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洋秋菊打官司之18:律师噤声,刘士亮还押看守所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周三上午,五河县法院内挤满了警察和政法系统干部,他们被召集来旁听刘士亮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案的审理,十点刚过,庭审结束,未有当庭宣判,刘士亮被押上警车,还押于五河看守所。
    
     刘士亮的两位律师拒绝透露庭审情况,他们显然受到压力,在记者采访时不约而同地噤声。五河县淮光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咏梅告诉记者她已经受了此案的牵连,就差做不成律师了;多次接受博讯记者电话访问的合肥徽达律师事务所务所律师吴志君,则表示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且称对境外媒体不便多说。 (博讯 boxun.com)

    
    朱莉自始至终就没有获知庭审开始的确切时间,庭审结束后,她对记者直呼:“不公正,不正常,太黑暗!”
    

谁使两位律师噤声
    
    北京时间上午11点,记者打通了刘咏梅律师的电话,她刚出法庭不久,正与人交谈。她首先告诉记者自己没功夫,接着说:“我不会给你讲任何情况,你搞得我快做不了律师了,现在就差有人来停我的职了,我不能再透露任何信息了,我已经受到这个案子的牵连了!”
    
    停了几秒钟,像处于危急状态之中的人一样,她一字一顿地说:“我再讲一遍,我受到牵连了,我不想说任何东西了!”说完,刘咏梅便挂断了电话。
    
    庭审一结束,合肥律师吴志君就要离开县城往回赶。记者打通了他的电话,与前几次主动讲述问题的风格截然不同,他像挤牙膏一样用字极为吝啬地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记者首先询问庭审情况,他回答:“我们该讲的都讲了,其他情况不好说。”记者问是否检察院坚持指控刘士亮非法闯入他人住宅,吴志君回答:“是,情况是这样。”记者又问:“你估计判决结果会怎样?”吴志君回答:“结果不好讲,那是法院判决的事情。”记者问:“你们在庭上辩论的焦点是什么?”吴志君答非所问:“情况是这样的,今天开庭时,五河县组织了很多检察院人员和警察来旁听,把整个大法庭都坐满了,应该说影响很大,我不便于讲这些。再加上我也没有办法核实你的身份,你是境外媒体,很多事情我不方便讲。”记者问:”何时会有审理结果?”吴志君说:“不好预期。但法律规定,最迟不能超过一个半月,如果要延长那是另外一回事。”
    
    当记者提问到底是谁给了两位律师压力时,吴志君挂断了电话。
    

开庭时间摆乌龙
    
    朱莉在早上8点给记者留言说,可能九点才会开庭,因为法院八点半才上班。8点15分,刘士亮的父母还在从村里来县城的路上,朱莉跟着律师走到法院门口,发现院内早已满满当当全是人。
    
    “我们刚到法院还不到一分钟,刘士亮就被警察押过来了,阿妈阿爹三姐三姐夫大哥都还没到呢。”朱莉原计划早些来法院门口,守着刘士亮,好给他一些鼓励,没想到这一面见得这么仓促。
    
    原来,庭审开始的时间是早上8点半,朱莉埋怨道:“法院连具体的开庭时间都没有通知我们的律师,还问我要旁听证,阿妈阿爹他们赶来后,又问他们要身份证,进到法庭里面,他们还向我们宣讲法庭程序,所有这些都做了记录,太假!”
    
    朱莉最受不了的是,法庭竟然告诉她只有中国人才可以旁听,允许她进去,属于特例。“我问他们依照的是什么规定,因为我早就问了律师,确定这次是公开审理,怎么可能突然有什么国籍问题?法院的人回答我说,每一个地方都可以自己决定谁可以旁听,谁不行。”朱莉告诉博讯她不相信五河法院的话,认为纯属刁难之词。
    
    朱莉和刘士亮的家人办完登记,每人领取了一份复印的旁听证,上面写着:刘士亮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审理,开庭时间上午8点半。“这太不正常了,律师和家里人都以为是九点开庭,连开庭时间都要隐瞒,简直是违法办案,不公正,太黑暗!”朱莉对博讯记者发出感慨。
    
    进入法庭时,朱莉发现大厅里坐满了人,且都是“检察院安排的人”。“庭审情况和9月份开庭基本上一样,公诉人重提刘士亮和刘士勋两家的旧矛盾和冲突,但那和刘士亮没有关系,也跟这个案子的事实没有关系,接着,公诉人说刘士亮‘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造成严重后果,那就是刘士亮被打伤了,刘士勋被判刑了。”朱莉回忆说。
    
    据朱莉介绍,刘士亮的两位律师在庭上辩护的重点是,此案证据存在的问题,并且质疑2007年5月事件发生,为何在2009年11月还要取新证据。
    

被摩的司机喊住
    
    庭审结束后,朱莉陪着刘士亮的父母去吃午饭。“前后两次开庭,快六个月了,还没结果,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子,阿妈很痛苦。”朱莉说。
    
    吃完午饭,心绪不定的朱莉给刘士亮写了一封信,急急忙忙赶到看守所去送信,回来的路上,听到后面有人喊她的名字“朱莉!”。朱莉以为是亲戚在喊她,回头一看,并不认识喊她的人。
    
    原来是一个开摩的载客的五河人,说从网上看到了洋秋菊的故事,很受感动,特意喊住她,要跟她说话。“他告诉我住在离看守所很近的地方,知道刘士亮就关在里面,他还说公安局长如何如何,总之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呵,没办法,他就是要让我知道,他很支持我。”朱莉说。
    
    这位摩的司机没喊她“老外”,一番话语令她暖乎乎的,朱莉告诉博讯记者:“聊了只有一两分钟,但有机会听他说,真是令人精神振奋呵!”
    
    在北京采访过朱莉的南方都市报记者原本说要去五河旁听庭审,结果没露面。只有湖南省的一个记者从网上看到消息,晚上赶到五河时,庭审早已结束,他找到朱莉,两人谈了很久。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洋秋菊打官司之17:朱莉上访公安部,证实孟建柱多次批示
  • 洋秋菊打官司之16:刘士亮案2日开庭,朱莉1日离京
  • 洋秋菊打官司之15:安徽五河县法院12月1日再开庭
  • 洋秋菊打官司之14:与南方都市报记者两次见面
  • 洋秋菊打官司之13:刘士亮“罪名”加重“连闯”两家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二:未能发出的朱莉致奥巴马的信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一:奥巴马访京,朱莉被带进派出所
  • 洋秋菊打官司之十:朱莉要交给奥巴马一封短信
  • 洋秋菊打官司之九:徘徊在最高政法机关大门口(图)
  • 洋秋菊打官司之八:校友奥巴马来访,朱莉上访
  • 洋秋菊打官司之七:律师对刘士亮案的几点疑问
  • 洋秋菊打官司之六:五河县公检法部门跟谁说“不”
  • 县公安局造假、洋秋菊打官司凸显中国司法的困境/赵岩
  •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图)
  • 洋秋菊打官司之四:致胡温的公开信
  • 孟建柱到安徽召开全国公安局长会议,对洋秋菊打官司表关注
  • 洋秋菊打官司之三:五河县法院将案退回检察院(图)
  • 洋秋菊打官司专访之二:安徽高院捅破县法院谎言(图)
  • 洋秋菊打官司,在中国上访的哈佛女子专访之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