出教育的效果,这样的‘安全教育’不是走过场又是什么?”
    
    网友们注意到,这样的校园踩踏惨剧在日本似乎鲜有发生:“日本从来把孩子的求生教育和安全教育放在了主要的位置,在任何有可能发生危险的意外情形发生时,只要有老师一声令下,学生们马上就会安静地按照求生课里所教的或蹲或卧,冷静地逃生!”
    
    秩序教育
    
    “逢事争先”,或是一种教育误区
    
    纵观近年多起校园踩踏事件,无不造成学生惨重伤亡。有网友将校园踩踏事件比作校园里的“矿难”,情节相似,屡屡发生。若仅仅是事后问责官员,亦于事无补。
    
    只有追思更深远,才能疗伤更彻底。
    
    “学生之死乃是我们的教育之殇。”网友们发问,我们的教育,错在哪里了?
    
    网友们指出,踩踏事件显示出学校秩序教育的苍白。“心中有了一根秩序的神经,再狭小的楼梯也不会造成拥挤。反之,倘若学生心中缺乏秩序意识,即便是老师天天跟在屁股后面督促,也可能有‘意外’发生。”
    
    一些网友认为,家庭教育无力也承担着重大责任。“在日常生活中,家长就在给孩子做着坏榜样,比如带着孩子抢座位、违章抢道、不讲公共道德等。以致于孩子上学后,久已养成的唯我独尊,啥事都‘争先’的习惯难改。”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陆士桢教授认为,此次踩踏事件中,很多学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令自己处于危险中,结果酿成大祸。“可以说,小的行为品格与日常安全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
     陆教授所指“小的行为品格”,或许正该是教育的重中之重。
    
    “教育的本质,是以人为本,尊重人性,尊重生命,而我们的教育,关键词只是‘升学率’。”网友认为,“校园踩踏事故表面上是个别‘顽劣’的学生打闹跌倒后的连锁反应所致,内底里却仍旧是应试教育重压下的集体‘失足’。”
    
    有网友作出了发人深省的思考:“当校园踩踏事件成为我们无法告别的人性悲剧体验,当本应美丽的校园成为可以吞噬生命的矿井,它其实是以最惨烈的形态向公众展示着从社会制度到国家文明的深层缺陷。”
    
    “没有敬畏的制度,没有文化的教育,没有文明的秩序,只能让谁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包括未成年的孩育。”
    
    育才中学董事长到底是谁?
    
    网络盛传“湘乡市长助理才是真正的掌门人”,湘乡教育局党委书记辟谣
    
    湘乡市育才中学发生的此起踩踏事故,引起网民们广泛关注。
    
    8日,天涯论坛有网民报料,该私立中学董事长刘伟庚原为当地一所知名公立中学东山学校的校长,前不久升任为湘乡市市长助理。
    
    育才中学董事长是刘伟庚,还是李某?
    
    8日中午12时,新华社记者发稿,引用湘乡市政府办公室、湘乡市委宣传部负责人的话,称“学校执行董事、校长、法人代表为葛某,学校董事长为李某”。这与天涯论坛网民“学校董事长为刘伟庚,校长为叶继志”的说法大相径庭。
    
    昨日一位自称是湘乡人的网友也报料称,市长助理刘伟庚才是育才中学“真正”的董事长。“本地很多人都知道,所谓的李董事长,是他的朋友,学校老师都没有见过这个人。”该网友还表示,这是历史旧账,当地老师都心知肚明,但不愿牵扯到是非中。
    
    该私立中学的董事长、校长到底是谁?
    
    事实上,新华社记者发稿前一小时,湘乡市委市政府的门户网站“中国湘乡网”已经公布:育才中学校长为叶继志,前日上午,此人与政教处纪律干事彭和良因涉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被刑事拘留。
    
    有网友查阅“中国湘乡网”的资料中心,意外收获一份证实“育才中学董事长为刘伟庚”的材料。该政府门户网“湘乡文史”频道《湘乡育才中学雏凤文学社简介》一文称:“育才中学雏凤文学社是在湘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倡导下,并在校领导的热心支持下组建的一个以学生为主体的文学艺术社团(原文第一段)……董事长刘伟庚和校长陈寿康非常关心文学社的成长(原文第四段)……”
    
    刘伟庚现任市长助理,被拘校长为他老部下?
    
    刘伟庚何许人?
    
    有网友查出网页证据称:今年8月17日,湘乡市人民政府向各乡镇政府、市直各单位下发了一份《关于刘伟庚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市人民政府决定,刘伟庚同志任人民政府市长助理,免去其东山学校校长职务。”
    
    网友透露的消息称,1993年,刘伟庚进入湖南省湘乡市公立中学东山学校,任主管后勤的副校长,1996年正式升任为东山学校校长兼党总支书记。截至今年8月,刘伟庚已经做了13年校长。
    
    2004 年2月15日,《湖南日报》发表了《教育育人德为先----―记湘乡市东山学校》一文,原文第四段写明“该校校长刘伟庚发起成立了由政教处主任叶继志具体负责的‘爱心基金会’”。网友据此认为,被刑拘的育才中学现任校长叶继志,就是刘伟庚当年的老部下,东山学校政教处主任。
    
    对外界盛传“湘乡市长助理刘伟庚才是育才中学真正的掌门人”,本报记者昨日向湘乡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廖威乾求证,对方称:“学校备案的董事长姓李,没有发现跟你说的这个人有关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生踩踏事故涉嫌瞒报死亡数
  • 湖南学生踩踏事件“按年龄1年赔1万”遭拒绝
  • 官方发踩踏事故原因 白岩松:有推卸责任的概念(图)
  • 湖南学生踩踏事件8人遇难 人为堵楼梯酿惨剧 (图)
  • 湖南一中学发生踩踏事故 8死26伤
  • 重庆彭水学校发生踩踏事故 15人受伤
  • 周永康强调国庆安保重点防恐怖袭击及踩踏
  • 重庆商家促销引发踩踏2死11伤
  • 重庆涪陵商家促销时发生踩踏事故2死11伤
  • 山西运城足疗店火灾引发踩踏事故 至少7死10伤(图)(图)
  • 鸟巢演练群体踩踏伤亡事件
  • 上海商报:校园踩踏事故折射生命教育缺失
  • 邹陶嘉:超市踩踏事件暴露商家弱智营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