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女童溺亡警察见死不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4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近日,一篇“人心的丑陋,这样‘为人民服务的警察’”的帖子在腾讯、网易等网站论坛上传播。发帖者称,浙江省有民警在搜救溺水女孩前,追问“住址在哪”、“电话号码多少”等问题,拖延救援时间,使女童溺亡。对此,该民警所在派出所昨天回应称,不确定孩子落水地点,不能下水救人。 (博讯 boxun.com)

    
    警方被指问问题拖延时
    
    昨天,女童母亲朱苏琴介绍,她在浙江省富阳市望月弄开了家饭店。10月7日中午,饭店戚厨师的儿子突然跑回来称,“姐姐(指朱苏琴5岁半女儿)落水了”。朱苏琴赶紧和厨师奔向渠边,一名顾客报警。朱苏琴说,警方赶到后,连续问“谁是家长”,“电话号码是多少”,“住址哪里”等问题,而迟迟不下水救人。
    
    “他还问我掉在哪里,确定掉下去了吗?”朱苏琴说,尽管苦苦哀求,但警方说要等“渔政、水警”,因此拒绝施救。
    
    戚厨师告诉记者,民警还说“(渔政)捞人是要钱的”。对此,朱苏琴哭着答应:“钱不是问题,要先救人”。
    
    就这样,20多分钟后,孩子舅舅赶到,和其他人一起将女童救起,此时女童已经死亡。
    
    因气愤、伤心,参与救援的网友“海洋之心”、戚厨师和朱苏琴,将事件经过发到网上,指责民警。
    
    民警称在核查落水位置
    
    “我们解释过了,民警知道孩子在哪儿后才会下水。”昨天,当事民警所在的富阳城西派出所张姓教导员称,民警要考虑整个事情的救助,而不是现场情况,当时民警始终在核实女童落水地点,整个过程中没有出现停顿。
    
    张教导员说,警方已就此事与朱家谈判,并写有现场书面材料。虽然警方指出民警不下水有原因,但朱家认定警察应该下水。张称,民警没下水而被指责,“是一种民众心理状态而已”。他说,不是所有人都要等着民警去救。
    
    - 争论
    
    警方赶到现场该不该跳水救人,这是朱家人和众多网友的质疑。对此,警方给出三点原因。
    
    1 有人打捞可以不入水?
    
    张姓教导员称,110指挥中心接警后再派民警过去,约4分钟后,警方赶到被指认的第一现场时,厨师已经先下水摸了一段时间,“既然他没有摸到人,警方要再确定落水地点才能下水”。
    
    “我们到了后,几个人合力才摸到女孩,厨师一个人怎么能找到?”对此说法,“海洋之心”气愤地说。
    
    厨师说,警察赶到时,他在水里央求警察一起救人,但警察就在岸边,“看着我一个人挣扎”。
    
    2 捞出尸体地距第一现场远?
    
    张教导员称,根据事后实地勘察,从朱苏琴的饭店到女童遇溺的第一现场,需要8分钟左右,水流又急,女童肯定不会在第一落水现场。
    
    对此,“海洋之心”说,饭店离第一现场不到200米,1分钟就可跑到。
    
    “我知道女儿落水了,第一时间奔过去,1分钟不到就到了。”朱苏琴说,这条渠水流“很平静”,而且事后医生告诉她,5岁儿童落水,不太会挣扎。
    
    3 警察到对岸找目击者了?
    
    张教导员称,警方现场听到对岸有人在大喊,但听不清,民警猜测对方知道女孩落水地点,于是向对岸去了。“事后勘测,捞人地点和第一现场有25米距离,证实了此前说法。”
    
    “有没有警察跑过去,我不知道,但我下水救人时,有警察就在岸边,像在做笔录。”“海洋之心”说,他到达现场时,孩子的舅舅已在捞人,但捞起女孩的地方距第一现场只有五六米远。
    
    “我从水下走过去的。”戚厨师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浙江省政协常委戴备军泪洒法庭(图)
  • 浙江舟山跨海大桥接连二次被撞受损 推迟试通车 (图)
  • 浙江事主陈宗瑶呼吁交警依法办事的公开信
  • 黑监狱:浙江众多访民又被关进丽水旅馆(图)
  • 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狱中病危
  • 浙江衢州志愿兵向党倾诉他们的困难/茶香阁
  • 浙江访民王莉英家被强拆反遭非法关押
  • 浙江现“楼薄薄”楼板不足8厘米 业主心慌慌 (图)
  • 浙江维权人士裘玉梅到检察院申诉时被“谈话”
  • 浙江临安村民代表上访遭殴打、关押(图)
  • 浙江东方明星股东身份查明 徐帆仅25岁
  • 浙江维权人士刘训连数次被关黑监狱受尽折磨(图)
  • 浙江宁波水价将上调45%引发争议
  • 浙江桐乡工商局长从杭州湾大桥上跳海 “自杀”未遂
  • 浙江台州七十岁经租房业主林大刚因“非法执有国家机密”被判刑两年(图)
  • 浙江省检察院回复访民:关你们是周永康说的(图)
  • 浙江司机载亲戚回家 执法者判为非法营运
  • 浙江豪宅房梁有裂痕 刮开阳台发现用毛竹代钢筋(图)
  • 浙江经租房业主林大刚“非法执有国家机密”案11月5日开庭(图)
  • 给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的一封信:要求重新审理永嘉法院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
  •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 浙江桐庐公安惧怕拒不组织听证的申请书/钟亚芳
  • 浙江省缙云县冤民联合控告官员迫害(图)
  • 浙江湖州军分区欺人太甚关起门来打人!!!!
  • 急呼吁浙江省委赵洪祝书记督办核投毒杀8岁女童冤案桐庐公安局长周建杭是黑恶势力后台!(
  • 我于6月10日下午被释放/浙江台州吴高兴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郭晏溱控告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控告书
  •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我是中国浙江弱女子谢丽君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杨在新:讨伐浙江龙泉“公匪”坑害百姓的恶行
  • 浙江龙泉公安激起民愤,遂昌黄塔山民集体奋争(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浙江警车撞死人竟拉警笛狂奔2公里
  • 浙江电信军转干部致全军将士的信
  • 浙江车祸伤者家属跪求 公安见死不救
  • 张林:拯救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荣清的生命!
  • 赵伟:“浙江奇迹”破灭了么?
  •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 浙江许日辉绝望吁求与呐喊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浙江桐庐官员对钟知含核素毒害事件说法于法无据几近愚民/钟亚芳
  • 浙江台州吴高兴--囚诗一首
  • 遭致死迫害浙江桐庐钟亚芳被逼写下人世间最惨的病退申请书
  • 浙江反腐“作秀”的六大特征
  • 四川浙江基督徒赈灾“有罪”
  • 浙江慈溪市政府大楼内外的共同愤怒声
  • 宪章签署人叶航:浙江大学论文造假事件”最新进展
  • 戴备军被免去浙江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主任职务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浙江破产大潮如何破解/樊健军
  • 孙维正:又快又狠经济发展中的浙江省慈溪市
  •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 作秀:浙江省委书记谈非正常上访 要建立起花瓶法制化制度
  • 浙江萧山事件、先陷害后杀人灭口:“偏执性精神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