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来自大城市的贫富差距调查报告/《半月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7日 转载)
    
    《半月谈》
     (博讯 boxun.com)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演进,在我国各个社会群体利益格局被重新调整的过程中,分配不公现象日益突出,社会财富分配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本刊记者前不久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进行调查时发现,在上海、天津、青岛等大城市,尽管"天价豪宅"和"棚户区"之间往往仅有一墙之隔,但"有钱人"和低收入群体居住区域的界定和划分已经越来越分明和固化,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也日益显现。专家指出,解决我国贫富分化的根本之道在于改变现有的利益分配机制和格局,让人民群众
    
    贫富社区已壁垒分明
    
      同为上海市的中心城区,静安、卢湾、徐汇、黄浦是繁华商业区和高档住宅区,而闸北、普陀、杨浦则集中了大批低收入人口。连月均收入只有2000来元的司机都说:"闸北、杨浦,那是穷鬼住的地方!"
    
      闸北区是上海市的"边缘区",这里有大批砖木结构的老房子。在连片的"棚户区"里聚集了各种低收入者,如从边疆回来的知青、外来打工者等,他们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差。据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闸北区申领低保的人口占全区户籍人口的3.6%,其中大多是失业者以及老人和孩子。而这里的"低保边缘户"是现有低保人口总数的三倍之多。
    
      天津市河西区的梅江居民区有20多个小区,住在这里的都是天津的高级白领、私营业主、企业高管,该区没有每平方米低于1.1万元的房子,最便宜的房子总价也要80多万元,被称为天津的富人区。但在与梅江居民区相邻的小海地社区秀峰里小区,记者却明显感受到"贫富两重天"。记者了解到,这里2200多户人家,843人没有工作,78人残疾,80来户靠"吃低保"过日子。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原国有企业职工。社区干部张宝芬说:"我们这里条件稍微好一点的人家都搬出去了,迁进来的,也是收入不高的。没有事业单位职工和公务员,有钱人不会来的。"当地民政干部告诉记者,小海地社区共有40多个小区,十来万人口,基本情况同秀峰里小区差不多。
    
      专家指出,开发商从销售角度来看,会通过社区围墙、隔离带或者马路把高档楼盘与低档居住区有意识地进行隔离,这在客观上使不同的社会阶层呈现固化状态,不同人群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如天津小海地社区和梅江区这两片相邻居民区的孩子是不太可能在一起玩耍、上学的。
    
    贫民窟工人新村无奈的历史轮回
    
      位于上海闸北区天目中路749号的蕃瓜弄社区在新中国成立前是上海的贫民窟,矮小的"滚地笼"挤满了大批无家可归的穷苦人。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改造,成为产业工人的聚居区,面貌焕然一新。蕃瓜弄的变迁当时还作为典型写进了上海的小学教科书。然而,今天的蕃瓜弄又变成了低收入人群聚居区。蕃瓜弄社区目前居住了1680户居民,低保户有178户,占比超过10%。蕃瓜弄社区干部告诉记者,社区 1964年建成,上世纪80年代能住到这里的产业工人,大都是敲锣打鼓来的。因为当时能在这个小区分到房子的,一般都是厂子里的"五好工人"。但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工人下岗越来越多,大批产业工人成为低收入人群。
    
      社区居民李存荣今年53岁,是上海市铁路局的一名机车维修工,一家三口在21平方米的房子里居住了14年。记者看到,包括李存荣在内的三户人家共8口人,一起住在一套51平方米的房子里,共用厨房和卫生间。李存荣说,这个小区所有的楼房都是这个样子,杂乱、拥挤、肮脏,而且水费、煤气费一起算,日常矛盾很多。
    
      尽管现在居住条件艰苦,但是回忆起当初分房时,李存荣还是很骄傲的。他说,这个房子是因为他妻子在上海市印染化工厂里表现好,于1996年时分到的。但是,他妻子王纪芬原来工作的企业2001年关门,几百个工人全部下岗,她也只能回家。现在,在上海电机学院上大二的女儿一年仅学费就要1万元,一家人只能靠李存荣一个月约2000元的工资紧紧巴巴地过日子。"像我这样的家庭在这片社区里还属于中等。"李存荣说,"幸好我们夫妻俩现在身体还好,没有什么病,邻居家里有病人的,生活就非常难了。"
    
      李存荣隔壁家是低保户潘文龙,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肾脏积水等多种疾病,没有劳动能力,2000年他妻子肝硬化去世。他儿子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上学,学费全靠贷款。为了维持生活,孩子平时在学校图书馆打工,后来到一家"不夜城"接电话,一小时工资10元,一天要干4个小时。
    
      "原国有企业产业工人多的地方,贫困群体就多",上海市民政局一位干部告诉记者。如上海杨浦区,当年产业工人50万,占上海全市18个区县的 1/10。目前,该区拿低保的人口有3.4万人,也占全市低保人口的近10%。2009年初,上海市将低保标准从400元调整到425元后,虽然只提高 25元钱,但仅仅一个杨浦区"低保户"就骤增2000多人!
    
    高房价下的居无定所者
    
      在上海,一方面富人云集,每平方米五六万元的楼盘,开盘就抢光。如今年8月8日在浦东新区开盘的星河湾小区,周边楼价每平方米2万元,它卖到5万元,总共322套房,一天之内卖260套,总销售额超过40亿元,业内人士称这种情况在世界房地产市场都罕见。
    
      另一方面,居住在棚户区和老旧社区的人们,却是连棚屋和老旧房的产权都没有的无房一族。在蕃瓜弄社区,记者发现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是三四户人家在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居住条件非常简陋。这些房子属于承租公房,居民们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一个月交四五十块钱的房租。
    
      李存荣说:"对我来说,买房就别提了,我们即使卖血,也买不起两万块钱一平米的房子!" 不少困难户情愿住在十分简陋的住房里,也不愿被拆迁。和病残儿子一起住在 "交通花园"(棚户区)的李继梅听说现在她所住的小区要拆迁,十分心焦。"这里要是拆迁了,我和孩子就没有地方住了。现在尽管房子差,可换个地方,房租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天津小海地社区居民们最担心的也是拆迁,怕换了地方交不起房租。在天津的南开区、和平区、河西区三个区内,最便宜的一居室的房租在800多元一个月,这样的费用小海地居民是难以承受的。不仅如此,由于住房商品化过程太快,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供应严重不足,大批低收入人群无房可住。在上海市杨浦区,很多街道已经出现流浪的人群,每个街道少的四五个,多的十来个,居无定所的人群已经给民政部门和公安部门造成很大的压力。街道干部表示,这些人平时经常来民政部门反映困难索要低保补贴。岁数大的整天提要求,年轻点的就在外面混,晚上睡在网吧、急诊室、棋牌室、澡堂等,实在过不下去就偷盗犯罪,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杨浦区民政局社会科科长郑军说,如果政府能给居无定所者提供廉租住房甚至一个床位,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
    
    "橄榄形"社会形态尚不具备普遍性
    
      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温州,记者看到了贫富差距较小的"橄榄形"社会的曙光。至少从本地户籍人口层面,当地均富水平比较高,低收入群体比较少,因下岗、贫穷、失业等问题而产生的上访事件也相应较少。
    
      温州乐清市委书记潘孝政说,如果光就本地户籍人口而言,乐清目前的社会形态更类似于"橄榄形",低收入群体约占5%左右,家庭资产在5000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约有10%,余下的大多人均年收入在1万元~10万元。他说,乐清经济总量的95%是民营经济创造的。从乐清市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鼓励全民创业、发展民营经济是实现"橄榄形"社会的可行路径。
    
      "草根经济的作用不容忽视,民有是民享的重要路径。"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财富神话给人们的最大启示,就是政府对民营经济"有需则让、非禁即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给予老百姓政策支持,放水养鱼,实现小河有水大河满、民富国强。但是,温州的"橄榄形"社会形态也还只是一个仅仅属于本地户籍人口的"青橄榄"。记者调查发现,当地还有300多万外来打工者,他们多数人的月均收入只有1000元上下,社会保障很不健全,只有30%~40%的企业打工者有各种社会保险。
    
    贫富分化被关注
    
      国家发改委的《促进形成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机制》的调查揭示,从1988年至2007年,收入最高的10%人群和收入最低的10%人群间的收入差距,从7.3倍上升到23倍,特别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城乡整体基尼系数达到0.465。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所长王二平告诉记者,过去6年他们在做社会问卷调查时,将"中国社会问题最严重的是什么"这一问题列了19个备选项,在调查的5个省 40个县中,老百姓都认定排在头两位的社会问题是腐败和贫富差距,只是到了第三位各个省才有变化,如环保、住房等。
    
      长期从事居民收入分配研究的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杨宜勇说:"收入差距扩大累积的结果是财产差距的不断扩大。目前收入最高的10%家庭的财产总额占城镇居民全部财产的比重接近50%,收入最低的10%家庭的财产总额占城镇居民全部财产的比重可能在1%上下,80%中等收入的家庭仅占有财产总额的一半。"
    
      各行业收入苦乐不均的现状也越来越突出了。杨宜勇说:"中国纳税百强"几乎年年是石油、烟草、钢铁、电信、电力、金融等具有国有垄断性质企业的天下,上市公司中的能源、电力、钢铁、交通、汽车等企业总能出现在沪深两市业绩增长排行榜的前列,这都反映出垄断行业的收入在持续快速增长。
    
    民众不满“被平均”
    
      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同比增速超过经济增长,这一数字一公布,引起公众哗然,很多网友质疑自己工资"被增长"。而专家的调查也显示,高"平均数"背后掩盖了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真实状况。
    
      具体到一个地方或一个企业,高平均数也极大地掩盖了收入差距。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刘稚南说,去年上海城市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为26675元,但 60%左右的市民收入低于平均数。国家统计局青岛调查队副队长纪中锐告诉记者,青岛市去年的城镇居民平均收入为20646元,低于平均数以下的城镇居民占到总数的65%。
    
      拥有1.5万名正式职工、9500名农民工的青岛港集团是一个效益良好、职工收入高的优秀国有企业,去年该集团人均年收入7万多元,是青岛市民平均水平的3倍半。但记者发现,这个企业一线工人的工资绝对额近10年多来是年年上涨,但在整个企业中的收入地位却不断下降。与管理层的平均工资相比,工人的相对工资水平从20年前的最高下落到目前的最低。
    
     10年内青岛港管理层的工资增了五倍,而一线的工人仅仅翻了一番,尽管工人的绝对工资水平并不低,但是与管理层的差距在不断拉大。在著名企业海尔公司,其普通员工工资每月只有1500元左右,而中层以上的收入每年大都在10万元~20万元,甚至更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越过了警戒线
  • 中国贫富差距大,平均数惹祸
  • 曹长青: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 台湾经验对大陆缩小贫富差距的启示/陈文强
  • 中国的贫富差距是摧毁世界经济的罪魁祸首
  • 贫富差距加剧摩擦“孟买现象”离中国并不遥远
  • 从中国的高油价看贫富差距引起的后果/周昊游
  • 贫富差距成阻力,推动政改促发展
  • 鼓励财产性收入要注意防止贫富差距扩大化/刘国均
  • 十七大能否缩小贫富差距?
  • 杨奎松:中国贫富差距拉大是制度造成
  • 叶檀:承认社会贫富差距就必然会导致劫富济贫吗
  • 童克振:贫富差距拉大是危险的信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