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是讨薪还是讹诈:关于“杭州讨薪女工被刺案”给 相关媒体的抗议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是讨薪还是讹诈:关于“杭州讨薪女工被刺案”给
     相关媒体的抗议信 (博讯 boxun.com)

    
     《都市快报 》等相关媒体:
     最近,杭州所谓“女工讨薪被刺案”,广为媒体报道,成为杭州乃至全国公众舆论的焦点。
     由于新闻机构多根据所谓“讨薪女工”王鸿丽提供的录音和录象资料撰写新闻报道,缺乏对其
     他案件相关人的采访和有关案情的全面了解,报道倾向性非常明显,有违新闻求真求实的专业
     精神。在杭州市有关领导根据新闻报道材料作出批示后,这一倾向性尤变严重。
     新闻机构制造了舆论,舆论呼唤出“领导批示”,而“领导批示”反过来干扰了司法,致
     此案黑白颠倒,一个窃取公司商业机密,多次贩卖的女业务员,居然在舆论塑造和领导的草率
     定谳后,成为“公共英雄”。
     在该案件报道中,新闻机构在不了解相关事实的情况下,作出“黑心老板”,“讨薪”等
     定性判断,使该案颇有“媒体审判”的意味,也使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格公
     司)及其经营者蒙受公司业务流失,企业歇业,职工失业等损失,相关人的名誉亦受到侵害。
     现风格公司总经理粟志宏等人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批准逮捕,相信该案有关真相会
     随司法程序的进展进一步公开。我们提请有关媒体直面以往报道的问题,在以后的报道中,注
     意尊重法律,尊重事实,公正报道,以尽可能减轻和消除对相关企业和个人的名誉财产损失。
     有关报道的问题表现在:
     (一)偏听偏信,缺乏平衡,误导舆论
     法治新闻报道作为法治与新闻互相交融、紧密结合的工作,要求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既要
     具备法律专业知识,又要具备新闻报道专业知识。
     在司法机构未作出结论之前,新闻媒体应对纠纷双方都进行采访,在此基础上逐步复原真
     实情况。而该案报道中,媒体只是听信王鸿丽一人意见,过度依赖王鸿丽提供的经过剪辑的声
     像资料作出判断,并撰写稿件,这些显失平衡的稿件所引发的舆论力量,引导杭州市委高层的
     重视并作出“明确批示”,进而会对司法调查和即将进行的司法裁判发生影响。
     王鸿丽携带录音录象设备,为所谓“讨薪”取证,记者得到的录音和录象资料是不完整的。
     仅从已通过媒体公开的资料看,新闻记者只要稍具常识,完全有能力得出判断,这些声像资料
     是经过事先刻意剪辑的。
     比如,10月28日的录音。背景是:风格公司新雇佣的大学生起薪比王鸿丽稍高,为其知悉
     后,王大为不满,长达数月要求修改合同,纠缠不休,为资方拒绝。其后资方了解到王鸿丽有
     出卖公司商业机密嫌疑,并在员工和客户中调查。因为怕王鸿丽干扰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资
     方有意不安排王接触一些业务,并在继续支付其工资和社会保险同时,重新招聘职工。王通过
     其他渠道了解到公司正调查她的情况,知道自己将边缘化,故要求“了断”。
     公司接受王鸿丽要求“了断”要求,遂在10月28日与她见面。因为王言语不乏要挟,为防意
     外,粟通过瑞芙特酒店店长车茂生(与粟同为杭州商学院同学)找了两个人以防意外。
     在会谈中,资方提出王鸿丽在担任业务员期间有“飞单”“以其他公司名义参与竞标,与本
     公司竞争”等问题,但王鸿丽矢口否认。在无任何依据的条件下,她坚持要求公司“提成”。
     在长达一个小时的会谈最后,以言语相激,刺激粟志宏以 “10万元买你一只手”回骂。
     粟的意思是,王鸿丽“手乱伸”,要价接近10万元,故以此气话回答。
     当日,风格公司就此在杭州西湖区公安局经侦部门举报,公安部门告知:侵犯商业机密罪
     立案标准需造成损失50万元”。而风格公司一年的纯利润也难达到这个数字,立案标准使风格公
     司寻求国家刑事司法救济的意图成为不可能。
     而在媒体公开的录音中,并无粟志宏对她职业操守问题的指责和王鸿丽抵赖的部分,仅留
     存粟的一些粗话和气话。这些不完整的录音资料给第三方听,无疑会使听众产生老板粗暴无理,
     暴力威胁的印象。(完整录音风格公司有留存,是王鸿丽11月1日提供)。而如果提供新闻单位
     的系完整的录音带,当言及相关细节,一个有基本常识的记者,也很难将此事件归结为简单的
     “讨薪”。
     此后数日,粟志宏夫妇先后接到三个“要用10万元买他的手和脚”的威胁电话。并在文新
     派出所报案。因为警方侦察需要时间,粟也无法知道警方是否会及时认真地调查,为防止王
     鸿丽进一步纠缠,粟志宏故留用车茂生介绍的两个人,以防不测。
     11月1日,王又约“了断”,粟妻沈永芳三次拨打杭州110报警电话,但语音忙未通。后又
     拨打管片民警电话,亦告停机。后接通文新派出所值班室,答复是星期日无人可派。
     事件的发生,亦是由王鸿丽主动挑衅,其将手臂挑衅性地伸到粟志宏面部,轻触其鼻子,称
     :“我把手带来了,你砍呀!”粟用手挡开,王的丈夫郝刚(任职保安公司,身高190CM以上)
     先动手两次猛击粟志宏面部,招致粟志宏和他请来的两人反击,王鸿丽夫妇请来的摄像师一直未
     参与扭打。该摄像师那里应该有完整的录音和录象资料。公安部门亦应有完整的刑讯笔录。
     令我们惊诧的是:
     为什么公开的声像资料中无王氏夫妇主动挑衅的资料?
     为什么参与打人数不占任何优势,而要主动出手?
     为什么请来的人不参与打斗,而在一旁作旁观状(实际在偷拍和偷录)?
     难道不是“苦肉计”?
     如果媒体得到的音像资料是全本,而不对双方矛盾的焦点作进一步核实查证,我们怀疑新
     闻记者有操守问题,编辑作为“把关人”有失职问题。如果媒体得到的是剪辑资料,也很容易向
     风格公司求证有关原委。如此容易地被一个剪辑资料和“受害人”陈述误导,而不对所谓“加害
     人”及家属,公司员工进一步求证,偏听偏信,误导舆论也就难免,这种记者缺乏最基本的新闻
     操作常识和能力。
     王鸿丽数次向媒体陈述经过,对参与殴打其夫妇的人数,也有4个人,5个人,7到8人的不同
     陈述,难道这些新闻记者不怀疑吗?
     (二)随意定性,轻易下断,无端指责
     风格公司是否拖欠王鸿丽是业务提成,即所谓“欠薪问题”,风格公司有完整的簿记财务记
     录和业务合同记录。如真存在欠薪,王鸿丽可以通过相应的劳动行政管理部门和司法部门要求
     行政救济和司法救济,为何一直在公司纠缠不休,直至用上“苦肉计”?
     王鸿丽主张的“中信金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和“浙江省永安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两笔业
     务提成4.6万元。也是在11月6日后,在媒体公开要求的。此前她从未就此向公司提出这两笔业
     务的提成,而是要求更改她原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提成的比例,追加以往业务的提成。
     根据公司的记录和业务单据,该两笔业务系粟志宏夫妇完成的。王鸿丽和其他两个业务员
     在这两笔业务中,只是协助工作。这些工作属于受薪员工的份内工作,按合同不能提成。再由
     于这些业务系夏装,利润微薄,按双方合同属于不按1%提成的范围,且尾款有关客户尚未结付。
     媒体公开所谓欠薪后,应该到风格公司现负责人沈永芳处调查(王有她的电话,她一直等
     记者们向她核实),进一步可以问一问两家客户的联系人,他们是与谁接触,确认这些业务是
     否是王鸿丽做的。媒体轻率地作出结论是“讨薪”,“应得收入”。即便是劳动部门,法院调
     查审理这类案件,亦要给予资方和被告充分的答辩权,媒体如何能高效地认定她的行为是“讨
     薪”,“应得收入”?
     现在,王鸿丽已向杭州劳动仲裁部门提出申请。风格公司将向仲裁庭提交有关是否存在所
     谓“欠薪”问题的有关证据。如新闻单位需要,我们可以提供。
     (三)媒体是被利用?还是被操纵?
     风格公司在今年9月就开始调查王鸿丽的“飞单”问题。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王鸿丽如
     此作为是通过言语相激,迫粟志宏说粗话狠话,甚至动手,再通过有关录音和录象资料的剪辑,
     要挟向媒体举报,以此来阻止风格公司对她的进一步调查及其无理的。
     在今年三月,风格公司雇佣了湖北籍大学生陈伟,经营者认为,陈基本素质好,有很好的
     商务活动理解和操作能力,故给予她每月3500元人民币的底薪,高于王鸿丽的3000元。在6月左
     右王鸿丽知道有关情况,开始要求以在公司年资长(一年),曾作过几单业务,对公司有贡献
     为名,要求加薪,不遂;又要求增加以往所做业务的提成比例,又未遂;此后,她就对经营者
     粟志宏夫妇时时冷语相加,经常迟到早退。经营者夫妇因为手中几长期追踪项目的安全,不敢
     轻易辞退她,只是不再让她加入这些项目的协助工作。
     后,公司因为缺少人手,另招聘人员,从应聘人员口中,经营者了解到王鸿丽曾向他们前
     雇主出卖风格公司的项目情报,每则2000元。即先在内部调查,得知王鸿丽向公司另一业务员
     要求,把她手里的项目情报交给她,一起出卖获利。
     在常州一同行处,和永康一客户处,风格公司经营者了解到:王鸿丽在任职期间,曾以别的
     公司名义,要求常州公司出样衣,由她以常州公司名义参与项目竞争,一旦中标,双方分成。
     永康信用联社是风格公司的客户,王鸿丽亦以其他公司的名义与他们接洽业务。而这两个业务
     都是风格公司长期跟踪的业务,增加投标竞争者,同时自己的设计和配料成本等,为竞争对手
     掌握,风格公司已无中标可能。值得注意的是,王鸿丽在与客户联系时,伪造了自己的姓名和
     身份。以上,风格公司都获得了相关笔录和客户当事人的录音。
     根据双方合同及保密协议,王鸿丽应该对她在工作期间所掌握的所有信息进行高限度的保密,
     保密信息包括公司的客户信息,价格,财务,销售及时常情况,业务有往来的其他公司的相关信息,
     并要求“不得以任何方式直接或见解泄露,转让上述信息给第三方或用于自己营利。”否则,公
     司有关终止合同。按商业常规,在未能确认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公司也可以暂扣侵权人工资,以
     待有调查结果后,发还或赔偿公司损失。
     即便如此,公司仍想礼送她,准备给予其离职抚慰金,并希望她不要给公司正在进行的项目
     制造麻烦。10月28日的谈判未成的原因,就是她矢口否认有这方面的问题,仍然执意要求提高
     原合同的提成比例,并要求追加其提成。
     尤其是在10月28日,她的手机落入公司手中,其中有大量公司业务信息,有向买方(同行
     单位)询价的记录后,她清楚自己泄露公司商业机密的证据被资方掌握,才有11月1日,她在
     力量明显无法占优的情况下,由她挑衅,其夫主动出手拳击粟志宏,招致粟等人报复的情况出
     现。她是有备而来,而且也得到她要求的效果。
     在接到三个恐吓电话后,粟志宏夫妇即到派出所报案,在此后的日子里,一直生活在极端
     恐惧中。在粟被刑拘后,公安部门人士告知,打恐吓电话的不是王鸿丽夫妇,而是另有其人。
     粟志宏通过同学车茂生叫来的两个人,通过假冒王氏一方恐吓电话夸大危机,以达到骗取更多
     钱财的目的。
     另外,媒体所谓粟志宏用长达40厘米的刀具砍她,刺她,亦非实情。公安在办理该案期间,
     并未收缴有关刀具,现仍在风格公司。此刀是普通水果刀,长约15厘米。王鸿丽夫妇的伤情也
     并非某些媒体所说的“重伤”和“轻伤”。时至今日,有关伤情,司法鉴定机构尚未作出结论。
     否则,粟志宏等将以“故意伤害罪”论,而非现在在舆论和领导批示压力下,检察机关所作出
     的“寻衅滋事罪”。
     风格公司是一小型公司,去年7月创办,职工仅经营者夫妇和3名业务员。利润微薄,处境
     艰难,由于王鸿丽对薪酬不满,纠缠数月未成,居然出卖公司情报,使公司多项投标落空,经
     营更加不堪。公司为阻止她的违法行为,求助公权部门不得;在她言语恐吓,主动上门“了断”
     时,公司求助公安部门制止,复不得,以致在王鸿丽夫妇言语挑衅和主动出手后,双方发生扭
     打,误中圈套, 酿成大错。
     公司欠薪,确实是金融危机之下一比较普遍的行为。一到年底,往往成为一非常敏感的社
     会问题,甚至提到政治高度。但新闻记者在采访该事件时,凭什么作出风格公司“欠薪”的结论?
     即便有欠薪,国家也有行政和司法救济的渠道,有专业的认定和处理机构,新闻单位不作调查,
     如何下判风格公司属于“欠薪”?又如何得出“黑心老板”的道德化判语?在“欠薪”的舆论
     判决下,王鸿丽的无理取闹,侵犯公司商业机密谋利的种种劣迹被掩盖。
     我们真诚地希望:
     (一)相关新闻媒体对以往报道能有深入检讨。在广泛调查后,尊重法律,尊重事实进行
     报道,万勿被一方当事人牵着鼻子走。你们的笔可以生人,可以死人,要慎重对待。对那些仍
     然偏袒一方,误导舆论的媒体和记者,我们保留诉讼的权利。
     (二)对王鸿丽违背职业道德,窃取公司商业机密,拦截公司业务的问题,我们已经有足
     够的证据,并将在近日诉诸法庭。我们将在法庭审理期间公布有关证据资料。
     (三)对个别记者的非职业行为和非职务行为,对本公司及经营者个人名誉的伤害,我们
     也掌握证据,将在合适的时候提起诉讼。
    
     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工新疆街头为讨薪举牌卖判决书 标价42万元
  • 重庆“讨薪农妇”写信邀温总理尝“放心猪”(图)
  • 30多民工讨薪湖南长沙百人追斩
  • 昆明男子劫人质讨薪 8小时营救细节披露
  • 东莞保安斩手指讨薪 专家:自残成风显法治不靖
  • 工人堵门讨薪 干部翻窗上班
  • 农民工爬吊车讨薪打伤民警被判刑(图)
  • 老板失踪 东莞近百名工人聚集讨薪(图)
  • 江西男子讨薪欲跳楼 路人借口看房为睹跳楼秀
  • 男子讨薪爬塔吊轻生 通化消防成功解救
  • 海南民工投燃烧弹讨薪致12人伤 引百人群殴(图)
  • “和谐”张家港--保税区北大门被讨薪人员围堵(图)
  • 农民工讨薪数月无果流落街头睡地下通道
  • 劳务工王凯向老板讨薪失踪!
  • 10多名建筑工人讨薪遭拒绝 向公司内放煤气
  • 四川灾民血汗钱遭拖欠 集体打横幅讨薪回家过年(视频)(图)
  • “讨薪挂历”值得公权部门收藏
  • 西安建筑工人群体讨薪频繁 官称行业特性使然工人批政府失职
  • 春节前各地群体讨薪事件频发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 我在美国怎样和老板讨薪水
  • 工人讨薪频繁,官称行业特性,工人批政府失职
  • 郭涛:恶意讨薪源于政府不作为
  • 企业倒闭、工人讨薪,劳资分裂冲击中国社会稳定
  • 青海师大两博士讨薪(续四)——讨薪事件给我们的思考和启迪/江亚南
  • 就博士讨薪质问青海师范大学校长东家评硕士/孙如风
  • 物业公司 不如 讨薪民工/曹岩
  • 解读广东河源市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一审胜诉——历经上访、申游、仲裁、绝食、诉讼的黑龙江伊春30职工之冯岩、邱克俭讨薪案
  • 彭興庭:讨薪不成“抱牌回家”的隱喻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逢年过节,还是逢年过关 谈“暴力讨薪”
  • 恶意讨薪╠╠从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说开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