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薄熙来打黑与法律应该被信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1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http://canyu.org/ 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薄熙来重庆打黑,雷霆万钧,据报道几十个黑社会团伙被摧毁,十几名厅级涉黑官员锒铛入狱,山城一时“乌云驱散”,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按说如此辉煌战绩理应得到中央通电嘉奖,而后各地参观、全国推广,打一场剿灭黑社会的“人民战争”。一直以来我们党国不都是这样做的么?可是奇怪的是,薄氏打黑半年,敬爱的党中央装聋作哑,各地诸侯更是纹风不动。不但不动,还不时冷言相嘲,恶语相加:什么“打黑是出风头,破坏了社会稳定”,什么“打黑不能搞运动,依法办事才能长治久安”,更有甚者,有出口转内销的舆论直指薄熙来“打黑是积累政治资本,意在问鼎中南海”,本来胆壮气豪的薄熙来也不得不高调辟谣,声称“打黑不是主动而为,而是黑社会逼得我们没有办法”,被舆论讥之为“贼逼官反”。
    
    刚刚举办辉煌奥运尽显强国风采,国庆演练展示了赫赫军威让全世界刮目相看的和谐社会、盛世中国,蓦然间演出这幕滑稽活剧,怎能不让人跌破眼镜?
    
    众所周知,历朝历代官家与黑社会从来都是“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就算薄熙来动机不纯,身份可疑,打黑除恶,保境安民总没有错,难道能指望红朝太子薄熙来与黑社会的鼠窃狗盗之徒猫鼠同窟相安无事?这是个一目了然的是非问题,咱们伟大的党国、敬爱的胡总温总,居然就能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犯迷糊。
    
    老路从来不指望胡温两位能够在政治改革上有所作为,盖因为这两位党国所谓的第四代领导人委实没有能够启动改革的权威和能力。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是一代没有能力的庸主,而是专制中国的“领袖权威递减”规律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所作为。著名网络独知芦笛认为:从我党历史看,领袖的权力本来就来自你死我活的搏杀争夺,先皇毛太祖靠的是干掉王明张国焘以及建政后的刘林彭贺等无数开国元勋,确立了无上的权威;第二代邓太皇在军界、党务和政界广有袍泽,论实力在党内军内也算翘楚,更兼有六四屠杀树立的铁血屠夫形象,其权威自然不可撼动,但是毕竟没有老毛“造党毁党”,把几乎所有党政干部统统打倒投入牛棚没人敢做声的权威。第三代领导人江核心遂曰“核心”,其实不过是靠老邓提拔上来的,资历才干实力都不能服众,能够干完任期都是奇迹。至于第四代胡温之辈,不过是我党培养的大学生,没有干过一天革命,随便一个离休干部都比他们资格老。这样的领导人要想统治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靠什么?当然只能是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
    
    老路对芦笛的高见深表赞同,老路甚至认为根据芦笛发现的规律,一个时期,政令不出中南海也实属正常。这种弱枝强干的局面决定了胡温轻易不敢得罪地方实力派。这也是薄熙来敢以一己之力挑战具有深厚袍哥历史文化传统的重庆黑社会、其他地方实力派敢坐山观虎斗冷嘲热讽而中央只能无所作为的原因所在。
    
    正因为中央权威的削弱,胡温权威的不足,才导致他们只能循规蹈矩做庸主,不会主动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盖因为要有效实行政改,则中央必须有足够的权威,才能令行禁止,雷厉风行,自上而下全面推进改革。在目前的情况下,软弱如胡温,即使有这个心思,也没有这个魄力,更谈不上推进政改的动力资源了。
    
    实际上,胡温也不是没有任何空间、任何机会积累权威,推进政改。打黑除恶、严惩腐败、最大限度地扭转社会不公的局面,争取和赢得民意的支持,就是最大最有效的权威,也是最现实、最可靠的合法性资源。但积累这一切的基本前提是:厉行法治。
    
    不少自由派知识分子认为没有民主就谈不上法治,这实在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误导,他们不明白民主与法治实际上是可以分开的,而且法治是完全可以优先于民主实行。这样的例证其实很多,香港至今没有实现民主,但是却有完善的司法体系,是人所共知的法治社会。新加坡、韩国和过去的台湾都曾有过没有民主但是法治昌明、政府廉洁、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的时期。相反的例证也很多,印度早就实现了民主,墨西哥也算是民主国家,但是那里政府腐败,社会贫穷、治安混乱,根本没有法治可言。
    
    当然真正厉行法治、建设一个法律严明的法治国家需要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司法独立。这就要求彻底割裂党政系统跟司法机关的联系,真正使司法成为超越政治之上的独立系统,让司法成为社会公正的真正的裁判者。果如此,根本就不会有积重难返跟政府分庭抗礼的黑社会势力的存在,也就不会有靠运动式打黑积累民意资源挑战中央权威窥测最高权力的薄熙来们的出现了。
    
    实行司法独立,党从司法领域全面撤出,让司法机关有权力对党国官员实行监督,乃至对执政党实施法律监督,则腐败将被全面遏制,宪法和法律成为最高权威,党权侵凌政权、侵凌法权的现象将消失,各种社会资源的分割和利用都将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社会公正的实现将得到保障,人权和公民的自由权利将得到保护,在其被侵凌的时候也将有渠道得到救济,一个和平有序、真正和谐、稳定的公民社会将初现端倪。但是,中国的事情从来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必须看到,从启动重庆打黑的薄熙来到稳坐中南海的胡温,虽是南辕北辙的两极,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谁也没有把法治当回事。薄熙来雷霆震怒横扫千军,刮起打黑风暴,我们看到的是市委书记一声令下,公检法司全面参战,完全是耳熟能详的毛泽东运动战的那一套。正如一位资深刑事法官所言,有严打就有宽纵,运动式的打黑战役结束的时候,就是黑社会卷土重来之时。尤为引人注目的是,这次打掉的最大黑社会保护伞-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开始对其采用的居然是党内家法“双规”!从这个意义上讲,重庆打黑实在与法治精神无关。至于中南海里的胡温,连社会正义、人民的安危都漠然置之,法治不过是他们口头上的漂亮口号。
    
    我党的法律文化传统乃是法律工具主义,在我党的教科书中,讲到法律的概念、本质,就是:“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有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行为规范,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调节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关系的手段”。很显然,这是一种人治思维模式的法律观,因为任何事物一旦成为工具,就需要为工具操纵者服务,顺手则用之,不顺手则弃之,这是工具的命运。当我们将法律定位为“工具“时,难免要人为地、甚至任意地进行裁剪、取舍。法律的公正、超然、客观品质就将消失殆尽。司法行为若是奉行”法律工具主义’,那么法律就等于惩罚,而不是正义,法律被曲解为打击“坏人”,那么“坏人”也就同样能够曲解法律打击“好人”,而道德上的“好人”、“坏人”往往是没有客观标准。本来良好的法律能够让公民形成一种对自己行为的预期,从而达到趋善避恶的目的,而“法律工具主义”则使得人们丧失对具体行为的正义追求,而让位给对地位的追求,因为地位越高,掌握的“法律工具”越多,对自己越有利。
    
     法律是工具的观念还让人们感觉法律是用来管百姓的,执行法律是官员说了算,合法不合法都在领导一念之间。这就使得掌握司法权力的官员在处理案件时的轻视法律、惟长官意志是从,导致全社会无法信仰法律,而只能信仰权力。
    
      法律既然是公平正义的体现,它就应该被信仰而不是被当做工具。法律不应该仅仅被当做一种制度、一种秩序和一种统治工具,更重要的是法律本身所蕴含的公平正义价值。法律信仰应该是人民对法律表现出的一种忠诚、崇尚、热情和信任。法律也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当法律被某个具体的个人所亵渎的时候,这个人就成了罪犯和社会敌人,当法律被整个社会所亵渎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成为一个堕落、凶残的角斗场。从某种意义上说,山城重庆正是这样一个角斗场,神州中华也是这样一个角斗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让法治之光普照中华—写在奥巴马访华的日子
  • 刘路:“七五”之后,新疆无解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十月秋叶别样红(图)
  • 1989常青:刘路同志,你为什么歧视汉人?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