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让法治之光普照中华—写在奥巴马访华的日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1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天开始访问中国了,昨日400多名海内外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家致函奥巴马,请他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作为一个流亡海外的中国人,我的名字也忝列其中。但是对我来说,祈求一个外国人关注中国的人权,“干预中国内政”,心里并不是滋味。
    
    中国政府比六四之前有了进步,它们也开始谈人权了,虽然它们的人权概念与世界主流人权概念大不一样,用前总理李鹏先生的话来说,它们的人权概念只限于生存权和发展权。既然要讨论中国的问题,我们不妨使用中国政府的概念,免得“鸡对鸭讲”。
    
    那么我今天就只谈生存权中最基本的生命权吧。
    
    中国人民的生命权其实也是大有问题的,不说很多生命没有出生的自由,他们必须有政府颁发的出生证才可以出生,否则在母亲的子宫里就要被消灭(刮胎);也不说呆在死牢里面临“上路”的死囚,根据比较彻底的一种人道主义观点,人的生命是上帝赋予的,政府无权剥夺人的生命,这也是很多西方国家取消死刑的哲学根据。他们生命的消失毕竟有所谓的“法律”支持。我今天只谈谈那些无缘无故被打死的合法公民,他们的生命权在和平时期被自己的“合法”政府非法剥夺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
    
    中国今年的国庆大典,适逢六十周年建政纪念,“人民政府”倾一国之力,弄出一个“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盛世场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长安街上军容严整、整齐划一如刀砍斧削般的军人方队走过的画面,眼前浮现出另一幅画面,那就是今年六月份在曼哈顿第六大道法轮功死难者亲属手捧遗像默默走过的场景,那是整整两个方队,大概六百多人,他们面带凄容,手里捧着死难者的遗像,在异国的城市街头向我们展示被政府公权力非法剥夺了生命的那些冤魂。说实话,我非常震撼,我当时甚至对记者说,这样的邪恶政府如果不被推翻,真是天理难容!
    
    我知道,那天被展示遗像的冤魂不过是法轮功受难者的一小部分,十年镇压,法轮功被打死的至少有3000多人。这些人都是未经法律审判而在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和一些不见天日的黑监狱被无端剥夺生命的。为此,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群体的镇压被一些人权机构和人权活动家称为“群体灭绝”。
    
    但是事后冷静下来,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维和信息储备,我发现对法轮功的镇压其实并不是如某些媒体所说的那样惨烈,一场由一个独裁政权倾一国之力发动的持续十年的宗教迫害运动,整个国家机器都为之发动、运作,死掉3000多人实在“不算太多”。
    
    我知道这样下结论肯定会被人骂死,但是让我们来看事实吧。
    
    我们知道,不说中共初创时期打AB团、延安整风等内斗杀害自己人十几万那些陈谷子烂芝麻,就说中共建政之后在和平环境下历次发动的政治运动,从镇压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革到六四,哪一次不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据大陆学者根据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信息整理的数据,建政之后非正常死亡的大陆民众在5000万以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笔者曾在中国底层政府机关工作过,亲眼见过县(市)公安局乡政府和派出所的基层官员是如何对待人民群众的。因为计划生育、小偷小摸、甚至有伤风化的嫖娼、偷情等被乡政府、派出所警察、法庭法官打死的,时有所闻,一个县每年发生两三起这种案子稀松平常。笔者有位熟人是法庭庭长,因为审理离婚案中查出女方与他人偷情,他居然把这位第三者抓了毒打并游街示众,导致此人含羞自杀。这位庭长不过是换了个工作单位而已,并未受法律处罚。有一位派出所长,手上人命案件至少有三起,其中一例是有个家伙有传染病,虽然强奸抢劫无恶不作,但是法院判了监狱不收,只好让他逍遥法外。这家伙更加为非作歹,这就害苦了这位所长大人。后来在他再次犯案被抓住之后,所长将他用摩托车带到野外,然后借故把他放掉,这家伙跑出几十米后,所长举枪将其击毙,然后又朝天开了两枪。所长回来汇报犯人畏罪逃跑被击毙,局长和政委大人心领神会,还称他民除害给他一个三等功。这个所长最终因为在水库派出所打死一个偷鱼的随后抛尸装自杀,等于犯错误调到看守所。从这位仁兄到了看收所后,看守所开始不断死人。不过,看守所死人是一种普遍现象,没有什么人追究。据说全国有三千多个看守所,如果哪个所哪年碰巧没有死人,这个所一定会被上级表扬立功受奖。
    
    看守所、劳教所、拘留所、收容所、监狱和各级政府私设的小黑屋、学习班、上访人员收容所等等,每年被打死的各色人等,说成千上万一点都不夸张。
    
    在红高粱的故乡高密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案子,一个17岁的少年被怀疑偷自行车,被警察拷打不过胡乱招供,但是找不到同案和赃物,受刑更多。结果死在看守所里。高密县的警察说他心脏病突发死亡。这个男孩的父亲是个教师,多次上访不果后割下自己儿子的头到北京,将人头扔到新华门惊动了当时的中央领导人,经批示这个案子的好几个警察被判刑或开除。
    
    八十年代警察打死人一般不会有刑事责任,除了上述那种特殊情况。九十年代之后中国政府修订了法律,对刑讯逼供导致死亡的案子一般都要追究警察的刑责,但一般都是三年以下缓刑,判实刑的非常之少。新世纪之后,警察开枪杀人也判死刑。因为法律处罚越来越重,警察执法粗暴的情况也有了改善。刑讯逼供已经不再是普遍现象了。当然,法轮功案件等特殊情况例外。
    
    有人说法轮功被刑讯被打死是江泽民或者中共中央有指示,“打死算自杀”,对这种说法笔者有所质疑。因为,从中共的行为逻辑上看,这么大规模、大范围、长时间的宗教迫害,死掉3000人实在不算太多,如果真有“尚方宝剑”可以生杀予夺,上百万人被抓、被关、被劳教、被判刑,绝不会只有3000人死掉。我们可以想想文革初期,中央文革没有说可以打死人,只是放纵不管,一段时间就有那么多人被打死,北京的大兴县和广西、湖南等地甚至出现大规模的屠杀事件,广西某地杀掉十几万人,许多人甚至被吃掉。如果镇压法轮功有这样的密令,死亡人数即使再在原有数字后面添个0都打不住。
    
    笔者不是说法轮功死掉3000人死的不够,还该多死,笔者认为法轮功死一个都不应该,更不应说3000人了。笔者只是要提醒读者,在没有法治的前提下,中共一旦开动国家机器,按照其自身的运作惯性,死人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军事演习一样,据说军演死伤人数在万分之五是允许的。中共搞这么大的宗教迫害,死亡3000人不是在掌控之中可以理解的数字么?
    
    有朋友说如果中国领导人颁布命令,法轮功一个都不准打死,打死要判刑,就可以制止死亡。我觉得这种想法非常简单而又天真。因为实际上中国的法律和司法机关的文件都是严格禁止刑讯逼供的,更不用说打死人了,但是国家机器自有其运作惯性,一个人的指示不可能根本改变一架机器的惯性,更何况是一架庞大的杀人的机器。
    
    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说一件事,一个道理,中国必须实现法治,法治是人民权利的守护神,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践踏法治,才造成这么多人的死亡,造成这么多人权灾难。从历史和现实考虑,甚至民主可以缓行,但是法治必须立即实现。而实现法治,首先必须让我们建立法律信仰,包括中国政府的领导人和我们这些异议者、反对者,都必须在头脑中建立法治至上的思想,把法律信仰贯彻到政府的每一项决策中,公民的每一个行为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构建法治的大厦,我们的人权才能得到保障,中华大地才能普照法治之光。
    
    真到了那一天,奥巴马总统也就不必承担400名中国人加给他的额外责任了。
    
    
     2009年11月10日于纽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七五”之后,新疆无解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十月秋叶别样红(图)
  • 1989常青:刘路同志,你为什么歧视汉人?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