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北京国保总队下令刑拘“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记者按语:一场断子绝孙的三鹿丑剧,不但使成千上万的中国婴儿患上了结石病,也断送了无数家庭的幸福,官商勾结,造就了中国社会阴暗一面的腐朽政体被暴露无遗。但这出由中国政府投资、由三鹿集团主演的下作戏,至今仍未收场。中国政府不但拒绝改良政体,甚至连救助“结石宝宝”和不幸家庭的善后工作,都懒得去做。它只是在全国人民面前做做样子,摆出一副“父母官”的姿态,给贱民些“小恩惠”罢了。可当一些贱民勇敢地对政府说“不”,并进一步向政府表达不满后,这个“代表人民”的共产党政府,终于露出凶恶的本来面目——对那些试图维权的“结石宝宝”家长不断地骚扰、甚至是镇压。
    

一、在奥巴马访华前动手
    
    11月13日23时许,10多名警察突然带着搜查令,来到赵连海在北京大兴的家中,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将其逮捕, 还扣押了赵连海的两台计算机、录像机、相机、文化衫等10多样物品。
    11月14日中午,赵太太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有关“赵连海涉嫌‘寻衅滋事’”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但奇怪的是:《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居然没具体写出拘留多长时间。这是违法的。
    11月16日,赵太太和律师一起去羁押赵连海的北京大兴区看守所《递交律师会见申请》,但看守所各个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最后没有一个部门接收律师的申请。这同样违法。
    记者刚刚得到消息,大兴检察院对批捕赵连海已无任何疑义。
    

二、为何要逮捕赵连海?
    
    三鹿的丑剧,令中共政权陷入了极大的政治被动,甚至出现了统治危机。作为“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以不幸的人生遭遇及不懈维权奋斗,赢得了全社会广泛的同情与尊敬,占据了道德的高地。北京当局为何要对他下手?
    据记者了解,赵连海先生性格直率,不但接受过许多外国媒体的采访,还经常在互联网上揭露政府的弊政,利用互联网组织维权活动。也正因为如此,赵先生很快就被北京当局列为了“国保人员”,即由国保力量直接监视和稳控的人员。由于中国的警察体系通常是属地管辖,所以赵先生住在哪个地区,就由哪个地区的国保力量负责直接稳控。
    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得到消息:赵连海及家人的电话和互联网早已受到了当局监视,他们的每一次通话、甚至每一个网络行为都被密切地“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当局的注视之下。技术侦察这项任务是由北京市国保总队下达并执行的,大兴分局下设的国保支队、信息通讯处和内部单位保卫处等部门的警员参与执行任务。
    
    一位国保警察这样告诉记者:“最近,赵连海做事‘出圈儿了’,对国家安全保卫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危害,没完没了地纠缠,对国家的形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三鹿过去了(公众不再密切关注了)。我们认为是时候(秋后算帐)了。”
    

三、是谁抓捕了赵连海?
    
    谁是幕后主使,我们尚不清楚。但逮捕赵连海的命令确是由北京市国保总队突然下达的,说是“出于政治需要”,但并没有清楚地表述要以何种罪名抓捕赵连海。也就是说,国保总队下令,大兴国保支队临时“找茬儿”。真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寻衅滋事”的罪名,就是这么来的。
    
     “赵连海案”仍在大兴分局,前后参与过侦查、逮捕和审讯的办案警察多达二十余人
(有关办案人员联系方式 省略 供媒体查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1/1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大兴看守所无理由拒收律师会见赵连海的申请
  • 呼吁北京警方,释放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
  • 奥巴马访华前,“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被抄家后带走
  • 参与网快讯: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被大兴公安局带走(图)
  • 重要通告,三聚氰胺毒奶诉讼案下周开庭!/赵连海
  • 赵连海被带走是假消息,他本人的聲明
  • 结石宝宝家长都已安全/赵连海
  •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3月4日在石家庄的经历
  • 结石宝宝之家创建人赵连海的声明
  • 赵连海在推特上否认被公安帶走
  • 赵连海: 仅仅因为我们幼小的孩子们叫我们爸爸妈妈!
  • 呼吁组建“中国宝宝维权联盟”/赵连海
  • 半年多来被公安国保警察“关心”的一些感触/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
  • 赵连海:共产党就是王八蛋
  • 有感结石宝宝博客被删除/赵连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