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赵桂荣正在北京上访,她谈国庆节期间把她送到黑监狱过程,并出示了她当时在黑监狱遭暴打后的照片。仔细听她关黑监狱里,提到元宝鼎保安公司的特保,是各驻京办雇佣的黑看守、黑打手,广州访民李小贞国庆节前关进黑监狱也说:小红门元宝鼎保安公司的黑监狱搜走东西,里面关下至7岁孩子上到75岁老人,最多的已经关二个月,这家保安公司与信访局和各驻京办有关系(赵桂荣的电话博讯供媒体查询)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哈尔滨访民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空电视台记者采访武汉精神病院受难群体被带走
  • 武汉市-大陆因上访以精神病迫害最严重的城市
  • 彭咏康遭关精神病院六百多天被暴光 呼“救救我”(图)
  • 安徽砀山福利院院长1万元卖掉精神病女(图)
  • 北京民警强制送人进精神病院(图)
  • 湖北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
  • 胡敬九年被送九次精神病院
  • 武汉大学一教授博士生导师被关精神病院(图)
  • 江西访民被关精神病院 答应不上访才停止扎电针
  • 卫生部:网瘾不是精神病 (图)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开始筹建
  • 郧西县将访民金汉艳姐妹关入精神病院
  • 南京女子持燃烧瓶闯进派出所纵火 官媒称是“精神病”
  • 被截访打断腿的罗先英要被福建政府定为精神病
  • 苏州坊民朱永键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图)
  • 处女访民被强奸案进展:李蕊蕊要被送精神病院
  • 工会主席被妻4次强送精神病院被关153天(图)
  • 福建一网站总编被接连强行关入精神病院
  • 爷爷说邓玉娇在精神病院:医院否认,网友担心
  •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嫖娼案”风波再起:姑娘没精神病就不算有损失
  • 精神病院可以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中国精神病院已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王琳:精神病界定该有国家标准了
  • 官有新病 看邓玉娇是精神病/秦中
  • 孙东东:邓玉娇案涉案人员都有偏执性精神病/林云海
  • 邓玉娇极有可能在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注射药物
  • 南通雪珂恳请新浪不要删除黄风萍被关精神病医院的真实报道
  •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 黄凯平:谁是精神病?怎样强制收治?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 王万星:只有关心精神病人个人应有的权利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 雷声大雨点小:中国特色的反腐败精神病制度/许志永
  • 当精神病院成为“契约型监狱”,还有什么不可以?
  • 龚玉环:官员和上访者究竟谁是“精神病人”?
  • 申富强:护士何以殴打精神病妇女?
  • 对“权造精神病”行为必须追究刑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