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諸侯腐敗》梁保华曾成為中纪委調查對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0日 转载)
    摘自明鏡出版社《諸侯腐敗》
    吳玲
    《諸侯腐敗》梁保华曾成為中纪委調查對象
    曾經有人說,江蘇尤其是蘇州的幹部提拔快,這是因為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是江蘇人,有偏愛。
    後一句話雖然查無實據,前一句話似乎無可否認。江蘇尤其是蘇州的官員確實提拔快,當過蘇州市委書記、現任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就是一例。
    儘管十六大前,江蘇省南京市發生了建國以來最大的投毒案,即使根據官方被人懷疑大大縮小的數字,都高達42人死亡,數百人住院,整個中國人心惶惶,官方應急舉措更是迭遭詬病,但這絲毫不影響中央既定的提拔方案。果然,在十六屆一中全會上,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晉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十六大後,南京市委書記李源潮晉升江蘇省委書記,南京市長羅志軍晋升為市委書記;中央將省長季允石調到河北,省委副書記、常務副省長梁保華升為代省長。
    
    用宗海仁在《曖昧的權力交接》一書中的話來說:作為江澤民的故鄉,在這一波全國性的人事安排中,比起任何一個省份來,江蘇的確沾了大便宜,它不僅出了一名政治局委員,還輸出了一名省長,而新任省委書記、省長都從本省現有副職中晉升,不存在異地交流或直接從中央調入的問題。這是一個圓滿的結局,江澤民稱心、胡錦濤稱心、回良玉稱心、李源潮稱心、江蘇當地官員也稱心,這是改革開放以來江蘇最稱心如意的一次人事安排,也是江澤民在淡出政治舞台前獻給故鄉的一份特殊禮物。
    
韓培信是梁保華的“伯樂”

    
    梁保華出生於1945年,江西宜春人,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他在196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68年參加工作,在江蘇省太倉縣新湖公社勞動鍛煉,並借調蘇州地委報社工作。1969年至1975年,在中共江蘇省太倉縣革委會報導組工作,並在1972年10月至1973年1月在中共江蘇省委黨校學習。
    梁保華是“文革”前的大學生,1963年9月進入上海復旦大學新聞專業學習,1968年8月分配到太倉縣新湖公社勞動鍛煉,但很快就被借調到蘇州地委報社工作。
    梁保華長期在江蘇工作。他在1975年開始,先後在太倉縣委辦公室、江蘇省委辦公室、江蘇省政府辦公廳任職。外界報導,梁保華在1975年擔任太倉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時,“很快又嶄露頭角,被上級發現”。這位“上級”就是1980年代擔任江蘇省委書記的韓培信。
    知情人說,梁保華政壇上的“伯樂”,是在江蘇主政十年的韓培信。韓培信從抗日戰爭時期參加革命後就在江蘇工作,中共建國後,他從常熟、揚州、蘇州一路升遷,“文革”中擔任過江蘇省革委會副主任、中共省委書記處書記。“文革”後於1977年起,一度任國家輕工業部常務副部長、黨組副書記,中國輕工學會副理事長,然後又回到江蘇省,八十年代初期擔任過江蘇代省長,1983年任江蘇省委書記兼任省軍區第一政委、1988年還兼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1989年底專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一直當到1993年,72歲時解甲離休。他是第十二屆、第十三屆中央委員。
    梁保華在1975年底在江蘇省委辦公室綜合組工作,就是給韓培信當秘書。韓培信調任輕工業部,帶了秘書一起過去。韓培信回到江蘇省,又將梁保華帶回來。當韓培信升任江蘇一把手時,立即將這個得心應手的梁秘書任命為省委辦公廳副主任。韓培信一直為梁保華“保駕護航”,離休後還力薦這位後起之秀當上了省委常委,才有了日後梁的一路順風。
    2000年10月,中央調擔任文化部副部長李源潮到江蘇,擔任省委副書記;基本上與其同時的2000年9月,梁保華也進入晉升快車道,一連串變換頭銜:升任省委副書記兼蘇州市委書記,與李源潮並駕齊驅。三個月後,他離開蘇州,回到省裏擔任省委副書記、副省長;兩個月後,2001年2月,他升為省委副書記、常務副省長、省政府黨組副書記;而2001年10月,李源潮以省委副書記身份兼任省會南京市委書記。
    又過了一年多,梁保華當選為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並在十六大會後,立即接替調到河北當省長的“共青團派”季允石,當上江蘇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政府黨組書記。
    比梁保華小五歲的李源潮也同時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並在十六大後成為省委書記。中央讓李、梁搭檔,主政江蘇的格局正式形成。
    2007年10月,李源潮在十七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並調到中組部當部長;梁保華接替李源潮為江蘇省委書記,並在2008年1月31日依慣例當選江蘇省人大常委會主任 。
    
    梁保华资料图片。
    《諸侯腐敗》梁保华曾成為中纪委調查對象


    

秘書出身,謹言慎行

    
    梁保華自大學開始,便在江蘇度過40餘年。他有長期在省級領導機關工作經驗,又曾擔任蘇州這個經濟重鎮的一把手。梁保華擔任蘇州市委書記時,蘇州正處於一個發展的關鍵時期,主要是受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影響,新加坡政府與蘇州市政府就新加坡工業園的問題產生矛盾。梁保華帶著包括當時的蘇州市長陳德銘在內的代表團親赴新加坡,和李光耀等人進行談判,確保了中國政府在園區仍持大股。
    另外,梁保華的招商成效卓著,入園資金迅速回升。蘇州市委一位曾經歷過“梁保華時代”的幹部說,梁保華是省委秘書長出身,心思縝密,工作細緻,並且謹言慎行,事情沒有考慮周全,決不貿然出手。這些政績,使得他升為副省長,並進而升上省長。
    梁保華曾在就任省長時感言:“是江蘇人民培養了我,今天又把省長的重擔交給我,深知責任重大。”並說:“為政之要,以民為本。新一屆政府全部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把全省7400萬人民的利益維護好、實現好、發展好。”而梁保華在2003年擔任省長後,確實也有一番政績表現,最主要是在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上。
    梁保華對於蘇南地區所擔負的經濟發展角色,給予更多的期待。梁保華強調蘇南地區在江蘇省保增長中肩負重要責任,他希望昆山、張家港、常熟、太倉、吳江、宜興、武進、江陰等地,能藉由國際金融危機的壓力,加快轉變發展方式,保增長、調結構、促轉型結合起來,推進結構調整和自主創新,使得蘇南地區能夠帶動蘇北地區的經濟成長。關於經濟成長的方式,主要是加快技術革新和人才培育。
    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梁保華強調環保的重要性。他在200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指針,是單位GDP能耗下降4.02%,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減少3.3%以上,其中化學需氧量排放量削減3%,二氧化硫排放量削減3.6%。江蘇新造的林面積達154.8萬畝,加快建設“綠色江蘇”,使全省新增植樹造林面積150萬畝,森林覆蓋率和城市綠化覆蓋率分別達16.8%和41%。生態市數量要佔全大陸2/3,新增國家環保城市4個,總數達到19個,佔全大陸的1/4以上。
    此外,梁保華還提到要推進農村水、河塘疏浚工程和農村環境整治,江蘇省補助資金達61.7億元,比2006年增加11.2億元。在水污染的防治上,梁保華宣示要完成南水北調污染防治任務,促進淮河、太湖和長江的水質好轉,維護民眾飲水安全。其他的環保要項還包括整治大氣污染和農業面源污染、土壤污染。
    梁保華指出,江蘇的經濟增長方式必須轉變。在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同時,也要注重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以作到節能降耗和保護環境,增強可持續發展的能力。梁保華主政下的江蘇,經濟發展與環保成效有目共睹,使得江蘇繼續扮演引領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東部大省。
    
     2009年5月,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会见由吴伯雄率领的“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一行。
    《諸侯腐敗》梁保华曾成為中纪委調查對象


    

“鐵本事件”撞到了“槍口”

    
    2003年,中國鋼鐵行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427億元,同比增長96.6%;2004年一季度又完成投資334.9億元,同比增長107.2%。從產量看,2003年達到22234萬噸,佔世界的23%。媒體驚呼,“大煉鋼鐵”再現中國大地。
    此時,國家發改委對鋼鐵行業的盲目投資、重複建設一再叫停。繼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發改委的通知,對制止鋼鐵、電解鋁、水泥行業盲目投資提出明確要求後,國務院於2004年2月4日召開嚴格控制部分行業過度投資電視電話會議,會議要求各地要對鋼鐵、電解鋁、水泥投資建設項目進行認真清理,並將結果上報。隨即,國務院派出聯合檢查組赴重點地區進行督促檢查。
    江蘇的鐵本就這樣撞到了“槍口”上。2002年初,江蘇鐵本鋼鐵有限公司(簡稱“鐵本”)籌劃在常州市新北區魏村鎮、鎮江揚中市西來橋鎮建設新的大型鋼鐵聯合項目。該項目設計能力840萬噸,概算總投資105.9億元人民幣。2002年5月,鐵本公司法人代表戴國芳先後成立7家合資(獨資)公司,把項目化整為零,拆分為22個項目向有關部門報批。2002年9月至2003年11月,常州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江蘇省發展計劃委員會、揚中市發展計劃與經濟貿易局先後越權、違規、拆項審批了鐵本合資公司的建設項目。在審批程序完成之前,鐵本在2003年6月就進入現場施工。
    “鐵本事件”早在2004年2月份就已經暴露。2004年3月,江蘇省政府責令其全面停工。此後,國務院派出由發改委、監察部、國土資源部、人民銀行、稅務總局、工商總局、環保總局、審計署、銀監會等有關部委的人員組成的檢查組,對鐵本項目進行了全面調查。公安機關對該公司法人代表戴國芳等犯罪嫌疑人採取了刑拘強制措施。
    2004年4月28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責成江蘇省和有關部門對鐵本公司違規建設鋼鐵項目有關責任人作出處理。隨即,包括常州市委書記、揚中市委書記、江蘇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在內的各級官員受到嚴重警告、撤免、責令辭職等相關處理。之後,公安部和有關部門配合,繼續深入查處涉案單位和人員的經濟犯罪等問題。
    中行、建行、農行等6家銀行因涉及鐵本項目的貸款有160多筆而深陷漩渦。國務院檢查組的調查顯示,截至2004年2月末,中國銀行常州分行等金融機構對鐵本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合計授信餘額折合人民幣43.39億元,其中25.6億元的銀行貸款已實際投入到項目中去。
    
全體省委常委的四項政治承諾

    
    在李源潮擔任省委書記、梁保華擔任省長期間,一向被認為“腐敗程度最低”的江蘇省,卻接連發生數起腐敗大案,在省委領導班子集體名譽蒙受不利影響後,江蘇省委在2004年7月6日在省委機關報《新華日報》上公佈了全體省委常委的四項政治承諾,這項罕見的公開宣示,既反映了尚未正式披露真相的幾件腐敗大案的嚴重性,也凸顯出江蘇省委急於從大案造成的陰影中擺脫出來的心情。
    這四項承諾首先是,堅決抵制跑官要官。常委們承諾,“凡是向省委常委領導班子成員跑官要官的,不但要堅決拒絕,而且要嚴肅批評教育,並告知組織部門將其記錄在案,今後對這樣的幹部要引起警覺。”
    其次是,堅決拒收錢財。“凡是向省委常委領導班子成員送錢、有價證券和貴重物品的,一概拒收,並對送錢送物的人提出嚴肅批評。”
    第三是,嚴格管理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絕不允許任何人打著省委領導的旗號辦私事、謀私利。凡是領導家屬子女、親友和身邊工作人員以領導名義辦私事,或利用領導影響謀私利的,有關部門和單位要一概拒絕,嚴肅批評,並向省委辦公廳報告。
    第四是,常委們保證帶頭遵紀守法。
    香港《大公報》指出,這四項承諾的內容,原本就包含在黨章和黨紀對黨員和領導幹部的要求之中,屬於“份所應當”,此次江蘇的省委常委所以要專門再作承諾,就是為了“向社會顯示與腐敗劃清界限”。
    同時也有評論認為,這是江蘇省委常委對上級黨組織做出的集體保證,也具有對下級黨組織及官員“打招呼”的性質,今後,跑官要官、送錢物、幫助省委領導親屬和身邊人辦私事等情事,不能再搞了。
    自2004年2月江蘇省交通廳長章俊元出事後,接連引發了江蘇省委組織部長徐國健、江蘇省反貪局長韓建林、江蘇國有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李雙成、江蘇國際信託投資公司董事長王益民、京滬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文錦等高級官員涉嫌腐敗大案。社會上傳言紛紛,對江蘇黨組織的形象破壞巨大。
    7月初,中央決定,將中共揚州市委書記孫志軍提升為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原省委宣傳部長王國生在徐國健出事後已經出掌省委組織部。
    孫志軍和王國生均為中組部由外省市“交流”來江蘇工作的幹部。來江蘇前,孫志軍任武漢市政府秘書長,王國生任山東日照市委書記。
    
太湖美,太湖藍——藍得可怕!

    
    2004年發生的“鐵本事件”和省委組織部長腐敗案之後,江蘇太湖在十七大召開前又爆發藍藻事件,把省委書記李源潮和省長梁保華再次推上風口浪尖。
    由於經濟發展、人口劇增和不合理的開發利用,導致湖泊生態系統結構遭受嚴重的破壞。自2007年5月28日起,太湖出現大面積藍藻災害,水污染突破了湖泊生態危機最後的防線,使得無錫市自來水出現臭味,導致一場影響全市的供水危機。面對突發性災害,根據中央和江蘇省指示,緊急啟動公共危機應急處置預案,無錫市政府全力奮戰72小時,到6月1日晚“恢復正常供水的目標初步實現”。
    “無錫供水危機,使我們痛切地再次感受到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太湖周邊的環境容量和土地資源已經無法承載該地區如此密集的人口、產業和城市的增長,我們必須徹底轉變增長方式,調整產業結構,疏散產業佈局,恢復生態平衡。”
    李源潮不得不考慮江蘇經濟增長方式的徹底轉型,調整產業結構,恢復生態平衡。在7月7日江蘇省太湖水污染治理工作會議上,李源潮承認,太湖藍藻事件爆發後,外界已經對江蘇全面小康的經濟發展模式產生質疑。他表示,“無論經濟怎樣繁榮發達,如果不能讓老百姓飲用乾淨的水,人民群眾就不會認可我們的全面小康模式,江蘇全面小康的成果就會被顛覆。”
    自太湖藍藻暴發後,無錫市自來水無法飲用,市民紛紛到各大超市搶購純淨水。發生了這次事件,無錫政府都把責任推給無權無勢的農戶;但原來,太湖水質惡化,既跟關鍵地方GDP的大老闆有關,也涉及地方行政體制不完善、環保政策不合理和一些地方有官員執法不力等問題;不過,無錫政府的一面之詞,自然不足以騙倒李源潮。
    在這次辦公會,李源潮強調,今後要下決心以更大力度治理太湖,並下令地方一定要“鐵腕治理”。李源潮下令,太湖和周邊地區除小化工企業要堅決實施關停並轉。這對意欲把責任都推給無辜農民,但卻不提企業責任的無錫地方來說,實在是一記當頭棒喝。
    事實上,無錫一帶農民被逼把含有農藥污水排入太湖,農民固有責任,但地方上沒有足夠的生活污水處理廠才是出事主因。李源潮一方面下令要要實行“更嚴格的區域環保制度,提高太湖周邊地區的環保標準”,一方面也下令地方要“加快建設更多的生活污水處理廠”。
    海外評論指出,在中國地方,許多官員都只關心短期的GDP指標,對有利於環境,但對短期GDP沒大幫助的工程,都不甚在意。因此,這次李源潮特別提出“要通過興建水利工程,建立經常的調水機制,讓太湖水流動起來”。
    這次太湖藍藻暴發也暴露出一個不少地方都存在的問題:原來不少地方都還未建立生態災害的預警機制,對環境污染的監測、應急處置和對群眾的宣傳告知,都沒有一套整合的辦法。正因如此,李源潮要求無錫“要建立生態災害的預警機制”,以及“對藍藻的監測、應急處置和對群眾的宣傳告知,都要有一整套的辦法”,都可謂是切中了要害。
    太湖藍藻爆發時,省長梁保華正在國外訪問,獲悉此事後,當即指示省政府分管領導和有關部門負責人深入現場,和市政府一起採取得力的應急處置措施,千方百計確保供水安全,並抓緊研究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措施。
    出訪歸來後,梁保華踏勘了常州武進港和無錫直湖港兩大水利樞紐。作為太湖重要的入湖河道,兩大樞紐都有著重要的防洪和通航功能,然而多年來,武進港、直湖港兩岸排污嚴重,水質惡化明顯,閘因此更多用來擋污。
    在武進港,省環保廳負責人說,這條河道曾經通過治理達到三類水標準,但近幾年污染開始反彈。在直湖港,常年關閉的水閘試著抬高了20厘米,一股污水便奔湧而出。梁保華痛心地說,污染源頭遠沒有徹底控制住,太湖自淨能力的不斷減弱必須引起重視。
    在南泉貢湖水源地取水口,梁保華向市政、環保部門詢問了最新的水質監測數據和發展趨勢,並就取水口向湖心延伸的方案和專家展開討論。他說,從當前來看,首要的是穩定水質,確保正常供應;從中期來看,要確保順利度夏;從長遠來看,取水口要作科學調整。得知目前水源地水質尚處在波動中,梁保華明確要求,“如果最後一道關口的出水不達標,就要馬上切斷輸送,絕不能讓劣水進入供水管網。”
    梁保華在中橋水廠見到了清華大學教授張曉健。當聽說出水指標全部達到國家標準,又親眼見到出水口水質清澈,聞起來也沒有異味,他對專家組人員說,“感謝你們及時幫助消除了供水危機,目前仍要不惜一切代價確保供水安全穩定。”
    
梁保華也曾成為中紀委調查對象

    
    2007年6月,江蘇消息人士說,中共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時任江蘇省長梁保華正受到中紀委有關部門調查,但並沒有被“雙規”,目前仍然在公眾場合露面。
    消息人士說,中紀委“雙規”手段一直受到各方面詬病,所以當局現在對這種手段的運用大為慎重,輕易不用,讓不少受審查對象繼續擁有發號施令的權力,甚至還能在一段時間內享有光環。多維社2007年元月就報道了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受到調查,但他到6月還被推選為央企的十七大代表,直到6月底才被“雙規”並被免職。
    梁保華的前任江蘇省長、“共青團派”季允石也曾遭到調查,季允石與年輕很多的女人結婚而受到非議,消息人士對這個調查直到季允石調任河北省長仍在進行。2006年,季允石轉任國家人事部副部長、外專局局長,調查才不了了之。
    十七大之前中紀委與中央人事安排機構正加緊對高層官員涉及腐敗情事的審查,最大限度地確保進入十七大中央委員會的官員的“清白”。多維社當時報導,目前尚未得知對梁保華的具體調查內容,也不清楚胡錦濤的嫡系、進入十七大最高決策層呼聲甚高的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在梁保華受到調查問題上的立場和作為。(摘自明鏡出版社《諸侯腐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州市委书记王文超据传被中纪委请去喝茶,(图)
  • 中纪委检举网站首日开通访客爆满
  • 中纪委监察部高压反腐 网站受关注
  • 中纪委第四次全会召开 强调保持高压惩腐败
  • 中纪委、监察部查处党员干部135人
  • 中纪委又给一批腐败官员"下套" 谁胆颤心惊?
  • 中纪委全国检查巡视发现一批违纪违法案线索
  • 《中共“黑匣子”》:中纪委一室二室搬倒的高官
  • 《中共“黑匣子”》:贺国强差点栽在中纪委手里(图)
  • 中纪委召开机关老同志国庆60周年座谈会
  • 中纪委公布反腐新规 不提官员财产公示
  • 中纪委开会再次强调严惩贪腐官员
  • 中纪委:对家人全出国官员加强管理
  • 重点监察太空人官员 中纪委再推反贪重招
  • 中纪委:高压惩腐 将严管配偶子女已移民官员
  • 上海访民集体到中纪委控告上海腐败问题(图)
  • 中纪委将介入国企跨国受贿案
  • 中纪委可能另组调查组介入CCI国际受贿案 
  • 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被双规 中纪委直接参与调查(图)
  • 满江红 .代中纪委抒怀/王国定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陈世忠给中纪委吴官正写检举信
  • 杭州红山农场侵权案:谁欺骗了中纪委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贯彻中纪委公报 豪宅必将率先降温/王智中
  • 江系与胡温角力中纪委
  • 郑少东案背后庞大利益,中纪委虎视眈眈
  • 人民网:杭州要堵中纪委、中组部的路?
  • 中纪委成了非法拘留所?政协委员炮轰中纪委
  • 深圳上访优秀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领导控告官商勾结狼狈为奸被迫害事实
  • 深圳优秀上访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
  • 敦促中纪委立刻介入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猥亵女童事件
  • 中纪委该关心一下潘石屹楼盘的购买者/蔡慎坤
  • 要求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公安部、中纪委、建设部清除云南黑帮爱信硅科技公司懂事长刘晓尘一家恒昌房地产黑帮巨骗集团
  • 十七大、中纪委、接班人/林保华
  • 走进中纪委大门
  • 中纪委反腐败直逼吴志明、江泽民/昭明
  • 抓捕王维工牵出江绵恒,胡江权斗深化中纪委再放狠话/昭明
  • 中纪委出题考倒了自己/冼岩
  • 陈良宇案显示,中纪委办案实力超公安部与国安部/昭明
  • 30天后,中纪委会告诉我们什么?
  • 中纪委,你是不知道还是在装聋作哑!/小草民
  • 一语惊坛:“中纪委反腐大限”为什么不轰轰烈烈搞成一场人人皆知的运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