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毕节6岁女童被火钳烙:亲生父母的暴力悲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转载)
    来源: 贵州都市报
    
    两个人的暴力,让一座城市惊栗----
    火烙亲生女调查
    
    贵州毕节6岁女童被火钳烙:亲生父母的暴力悲剧(组图)
    
    贵州毕节6岁女童被火钳烙:亲生父母的暴力悲剧(组图)


    病房中挤满看望婷婷的人。
    
    贵州毕节6岁女童被火钳烙:亲生父母的暴力悲剧(组图)


    身上全是伤痕
    
    光洁细嫩的臀部,被烧烫的火钳烙得血肉模糊。
    
    臀部的左侧,两条约5厘米长的黑红色火钳烙印,再次直逼在场所有人的视野。当这名6岁幼女的裤子被拉至膝盖以下后,大腿上也显现出了黑红色的火钳烙印,还有竹条抽打后的伤痕。人们继续将她的上衣往上拉,露出来的背上也是稀稀落落的,被抽打后留下的伤痕。下巴的左边和嘴唇上,又是一个狰狞的烙印。
    
    之后,纷杂的愤怒和指责像风中的柳絮一样,忽起忽落地掷向病房里的两位年轻夫妇。在这个大约10平方米的病房里,群众来了一批又一批,而愤怒和指责一次接着一次地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被重复着。除了这对年轻夫妇以外,谁也不知道这位在家排行老二,名叫赵婷的女童身上那些狰狞可怖的疤痕,到底要被抽打和烙印了多少次才形成的。
    
    10月28日上午,这起震惊的虐童事件被揭露。令人困惑的是,至今没有人清楚这起暴力事件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暴力
    
    罗梅向媒体坦陈,她烙过女儿赵婷大腿一次,而丈夫张周烙过两次,一次在嘴唇下方,一次是臀部。期间,罗梅曾唆使大女儿赵琴烙过赵婷右手手臂一次。另一次,张周用罗梅织毛衣的铝制签子烧烫了,烙赵婷的脚背。
    
    11月12日这天,赵婷没能参加在这天举行的半期考试,她正躺在毕节市凯帝医院六楼的一个病房里接受治疗,而跟她同班的姐姐赵琴(化名)和班上其他39名同学正在答他们人生中第一次考卷。
    
    在接受治疗前,赵婷最后一次美术作业本上,她画了三棵果树。其中,一颗苹果树上,被她用蜡笔画上了碧绿的叶子和红艳艳的果子。老师批阅的时间是10月24日。
    
    4天后的上午,星期三。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8点40分,语文老师李自群走进教室时,发现第四排的位置上,除了赵婷一人是站着外,其他7名同学都是坐着的。赵婷大声哭了起来。
    
    李自群问,“赵婷,你被其他同学欺负了吗?”
    
    赵婷说“不是”。随后,她又号啕大哭。
    
    她说,她的屁股很疼,坐不下去。
    
    李自群将她带出教室,拉下她的裤子后就惊呆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孩子被打成这个样子,太可怕了!”
    
    “好像从菜场买的带皮的肉,被烧来煮一样。”校长付勇回忆。
    
    赵婷说,是爸爸用火钳烧烫后烙的。
    
    随后,付勇赶紧联系了益智学校的分管单位毕节市中心小学,对方称这事得妇联出面处理。随后妇联和警方赶到学校,并很快带走了赵婷的父亲张周。
    
    张周原来的房东55岁的何女士说,今年正月,张周一家六口租住了她的房屋。她经常在半夜的时候,听见赵婷被打哭的声音。“他们动不动就要打孩子,而且打得很凶”。
    
    何女士用拇指和食指画了一个圈说:“看到用这么粗的棒棒打过赵婷”。“因为经常听到他们半夜三更打孩子,受不了,才让他们搬出去,不租房子给他们。”何女士说。
    
    房东何女士的陈述,随后被目击者发布至网络。
    
    张周家周围多名邻居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证实,赵婷还被张周和妻子用针给耳朵扎个窟窿,用一根毛线穿过,并用扯毛线的方式来揪她的耳朵。
    
    11月13日,赵婷的班主任徐嫦告诉记者,之前,她就经常发现赵婷身上有青肿及疤痕。赵婷称是自己摔伤的。徐嫦欲致电张周,被赵婷哭喊着制止。她说,打了电话的话,“爸爸会打得更厉害的”。
    
    有一次,学校放学后,所有的学生都排队走出了校门。赵婷却还没走完20米左右的学校院子,姐姐赵琴牵着她的手,她的脚看起来有些瘸。一天,罗梅到学校去接赵婷和姐姐放学,老师们脱下赵婷的裤子,指着那些伤痕问罗梅是怎么回事,罗梅称不是在家里被打伤的。
    
    10月28日上午,她无法坐上教室里的木凳,失声痛哭。
    
    这一异常举动,引起了语文老师李自群的注意。
    
    张周夫妇俩虐待幼女的事件,由此为公众知晓。
    
    当天,罗梅向媒体坦陈,她烙过女儿赵婷大腿一次,而丈夫张周烙过两次,一次在嘴唇下方,一次是臀部。期间,罗梅曾唆使大女儿赵琴烙过赵婷右手手臂一次。另一次,张周用罗梅织毛衣的铝制签子烧烫了,烙赵婷的脚背。
    
    被火钳烙伤的臀部开始有些发痒。上厕所的时候,赵婷无法忍耐地用手去挠伤疤,反复几次后,臀部被挠得更加血肉模糊,疼痛也随之加剧。
    
    11月14日23点43分,一位网友在百度贴吧里留言说,“这是看得见的疤,两个无人性的父母,这是无异议的!问题是,那些看不见的疤,谁认真去看了!”
    
    毕节凯帝医院院长杨大亮说,赵婷在接受治疗期间,医院除了用药物治疗创伤外,还每天安排一个人跟赵婷交流,好让这位心理有阴影的孩子很快开朗起来。
    
    “昨天晚上半夜醒来,满脑子都是孩子的小屁股,我哭了。看着自己熟睡的女儿,想到可怜的孩子没吃没穿也就罢了,却有这样残忍的父母。”一位网友在百度贴吧跟帖说。
    
    几天后,77岁的爷爷张应祥来医院看了赵婷后,哭着回了瓦厂村。
    
    谎言
    
    一位愤怒的女市民曾狠狠地抽了罗梅一耳光。几名到病房里看望赵婷的毕节二中的学生,用向张周和罗梅吐口水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愤怒。
    
    头发凌乱,几滴泪水从深陷的眼眶里淌了出来。
    
    递过去的雪白纸巾被他揉成一团,然后再被他粗黑的手指往眼角塞过去。转身的几秒钟,被泪水和手上的尘土染黑的发皱纸团就出现在了病床的床沿。
    
    32岁的张周微微佝偻着瘦削的身子,坐在女儿赵婷的病床沿。
    每次,被围观的群众和媒体追问他为何用烧烫的火钳和竹条将6岁女儿赵婷折磨得遍体鳞伤时,泪水就止不住地从他黑瘦的脸庞淌落下来,他伸出粗黑的手指去擦拭时,一些黑色的尘土被泪水润湿在脸上。
    
    他开始抽泣,肩膀颤动,嘴里呜咽着说“我错了,后悔了,对不住女儿,对不住全社会。”他对我说,他想自杀,但担心自己死了后,四个孩子没人养活。
    
    四个孩子中,大女儿9岁,小女儿只有1岁零两个月。
    
    在虐待女儿事件被媒体披露时,他在新的建筑工地上的木匠活儿才做了10多天,工资还没有领到手,他就开始被媒体、学校、妇联警方和公众的追问、审讯质问和谴责紧紧包裹着,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大多数时间里,他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耷拉着头,双手交替着地抄在怀里。
    
    10月30日在当地电视新闻镜头里出现的那身衣裳,在14天后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时,上面已满是粉尘,白的,还有黑的。
    
    期间,这身衣裳还伴随着他在监牢里呆了5天,理由是虐待幼童。
    
    10月28日,赵婷就读的毕节市益智学校幼儿班语文老师李自群发现她浑身是伤痕后,她很快被告知是赵婷的爸爸张周和妈妈罗梅用火钳和竹条虐待所致。
    
    第二天,出现在毕节市电视台记者镜头里的罗梅,一脸漠然,脸上看不出任何跟这个事件相关的,人们所能接受的表情。
    
    “她屁股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毕节电视台记者问罗梅。
    
    “你们自己看,我不晓得。”罗梅说。
    
    之后,张周被警方带走。
    
    “她烫成那样子,我确确实实没有烙她。”张周在接受审讯时说。
    
    “她自己烙她自己啊?”警方问。
    
    “她肯定不可能烙她自己嘛。”张周道。
    
    “那是哪个烙的呢?”警方继续追问。
    
    “她们两个人打架时(指赵婷和姐姐赵琴),被推到火上烙到的。”张周说。
    
    “那背上和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呢?也是打架打的?”警方追问。
    
    张周垂下脑袋,沉默。
    
    接下来,赵婷身上的伤痕,屡次被张周和罗梅用几乎一致的谎言来向公众解释----除了是赵婷和姐姐赵琴打架时,被推到火炉上烧伤这个理由外,另外的理由是“她自己摔伤的”。
    
    这样的解释显然无法被公众和警方接受和认可。
    
    夫妻俩的谎言无疑是在公众的怒火上再次浇了一把油。由此换来的代价是,公众对这对年轻夫妇没有止境的谴责和责骂。一位愤怒的女市民曾狠狠地抽了罗梅一耳光。几名到病房里看望赵婷的毕节二中的学生,用向张周和罗梅吐口水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愤怒。
    
    第二天,医院将赵婷换了一个病房。
    
    “事态在朝着另一个不妙的方向发展,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将他们的病房换了。再有人要来看望赵婷,都必须经过医院办公室的许可。”毕节凯帝医院院长杨大亮说。
    
    动因
    
    罗梅说虐待女儿是因为“她经常不做作业,也不听话,有时叫她关门还要抵嘴,我们太气得很,为了管教她,就用火钳烙她”。此外,夫妇俩还曾采用逼赵婷跪在有钉子的木板上的方式来进行“管教”。
    
    赵婷属羊,爷爷张应祥掐指一算说,“赵婷今年虚岁7岁”。
    
    在毕节市千溪乡瓦厂村,赵婷生活了5年,她与爷爷奶奶相伴。爸爸张周和妈妈罗梅在广东佛山打工。之前,刚刚出生没多久的赵婷和父母一道,也曾前往佛山市。
    
    几个月后,赵婷的身上开始长水泡。
    
    她因水土不服,被送回了瓦厂村,由70多岁的爷爷奶奶抚养。一直到今年3月,赵婷才回到从佛山回来的父母身边。6个月后,她和姐姐赵琴一起被送到毕节市益智学校读幼儿班,每人每年学费600元。
    
    张周排行老幺,家里还有三位兄长和一位姐姐。
    
    77岁的张应祥说,他平时很少用暴力的方式来教育张周兄妹。唯一一次对张周采取暴力,是在张周七八岁的时候。那次,张周去瓦厂村一个叫阴河洞的水塘里游泳,因为之前这个水塘曾淹死过人,一怒之下的张应祥用竹条抽打了张周几下。从此,再未打过他。
    “他没有三个哥哥聪明。”张应祥说。
    
    这位自幼沉默寡言的少年,在初中毕业后因为成绩不好而没有继续读书。后来,他娶了一位同样初中毕业,同样沉默寡言的妻子,来自毕节千溪乡场上的罗梅。
    
    在村寨长辈眼里,罗梅的沉默被认为过了头。
    
    她经常在路遇乡邻时,哪怕对方是长辈,也不打招呼。在毕节,做豆腐生意的三哥张开富的住处离张周的租房只有几百米远。三嫂说,罗梅经常来她家时,都不怎么打招呼。
    
    张开富说,从佛山回到毕节后,张周一直处于无业游民的状态。“偶尔打打零工,每天有40-50元的收入。”赚来的钱,很快就被用来支付常生病的孩子们的医药费。
    
    在毕节,张周很少有朋友,没有多少人与他有往来。
    
    每次去三哥家,张周总是抱怨挣不到钱。至今,他已向张开富借了三次钱,每次借一百元,很快就还上了。最后一次,他借了三百元,用来交纳房租,至今尚未还债。
    
    张开富分析,张周之所以要打赵婷,可能有两个原因:1、老师有时候打电话给他,说赵婷在教室里打瞌睡;2、自己在毕节挣不到钱,想去广东打工又因没人在家帮他带孩子,心里很烦躁。
    
    在公众和媒体的追问下,罗梅说虐待女儿是因为“她经常不做作业,也不听话,有时叫她关门还要抵嘴,我们太气得很,为了管教她,就用火钳烙她”。此外,夫妇俩还曾采用逼赵婷跪在有钉子的木板上的方式来进行“管教”。
    
    而事实上,赵婷的老师们说,她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处于中上水平。
    
    9月份,张家四兄弟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们商定:从明年正月开始,每人赡养父母三个月。每个月,他们要给父母买一袋米、20斤肉、5斤猪油、3斤菜籽油、20斤面粉。这些开销,总共需要300元左右。
    
    张开富担心,如果张周去了广东,轮到他赡养父母时,无法兑现。不久,他帮赋闲在家的张周找了一份工地的活儿。10多天后,张周就被卷入虐待幼女风波。
    
    他回忆说,以前,张周也用竹条打过大女儿赵琴,但从未用火钳烙过。有一次,他正准备用竹条抽大女儿,被张开富夺下竹条。
    
    张周说,用火钳烙赵婷的那天,他去一个朋友家吃喜酒时喝了点啤酒,“平时只喝一瓶啤酒就会醉”的他喝醉了。回家后,他把火钳放在了火炉上。
    
    几分钟后,滚烫的火钳就被烙在了赵婷的屁股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20多个小时后放回(图)
  • 催讨工资无着贵州青年持刀杀人
  •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 贵州遵义中级法院内的凶杀案是怎样发生的?
  • 原贵州政协主席黄瑶被传有多名情妇(图)
  • 原贵州政协主席黄瑶被传与多名女性有染
  • 贵州政协主席黄瑶被免职:传染指扶贫项目落马(图)
  •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 贵州一案犯劫持十岁男孩被击毙
  • 贵州一名被拐儿童找到生父(图)
  • 贵州三年打掉45个涉黑团伙 查处“保护伞”27人
  • 快讯:贵州已启动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图)
  • 张思之等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 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涉严重违纪被调查
  • 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涉嫌严重违纪(图)
  • 贵州仁怀正调查粮仓倒塌事故(图)
  • 贵州省纪委省军区纪委联合发文 征兵反腐
  • 贵州法院再现袭警案 1死3伤
  • 贵州遵义男子闯入中级法院刺死一名法警
  •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贵州喀斯特石漠化的危害
  • 陈杨被劳教的背后/贵州 紫电
  • 王藏:闪光的丰碑【“贵州人权研讨会”亲历】前言(图)
  • 贵州水城:政府充当私营矿主“保护伞”村民遭殃
  • 中共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诗歌)/贵州人权捍卫者
  • 正气凛然,鬼神畏惧——清明祭扫抗日英烈墓抗暴纪实。 贵州公民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袁建民:贵州“青山绿水”也会掩盖着生态危机
  • 贵州乡村的落后、城市的拥挤/刘芳芳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贵州人权研讨会
  • 贵州来了个林树森——一个搬动西南格局的人/陈正祥
  •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 中国铝业贵州铝厂-----想说爱你不容易
  • 网民热议贵州遵义市委市政府豪华大楼/李鸣
  • 贵州省沿河县教育局暗箱操作克扣血汗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