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警察不敢管、军队不愿管的访民王耘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11月26日,王耘东像前些日一样举着上访牌子,离开国家信访局来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大院门口,牌子上写着:兰州军区黑人黑户 无人管。中午11点15分,他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区厂桥派出所民警塞入警车,带回派出所盘问,晚上又被放出来。
    
    “今天派出所把我关了这么久,我让他们给我写羁押手续,他们不敢,如果他们敢出羁押证明,我就告他们越权。警察有种就把我送到总政保卫部去,总政不愿管我,却很卑鄙,他们喊派出所来抓我,因为如果总政接收了,就说明我是事实上的现役军人了。”从派出所出来,访民王耘东告诉博讯记者:“我现在是既非军人又非百姓的黑人黑户,丧失人权十一年。但从理论上来说,我还是现役军人。”
    
    中国的访民来自社会各阶层,每人内心都沉积着各色各样的冤屈,王耘东自称“理论上的现役军人”,有着“警察不敢管,军队不愿管”的特殊处境,他的故事到底有何特别之处?
    
    警察不敢管、军队不愿管的访民王耘东
档案造成的的“理论现役”    
    王耘东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21军高炮旅副营职技术官,1997年确定复员。他回到陕西报到时发现档案被退回部队,无法办理手续。陕西省民政厅要求王耘东所在部队重新移交档案,但21军干部处没有这么做。
    
    “21军扣留我的档案十多年,活生生地把准备在地方大展宏图的电子工程师,操作成了黑人黑户,既无法在军地工作,更无法晋职,成为一个到处借钱甚至乞讨的常年上访人员。”王耘东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写道。
    
    就此,王耘东对博讯解释说:“部队的转业程序是,军人档案转到地方,但军人去地方报到前,还是属于部队待移交人员。一旦档案被退回,部队应该立即做出决定,此人是继续移交地方还是留在军队工作。”
    
    王耘东的情况是,档案退回军队后,既没有被继续移交,也不安排军中工作,不明不白地成了黑人黑户,成为失去根基的“太空人”,一个理论上的现役军人。
    
    09年11月6日,王耘东在写给中央军委的信中说:“在档案退回前后,21军干部处既不提醒告知我本人,也不通知我所在部队。干部处干事和干部处专门联络干事从省军区军转办拿回我档案前后,没有我的联络方式,我有情可原,不通知我所在部队并通过他们提醒我,则是我不可饶恕的。在我档案被退回上21军干部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耘东在这封题为《一个现役工程师校官的悲惨遭遇》的信中说:“在我的无数次请求下,21军干部处拒不办理重新移交手续,也不让我在部队继续工作。因为先退指标后退档案,带有指标实力的档案不重新列入计划是移交不到地方的。21军干部处违反复转政策、违反档案法、违反军队信访条例,使我11年来到地方无法报到,成为黑人黑户,丧失人类最基本的生存和发展权。”
    
    信中写道:“21军干部处为了掩盖他们的违规、违法行为,编制各种谎言欺上瞒下,竟胡说我不去报到。谎言永远是谎言。因为我有无法报到地方给我的书面性材料,而21军干部处至今拿不出地方同意我重新可以报到的通知书。”
    
    “我11年来被他们的渎职枉法所迫害。他们现在刻意炮制了一个假命题,把我看成‘既不是军人也不是老百姓’或宇宙什么人,居然说我‘不能收回部队’。”王耘东质问道:“请问从那儿把我‘收回部队’?”
    
    警察不敢管、军队不愿管的访民王耘东
    
   黑人黑户黑到无法离婚    
    09年9月9日,21军干部处处长等三人,在军委信访局的压力下,将在北京上访的王耘东接回甘肃临夏,变相软禁长达一个多月。“原来为了迎接国庆六十周年大阅兵,北京开过一个有关遣返上访人员问题的联席会议,会上通报了我在国防部大门外举牌抗议的情况,兰州军区21军才被迫这样做。”王耘东告诉博讯。
    
    国庆之后,王耘东又跑回北京继续上访。在北京他省吃俭用,租住的是北京南站附近上访村里八元一天的房子。“一个月关在部队里,干部处的人只谈非法移交,不愿面对政策规定。关在里面倒是管吃管住,但那是变相软禁呵,也不解决问题。”从派出所回到上访村,王耘东在电话里告诉博讯。
    
    这些年,王耘东在解放军总政信访局遇到过不少上访的退役军人,26日赶去派出所声援王耘东的几位,都是他在总政遇到的具有军人背景的访友。“上访的退役军人越来越多,不过我的情况很特别。其他人都没有现役身份,有人被军队非法移交,有人被地方架空,像我这样还有现役身份的,真没见过第二例。”王耘东说。
    
    上访多年,王耘东成了彻头彻尾的黑人黑户,孩子跟着他妈在西安,离婚手续也一直办不下来。“因为我媳妇是有单位的,而我这边的情况很糟糕,办不出手续,我们连离婚都离不了。”王耘东对离不了婚的媳妇很是歉疚。“因为离不了婚,我还拖累了他们,媳妇要在单位买房子也买不成。”
    
    王耘东父母早已去世,他在家中是七个子女中的老幺。“为了基本的生存和上访,几乎把亲朋好友都借遍了。我由昔日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人见人烦的人。”王耘东对博讯慨叹道。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1/2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茶香阁:复员军官王耘东总政治部抗议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