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小三盘渔民七年抗争讨不回公道致中央首长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6日 来稿)
    维护宪法和法律权威 对捍卫集体生存资源被正在不法侵犯而被歪打的紧急呼吁
    ——从小三盘渔民七年抗争讨不回公道致中央首长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胡绵涛总书记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委员:
    吴邦国委员长并全国人大常委各位委员:
    贾庆林主席并全国政协各位主席:
    温家宝总理并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渔村惟一的劳动群众集体的生存资源,已定权发证受法律保护的岙口滩涂被官商黑勾结,以商业利益侵吞村民的生存资源,剥夺了村民的劳动权,生存发展权,逼迫村民从原来是土地主人变成社会游民。渔民们对这种强权掠夺,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坚持七年理性韧性抗争,走法律涂径,把当地政府告上了法庭,几经挫折和失败,此伏被起,也曾获得省高院判决: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但是在当今的政治环境下,司法向权力倾斜,地方各自为政,法律成废纸,中央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渔民坚持七年抗争,被抓关48人,被雇凶疯狂毒打40人,没有被公权力高压压垮,但仍讨不回公道,也总逃脱不了被歪打的命运——特别是发生在2009年6月19日事件,被公安局抓捕15人,后其中11人为取保侯审,还有一人被逮捕至今仍在狱中。为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捍卫劳动群众集体生存资源不被侵犯,阻止正在不法侵害的正当行为而被歪打,特向中央提出紧急呼吁:
    (一)集体生存资源该受法律保护
    海岛渔民靠海吃海,岙口海涂的生存资源属于集体劳动群众的自然人权,也是宪法所规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公民是国家的人主,劳动权、生存发展权受法律保护。是毛主席共产党打江山,成千上万先烈用鲜血换来本来属于人民的财富——生存资源,《宪法》第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宪法》第12条规定:“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小三盘岙口海涂是村民的生存饭碗、劳动基地,有史以来历代百姓靠此为生。并在1984年6月20日洞头县执行省府1983年(34)号文件“对浅海滩涂定权发证的通知”(根据中央1983(1)号文件)颁发给村集体使用权证463亩,后荒海涂开发利用767亩(土地法第40条规定可长期使用),共1230亩,使用权证明确规定:“使用权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这就是我们全村1700人劳动群众的生活依靠,我们是土地的主人。
    现实情况又是怎样呢?洞头县政府为了开发房地产、官商勾结,于2002年对村民已种下的蛏而不顾,对依靠海涂采集的采民出路不理,未围垦就先出售1000亩给一位开发商获利9000万元,政府依仗权势,依仗武力,依仗官商恶欺人,出售我们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源,引发了民告官官司时达七年之久。
    不愿当奴隶的小三盘村民通过学法懂法依法抗争,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大家坚信真正共产党是为民的,法律是神圣的,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坚持不屈不挠的顽强抗争,把地方政府告上了法庭,坚持不倦的韧性抗争,曾获得省高院判决: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政府本应妥善处理失地渔民的目前和长远生计问题。但是,在当今的世道,司法向权力倾斜,中央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法律成为废纸,地方诸侯割据,百姓七年抗争仍讨不回公道,百姓从原来的主人变成了社会游民,但我们继续坚持不停止抗争。
    这场斗争是维护还是背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斗争,是捍卫还是侵占和破坏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斗争,是保卫还是剥夺渔民阶级生存权、劳动权等合法权益的斗争,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对修正主义,反复辟的斗争,是新时期两个阶级,两条路线在经济战线和政治战线上的斗争。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民对自然资源有公平公正共享之权利不该受侵犯,应受国家宪法和法律保护,也是真正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所决定的正义反对邪恶的斗争。
    (二)阻止正在不法侵犯遭受歪打
    胡绵涛总书记指出:“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和法律至上”。小三盘渔民合法权益遭受公权力的非法侵犯,七年坚持理性抗争,并获得省高院判决:确认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但调换三任书记,任讨不回公道。失地渔民怎能跟强权恶势力硬拼,明知是鸡蛋碰石头,只能是忍辱忍辱再忍辱,只要是县府哪怕还有一丝一毫政治对话的距道,只要是一丝一毫还有非暴力交流的机会,只要是人民的声音还有一丝一毫发出的地方,只要人民还能够看到一丝一毫有改善的希望,人民绝对不会选择暴力革命的。
    渔民经七年忍辱抗争的艰辛路,2003年10月17日静坐要求解决问题,被镇压;2006年7月11日村民阻止非法施工,被政府雇请社会游民充当打手,20多名群众被疯狂毒打,电告公安“110”,也不理采;2006年12月16日政府调动公权力全岛封锁,像抓甲级战犯一般破门入户围捕支持为民请愿的正义人士,百姓只有流泪,无可奈何;但还有10位勇士不撤诉、不屈服,坚持抗争到底。2007年7月11日,百姓到工地论理也未开口,就被县长亲临指挥,镇委书记彭建绵赤膊上阵,雇请凶手,公安护航,抓捕18位百姓关押在他乡,后送入监牢3人;2009年3月4日,我们对新上任书记抱着很大期望,派代表向新书记提出公平公正化解矛盾的七点要求,滩涂已被强行非法围垦了,给我们“一只生蛋的鸡”,适当解决好70%失地村民目前和长远生计;4月14日,董副书记与我们代表谈话,我们指出海涂是村集体群众的生存资源的法律依据,要求适当解决即可,不料4月15日,由董副书记主持的双方40多位代表的坐谈会上,双方对滩涂的归属还争论未结果,因为这是七年民告官官司的焦点,群众法律意识的提高,并有省高院的判决书,本应从对抗到对话是化解矛盾的好机会,但在官权泛滥,民权被剥夺的时代,百姓的一丝希望又成了泡影;在谈判桌上官员翻云覆雨,当场下令要强行施工,这比重庆谈判蒋介石翻脸还露骨!当晚由专政工具——公安局发出保护强行施工的通知,开动宣传机器,发出对阻当施工者“轻者劳教,重者判刑,从重从快”的恐吓令。俨然,洞头上空又乌云密布。经过七年抗争的百姓,忍受过无数次血和泪的磨砺的新时代的渔民,没有被强权吓倒,我们坚信真的共产党“为民”不变,坚信法律是神圣的,不畏强暴。4月16日、18日、19日,坚持理性抗争,村民手拿“法律依据”和“高院判决书”到非法施工工地与公安警察和施工工人进行论理论法抗争,阻止了非法施工,村民的命运自己把握。4月20日,包工头在公权力的支持下,先动手殴打了林吾清(92岁)等4人,然而在场的公安警察的照相机失灵了,因为他们的镜头只对准抗争百姓的,群众激怒了进行了自卫反击,公安保护了包工头,矛盾没有激化,但施工被阻止了。
    4月24日,政府从温州雇请了近百名打手,又动员包工头继续施工,有意挑起事端,在敌强我弱的势态下,我们运用了毛主席的“游击战争的战术”,“敌进我退”,无奈忍辱,没有上当。这就是洞头政府贯用的雇请社会游民充当打手,用暴力强占农地的卑鄙手段,这是什么社会?是什么专政?村民眼看合法权益被侵占,咬牙切齿,这是人吃人的社会在进化,是中国两千多年封建统治在共产党天下重现!
    5月20日—22日,温州雇请的打手已退,非法施工继续进行,百姓在毛泽东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精神支配下,群众为捍卫自己被抢夺的“饭碗”,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无奈采取制止不法侵害的革命行动——拆了正在施工的部分砖墙,目的是再次向开发商和富人许亚鸟发出警告,并以示要求政府坐下来,以谈判化解矛盾,群众还是真心实意要求适当把问题解决的。过后,开发商和富人许阿鸟找政府论理,“政府把地基权属不清的土地卖给我们,引发了矛盾纠纷,要求政府赔偿。”政府指使许阿鸟来找抗争的群众负责人,当我们把“法律依据”、“省高院判决书”现出后,向来者论理论法,“我们的生存土地有法律依据,有判决书确认政府违法,就算权属未解决好,政府把我们劳动基地出卖给你们,是对我们权益的侵犯,责任在政府。”于是开发商和许亚鸟找县官吵闹,他对县官讲:“你把天安门广场批给我盖房子,我不是要被武警打死”,富人不放过政府,政府官员屈服富人,依仗权势、财势欺人,助强凌弱,大展官权雄威,弱肉强食,视村民为愚民,视法律如废纸,于6月19日,由公安发出“涉嫌毁坏财物罪”,对南光亮、杨玉秀等16名百姓进行传唤,抓捕15名(一名至今在逃),后11人取保侯审,杨玉秀逮捕。又一次制造白色恐怖,扼杀正义,企图使百姓害怕、失信,不敢举措。但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新时代的渔民是压不垮的,他们必将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任务是用刑法同一切犯罪行为作斗争,保卫国家安全、保卫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保卫国有财产和劳动群众集体财产……保卫公民的人身权益、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第13条规定:“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人民集体所有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益、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
    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劳动权被剥夺,宪法赋予劳动群众的集体公有制的生存资料被抢夺的危机关头,小三盘渔民高举“还我土地”、“我们要吃饭”、“反对腐败”的旗帜集体进行抗争,正符合刑法第20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的规定,是合法的、正义的,完全属于正当防卫行为。刑法第20条同时规定:“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七年抗争告诉人们,目前在私有化浪潮和官权广为泛滥、官商恶勾结,主要官员依仗权力,用暴力强占农民的生存资源,迫良为娼,迫主人成为游民,重新当奴隶的情况下,七年理性抗争讨不回公道,农民群众被迫只能采取极端的防卫手段(拆砖墙),目的是阻止集体财产被正在非法侵占的犯罪行为和要求政府坐下来谈判解决。首先应当依依法受到惩罚的是导致这次事件发生的洞头县政府主要领导中有违法和犯罪行为的直接负责人和幕后策划者和打人凶手。而不是为维护集体财产和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为制止犯罪而实施正当防卫的小三盘渔民。对小三盘事件的处理,也是检验我国地方司法机关是否认真贯彻胡绵涛“三个至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也是真正共产党实现社会公平公正的一贯主张的诚金石。
    (三)立即停止政治迫害,支持渔民正义抗争
    《宪法》第41条第二款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对官权的警示。
    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解决官权与人民大众之间的矛盾唯一的政治钥匙:就是用毛泽东思想——“为人民服务”来约束精英集团的工作方向;用“造反有理”来保证人民的基本权利。那就是官员要为人民服务,百姓则是造反有理。张宏良教授讲得好“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那么,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博大精深,概括起来则是两话句——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
    难道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中,《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利用任何手段侵占或破坏国家和集体财产”,公民是国家主人,对自然资源有公平公正共享的权利,在遭受到当今官商恶勾结的侵占,当百姓饭碗被剥夺的时候,渔民们已理性抗争七年从未停止过,而政府贯用高压和诱惑手段就是不理百姓,多次采取暴力强占农地,现代渔民不忍辱待毙,无奈举起“造反有理”旗帜,拆了部分砖墙,这是正义的举动,,这是为真理而斗争民魂觉醒,这是不愿当奴隶新中国渔民毛泽东思想的武装,是对官权的无奈制约之举措。可是七年的抗争仍讨不回公道,至今正当的防卫还有杨玉秀坐牢,南光亮老人等11人取保侯审,遭到政治迫害,失去人身自由。难道共产党是一贯主持公平公正的社会,如今却演变成“只准官商恶勾结放火,不许草民点灯”的世道吗?!!我们呼吁中央真正共产党责成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对12位渔民的政治迫害,支持我们的正义抗争,救救百姓于灾难之中。
    (四)保护海岛自然资源。
    海岛的港弯岙口滩涂是海生物的繁育基地,繁育基地的破坏,鱼儿子孙从何来?浅海滩涂的围垦是破坏生物链,破坏自然资源的断子绝孙的工程,与胡绵涛的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
    然而,中国官场的病态,为政绩大搞养殖基地填海造地,政府靠圈山卖地所谓招商引资,增加财政收入,增加奖金,破坏自然资源,剥夺渔民的劳动场所,逼使主人当奴隶。虽然国务院也派飞机来岛巡视,后也经省政府批准“洞头浅海养殖保护区”,但在当今中央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和法律“高压线”不通电的政治环境下,在谎言主宰的官场病态下,保护海岛自然资源,为造福子孙后代任务十分艰距。
    (五)停止对集体财产侵犯,给渔民一只生蛋的鸡。
    国家主管部门应该遵照宪法“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和破坏国家和集体的财产”的规定,小三盘村的集体经济资产已到崩溃边缘,惟有岙口自然资源——海滩1230亩(其中定权发证463亩和荒涂开发利用767亩),原来用于养殖和自由采集,村民们外出打工或经商(小数人),碰上工厂停工或经商困难返回即可下海涂自由采集或承包海涂养殖为生。如今被政府强行暴力围垦,我们坚持七年抗争,阻止非法施工,此滩涂大部分尚存在,这是全村劳动群众的生存基地,我们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用铁和血在捍卫着我们的合法权益,但正如国歌“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也阻挡不住地方土皇帝的腐败洪流,但我们坚信真正共产党为民宗旨不变,坚信法律是神圣的,坚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我们向中央呼吁,依法责成地方政府停止对集体财产劳动群众的生存资源的非法侵占,剥夺官权,还权于民,高台贵手,给海岛渔民一只“生蛋的鸡”。
    (六)强化中央集权,竣法刚猛,除掉地方土皇帝。
    《宪法》是共产党领导制定的,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约束官权,保护民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大法。为什么改革开放后,虽然在经济上发展了,国家肥大了,但政治上腐败迅速引发经济上腐败,腐败大潮淹没整个社会,信仰危机、道德危机、两级分化、黄赌毒泛滥成灾,地方各自为政,中央政令难出中南海,党群从鱼水关系变成火水关系,中华民族又处在最危险的时候,根本原因是贬低否定毛泽东思想,让披着共产党外衣的政治精英、知识精英、经济精英占居了统治地位,践踏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和统一。因此正如张宏良教授讲的“目前摆脱内外危机,实现社会长治久安和人民生活幸福的根本政治原则,就是扩大百姓民权,加强中央集权,剥夺地方官权,限制外来洋权。”因此,我们呼吁加强中央集权,必须竣法刚猛,除掉地方土皇帝。根据《宪法》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和“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现提出对洞头县府主要官员的违宪违法的行为要求中央追究:
    1、284公顷的围垦许可证,篡改为2.84公顷,该不该是真正共产党所为?
    2、50公顷填海需报国务院审批,而284公顷不报国务院,地方超越中央权限,下位法超越上位法,若不追究,中央威信何在?
    3、强行暴力抢夺村民集体生产资源,逼主人为游民,剥夺村民生存权、劳动权。(违宪第6条、第10条、第12条、第42条)
    4、渔民的人身自由受侵犯。七年抗争被抓关押48人次。公安按上级指示,先抓人,后整理材料,先定性后取证,4个月后盖手印,公检法一家人,法律成了打压群众、扼杀正义的工具。(违宪37条、38条)
    5、对公民上诉控告压制打击报复。(违宪41条)
    6、政府雇凶殴打群众,暴力征地、暴力拆迁,改变了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如今官民、警民的关系紧张在于宪法和法律被践踏。
    7、2009年10月1日,渔民高挂《毛泽东思想万岁》被洞头县北岙镇委书记和双朴派出所警察在场,雇请社会打手撕毁,并二次毁灭我们写在墙壁上的“国歌”、“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红歌,反革命复辟气焰何等嚣张?该不该受追究?!洞头县是否蒋介石来了!
    8、对官权泛滥,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打击报复若不受追究,若不按刑法238条、254条处罚,那官权泛滥,国家宪法和法律就失去了权威和尊严,再多的法律也等于废纸,有打雷不下雨,国家要灾难,人民要遭殃,地方土皇帝不除,就有亡党亡国灭种之危险,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必将付之东流。
    
    
    浙江温州洞头县小三盘养民采民1224人代言人
    退休干部、44年党龄党员林炳长
    2009年11月1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军转干部国庆被逼迁 小三盘村民挂国庆横幅被抓
  • 小三盘村维权村民:渔村“五一”节的声音
  • 温州洞头小三盘村民代言人林炳长再向温家宝总理呼救
  • 小三盘村土地纠纷再爆冲突 (图)
  • 小三盘强行施工引警民对峙 随州两厂老职工政府上访
  • 随州化肥厂家属工集体请愿 小三盘村民抗议抓捕村民
  • 温州小三盘多位村民被传唤 李喜阁家中通讯被切断
  • 随州水库灾民集体讨说法 小三盘数十村民继续请愿(图)
  • 浙江温州小三盘村民阻止占地施工三人被打伤
  • 温州小三盘五十村民揭露再选村民代表阴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