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曾报道过,右安门街道办事处(县处级)于11月20日下午,在其管辖的东庄、翠林地区强制拆除了访民赖以生存的窝棚,致使大批饥寒交迫的上访者在寒冬季节流离失所。但这个悲惨仍未结束。
    
    由于右安门街道办事处的辖区内有原最高法的接待室,也毗邻两办和全国人大的来访接待室。一直以来,这里向来是赤贫上访者聚居的地方。原最高法的接待室搬走了,但两办和全国人大的来访接待室仍在。故尽管右安门街道办事处采取了暴力拆除的手段,但访民们依旧不愿离开。
    
    在东庄和马家楼的“接济管理服务中心”拒绝救助之后,访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为了不被冻死,他们睡满了地下通道,有的睡进社区里的楼道,睡进了公共厕所,就像钻地缝儿一样挤进了一切可以遮风的犄角旮旯。至此,右安门街道办事处的行动效果被打了折扣。于是,公务员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开始强调“长期治理”,也就是不定期联合执法,不断骚扰。目的很简单,也就是将上访者永久地驱离自己的辖区。
    
    由于隶属于丰台区的右安门街道办事处是丰台区与崇文区的交接地带,故大批上访者被驱逐到了崇文区的境内。右安门街道办事处的干部在执法时,也反复地训诫访民:“别在我们(的)地盘上待着,上崇文睡去!”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用街道干部的话说,这叫“礼送出境”。
    
    原最高法的访民去哪儿了?跟着最高法去红寺了吗?
    
    记者在红寺发现了不少上访者的踪迹。稍有一些经济基础的,都租了当地农民的平房,悄悄地“入户”了。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但与东庄不同的是,红寺村很少有睡马路的访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访民不上访了,还是突然都有钱了?
    
    记者在位于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的最高法接待室门外只发现了5名睡马路的上访者,而散居在附近的大约也只有十几名。东庄原最高法门外那人山人海的上访者都哪去了?
    
    记者多方打探,从小红门乡政府得到了答案。原来,小红门乡政府早已经预计到了最高法接待室迁入后的“政治风险”和“严峻的治安形势”。为此,他们有针对性地制定了详细的工作预案,“严防严打”上访者“破坏市容市貌”的行为,防止他们聚居。所以,当大批上访者随最高法迁入小红门乡的辖区时,当地的执法队伍早已枕戈待发,在他们尚未安顿下来的时候,就将他们驱离了。睡在最高法接待室门外的5个上访者也都是每天“搬家”,到处打游击。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记者采访了部分访民,也接受了一些人的材料。就在记者即将离开时,突然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这位大姐是东庄的“老住户”了,多年来一直住在我们小区15号楼的楼下,记者和朋友也曾很多次地救助过她生活必需品。但很显然,此时,她已经认不出记者了。大姐也曾住在“幸福一巷”,被访民们戏称为“活死人”。因为,尚在人世的她,却被政府以“死亡”为名注销了户口,形同死人。虽然遭遇了人生不幸,但大姐性格开朗,与记者也谈笑风生。大姐告诉记者,有好心人给他们捐助了一些食品和御寒的衣物,但这些救命的物资都被右安门街道办事处和小红门乡的执法人员抢去了。自从搬到红寺村后,天天都受到小红门乡执法人员的骚扰。在给大姐做视频时,记者发现她非常“专业”,而且多次接受过新闻媒体的采访。
    大姐很有爱心。尽管她自己流落街头,但仍然收留了两只流浪狗。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记者在红寺村拍摄时,遇到了下图中的这名上访者。他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且具有攻击性,记者险些受伤。请大家多加提防!
    为防访民:右安门“礼送出境”,小红门“严防严打”(视频)


    
    直接相关报道
    

  • 视频:执法人员夜间下令拆除访民的窝棚
        
  • 实拍:原高法访民接待室外访民“住处”被清理(视频)(图)
        
  • 视频:访民遭遇两重天——民间捐助后,城管扫荡(图)
        
  • 仓促搬迁之后,最高法访民接待室仍在紧张施工(视频)(图)
        
  • 实拍:访民窝棚被清理后,如何夜间御寒?(视频)(图)
        
  • 实拍:网友给露宿访民送温暖(视频+组图)(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50余名访民被押送回上海
  • 上海访民在北京站内被驻京办拦截(视频)(图)
  • 警察不敢管、军队不愿管的访民王耘东(图)
  • 江西访民到杭州街头“反腐败”见闻(多图)(图)
  • 上海访民否认“冤民大同盟”的“任命”
  • 实拍:网友给露宿访民送温暖(视频+组图)(图)
  • 吉林访民张洁被骗签定假协议至今未获补偿(图)
  • 山西访民于新信访接待处被打情况严重需留院观察
  • 黄琦被判三年徒刑 各界谴责访民声援
  • 实拍:访民窝棚被清理后,如何夜间御寒?(视频)(图)
  • 上海访民欢迎奥巴马被定性为“扰乱公共秩序”(图)
  • 仓促搬迁之后,最高法访民接待室仍在紧张施工(视频)(图)
  • 杭州访民在北京黑监狱遭虐待(图)
  • 视频:访民遭遇两重天——民间捐助后,城管扫荡(图)
  • 对访民搞秘密开庭的目的何在?
  • 实拍:原高法访民接待室外访民“住处”被清理(视频)(图)
  • 茶香阁:严打访民,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 黑监狱:浙江众多访民又被关进丽水旅馆(图)
  • 杭州访民杨云彪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逮捕 急需法律援助(图)
  • 对访民搞秘密开庭的目的何在?/杜阳明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紧急呼吁上海被关押的访民的人身安全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用拘留访民的方法维稳--庆祝建国60大庆
  •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 昨日两岸首脑光临上海市青浦区,今日华新镇访民又被抓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逼迫请愿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保卫康办值班警察,遇见访民本色现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柳州访民黄柳红及4个月幼儿,截回柳州后失踪。(图)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 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一案/广东访民吴光周
  • 美国访民真牛: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杨恒均
  • 张翠平:奥巴马总统您不因该见中国政府安排好青年,应该是异议人士和我们访民!
  • 刘逸明:严打访民,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温梅勇等10名访民给奥巴马总统一封公开信(图)
  • 视频:访民惨遭2009年第一场雪肆虐/吴光周(图)
  • 上海市崇明县访民杨莉一家人的陈述
  • 广东访民吴光周质疑政府说人话不办人事的违宪违法行政!
  • 被非法关押的访民,有权请求国家赔偿
  • 城市拆迁矛盾不会终结:访民走失在官衙的迷宫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上海东八块访民何招弟诉冤无门!(图)
  • 上海当局拘留访民是为了60大庆的“稳定”/陈建芳
  • 中共政腐抓捕访民的理由如果成立,“革命先烈”将遭质疑
  •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 温家宝,你娘有难快回家撑腰/处女访民被强奸案
  • 从段春芳的违法抓捕看中国访民的现状与处境/杜阳明
  • 深圳访民赵国莉救哥肝硬化晚期访民两次到卫生部(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