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数百人排队领信访号反对建垃圾焚烧发电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转载)
    来源:中新网
    在广州,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究竟是民心工程还是以“环保”之名的污染?民众与政府部门出现了长久的拉锯
     (博讯 boxun.com)

    广州:“散步”,以环保之名
    
    本刊记者/刘刚 周华蕾 (发自广州 北京)
    
    广州市城管委把它成立后的第一个局长接访日,留给了一群“散步者”。
    
    11月23日,早上八九点,广州市城管委尚未开门,大门外已经聚集了数百人,排队领取入场的信访号码。他们有的戴着口罩,有的穿着自制的文化衫,手里高举白纸黑字的标语。
    
    接访九点开始,议题围绕垃圾焚烧场展开。
    
    接访进度缓慢。上午11点半,城管委的访单叫号数已达五百多号。
    
    人流越聚越多,高峰时有逾千人在现场,他们喊口号,唱国歌,然后“散步”到旁边的市政府门口。与上访群众人数俱增的是警力,警方没有带武器,只是负责分隔人群。有人给警车贴上“反对垃圾焚烧”的标语。午饭时间,也有民众自发端了几笼包子,前来分发。
    
    拥挤中,广州市政府通过喇叭要求现场选代表对话,民众一齐喊,“我们不要被代表”,“我只代表我自己”。
    
    双方僵持到下午两点半,随着市政府门前的民众撤至人民公园,这一天的群体表达和平落幕,而垃圾焚烧场的拉锯依然未决。
    
    “看来,我们是要打持久战了”,“散步”当夜,一位华南板块的业主说。
    
    这一天,距离他们首次预见到“垃圾落脚”,刚好过了两个月。
    
    垃圾逼身
    
    2009年9月24日,广州市华南板块的30万业主们感到了不安。
    
    这天,广州本地媒体《新快报》用两个整版,报道了番禺要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消息。
    
    位于广州“南大门”的番禺,在由番禺县升级为广州的番禺区后,逐渐发展为广州新兴的成熟大型社区华南板块。这里与广州大学城仅一江之隔,栖居于此的,大多是广州的知识分子。
    
    近年来,华南板块的身价一路上扬。但突然间,番禺垃圾焚烧厂的轮廓近在眼前,好日子似乎就要到头了。
    
    网民“老朽”就是在9月24日的报纸上获悉“噩耗”的。从她自家阳台望出去,“就在山后面”的地方,按规划,将建造一座占地365亩、计划处理垃圾2000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
    
    网民“老朽”是一名刚退休两年的机械工程师,也是广州市番禺区海龙湾小区一个普通的业主。
    
    海龙湾是“华南板块”的楼盘之一,紧邻丽江花园——此次业主的维权中心。早在新闻见报前两天,在丽江花园的业主论坛“江外江论坛”里,要建番禺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广州市政府9号文就已被转贴了。
    
    广州市城管委称,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背景,是番禺面临垃圾围城的困境。面对每日2000多吨的生活垃圾,现有的火烧岗生活垃圾填埋场已经疲于应对,预计将于2012年填满封场。缘此,2006年,垃圾焚烧场初步选址于番禺大石街会江村。
    
    面对垃圾焚烧发电知识的空白,未来垃圾焚烧厂周围的业主们和网民“老朽”一样,第一动作就是上网查阅资料。很快,他们发现了“二恶英”,这种由垃圾中的塑料制品焚烧产生的、难降解的、有“世纪之毒”之称的化合物,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
    
    网民“老朽”用Google卫星地图测距,与焚烧发电厂项目相距不过3公里的,除了海龙湾,还有丽江花园、广州碧桂园等十个小区和街镇。
    
    各种负面信息的汇集,让居民们越发不安。
    
    9月底的一天晚上,在丽江花园一个房号“206”的房间里,网民“老朽”参加了第一次业主讨论,到场的十几名业主有退休人员、媒体工作者,也有做外贸生意和开工厂的,议题是遥遥在望的垃圾焚烧厂。
    
    “新闻报道说国庆节就开工,大家都急得要命,”网民“老朽”记得当时的现场气氛很紧张,感觉天要塌下来了。206会议持续了1个多小时,但当时的会议结果,“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不着北”。
    
    知识分子维权
    
    国庆后,业主们达成共识——维权到底。
    
    10月4日,已经做了母亲的“海天一色”,接到了海龙湾3个业主的电话。他们信任她。去年,她曾作为维权代表,推动拆除建在海龙湾小区的中国移动信号发射塔。
    
    “虽然我们一家可能明年就从小区搬走,但想到大家的热情和期望,我就想尽自己最大努力为大家做点事。”“海天一色”说自己是“带着一种使命感和正义感在做事”。
    
    10月16日,“海天一色”和一名业主草拟了一份倡议书,标题“坚决反对番禺大石垃圾焚烧发电厂,30万业主生命健康不是‘儿戏’”。
    
    同日,江外江论坛首页,在显眼位置开辟出“垃圾焚烧发电厂专版”。
    
    犹如一枚枚石子,发到业主手中的倡议书,很快在海龙湾小区和丽江花园里掀起波浪。此前不知情的业主纷纷响应。广州碧桂园、南国奥园也加入进来。
    
    200个名额的QQ群很快被加入的业主塞满,一些网友不得不再建新群。几个业主代表走出网络,开始通过上访等传统渠道表达自己的诉求。
    
    10月23日,广州市环卫局每月例行的局长接待日。网友“海天一色”和网民“老朽”携带《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处理厂的意见书》和业主签名,相约来到广州市环卫局,“一个处长接待了我们,答应2个月内给回复”。
    
    接下来的几天,包括负责环评的华南环科所、番禺区市政园林局、番禺区政府都留下了业主们的足迹。
    
    同时,“海天一色”分别向广州各大媒体和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乃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打电话,呼吁他们关注此事。
    
    与传统途径表达诉求相呼应的是,一些小区居民自发行动,以行为艺术表达个人意见。
    
    10月25日,几十位居民在洛溪百佳超市门口上演口罩秀:大家戴着写有“拒绝毒气”的口罩签名反对修建垃圾焚烧发电厂。有居民还在背后打出横幅:“反对焚烧”“反对二恶英”。接着,印刷着“反对垃圾焚烧,保护绿色广州”的环保T恤和车贴面世。
    
    后来,有一身穿环保T恤、头戴防毒面具、手举环保车贴的女子,现身广州地铁线路,“散步”达2个小时。这个网名“樱桃白”的女子被网友称作“史上最牛环保妹妹”。
    
    被忽略的癌症村
    
    业主们为未知的恐惧奔走呼吁,很大程度源自既成事实的“李坑”噩梦。
    
    10月18日,海龙湾、丽江花园的业主代表,赶到30公里外的白云区太和镇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考察。这是广州首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先后被评为国家重点环境保护实用技术示范工程和广东省市政优良样板工程。但现场走访感受到的臭气、废水污染,以及畸高的癌症数字,让网民“老朽”等人触目惊心。
    
    起初,这里建的是李坑垃圾填埋场。不几年,永兴村的地下水就被污染了。水井抽上来的水出现异味和黑色沉淀。鱼大面积死亡,几百亩的池塘最后只得填平。
    
    垃圾填埋场2004年封顶,之后,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来了。根据广州市城管委的数据,截至2009年9月30日,该厂共焚烧处理生活垃圾127万吨,平均每年处理34万吨,累计发电4亿多度。
    
    垃圾焚烧厂2005年9月点火运行后,周边村民的抱怨有增无减。按规定,焚烧发电厂离建筑物的安全距离至少300米,但永兴村委会一位要求匿名的干部称,至少有10户在300米范围内,最近的是谢记娣一家,房屋离焚烧厂直线距离180米。
    
    “每天早晨都需要扫地、擦桌,要不然,就会积满黑灰,窗户从来没有打开过”。而垃圾焚烧的臭味,有村民称,夜里甚至能把人从睡梦中熏醒。
    
    村民最怕无风的日子,烟囱排出的烟尘散不开,就罩在村落的上空。村民们自此不敢端着饭碗去串门。
    
    菜农袁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开始,用水渠里泛黄的水浇地后,蔬菜成片死亡。焚烧的灰尘到底有什么成分?水有没有毒?村委会数度要求广州有关部门检查或送检,皆无下文。
    
    如果不是广州华南板块业主大炒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影响,永兴村估计还不会把垃圾焚烧发电厂和最近几年村里奇怪的癌症死亡现象联系起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根据永兴村委会提供的一份统计材料发现,1989年至2005年间,永兴村死于癌症的村民一共9人,1人死于呼吸系统癌症。
    
    2005年1月1日至今,这组数据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短短4年间,这个8000人的村庄,先后有42人因癌症死去,时间集中在2006年以后,死于鼻咽癌、肺癌等呼吸系统癌症的村民高达36人。
    
    而至今还在化疗的20名癌症患者名单中,11人罹患呼吸系统癌症。
    
    赵章元无法解释近年永兴村癌症高发的原因。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电话采访时,赵章元说,“垃圾填埋场周边出现癌症高发病率,目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但垃圾焚烧厂和癌症高发病率的关系需要做毒理实验,需要很长的过程。”
    
    实地走访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后,有华南板块的业主作诗《李坑,我为你难过》。他们预感,自己的家园马上就要成为第二个李坑。
    
    
    “攻破利益集团”
    
    业主们的大声疾呼逐渐得到社会的回应。10月14日,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学者李公明纷纷表态,对政府决策的程序是否公正、透明表示了质疑。
    
    10月30日,在媒体公开报道一个月后,番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召开情况通报会。通报会持续2个小时,番禺区市政园林局局长周剑辉和请来的4位专家发表了各自的观点。有广州记者评论:“感觉就是请一些他们认可的专家给媒体洗洗脑。”
    
    “如果比较二恶英产生的量,那么烤肉产生的二恶英比垃圾焚烧高1000倍。”专家舒成光的观点是,只要选用合适技术,垃圾焚烧最有利于控制不利因素。因为这个比喻,舒成光被网友冠名“烤肉专家”。同时,舒成光美国卡万塔(中国区)副总裁、首席技术专家的身份,成为网友诟病的依据,卡万塔控股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投资和运营商之一。
    
    有网友检索发现,官方专家之一、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二恶英研究室主任郑明辉2007年曾在《人民日报》上称二恶英是“定时化学炸弹”,座谈会上却更名为“可以控制的老虎”。
    
    另一位专家许振成,是负有本次环评之责的环保部华南所副所长。
    
    番禺官方和权威专家给出建厂的理由,主要是“垃圾围城”“处理技术先进”和“焚烧无害无污染”。
    
    然而,这些“没有污染、可以控制”的观点,在国内反垃圾焚烧派主要代表赵章元看来,实际上是“事先就准备好的焚烧商的广告语言”。
    
    赵章元认为,“垃圾焚烧不适合我国国情,不能走弯路”。处理垃圾难题,国外也想了很多办法,最开始是填埋,随后是焚烧,焚烧技术曾一度被认为是解决垃圾问题的“良策”。但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大家慢慢发现焚烧带来的危害更大,而现行技术尚无法做到无害化,最终又纷纷选择分类处理。
    
    他表示,以分类为基础,对垃圾进行资源化利用,才是解决当前垃圾危机的最终途径。
    
    10月30日的通报会上,番禺区市政园林局承诺“在项目环评未通过前决不开工”,一度让网民“老朽”看到一线希望。她发现,报纸集中报道后,原本国庆后开工的项目至今也不见动静。但长期关注该维权活动的当地媒体,到11月6日后,却集体沉默了。
    
    与此同时,与垃圾场相关的民意调查亦在进行。
    
    11月5日,第三方的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调查显示:97.1%的受访居民反对建垃圾发电厂。而如果垃圾发电厂通过环评,几乎所有受访居民均表示不信任该结果。
    
    而同日,《番禺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建垃圾焚烧发电厂是民心工程》。
    
    11月23日,对于“郊区李坑垃圾发电致癌”的传闻,出来接受市民投诉的环卫局局长张建国表示,政府还在依法调查中。他还强调,垃圾焚烧符合国情,大家要相信政府,环评不通过不建。也有官员竭力说服民众,一定要建,而且要多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中心城区又一块地王被退地 疑因政府未交地
  • 广州城管委:每年被打伤城管是商贩的100倍
  • 广州出现最牛钉子户 拒绝690万元赔偿
  •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被警方带走
  • 广州官民博弈垃圾焚烧
  • 广州:“散步”,以环保之名 被忽略的癌症村/垃圾焚烧系列
  • 广州两工人苯中毒病危 工厂拒出证明维权难
  • 广州大学城下暴力強拆 二百人流离失所(图)
  • 广州小贩持砍刀 与手持盾牌城管人员打斗
  • 广州一名黑人男子手脚被捆 从酒店六楼处坠下险丧命
  • 广州民众抗议垃圾焚烧 政府被迫叫停
  • 广州的街头行为艺术(图)
  • 广州千人抗议建焚化炉 散步高喊“我们不要被代表”
  • 广州接访已经转变为示威(图)
  • 广州再现钓鱼执法 市民败诉政府又赢了 (图)
  • 广州亚运城165亿“打包出售”被人大代表质疑
  • 南方多个城市燃气告急 广州瓶装气价或破百
  • 南方多个城市燃气告急 广州瓶装气足价格破百(图)
  • 广州5城管遭商贩报复 被6人堵住车门狂砍(图)
  •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图)
  • 看看广州人民警察如何为人民服务?
  • 揭露广州越秀城管二中队血腥暴力行为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广州,我走在大街上居然被警察抓起来了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广州女博士赵诗哲裸死案的最新情况通报
  • 广州“华南新城”业主委员会筹备组成员李刚被打之后,目前生命垂危!(图)
  • 广州华南新城215惨案最新进展通报!
  • 北大MM上网求救:广州再因暂住证打人致残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广州:军旅诗人官宇龙缘何惨遭暴徒乱棍打死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8打工妹广州火车站被脱衣搜身续:火车站否认
  • 广州与香港毗邻 近朱者赤/苏占军
  • 广州书记真能说话算数吗?/巩胜利
  • 广州:未公开公费出国预算是财务制度问题(图)
  • 广州窃听器材泛滥 专家呼吁立法追究刑事责任
  • 广州城市舒适性堪忧 编制后十年规划谋宜居
  • 广州钉子户伤了谁的心/李斌
  •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 广州27个地王的尴尬遭遇/黎文江
  • 广州跳桥秀是道德提升的标杆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广州歌剧院大火能否烧出背后腐败/魏金辉
  • 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关于腐败缘于不拘小节"/胡印斌
  • 仅美国一地至少有7个地方的地名叫做“广州”,为什么呢?
  • 广州塔:城市新象征?
  • 广州日报:三鹿近万员工不应成管理层继续谋利工具
  • 希腊暴动与广州骏景的国家暴力恐怖电网/草虾
  • 广州良人教会公开声明
  • 不要学广州搞城管公务员化。
  • 茅于轼:广州等个别地区个税起征点应提至万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