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阜新政法委副书记被举报淫乱续:市委书记坐镇调查(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0日 转载)
    来源:正义网
    
辽宁阜新政法委副书记被举报淫乱续:市委书记坐镇调查

    加工厂残疾人接受采访
    
    是一个人大代表造谣毁谤,还是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近日,辽宁阜新市海城区人大代表上官宏祥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该市政法委副书记于洋“聚众吸毒、淫乱”,令人震惊。
    
    11月19日,正义网独家刊出《辽宁阜新人大代表实名举报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并公开了涉嫌淫乱的一些证据照片,被一百多家网络媒体和报纸转载,社会影响异常强烈,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同时,正义网记者正在辽宁阜新市采访。
    
    最新的情况是:11月19日晚,阜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秦宪章和刘姓副支队长分别给记者多次打来电话,称正义网记者到阜新采访和刊发的调查文章引起了阜新市委的重视,市委书记决定亲自坐镇,由市纪委牵头,市公安局配合,重新调查此案,给社会一个公正交代。
    

公安局初查认定举报不实
    
    之前,阜新市公安局对上官宏祥的举报定性为不实。
    
    该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秦宪章秦说,10月21日,阜新市委姚书记在上官宏祥的举报上批示:请振福(市公安局局长杨振福)同志阅处,调查了解。局领导对此非常重视,迅速组成了专案组,以吸毒的案由找举报中涉及的李静、王丹等12个曾在上官宏祥企业工作过的员工调查取证。
    
    秦说,这12人中重点人物有王丹、李静、杨文素三名女性,除杨文素一直拒绝接受调查之外,王丹和李静均称二人控诉于洋吸毒淫乱的录音和书面材料都是被上官宏祥威逼而做出。
    
    接下来,一刘姓副支队长宣读了专案组10月26日对王丹的一段调查笔录:“2008年8月5日,上官宏祥突然问我,你跟于洋他们多久了?我说不认识于洋,上官宏祥就打了我两耳光,并拿出剪刀,抓住我的乳房威胁说,不讲就剪掉你的乳头。还比划着说要挖掉我的眼睛。我当时害怕,就按照他平时讲的那些内容写了一份材料。”
    
    而这份材料正是王对于洋的举报: 2008年7月上旬的一天,有人打电话说上官正在迎宾馆会客,叫我去。9点多,我去后,公司的靳丹和于洋及交警支队交通科科长韩景岩等人在场。我喝下一杯他们的水后,头脑发晕、身体燥热,难以自控,被于洋及韩景岩分别强暴。事后,于洋对我说:离上官远一些,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停留在他的身边,而且要时刻注意他的动态。”
    
    对于另一个受害女性李静,刘副支队长说,“对李静我们也调查过了。李静是,阜新人,2008年毕业于东北某大学,2009年3月至5月应聘到的上官宏祥的企业。据我们调查,5月19日,上官宏祥带着李静、,驾驶员回树阳、北京某单位员工陈某、北京市某单位工人陈建等人到甘肃天水谈生意。25日晚,在天水的一家宾馆内,上官宏祥用洗澡的浴具打得李静鼻骨骨折,要她承认同于洋等人淫乱的事。后来,上官宏祥也把回树阳的头砸破了,在医院缝了20多针,李静的头缝了16针。5月28日,李静按上官宏祥的要求写了材料并录了音。”
    
    而之前,李静对于洋的控诉如下:“2009年3月初,我去人才市场找工作,涌熙宏机械综合加工厂会计付玉红请我在一家小饭馆吃饭时,喝了她拿去的饮料后就迷迷湖糊的,等我醒来,已在床上什么都没有穿,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付玉红,还有一个没有见过。付玉红说那人是政府的高官,是政法委副书记于洋,在执行任务,让我帮他们,我要去的单位老板是他们要查的对象,是黑社会,公司也不是正经单位,让我去帮付玉红,对我没什么坏处,还帮了国家。到那就看老板身边有什么人,都跟什么人接触。不合作就对我及父母采取行动。没办法,又害怕,我就答应了……”
    
    刘说,从调查王丹、李静的情况看,二人日前为上官宏祥所提供的“控诉”录音和材料都是在威逼下编造的。既然通过外围调查,基本事实不成立,就不用再找于洋、韩景岩等人了。”
    
    秦支队长等人认为:上官宏祥举报中涉及到的所有人在调查中都不承认自己吸毒和淫乱,这些人都无吸毒史,也无不良记录;王丹、李静包括杨文素等人所写的控告书和录音都是上官长期给李静、王丹灌输有一个团伙要陷害他,并用毒打、威胁等手段非法获取的;于洋和韩景岩是国家干部,党纪国法不允许他们那样做,他们平时对自己也要求严格,素质不会那么低,不会与那些风马牛不相干的人搞在一起;上官控告中提到的人都互不相识,于洋也根本不认识他们;迎宾馆的管理很正规,不可能出现集体吸毒和淫乱的事。上官宏祥完全是把自己的事和臆想加到于洋的身上。
    
    综上所述,秦支队长说公安局判断上官举报不实,并称专案组曾多次联系上官宏祥回阜新接受调查,还专门到北京找上官宏祥,但他拒不见面。
    
    秦说,上官宏祥公开在网上举报于洋的动机、目的目前还不清楚,但已构成诽谤,于洋可自诉到法院处理。
    

避而不见的当事人们
    
    11月15日20时许,记者前往王丹居住的森林宇宙市场东门小区,多次拨打王丹手机,均被告知“机主未开机”。再拨打李静手机,发现手机使用了呼入限制,无法联系。
    
    后来,阜新市公安局告诉记者,王丹已换号了,他们可以帮助联系。遗憾的是,公安局称,他们也一直没有联系上王。
    
    11月17日,记者径直赶往距阜新城区十多公里外的海州区东梁矿采访当事人杨文素。敲开门,杨文素不在。她的母亲和在场的另两名年轻的女子警惕地打量、盘问等人仔细盘问了记者的身份,才告诉记者,杨文素没在家,已出门一个多星期了。
    
    记者终究没能见到于洋。17日10点,记者拨通于洋的电话,他告诉记者:“接受采访绝对没问题,但按规定阜新的规矩是记者先要到市宣传部报道同意,然后由宣传部他们决定我是否接受采访。”
    
    此后,记者立即前往阜新市两次去宣传部,请宣传部安排联系采访于洋。宣传部里的同志接待记者的工作人员说:“新闻媒体如果采访政府有关部门单位,我们可出面联系协调,但网上举报的说的是于副书记个人的事情,接不接受是否接受采访应由他自己决定,我们不便联系安排”。
    
    得知宣传部这个态度,于洋对记者又说,:“上官宏祥攻击的不仅仅只是我自己个人,也是给整个阜新市抹了黑,公安通过侦查已认定他的举报属于诬告。”接着,于洋打断还想问其它情况的记者,非常友好地对记者说:“公、检、法和政法委都是一家人,自己家报社的记者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见见,说说心里话,但我自己现在在外边,晚上回来一定会联系接受采访的事。”
    
    当晚,记者打去四五个电话,于洋却一直没有接听。
    
    “回避”采访的不只是杨文素、王丹、于洋这样的当事人,一些局外人也大多对记者回避三舍,他们表现得格外胆小怕事,即使同意接受采访,他们也只会在晚上夜深人静时才敢悄悄到记者居住的宾馆。
    
    有三个据他们自己说可以提供内幕证据的人在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后又反复食言,直到记者离开阜新时,才有一人在城外三十多公里的地方拦住记者反映他知道的情况。还有一位,记者回北京一天后,才打来电话。
    
    于洋现任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分管信访。数家主流媒体都曾报道他心系民众,及时调解上访矛盾,让群众从“上访路走上致富路”的故事。但也有民众批评于洋不作为或者乱作为。一位叫李政(化名)的干部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2001年7月,于任阜新县公安局长,一派出所长带警察拦住原市政府副秘书长李某的儿子,将其打成重伤,将其同伴4人打成轻伤,但九年过去了,于未处理该案,致使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伤者也未曾得到一分钱的经济赔偿。
    

员工眼中的上官宏祥
    
    记者在上官宏祥的加工厂了解到,厂里的工人全是下岗职工和残疾人。残疾职工张长顺、李康等人告诉记者说:上官对他们特好,每月买了“三金”还发800元工资,干得好再发奖金。
    
    一位副厂长告诉记者,近十年来,每年冬天,上官都要给海州社区的40多个特困户送两吨煤取暖、并送一袋米、一袋面、一桶油。有50多个贫困生在他帮助下考上大学。
    
    于洋和杨文素等人相识也被证实。11月20日上午8点左右,阜新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打来电话告诉记者:“于洋确实认识杨文素、付玉红等人。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我到一个叫午夜阳光的娱乐场所去玩,路过一包间时,正好遇上熟人付玉红开门出来,我看到于洋、韩景岩、杨文素等几人在里面。付玉红告诉我,‘于哥请我们……’”。
    
    在上官宏祥的加工厂里搞过管理的赵良对正义网记者说:“于洋至少同杨文素有联系,职工也曾经给我反映,于洋曾在今年的一天晚上到过厂里。有一次,我听杨文素接电话后很亲热地叫‘于哥’,事后,我开玩笑地问,叫得那么亲热,谁呀?杨得意地说:‘是政法委于书记’。”
    
    赵良告诉正义网记者:有一次,杨文素出去时忘了带手机,上官从外边回厂还没到办公室,杨文素的手机就响起来,因为一直响,我拿起接听。对方就说:‘注意着,上官已回来。
    

阜新市委决定重新调查
    
    目前,公安虽然宣布结案,但社会各界仍“微词”颇多。阜新市政府一位李姓干部认为:“让下级警察去查可指挥、掌控他们的政法委副书记,这种安排本来就值得商榷。”
    
    阜新一退休干部担心,“办案人员带着主观色彩去调查和下结论,万一有证据证实实际情况与他们的结论不符又怎么给社会解释?”
    
    该市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老板说:本案的“主角”于洋、韩某、杨文素及上官宏祥连人都没有见到,也没有其它证据可以否定“吸毒、淫乱”之说,仅凭询问几个被举报人就宣布“‘控诉’的录音和材料是在威逼下编造的”,未免太草率、太仓促、太令人无法信服,也难免给举报者留下太多的“口实”……
    
    阜新市公安局认定,上官宏祥和一个叫回树阳的人共同毒打李静,逼迫李静写下诬陷于洋的材料。
    
    而北京市林业局员工陈建(化名)告诉记者:“我与上官是今年3月认识的,5月份我与上官、李静等人一起出差谈业务。5月25日晚在天水宾馆,上官宏祥问李静都有谁参与了吸毒和淫乱?李静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当她说到上官的司机回树阳也参与其中时,把其中的时间说错了,司机回树阳当场对李静又打又踢,还用淋浴头砸破了李静的头。我和上官宏祥去拉回树阳,但他个子大,我们两人都拉不住,上官就用烟灰缸砸回的头,他才停了下来。5月28日,回到北京后,李静在玉龙宾馆写了关于自己与人吸毒、淫乱的材料并录了音。写材料时我在现场。李静写好材料后,我们到餐馆吃午饭时遇上了北京书画院的一位领导姜民(化名),席间,姜民问李静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李静哭着把于洋利用吸毒、淫乱指使她监视上官宏祥的事给姜民讲了一遍,还把她上午写的材料给姜民看了。”
    
    陈建的说法在姜民处得到了印证,他对记者说:“那天我的确看到了李静受伤并问了她有关情况,同时还看了她写的材料。据她讲,阜新市的政法委副书记于洋为了整上官宏祥,用吸毒和淫乱控制她去监视上官宏祥。”
    
    一个疑问是,王丹写材料和录音时是否受到打骂或威胁?
    
    陈建说:“上官对那个女人可好了。今年8月初王丹来北京,上官叫我帮他接站。8月7日我到他们住处拿东西,王丹正在给上官讲于洋如何用吸毒把她套住,然后指使她去监视上官,讲后又在客厅里写了一份‘人生总有太多的无奈’开头的材料。”
    
    陈建说:“8月7日那天,王丹写完材料之后我们去餐馆吃饭。王丹忽然想起来说:‘于洋还等我给他报告监视上官的情况呢’。当时王丹的手机没电,借我的手机把她的电话卡安上,把通话音量调到最大,以便让我与上官能够听到通话内容。王丹叫于洋:‘哥,我。’对方问:‘那事怎样了?’王丹说:‘还那样。’对方马上说:‘今后再说吧。’此后这个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11月19日,正义网独家刊出《辽宁阜新人大代表实名举报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并公开了涉嫌淫乱的一些证据照片,社会反响异常强烈,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
    
    11月19日晚,阜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秦宪章支队长和刘姓副支队长分别给记者多次打来电话,称正义网记者到阜新采访和刊发的调查文章引起了阜新市委的重视,市委姚书记决定亲自坐镇,由市纪委牵头,市公安局配合,重新调查此案。
    
    两位刑侦支队的负责人告诉正义网记者,专案组再度和举报人上官宏祥联系时,上官表示自己再也不相信阜新的调查组,拒绝提供相关证据,专案组希望记者出面劝说上官宏祥,让其配合调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阜新市人大代表举报政法副书记吸毒淫乱 (图)
  • 辽宁阜新市委书记为动画片配音报道被指失实
  • 辽宁阜新市女人大代表取款47万元后遭劫杀
  • 辽宁阜新煤矿爆炸造成27人死亡(图)
  • 快讯:辽宁阜新一煤矿爆炸23死4人被困井下
  • 辽宁阜新煤矿爆炸致23人死亡 仍有4人被困井下
  • 我的地谁来种?!--辽宁阜新:政府放纵刁民行凶非法占地逼人坐牢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辽宁阜新“人寿”保险不讲诚信暗藏欺骗!
  • 辽宁阜新原市委书记王亚忱和子女犯罪轨迹
  • 辽宁阜新的司法天平指向哪里?
  • 辽宁阜新“人寿”保险沒诚信 暗藏欺诈!/光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