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私有化到国有化 官员们的临汾煤改(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6日 转载)
    
    《南方周末》
    
从私有化到国有化 官员们的临汾煤改

    
    
      11月1日,就在临汾气温陡然从11度降到零下6度的那天,市物价局新一轮的取暖费涨价正在酝酿。听证会上,涨价理由正当而明确:煤价上涨而且需要从陕西买煤。
    
      对产煤大市临汾来说,这是一个尴尬的事实。对于许多临汾市民来说,这个冬天将会分外寒冷。
    
      今年9月,临汾市上任半年的市委书记谢海,在一次讲话中说:去年以来,临汾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前三季度,临汾市经济增速排在了山西省的末位,跌至近17年来最低水平。
    
      而现在,恰好是临汾城市建设高速发展的关键期。2009年初,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为拉动内需,临汾共确定了重点建设工程209项,总投资1155.4亿元。但现实境况一度是:临汾十七个县市中,近半数的县财政发不出工资来。
    
      对于主政的临汾官员来说,改变的希望在于:正在进行资源整合的392座煤矿尽快压缩至127座,签订协议实现复产。
    
      不过,希望正在一次次延后。
    
      “肥猪也哼哼,瘦猪也哼哼”
    
      新一轮煤改中,各方利益面临调整。煤矿整合原本要求在9月底结束,推迟到10月底。11月3日,临汾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丁文禄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按照山西省的要求,整合工作要到年底完成。
    
      目前,仍然有13%的煤矿未签署整合协议。
    
      延后,源于利益调整的艰难。不过,主要的问题并不在于煤老板,尽管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一位温州老板在电话中喊叫:我都要倾家荡产了,死也要告。
    
      一位从政多年的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煤改成功与否,核心问题在于,各级地方政府能否形成完全一致的利益。“各级政府利益一致了,那就没什么办不成的。”在不止一位官员那里,有关各级地方政府煤炭整合的利益曾被形容为一致。
    
      官员的最大利益是职位。而对于临汾这样的城市来说,影响官员职位的杀手,正是“安全”。丁文禄说:临汾现在的状况,正是安全事故“一闷棍接一闷棍”的结果。
    
      一位参与这次煤改的临汾官员告诉记者,在最初召开的有县乡官员和煤老板参加的征求意见会上,大家的意见高度一致:县乡官员乐于国有化后安全责任上移;煤老板急于从煤矿中解脱出来———矿难不断,煤矿不停被勒令停产整顿,已成为烫手山芋。
    
      但在具体归属上,暗中争夺在持续进行,一个数字泄露了其中的秘密。
    
      最初方案规定,整合后民营企业所占的比重为25%。但几个月后,这一数字变为28%。而相应的矿井最低年生产规模要求,却由45万吨涨到了90万吨。
    
      更有意思的是,准入门槛提高,但获得进入的民营煤矿却增加了,其背后的实际支撑力量,正是各层级政府不同的利益诉求。
    
      对制定改革政策的山西省来说,安全、规模是目标。但是对于县市、乡镇,尤其是乡村来说,当地煤矿往往是他们的储蓄罐与福利来源。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煤矿不仅承担了他们生活的水电交通等费用,而且往往是社会事业发展的重要凭借。由山西几大国有煤矿集团并购小煤矿,意味着原属于地方的煤矿在并入几大集团后归属于省里。本报记者了解到,在整合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村民哄抢煤矿的事件。村民担心,被大集团整合规范后的小煤矿,不再与他们有关。
    
      另一个隐藏的现实是:很多煤矿的背后,都有着官商勾结的影子。一些矿老板的漫天要价和拖延,背后有着权力在支撑。
    
      这种隐藏的矛盾,却以煤老板、政府、企业集团三方的争执表现了出来:
    
      煤老板认为,当年政府让他们买下矿权,现在却要让他们退出。停产只是不要他们吃饭,但一整合就把他们的饭碗都给收走了。怎么也得给个合理的价吧?
    
      而对于大企业集团来说,那些产量差的小煤矿很乐意被并购,而稍微肥一点儿的肉地方上自己留着,这怎么行?
    
      临汾市煤炭局局长牛立冬说:现在是肥猪也哼哼,瘦猪也哼哼。
    
    
    
    
    
      从“私有化”到“国有化”
    
      无论是私有化还是国有化,两次改革的试点城市,山西省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临汾。
    
      相对于此次煤改的艰难,上一波改革则显得更为下一级的地方政府所拥护。
    
      在2005年左右开始被称为“私有化”、落实矿权的上一场改革中,有传言称,方案出台整整3个月没有一个煤矿上缴“资源价款”,大批煤矿承包者跑到太原去告状:以前每年的承包费不过几十万元甚至几万元,现在却要一下子掏出几千万元。
    
      不过很快,煤老板们转过弯来了。临汾市450多座煤矿的采矿权很快就转让给了个人,收取首批资源有偿使用款超过16亿。一时,差不多所有的煤矿都私有化了。
    
      产权的明晰让煤老板们吃了定心丸。临汾市政府多年来想推广而无力推广的机械化开采,很快被煤老板们普遍采用,以往挑肥弃瘦的“吃菜心”方式被彻底放弃,回采率从不到20%上升到70%以上。
    
      技术进步,最初遏制了临汾市一直头痛的矿难频发问题。2002至2005年,临汾的煤炭百万吨死亡率从3.12下降到0.93,远低于全国平均的2.81。
    
      然后好景不长,突发的安全事故很快宣判了这一轮改革的死刑。产权清晰之后,所带来的也并不都是好消息,煤矿产权被层层转手,矿老板强烈的逐利动机很快超越了安全和道德底线,使得应有的安全保证,得不到有效落实。2007年以来,一系列安全事故令全国震惊,遇难矿工由几十人甚至增长到当年12月洪洞矿难的105人。最为可怕的是2008年的“9·8”襄汾溃坝事件,265人遇难。
    
      现任临汾市委书记谢海后来评价说:溃坝击溃的不仅仅是尾库坝,还有临汾的士气。
    
      官员走马灯般更换,临汾成了矿难、官商勾结的代名词。主导私有化改革的副市长苗元礼,批准43家煤矿减免缓交煤矿资源价款达5亿之巨,被立案调查的官员多达14名。而襄汾溃坝中负直接责任的襄汾县委书记亢海银、县长李学俊,事后都被查出拥有巨额来源不明财产。
    
      处在最前线的临汾市煤炭局,14年间,9任煤炭局长连续更迭。被视为好干部的煤炭局局长杨吉春,因为苗元礼案接受调查时,不慎掉下一个“小本本”,上面记录的一个银行卡号内存款多达310万元。最后,临汾在全国公选煤炭局局长,当时 43岁的原山西省煤炭干部管理学院第一党总支副书记牛立东,2008年走马上任。
    
      在黑砖窑事件后,主导私有化改革的山西省省长于幼军调离山西,复出的前北京市市长孟学农接任。2007年“12·5”洪洞矿难之后,时任临汾市委书记夏振贵试图通过国有企业买断、控股方式来降低频发煤炭安全事故,这一思路得到了时任山西省省长孟学农的肯定。后来这成为整个煤炭改革的方向。
    
      改革从2008年4月15日正式开始,但4个月后的9·8襄汾溃坝终止了孟学农的省长生涯。改革陷入停顿。直到现任省长王君上任后,陷于停顿的煤炭改革才得以继续。
    
      在临汾所进行的两次路径截然相反的改革,显示出安全事故的发生,和所有权归属并不直接相关,腐败也并不和所有制直接相关。一位研究者的看法是,企业的安全,只和企业规模、技术水平相关,和所有制性质并无太大关系。
    
      然而山西省最终选择了“国有化”的道路———由于事故迭发,高层再也没有耐心等待山西煤炭产业的自然升级与改造。
    
      拉扯中的临汾
    
      在两次截然不同的煤改中,处于夹缝中的临汾备受煎熬。不止一个官员提出,临汾要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转变单一的产业结构。事实上,每个官员任上都曾积极谋求有所作为。
    
      前任临汾市委书记李天太,不惜用损失200亿GDP的代价来治理环境,使得连续几年位列“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区域之一”“十大污染城市”的临汾甩掉黑帽子,换上“绿帽子”。
    
      但是,环境刚有起色,“12·5”洪洞矿难发生,李天太离职。
    
      接任的市委书记夏振贵、市长刘志杰提出:建设“科学发展、环境宜人、和谐平安、风清气正”新临汾。刘很快重用了之前因为矿难被免职的原尧州区区长宿青平。他是现任山西省副省长、作家张平《国家干部》小说中夏中民的原型———夏中民在小说中“一出场就站到了传统势力的对立面。”在临汾,宿青平以强硬的作派和廉洁的作风而为人称道。
    
      但是,9·8襄汾溃坝又阻断了他们的仕途。
    
      就在那些被免职的官员里面,不乏名声甚佳者。记者在临汾仍能听到种种对他们的赞誉。然而矿难总是轻易左右了一些官员的命运,其中包括山西省长孟学农,在去职一年后他在诗中沉吟:心在哪里安放?官员的连连更换,直接影响着临汾和山西的发展。因为“一拨官员,一种作风,一个思路”,换一批后就变了。孟学农任省长时,曾力推山西运城、临汾、陕西渭南、河南三门峡,达成三省四市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战略。但他的离任导致这一战略方案成为一纸空文。
    
      一些不法行为也在走马灯般更换官员的间隙产生:一位资历甚深的官员,通过自己的关系,成功拿到位于临汾滨河路黄金地带一块地,建起了别墅区,这在贫富差距已然成为鸿沟的临汾,引来诸多批评。
    
      浮山县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就在他家乡农村,有10%的农民家庭,600元/吨的电煤根本买不起(一个冬天需花一两吨),整个冬天解决取暖的唯一办法就是,早早上床睡觉。
    
      而煤矿处于整合过程中,不得不停产,供应不足,这又进一步促使了煤价的上涨。
    
      不过,临汾的希望似乎也正在逼近。10月11日,临汾市汾西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方案获得批复。这是临汾市第一个以县为单位整体获批的方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成瑞等人上书要求停止私有化改革
  • 中国钢厂工人抗议折射国有钢厂私有化中的问题
  • 河南数千工人抗议 不满钢厂私有化解雇赔偿
  • 官场乱象:政府股份化,权力私有化
  • 中国拟将部分铁路资产私有化
  • 保定依棉集团工人反击“欺诈私有化”
  • 中国推动新“土改” 土地私有化是条危险之途?(图)(图)
  • 中国农村改革:官方否认土地私有化
  • 桂林桂山大酒店员工罢工抗议贱卖私有化(图)
  • 中国私有化最后一关
  • 紧急吁请“两会”捍卫宪法捍卫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坚决反对私有化!
  • 权贵私有化损害国有财产的罪证/左大培
  • 张全景等声援通钢人打响了反对私有化的第一枪
  • 中国过度私有化的问题:老板个人所有制/仲大军
  • 巴东疑案:公权私有化的地区无法律/王世保
  • 拉动内需与农地私有化:土地集体所有制阻碍中国的历史进程
  • 李子暘:国有土地怎样实现私有化的
  • 新医改方案的要害还是一意孤行的私有化?
  • 扬珊:土地私有化是农民享有生存权的前提和基础
  • 央视公司及19楼网站“国资私有化”路线图
  • 郭培勋:私有化、改良与新传统的创造
  • 公权私有化催生"秘书腐败" 当秘书成"从政捷径"
  • 新年献辞--应该欢迎农村土地私有化
  • 胡志越:就私有化之“人性”答林深处先生
  • 黄树东:土地私有化要把中国推向大动荡
  • 土地私有化要把中国推向大动荡/黄树
  • 允许“私有化”改革失败,不许“公有制”建设失误
  • 私有化不能解决农业问题?/赵根武
  • 刘晓波:土地私有化才是真正的还产于民
  • 土地私有化:新一轮瓜分 暴富机会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