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云飞:陈氏劳改农场夜捕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9日 转载)
     作者:陈云飞 文章来源:维权网
    
     12月5日晚8点左右,天已漆黑。下午去以自焚“暴力抗法”的唐福珍同胞灵前上香,我回到离我居住的“陈式劳改农场”100米处,准备减速回家。 (博讯 boxun.com)

    
    
     突然,我发现警灯在“陈氏劳改农场”门口闪烁,但没象鬼子进村那样“哇哇”地叫,同时我也见几个幽灵似的人影在门口晃动,而且小心翼翼地摸进农场去了。我心想不好,又有人对我图谋不轨,我赶紧将车往路边一拐,在草丛中躲起了猫猫。忽又担心有人用高科技gprs对我定位,迅速摸出手机准备将电话关掉。还好老天有眼,身患多种内外疾病的手机此时早已关机了。
    
    
     我大气不敢出悄悄地观察这伙人的动静。大约十多分钟,这伙人又溜出农场,上了车慢悠悠走了。我又等一会,在确认这伙人已走远才匆忙驱车回家。
    
    
     回到家,我问老母亲这伙人是什么人?干什么的?她都说不知,她只说他们问你回来没有?什么时候离的家?老母亲是夜黑从不出门当然不知。我简单吃点晚饭,上床看了一小时左右冉云飞先生的作品《吴虞和他生活的民国时代》,因考虑明早有出售树苗的业务,急急收书就寝。
    
    
     刚进梦乡,突然房子外的狗叫声、人呼声、敲门敲窗声就像交响乐一样大作起来,“汪汪”、“陈云飞回来没有?”、“砰砰”、“咚咚”,宁静的陈式劳改农场一下子就热闹得沸腾起来。明晃晃的电筒光芒象利剑一样从窗户直刺进来,还好,没有女士在我屋内,要不羞死先人。
    
    
     我说你们嚎叫什么?让人活不?你们是些什么人?要干什么?对方答是派出所的,来看我回来没有,准备和我聊聊天。我说,没有陪聊费有什么好聊的,我睡觉了,明天来,并问你们是不是奉法盲周永康之命又要绑架我?有没有手续?在他们回答没有手续,并发誓绝不带走我,我才刚了灯,取了抵门棒。他们蜂拥而入,到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简单聊了一下他们就走人。这回来人中又多了一个新面孔。走后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在我屋里看有没有女性朋友,是不是考验我是否在殷切地期待共产主义实现?其实,我床下有个异性,不过只是个母苍蝇,我就不告诉他们!
    
    
     11月6日凌晨6点左右,又是象昨晚一样的呼叫声和狗叫声的交响乐将我从梦中惊醒。他们又是敲门又是击打窗子,高叫“陈云飞,陈云飞,赶快起床,赶快开门,跟我们到派出所去,我们领导要见你!”,我说“霉不霉呀?几点你们都来骚扰我?要传唤得有手续!有吗?”在确认他们没有手续,我又拉被子蒙了头大睡。他们的敲门打击窗子声、呼叫声、狗叫声简直将我的耳装了个满满当当,我那里睡得着!
    
    
     那帮警察执着的跟我那并不结实的门窗较劲,而我也毫不妥协的要他们出示传唤我的手续。我这样做实际是在对他们普法,让他们知道警察抓人是要有法律依据的。可惜他们好像没有体谅到我的良苦用心,认为我是不给他们面子。就这样僵持了大约40多分钟,他们说快开门,门外好冷。我说,你们给你们领导说没有手续我不会配合,他们也可以命令你们破门破窗而入啊;你们受冷,是法盲周永康折腾你们!我心想这笔糊涂账可不能记在我的头上!在僵持中我开机准备给他们领导打电话,让他们行点善,让这些可怜的警官们回家休息。但我手机多次被他们抢去后病毒太多,按键老找不出电话号码。猛然找出莫之许老兄的电话,心想他在北京,离法盲周永康近点,让他给带话叫周收回成命,让基层民警们回到温暖的家中,别以为发了那点工资就当他们是机器,是傀儡!于是给老莫拨通了电话讲了我这里情况和我的想法。给老莫打了电话,又弹出冉云飞先生电话,我又一一说了一遍。
    
    
     警察们又跟我的门窗艰苦斗争了十几分钟,有个领导模样的人终于破窗而入。他一副胜利者姿态一把掀开我部分被子时,我惊叫:“哇,光胴胴”我又赶紧拉来盖上,羞死人!我大声嚷:“你们让我有点尊严好不好?你们也给你们父母儿女留点后路,要是今后把你们所作所为写下告诉他们,叫他们怎么看你们?”这领导听了这话气急了,举起拳头,高叫你把刚说的话再说试试。我看了看他拳头,觉得他的拳头似乎没有六.四时镇压学生的坦克那么有威力,我就大声地把刚说的话又对他说了一遍。他象愤怒的猛兽,穿皮鞋的大脚猛踢过来,两脚尽管没有伤我,但我被子还是变了型。而拳头正要下来的时候,其他警官迅速阻止了。我同时记下了他的警号013391。我不会记他的仇,我只记得是法盲周永康叫他踢的。
    
    
     他们强行带我到了当地派出所,并把我扔在派出所值班陪他们一起看电视。在这里,向我出脚的警官领导又是对我戏笑,又是我摸摸头,捏捏肩。我尽量冷静不刺激他。也有警官好奇要与我聊天,问我究竟犯了什么事?我告诉他,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法。当他说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也不想这样,但他们要生存。我告诉他们,你们要明白,你们吃这碗饭是腥饭,是馊饭,是法盲周永康等用搅屎棍搅过的饭!当他说我把他们整惨了时,我告诉他们,折腾他们的是法盲周永康!相反我也被整惨了,要知道我梦中刚实现共产主义,正要说二奶退休到顾问委员会,美女按需分配时,你们给把我搅醒了!
    
    
     大家看电视正专心,有个镜头是故事里的女主人叫美女佣人换好衣服给她看。等换好衣服出来,女主人见美女佣人太漂亮,顿生嫉妒,马上命她脱下来,美女佣人正转身回屋脱衣,有警官高叫:“就在这里脱!”我马上接着说:“她可不听你们的,你们只能指挥我!”大家在“哈哈”大笑中又转到广告后的下一电视剧。
    
    
     8点过买树苗的客户给派出所来电话,说他们到了。在值班警察请示领导后,我回话给他们做了交代。9点过,他们换班。我没洗漱,没吃早点迷迷糊糊看电视到10点。饿了,我说告诉你们领导我要吃饭。有警察从自己兜里掏钱私人买了盒方便面。当他说这不报销,我就坚持不吃。在他们反复劝说并说他们会去报销下,快到11点时,我饿得不行了,狼吞虎咽将方便面下了肚。
    
    
     11点半左右,我估计挖起我树苗的客户已准备好,等我回家收费。我顺手拿起电话问问,结果客户正等我回家呢,因我老母亲不能辨钱真伪,也不能准确数数。而且我上次被他们囚禁,有客户把树给骗走现在我还没有收到钱呢。刚打完电话,有警察从门外窜进来,愤怒地叫:“你打电话怎么不请示?”我也生气说:“你们野蛮地带我到这里,浪费我这么几小时又有谁向我请示?”而后,我坚持要马上回家,我要收钱生存!他们百般阻止。在他们给领导请示后,我听他们说,领导发话如我坚持要走就传我到问询室问话,耗我时间。
    
    
     他们将我强制带到问讯室,我拒绝座下,有警官发怒强制动手压我坐下。在我反抗中他欲大打出手,在其他警官阻扰下他只用手上的布带抽打我几下,虽没伤及我身体,但他高喊拿手铐来,我将双手乖乖地举到他胸前。这次争执,直到其他警官将他劝出询问室才结束。警官正要问讯,听吃饭了,他拉我就往饭堂跑。
    
    
     吃完饭,他们就问讯我昨天去哪里了?干什么了?我担心家里象上次收不到货款,我根本没心思回答他们。我回答去哪里全忘了,但做了件事好象没有忘,那就是—我听说周永康在那里包二奶,我去提醒他注意身体,共产主义快要实现了,省点劲。这事我做没有做成也忘了。他们又要我保证这三天随传随到,电话随时畅通。我告诉警官,办不到,如有传票我随叫随到,否则预约,我要生存,要不你们管我生活!至于电话,要缺电缺费,病毒搞死机我也无能为力,如配个女秘书,配上电话我能保证。问询笔录警官可能认为我说得快有些没记下,我草草看了签字画押。在他们请示完后,于13:00左右送我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周永康大人,你不要折腾我们了,求你善待你的同胞。基层民警他们对付那些真正的违法犯罪分子保护一方平安已经够难为他们的了,已经足以对得起那份工资了,还要让他们来干这种于法律没有依据的私活,在寒风中受冻的事情,你就放过他们吧!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行为艺术家陈云飞被警察带走
  • 警察又欲破窗抓走陈云飞
  •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已被释放
  • 警察破窗而入抓走陈云飞
  • 黄琦案开庭,陈云飞晨被控制
  • 因请官员公布自己的财产陈云飞被拘15个小时
  • 陈云飞在新都清流派出所无法回家
  • 陈云飞被派出所抓走问话
  • 多次被绑架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昨日获释(图)
  • 刘正有: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被绑架(图)
  • 陈云飞十月四日下午獲釋回家
  • 民主人士陈云飞已获释
  • 陈云飞申请政治避难被抓
  • 受周永康等法盲迫害陈云飞向中华民国寻求避难
  • 陈云飞被国保约喝茶 谭作人证实已被逮捕
  • 刊登纪念六四广告的陈云飞,被成都国保傳訊
  • 陈云飞:我向当局申请了奥运示威
  • 请中共官员公布自己的财产的四川著名民主人士陈云飞被拘15个小时
  • 中秋团圆话黄琦/陈云飞
  • 狱友征集/陈云飞
  • 陈云飞投诉四川彭州特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