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面剖析芷江西街道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3年6月18日芷江西街道政法委书记贺德山指使警长毛国良,带领两名社保在小区门外将我强行拖上警车,送到街道信访办公室软禁,到晚上八时才同意放我回家,并派一个人护送我,我满怀愤怒决心到北京去控告,身边的尾巴寸步不离地紧跟,我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将尾巴摔掉,在马路边的长椅上对付了一晚,一大早乘上长途汽车奔赴北京。
     有朋友告诉我“闸北区公安拍了大头照,内部通缉你,你要注意安全,先避一避风头”我克制住有家不能回的悲痛心情在外地暂时躲避到月底,当我进入北京时,发觉上海市驻京办伙同北京警方在疯狂地抓捕访民,我再次离开北京,暂避于津郊,7月1日回到北京时,两办外挤满了访民和截访人,我在接待上海访民窗口登记后,准备到中纪委,途中遇到大批上海访民要到公安7处申请游行,访民遇到上访队伍如同滴水遇到溪流,自然融合在一起。 (博讯 boxun.com)

    7月6日11名志同道合的访民到中南海向共产党中央递交控诉材料,被带到府右街派出所,交给驻京办,在北京警方的协助押送下来到接济站,由于市信访办当天截访的现场负责人203(代号)言而无信导致对抗,11人全部进行绝食。
    7月9日体质较弱的黄XX,脱水休克,躲在幕后的市信访办副主任张世民被迫现身,答应将黄送医院诊疗,但不许访民陪同,我们不同意将昏厥的无自我保护意识的黄XX,单独交给毫无信誉的信访办,必须有人(访民)陪同,张世民指挥司机强行开车,我只得站在车前进行阻止,张世民指着我大声说“回上海就捉脱侬”连讲三遍,我坚持不让,最后张世民同意由奚XX陪同,矛盾表面得到缓和。
    7月10下午1时许,我在接济站床上午睡,芷江西警所警长冒士林,街道信访办主任孙秉乾等8人,在闸北区公安局稳定科李科长的带领下,冲进房间将只穿着短裤的我反拗手臂带上手铐,虽然经过其余同伴的尽力拼抢,仍被他们抬进预先停在广场上的警车内,我被他们头脸朝下地横放在地上,根本不知道开到什么地方,车停下我被抬进牢笼式地下室,扔在地板上,我爬起来乘他们不备,猛向墙上撞去,被反弹出来后摔倒在地板上,我挣扎着爬起又撞向墙壁,又弹出倒在地板上,原来墙壁是用撞不死人的材料制作的。
    冒士林与孙秉乾在闲聊家中的女儿如何聪明可爱,被反铐着手铐的我怒火中烧,脱口诅咒他的女儿不得好死,活不过20岁,全家男盗女娼,冒士林火冒三丈说“你要骂骂我,不要骂我女儿”,(笑话,你们可以侵犯人权对我人身伤害,我不可以诅咒你们?你们一天不给我说法,我一天不停止诅咒)。
    李科长假惺惺地对我讲“手铐铐着难过不,只要你不吵不闹,一路配合回去,我就给你开铐”,我知道与豺狼无理可讲,但不可能服软哀求,旁边有一人打园场说“他不可能表态的,先给他开铐,再闹再铐”。
    第二天上午(7月11日)我被带到闸北区公安局特讯室,4月28日在闸北区看守所被非法审讯的情形再次出现,48小时内组织了多次的轮番审讯,其中多次采取肢体语言,审讯人员既不报姓名,又不佩带标志,连警服都不穿,面对他们的非法审讯,我当然是沉默以待。
    7月13日上午,我被转移到英丽大酒店软禁至23日,政府一方面暗中做我的材料,一方面假惺惺地以化解为名稳住我,每天有2名警察四名保安陪吃、陪住、陪玩,7月18日闸北区政府秘书长带领三名干部来到英丽大酒店,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再次重复申诉了上访的四点诉求,并提出由于政府对我的子女施加压力,断绝导致家庭暴力,2003年1月10日我被迫离家出走,流浪社会至今,为上访欠下了4400元债务,希望政府能一并解决,秘书长极其庄重地对我说“这次政府一定帮你把问题解决让你满意”并亲切地伸出手与我握别,其余的干部也热情地与我一一握手道别,内中有一位大高个子的干部特意留下来,表态说是受区政府委托告诉我,为了表示政府的诚意,同意先将我的欠债还掉,让我安心地等待,当天的情形真让人感动。我期待着上访的问题能解决,从此可以安居录业了。
    我太天真了,被政府玩弄于股掌之中而混然不知,区政府如噬人的鳄鱼,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我却被几滴表面同情的鳄鱼泪所蒙蔽,痴心妄想地做着化解梦,7月23日闸北公安局长徐达芳来到酒店找我“谈话”见面第一句话“大名鼎鼎的杜阳明,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一个小草民,见面就用大名鼎鼎的话讽刺,我当然毫不客气地回敬“如雷贯耳的徐达芳,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徐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我答“不知道”徐说“你必须交代上访中的违法过激行为”我答“我的一切行为都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畴内,从不做违法事情,只要你们给我解决了上访问题,我就不会再上访。“徐说”我只管抓人,不管解决问题“我答”既然你们如此不讲理,那就随你们怎么办“徐终止了谈话,叫人将我带回房间,刚坐下不久,区政府的大高个干部出现,对我说“你要求的还请4400元债务问题由于无先例,不能同意。”到下午3时我被拉上警车直接送进殷高路劳教所,在室外38度以上高温天气下,被关在不足三平方米的鸽子笼内,整整7天随即被送进大封劳教二所,遭受长达548天的牢狱之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