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乡镇干部暴力拆迁强征强租土地(组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3日 转载)
    
    成都乡镇干部暴力拆迁强征强租土地(组图)
     这片近300亩的良田已荒芜十余年
    成都乡镇干部暴力拆迁强征强租土地(组图)


     群众的呼声
     “城乡一体化”是成、渝两地目前正在探索的一条谋求城乡共赢的新型城市化道路,它的内涵和改革目的是要打破城乡“二元结构”,走共同富裕之路。但在成都市新都区,这项改革却被简化为土地的强征强租和对外买卖。2009年3月以来,正义网记者接到该区群众多次电话投诉,称当地很多地方违法“征(租)”土地,暴力拆迁,“征用”土地大量荒芜,统筹统建小区居民面临生存困难。
    
      接到投诉电话,正义网记者几次赴成都采访。
    
      村、社干部:“村民对政府非法占地和统筹统建小区意见最大”
    
      “近几年来,一些乡镇的个别领导一直以‘城乡一体化’为借口违法占地”。新都区大丰街道办赵家村一陈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占地大多没有合法手续。”陈某举例说,大丰占用良田2.5万亩,大多没有经过国务院审批,只有省市区的批件。
    
      陈的说法在采访大丰街道办党委副书记游天云时得到了印证——记者在一大摞征地批件中没有看见一个国务院的审批手续。游书记将省、市、区的“征地批件加在一起,告诉记者:“共3700亩,区里可能还有一些。”
    
      正义网记者问:“根据《国土法》规定,省、市、区是否有权审批数千上万亩土地吗?”
    
      游书记说:“我们大丰实际上就是一个土地财政,不卖地就没有钱维持运转。”
    
      为了使占地“合法”,新都区一些乡镇政府占用农田时采用了“以租代征”。2009年7月,新繁镇政府为了占用高墙社区一、三、四、五几个社的200多亩土地,贴出公告要以1200元一亩的价格租用,村民们坚持:租去搞种植可以,若修房子坚决不租。
    
      镇政府的态度很强硬:“政府做什么你们管不了,这地你们租也得租,不租也得租!”
    
      2009年11月,新繁镇政府干脆任何手续也不与村民们履行就要强占土地修建文化站,终于引发政府与村民的冲突。
    
      正义网记者了解到:在新都区,非法占用基本农田的情况普遍存在,其中,以大丰、斑竹园、新繁、龙桥等乡镇为最典型,据不完全统计:大丰、斑竹园、龙桥三镇无合法批件占地至少3万亩。
    
      “村民对政府非法占地和统筹统建小区的作法意见最大” 。大丰街道办方营村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社干部给记者介绍:“城乡一体化中,一些乡镇推行拆民房建小区的办法增加土地。当初,大丰街道拆民房后在高堆村建小区,政府统筹规划后,村民自建房子,底层作商铺,楼上几层出租,效果不错。去年,高堆小区居民人均年收入8500多元。我们方营小区搞统筹自建有更便捷的交通优势,到成都中心城区的距离只需十多分钟,自建三四层房子租金更可观。可当官的认为自建需要的土地比统建多,他们没有更多的土地去卖更多的钱,就强行搞统筹统建修高楼了。”
    
      采访大丰街道办游天云副书记时,记者果然听到了这种说法:“自建虽然对农民有好处,但统筹自建土地浪费大,成本高,不便于管理。统筹自建就不是城市化了。”
    
      记者问:你们在高堆村搞的统筹自建不史很好么?既然对农民有好处,为什么不多搞一些?
    
      游副书记说:“我们大丰是成都的二圈城,所以,不能搞统筹自建。”
    
      非法“征地”、拆迁中的暴力造成民怨
    
      11月26日,记者一小时内就得到了两条新都区暴力“征地”、拆迁的线索。一件发生在10月21日,新都区大丰街道办在“拆房增地”时,将三元村三社村民王代友一家数口“软禁”村部,未丈量面积、未签拆迁合同、无拆迁手续就将王家的房子用铲车铲掉,造成王家自办小厂的机器被毁,4万多元现金和十多万元的发票丢失,23只鸡、鸭和一只狗被砸死……
    
      另一件发生在11月6日,新都区出动800多名警察、协警、综治人员前去新繁镇高墙社区为强行“租”地建房的工程“维护秩序”,仅仅因为村民们问警察们要土地审批手续,就被打伤多人,一叫冷增凤的妇女还被无证关押6天,直到11月12日,才给她发了一张《解除拘留证书》。
    
      接受采访时,现已调新都镇的原新繁镇副书记朱某说:“是有这个事,但我已调走了,别问我……”
    
      在新都,不乏因反“征地”而坐牢的新闻。新都区龙桥镇渭水村有230多亩被区农业局定为“国家粮食自给工程园区,优质水稻实验基地”的基本农田,2003年1月,镇里林书记宣布,要在“实验基地”建厂。为了镇住反对的村民,镇派出所以“阻挡重点工程建设”的罪名将一个叫汪鹏的村民治安拘留27 天。汪刚放出来不几天,正赶上镇里在“实验基地”四周修围墙圈地,汪又加入了反对的行列。派出所再次将汪刑事拘留38天。汪鹏刑拘出来又被铐进了派出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对汪劳教了一年零九个月。
    
      在暴力“征地”和拆迁中,警察总是新都一些政府的重要“武器”。2008年11月7日,数百名警察和党政干部、社会闲杂人员对大丰街道办华美村雍文春三兄弟的房屋强拆。
    
      一名叫徐基先的目击者告诉记者:警察和社会上的人见雍家的人就打,雍文贵的爱人熊高清和弟媳穿着内裤被人从楼上抓到楼下拳打脚踢。当天,在无反抗的情况下,雍家6人被关押10多小时,5人被打伤。清洁工黄本秀仅仅因为扶了一下被打倒在地的熊高清,便被辞退。
    
      采访时记者看见:无房可住的雍家人仍居住在废墟上的窝棚里,窝棚前的竹竿上挂着几面支撑他们信念的国旗。一家人中,三个伤重者伤痕犹在,熊高清被警察打断的右手仍吊着绷带,骨头翘得老高。可街道办游副书记却强调:我们是文明执法,不存在打人。说我们打人是胡说八道!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新都区发生的暴力征地、拆迁至少有60户,至少致30多村民受伤,40多人被非法关押。在对群众施暴方面,大丰、龙桥、新繁等乡镇特别突出。仅大丰街道办就对16户村民使用暴力(他们分别是三元村杨永富、张万勋、杨永民、王代友,方圆村杨慧群、李云书、郑家会等,伤10余人);斑竹园镇仅在瑞云村就对毛民全、陈传志、焦云兵等五户村民使用过暴力;龙桥镇高墙社区也对刘选林、宋敏等五户使用暴力,刘选林被干部们踢得把屎都拉在裤子里,宋敏至今伤未痊愈。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将自焚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 死者丈夫被拘(图)
  • 成都自焚女子白死了?被定性为暴力抗法
  • 为抗强拆自焚 成都女企业家亡 不许收尸(图)
  • 成都一拆迁户自焚死亡续
  • 成都抵制暴力强拆的唐福珍伤重身亡
  • 曾丽:成都武侯区法院继续拒绝给家属黄琦判决书
  • 成都年轻人扮成“艾滋患者”街头“索抱”(图)
  • 四川再次发生地震 成都市区震感明显
  • 成都一女企业家因拆迁楼顶自焚,惨烈过程被拍下(图)
  • 成都“链子门”案件上周退回补充侦查
  • 警察法官无法无天 成都女教师提起两起行政诉讼
  • 成都公安回复艾未未的投诉/艾未未(图)
  •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请求民政局撤销取缔
  • 重庆至成都航线停航 高铁发展促运输格局大洗牌(图)
  • 成都爆史上最高层火灾 云梯施救还是烧个精光
  • 成都外国语学校罢课续:政府介入托管(图)
  • 成都发生一起“血浆种花”事件(图)
  • 四川省和成都市卫生部门调查“血浆种花”事件
  • 成都老师罢课 校方扮黑社会暴力威胁
  • 茶香阁:军转齐步走1:成都军区军转干部吴传河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成都武侯区金花镇官商勾结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成都皇家花园业主袁行根的呼吁书(图)
  • 中石油80万吨/年乙烯工程落户四川成都
  • “5.12” 四川大地震天主教成都教區受損情況統計表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对成都警界人士的特别忠告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成都白卉路春天花园成盗贼花园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控告成都公安局陈云典等索贿办案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成都购房亲历/小四川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3)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2)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1)
  • 10月7日上午在成都市上河城发生了什么?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茶香阁:成都之行有感
  •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 成都取消奥数/赵普
  • 成都封杀奥数开了个好头/王小川
  • 成都楼歪歪致上海楼脆脆的信/严辉文
  • 坚决支持成都桂溪供销社职工保卫合法资产的正义抗争
  • 公然违法 成都武侯国保在害怕、或想掩盖什么
  • 廖智生:突發公共事件處置的成都樣本
  • 一个三年一个死刑,杭州成都冰火两重天/八角鱼
  • 由成都公交纵火案看增进整体社会信任
  • 成都公交车纵火惨案的偶然与必然
  • 成都公交车放火案告破通告 引起大陆网友普遍质疑/陶达士
  • 成都公交燃烧事件的真相与谎言/杨于泽
  • 震惊,成都公交血案还要继续?
  • 图解成都“65”公交车燃烧事件-原因就是蓄电池(图)
  • 成都公交悲剧问责任承担者/郝飞
  • 周克成:成都公交自燃事故是真正的人祸
  • 公交车燃烧: 成都“亡羊”全国“补牢”/卫志民
  • 成都公交车自燃 恐怖的公共安全漏洞/李伟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