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数十万县处级中层干部升迁无望 成为沉沦借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晋升无望不过是官员沉沦的借口
    
    新一期《人民论坛》杂志关注了官员晋升“天花板”现象。《人民论坛》的调查文章说,一些仕途升迁无望的官员,会出现自暴自弃、得过且过,甚至抓紧机会贪污腐败等心态,对官场造成危害。
    
    当下现实的官场中,人们往往把那些晋升空间不足的官员形象地称为“天花板官员”。调查显示,“天花板官员”在45~55岁年龄段上扎堆,县处级天花板干部最多。在党政机关中,大约有四五十万的县处级干部,作为一个庞大的中层干部群体,他们中只有大概10%~15%能够在仕途上继续升迁,剩下的就形成了所谓的“天花板官员”群体。
    
    “天花板官员”群体的出现似乎是一种必然的现象,这种现象是否正常,又是什么样的缘由阻止了官员晋升的空间?很多人将理由归结为“现行干部制度的硬性规定和操作惯例,如年龄和学历的限制”等等。确实如此,中国公务员的晋升制度,还没有完全走向公平与绩效导向,对干部缺乏明确的业绩评估,一些干部本是“任期制”,结果变成了“久任制”。再加上一些地方片面强调干部年轻化,在干部任用中搞‘任职年龄层层递减’,因而不同层级的干部,在升迁中往往会遭遇不同的任职年龄“天花板”。
    
    必然要出现的“天花板官员”现象中的这些“不必然”因素,我们固然要正视并加以改善,但是处于“天花板”阶段的那些官员们所产生的负面心态,却不值得同情。报道称,负面心态侵蚀了升迁无望的“天花板官员”们,他们于是自暴自弃,行动散漫,学习不进步,甚至千方百计寻求经济利益的补偿,这些心态与行动对官场造成极大危害。
    
    晋升空间不足的问题,不仅仅在公务员行列存在。观照当下现实,很多行业都存在从业人员晋升空间不足的问题。比如通讯、传媒尤其是市场类媒体,在这些年轻的行业领域内,单位的中层领导和普通员工之间的年龄差距都很小,普通员工的晋升空间基本处于“竞争饱和”状态。如果按照那些“天花板官员”们的心态来看,这些行业的普通员工是不是也该不思进取自甘沉沦?
    
    如果把视线放得更宽一些观照当下的中国,上行受阻的社会状态和正在板结的阶层构造,无疑成为普通百姓阶层翻身的最大障碍。特别是对于新一代年轻人而言,社会资源基本被先行者或者少数精英集团所占有,赢者通吃的逻辑正在发挥作用,后来者发展的难度越来越大,创业与生活安居的成本都成为个人进步的阻碍,在个体发展的空间里,处处都有看不见的“天花板”。那么,新一代的中国年轻人是不是也应该“未富先懒”或者“未进先退”?
    
    相反,无论是年轻行业领域内的普通员工,还是中国新一代年轻人,他们依旧保持着“向上”的精神状态,依旧走在“天道酬勤”的路上。对他们而言,“晋升”并不是职业最终的价值取向,他们有着强烈的职业认同感----即便做不了领导,普通岗位也并不影响他们发散光和热。
    
    可惜,中国的一些官员们似乎把“晋升”看作了仕途最终的方向与最成功的标准。如同“高薪未必能反腐”的道理一样,对于那些没有晋升空间就自甘贪腐的官员们而言,给予他高的官阶未必能遏制他的贪欲。官场中,用人弊端固然是扭曲部分公务员当官理念的一大因素,但是,滋生出“晋升无望就自甘堕落”的负面心态的最重要因素恐怕还是这些为官者没有端正“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从政理念,没有正确的职业认同感。再科学的用人制度,恐怕也难以彻底解决公务员晋升领导职务需求的无限性与政府机关领导职务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
    
    不妨回头看看历史,古代社会里一些官员流芳百世,而与那些佳话所对应着的官阶,不也仅仅是个“九品芝麻官”吗?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历史佳话,是否能够鼓励那些晋升无望的当今官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年天津公开选拔处级干部 实行统一联考
  • 深圳建设局网站称局处级干部可公费按摩
  • 深圳某官方网站张贴支出 局处级干部可公费按摩(图)
  • 深圳建设局网站称局处级干部可公费按摩(图)
  • 2008中国各级部门查处15万人,县处级干部5千
  • 兵器装备集团副处级干部迷上赌球输掉754万公款
  • 海南省农业厅处级干部在宾馆穿内裤追打护士
  • 河南 全省13名厅级152名处级干部贪污受贿被查
  • 广西气象局处级干部大调整,人心惶惶如临地震
  • 陕西榆林学院:从一个处级干部的离奇任命看官职交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