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网友称其黑社会狗头军师(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9日 转载)
    
    来源:京华时报
      
    在为“黑社会”辩护中语出惊人,75岁的赵长青和43岁的周立太成为“重庆打黑”中的话题人物。
    
    为“红顶商人”黎强辩护时,赵长青认为,公诉机关对黎强“组织领导黑社会”的指控证据不足。而周立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重庆打黑运动化扩大化”。这些言论立刻遭到对打黑“一片赞扬”的公众和网民的批评,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们被称为“黑社会的狗头军师”。
    
    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网友称其黑社会狗头军师
    
    为“红顶商人”黎强辩护的赵长青。
    
    在这场舆论漩涡中裹挟不清的,是重庆打黑中的律师立场和理性力量。
    
    赵长青出山
    
    10月26日上午9点半,重庆,广受关注的“红顶商人”黎强案在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开庭审理。75岁的赵长青站在法庭上为黎强辩护,这让很多圈内人感到吃惊。
    
    在中国的刑法界,赵长青是受人尊敬的泰斗级人物。他曾参与1997年刑法的修订,正是在这次修订中,“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首次写入刑法。他本人也是黑社会问题的权威研究者。
    
    已退休多年,“不缺名也不缺钱”的赵长青重新出山,让坊间充满了猜测。
    
    “其实我并不愿意参与这件事。”11月6日,赵长青对记者说,他和黎强并无交情,也未打过交道,只是在他就读西南政法大学时,黎强的父亲是学校食堂的职工。当黎强的弟弟托人找到他时,他起初拒绝了,直到案子开庭的前十天,才决定接手。在查阅了检察院递送的资料,并和黎强短暂的两次会面之后,他站在了为黎强辩护的法庭上。
    
    案子一共审理了六天。黎强案涉案人员多达31人,而检察院的举证材料非常详细,仅仅举证就用了三天时间,赵长青每天听案到晚上10点多。听完检方的举证,他认为这个案子办得还是很不错的,证据也很细致,对黎强的9项指控,绝大部分他都认可。唯一的分歧,出现在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中国的刑法里,第一次出现“黑社会”的字眼,是在1997年刑法修订后,赵长青是此次修订的参与者。
    
    “当时考虑到中国已有黑社会的苗头,但不那么典型,还没像意大利的黑手党一样成为对抗政府的组织,因此加了性质两个字。”赵长青说。此后,最高检和全国人大又先后出台了黑社会组织犯罪的司法解释,俗称“四条特征”,即形成稳定的犯罪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以暴力手段进行违法活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包庇称霸一方。
     “认定黑社会,这四条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赵长青说。在检方对黎强领导和组织黑社会的指证中,提供的是黎强1997年在工商局注册公司的证据,他认为,这个证据并不充分。“这并不能证明当初成立这个公司就是为了犯罪。”
    
    在最后一天的当庭辩护中,赵长青发表了1个多小时的辩护词。他出人意料地否定了检方对黎强“黑社会”罪名的指控,舆论哗然。
    
    在赵长青看来,检方和律师都有可能出现失误和偏见,而这个平衡要靠中立的法官来完成。他说,作为一个辩护律师,他所做的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依法为当事人辩护。
    
    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网友称其黑社会狗头军师


    为李义涉黑团伙成员李志刚辩护的周立太。 
    
    周立太放炮
    
    在赵长青之前,周立太是另一位被媒体广泛关注的“黑社会”辩护律师。在李义涉黑团伙案中,周立太担任“团伙成员”李志刚的辩护律师。
    
    因为农民工打官司而着称的周立太,书只读到二年级,靠自学成为律师,如今是周立太律师事务所的法人代表。这家被同行称为“最专业化”的律所,几乎只打劳工维权的案子,而此类案件被圈内公认最没赚头且费心费力。
    
    很少接刑事案子的周立太,与李志刚是开县同乡,并与李的岳父是多年好友,因此答应为其辩护。
    
    10月13日,李义案开庭当天,个性鲜明的周立太再次因为言论而成为媒体焦点。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他说,“要防止打黑扩大化和运动化”。
    
    “在支持打黑的前提下,作为一个律师,我更关注打黑是不是依法进行。”周立太说。
    
    在长达10页的辩护词中,周立太否定了所有检方对李志刚的指控,并坚称李志刚没领过工资,不认识李义,算不上黑社会。他认为,公诉方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李志刚参与黑社会组织。
    
    和赵长青的观点相同,周立太也认为,法律上对“黑社会”一词有着严格的界定,“不能什么罪,都算黑社会”。
    
    “我提出这些问题,完全是出于理性,基于诚恳。”周立太说,“现在是21世纪了,凡事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
     舆论的指责
    
    赵长青的严谨和周立太的激烈,都未得到公众的赞扬,两人的言论经媒体报道后,迅速遭到网友抨击。
    
    有网友认为他们反对打黑,并将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称作“黑社会的狗头军师”。
    
    “我必须声明,我坚决支持重庆打黑,我还为‘打黑’做了很多事情,只是为了人身安全,我不能告诉你!”11月7日,周立太情绪激动地对记者说,“我对黑社会的体会最深,我们深圳分所的律师就被黑社会拿刀威胁过,我怎么会不支持打黑?”
    
    还有网友认为,他们收了黑社会高额的律师费,赚黑心钱。赵长青说,正是担心这样的误解,当初才不肯代理黎强的案子,家人和朋友也都反对他的决定。
    
    “黎强被抓后,家里只剩下了他弟弟,请律师的钱是他弟弟向别人借的,因此,律所收得并不多。”赵长青说。
    
    而周立太则在博客中公布了自己的代理费。“确实收了李志刚亲戚5000元律师费,包括重庆至开县往返路费。”他说,“如果说不该收,只能说明你无知。我国律师制度从原国办所改制后,合伙制律师事务所除法律援助不收费外,当事人委托案件应无条件交纳律师费,因为律师与律师事务所要生存,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律师的处境
    
    公众对黑恶势力的深恶痛绝,让这些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们身处微妙的境地。打黑中查出10余名律师涉案的事实,更加深了公众的猜测。正是这种外在压力,让很多律师不想涉入其中。
    
    “以往我们会去争取案子来打,但对于这次打黑的案子并不是特别积极,都是有人找过来,推不掉才会接手。现在愿意出庭的,基本都是熟人关系委托的,要不就是司法局派下来的法律援助。”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案子比较复杂,打着特别累心,诉讼费用也不高,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想让自己“被人骂”。
    
    这位律师还说:“这次抓起来的,基本都是有罪的,即使判重一点,也不冤枉他们,现在黑社会这么猖獗,重判利大于弊。”
    
    对于这种说法,赵长青说:“你要知道,判错一个人的危害,比抓不到一个罪犯要严重。之所以在刑事案件中允许被告聘请律师,既是保证其公民权利,也是一种对公权力可能出现疏忽的制衡。”
    
    赵长青说,法庭上,公诉方、律师和法官是一个最好的三方制衡,这样才能保证公正,而公正是司法的灵魂。
    
    而对于舆论和同行的不解,赵长青说,这是法律工作者的责任,因为普法工作没有做好,大家对律师的角色定位并不清楚。“在法庭上,律师的职责就是依法辩护,证明自己的当事人罪轻或无罪。”
    
    周立太想不明白,律师为被告人提供的其实也只是一种服务,“黑社会”们都开着名车,没人会去骂卖车的公司,为什么对律师就这么不能容忍。“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给黑社会打官司的人是坏人,那我只能说他无知!”
    
    历史的考验
    
    据中新网报道,重庆市检察院和法院已经公开表示,将严格依法办案,不会扩大打击面。
    
    对于公众担心的为“黑社会”辩护的律师可能出现的涉黑行为,重庆市司法局专门出台新规,要求办理涉黑案件的律师,要在受理案件15日内,将案件基本情况以书面形式上报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不得泄密,不得指使、诱导委托人滋事;不得利用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媒体,发表影响案件处理的言论;对办理涉黑案件中违纪违规的律师,将依法严肃处理。
    
    这个名为《重庆市司法局关于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意见》的文件,同时对参与辩护的律师提出了要求,“坚持基本犯罪事实清楚、基本犯罪证据确凿的原则,不纠缠细枝末节,保证案件办理的质量和效率”。
    
    对于政府的文件要求,接受记者采访的大多数律师均表示理解。一位律师说:“毕竟打黑是正确的、大快人心的,目前办的案子基本也是没有问题的。”
    
    周立太说,他并没有感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就在记者采访周立太期间,由其代理的李志刚案一审宣判,李志刚被判9年徒刑,其中因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5年。李志刚表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周立太已经开始为其草拟辩护词。
    
    随着重庆打黑案的继续推进,文强等大案要案将陆续进入司法程序,更多的律师将参与其中,为“黑社会”辩护。
    
    在重庆打黑的过程中,市委书记薄熙来曾专门发表讲话,强调要依法办案,把案子办成铁案。他说,这些案件将接受历史的考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开庭在即福建律师林洪楠被面临停止执业处罚
  • 李蕊蕊案律师:“我总共就说了五六句话”(录音)(图)
  •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姜维平
  • 北京周莉被超期勒押,判刑在即,律师都无法请
  • 莫少平、丁锡奎律师代理冯正虎起诉中国浦东出入境边检站(图)
  • 四名基督徒律师国会为中国宗教自由和法律现状作证(图)
  • 福建网贴案:当局安排律师会见范燕琼背后的诡异
  • 辩护律师周立太:重庆打黑讲政治不守法
  • 重庆打黑,不许律师见被告,看案卷
  • 张清扬:公益维权律师周泽赢了“中移动”(图)
  • 严晓玲案:律师前往福州看守所会见被起诉的网民
  • 镰刀拼打警察的山东女杰卢金香寻找公益律师(图)
  • 郭莲辉律师被要求更换手机号 会见郭泉后被迫退出此案
  • 主持人方宏进称将通过律师澄清诈骗事件(图)
  • 北京7家律师事务所未受考核被注销
  • 郭泉的辩护人郭莲辉律师处于危险之中 紧急呼吁关注(图)
  • 律师称上海交通执法队设诱饵查黑车有栽赃嫌疑
  • 重判郭泉又忌舆论 当局向律师施压
  • 郭莲辉律师被警方威胁要抓捕
  • 谢福林案跟踪报道:律师暂时不能去往长沙
  • 让我们来看看两位官方委派律师的资历吧:
  • 七旬老妇被长期监控 律师援助提控告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张福忠无罪-我的辩护词 / 张成茂律师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中国律师因辩护被拘两年多:戴上手铐脚镣,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律师涉黑与中国律师的生存困境/姚建国
  • 参加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年会随感/周立新
  • 上海倒钩案律师申请“钓鱼”信息公开
  •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 河南授权律师行使执行调查权引发争议
  •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 男子单位聚会醉酒生命垂危 律师:应算工伤
  •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巩胜利
  • 律师致函澳洲国会议员与政府部门,促上海当局依法调查黑社会与警察勾结,绑架、拘禁、敲诈勒索、澳洲公民孔保罗一案
  • 律师不能退回为“国家法律工作者”
  • 中国有真正的律师吗?/诸葛小雀
  • 何兵:江苏高院处理律师申诉的荒唐之举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关于中国人权律师……(图)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律师:谷歌成色情网站替罪羊,当局背后或有其他动机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联署人郭莲辉律师谈案情
  •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哭哭啼啼的律师引争议(图)
  • 北京律师眼中的邓玉娇/王和岩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