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司机醉驾致5死续:死者家属求判肇事者死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9日 转载)
    来源:现代快报
    
     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摆在身陷囹圄的张明宝,和整日以泪洗面的受害者家属面前。一个希望生,希望法院能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一个却希望死,希望张明宝的最终结局能够给惨死的亲人一个交代。“我们不会原谅他!”100多天已经过去,但6・30车祸惨案的受害者家属仍然难以摆脱悲伤,“张明宝没有值得原谅的地方。”受害者康伟东、郑琳的父母近日上书南京市中院,请求判处肇事者张明宝死刑。 (博讯 boxun.com)

    
    常常梦见父亲,常常淌眼泪
    
    11月12日,小汪母亲去世一周年的祭日。“还没从失去母亲的悲痛中解脱出来,父亲又突然离去,我还没结婚,感觉天塌了,那段时间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提起6・30车祸,小汪伤心不已。
    
    小汪的父母在岔路口菜场摆摊卖蔬菜,母亲患癌症,治疗了3个月,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还是没看好,撒手人寰。母亲病逝后,小汪每天下班后就早早回家陪父亲,父亲总是爱做儿子喜欢吃的饭菜,父子俩相依为命,感情很深。
    
    小汪回忆,他有一辆摩托车,后来坏了,这让他很失落。家里经济并不宽裕,但父亲心很细,悄悄借了一笔钱,递给他,“没车出门不方便,你自己再去买一辆吧。”父亲这一举动令小汪十分感动,他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父爱。父亲性格宽厚,从未打骂过孩子。记得十多年前,二哥学开车,撞倒了一位卖牛奶的,人家闹着要赔偿。二哥心里难受,不吃不喝,父亲没有埋怨一句,还宽慰二哥,“没事,想开些,以后开车小心就是了”……
    
    父亲生前点点滴滴小事,经常萦绕在小汪的心头,“我常常在梦里见到他,常常独自淌眼泪。过去,我喜欢出去找朋友玩,性格开朗,现在哪儿也不想去了,很少出门,感觉自己性格变了,变得内向,没事呆在家里。我慈爱的父亲离去得太突然了,我精神上难以接受。”父亲去世后,小汪的生活也变了,他退租掉岔路口的房子,每天下班后回到秣陵的老房里,自己生火做饭,想起父亲就心痛得难受。
    
    “我要在现场,不会饶了他”
    
    回忆6・30那天的情形,小汪仍感到揪心。“那天晚上,我突然接到电话,‘你爸在岔路口遇到车祸出事了。’我说不会吧,电话里说,‘要不你到医院看看吧’。我连忙冲到江宁医院,看不到爸爸,身子像掉进冰窖子,人整个地冷了。后来我听人说,车祸时父亲站在路边,看到肇事者驾车一连撞倒几个人,他想上前阻拦,自己也被撞飞,被抛进了一辆商务车里,血肉模糊,太惨了。吃晚饭时还好好的父亲就这么去了,我一下子蒙了。如果我在现场,我决不会饶了张明宝。”
    
    说起对张明宝如何量刑才合适,小汪气愤地说,有人讲只要他赔偿到位,只要他不是故意的,都可以免除死刑。“说这话的不理解我们被害人家属的痛苦,那天在殡仪馆,我看到康伟东、郑琳夫妇的尸体,还有他们已成形的胎儿,用红布覆盖着。夫妇俩都是独生子女,他们这一走让两对老人如何面对孤独的晚年?他们能饶恕张明宝吗?”
    
    有人认为,张明宝愿意赔偿,也有能力赔偿,应该留他条性命。对此,小汪愤怒地说:“有钱人太多了,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用钱是买不回来的。像康伟东、郑琳夫妇,你就赔他们年迈父母几个亿,能让他们有后代吗?如果赔偿到位了,就可以免死刑,那些开着几百万豪车的人,都有几千万元身家,他们就可以随便撞死人了,反正赔几个钱他们根本不在乎。这公平吗?”
    
    小汪说,如果不严厉惩罚,许多有钱人就会有恃无恐,以为开车撞死人花几个钱就能摆平,那还有什么法律的尊严?老百姓怎能有安全感?
     时间已经让公众对这一事件淡忘,但悲痛却永埋在了受害者家属的心底。
    
    “我每天都要抚摸女儿的照片,每天都要哭。”南京“6・30”张明宝醉驾事件中,受害最深的就是康伟东一家。康伟东和已经怀孕的妻子郑琳在散步时被张明宝撞飞。
    
    郑琳的老家在仪征,康伟东的老家在盐城。他们都是独生子女,惨剧发生后,就剩下4个50多岁的老人。4位老人处理完后事,抱着他俩的结婚照各自回了家。
    
    “我们把孩子拉扯大不容易,现在什么都没了。”康伟东的母亲郑翠红说起儿子总要掉泪。事发之后,郑翠红拿着赔偿的一笔钱,在盐城市区找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一套和明月港湾完全一样的房子,同样的结构,也是90多个平方米。郑翠红把这套房子装修成南京的一样。随后,她把儿子和儿媳的照片挂在了新房子里。
    
    “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纪念他们。我们老了,我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郑翠红流着泪说。
    
    等了18天,没人来道歉
    
    “我们等张明宝的家人等了18天。”郑琳的父亲郑传润回忆,事发之后,他们全家虽然悲痛万分,但心里总是还有一个小小的期盼,希望张明宝的家人能够登门,向孩子的遗像鞠个躬,献束花。可惜的是,他们足足等了18天,张明宝的家人没有一个人过来。
    
    “事情发生之后,有人把张明宝家的门牌号码给了我,让我们去找他们家算账,但是我们没有去,犯事的是张明宝,并不是他家人。”郑传润说,但让他们伤心的是,张明宝的家人竟然没有一个过来宽慰他们。“我曾经掉着眼泪想,要是他的家里人来,我肯定不骂他们,我会原谅张明宝,给他一个机会。”但是,18天之后,康伟东和郑琳的骨灰合葬在了盐城。
    
    “这等于伤害了我们两次,没有向我们道歉,也是一种伤害。”郑传润说。当他看到成都的孙伟铭一审被判死刑,心里微微放宽了一些。但是,当他看到孙伟铭的父亲拖着病体,到处去求得受害者的原谅时,郑传润的心里又微微有点不忍,“每个人的心都是肉长的,当时我就觉得,孙伟铭有这样的父亲,不该死。”所以,对于孙伟铭的最终结局,郑传润表示接受。
    
    但是,在郑传润看来,张明宝的行为和孙伟铭完全不能比。“这么多天下来,张明宝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让人原谅的地方,他应该为我们的孩子偿命。”郑传润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百余歹徒持械血洗白下区菜场(图)
  • 南京:因租赁有纠纷 50名壮汉砸菜场(图)
  • 南京市长信箱答非所问 (图)
  • 南京彭宇案后遗症 8旬老翁倒地无人敢扶(图)
  • 南京“天价烟局长”周久耕受贿一审,判11年
  • 原南京"天价烟局长"周久耕受贿一审被判刑11年
  • 南京长江隧道明年五一通车
  • 南京云锦入选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 南京女子持燃烧瓶闯进派出所纵火 官媒称是“精神病”
  • 南京一女子为阻止拆迁咬伤城管队长
  • 南京乙肝病毒携者终获健康证(图)
  • 南京乙肝携带者经报道后再次被拒发健康证(图)
  • 感觉被歧视 南京数百名回教徒示威
  • 南京老太闹公车 中共颠覆道德底线
  • 女交警亮相南京街头指挥交通(图)
  • 南京天价烟局长周久耕上庭受审面临十年以上刑期(图)
  • 南京祖宅被做经租房不还,有功之后、香港居民蓝利伟写信给温家宝(图)
  • 南京人代质疑GDP、失业率等经济数据造假
  • 看南京鼓楼法院判决的一起强奸案,彭宇不冤枉(图)
  • 关于南京市白下区公安人员不依法办案不文明执法的报告/政文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海归回国被南京海关敲诈的经历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南京警方再次强行拆除民宅,像‘鬼子进村’一样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南京司机阻我去“大屠杀纪念馆”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耍流氓的南京市政公用局长等受到处分:保留党籍
  • 又撬车牌又掏手枪 "二级警督"南京街头撒野
  •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图)
  •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 王锦思:南京为什么没有起义只有屠杀
  • 南京检察机关绩效考核信息化问题探析/李正州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南京!,南京‧北京‧东京 (图)
  • 槟郎:南京,南京
  • 南京,救市压力下的城建新高潮/陈统奎
  • 《南京,南京》是文化汉奸典型之作
  •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日本军国主义!─《南京!南京!》影评
  • 《南京!南京!》:文青的历史幼稚病/杨禹
  • 《南京 南京》美化军国主义/郭红卫
  • 日本人看《南京!南京!》
  • 罗晓晖/ 南京!南京!
  • 中国人都是该杀的!?——《南京!南京!》观后感
  • 《南京!南京!》 屠杀面前何谈人性/彭俐
  • 荒腔走板的《南京南京》 /崔卫平
  • 南京城管:我们这行并非都是“土匪”(图)
  • 《南京!南京!》:廉价而单薄的人性/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