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公开的秘密

    
    众所周知,中国各地的精神病院 长期关押着不计其数的无辜上访者。更为糟糕的是,在非法拘禁的同时,政权还要对被害人进行“抗精神病强制治疗”,带来种种非人的虐待与侮辱。精神病院已完全变成了迫害民众的另类监狱,既达到了非法拘禁他人、剥夺其人身及自由权利的目的,又可逃避公众舆论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而被拘押在精神病院的受害人,往往很难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至少在使用法律所赋予的救济手段上相当困难。因为在中国,“民事行为能力的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存在着相当的技术难度和政治障碍,而这在法律上又属于“模糊地带”,以至于执法机关经常肆意而为、随便认定。与这种“模糊”相对应的是,中国大陆的《民法通则》又明确地将精神病人确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故受害人经常会处于穷尽救济手段的窘况,即使赢得了公众舆论的广泛同情,其自身证词也很难被法庭采信。
    
    各地截访警察和官员正是利用了这一法律上的这一漏洞,强制遣返来京的上访者,并利用精神病院迫害他们,非法拘押、折磨、甚至致人死亡的案件比比皆是。几年来,我们也曾经连篇累牍地报道过这些受害者的不幸遭遇。共产党政权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在过去,这些似乎只是发生在北京以外的省份,是上访者在被强制遣返回户籍所在地之后发生的事情;但如今一切都在变,外省的疯人院直接来北京抓捕“精神病人”了。首先提供这种“上门服务”的,就是赫赫有名的经济大省——江苏省。
    
二、夜捕“精神病人”

    
    一位六十多岁的江苏连云港籍上访者“老华”,向博讯记者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10月30日深夜,一伙不速之客悄悄来到了老华在北京的住处,熟睡中的他突然被警察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惊醒,随即被捕。被捕的理由是:“你是神经病”。上访多年的老华,被人堵在了被窝里,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当他尝试着拒绝离开时,南京口音的警察动手了,连续抽他耳光,直到老华的嘴被打出了血。打了老华,警察还调侃他,“泥腿子!老东西!死了这条心吧。神经病的话,没人信”。男医生也威胁着要给他穿上一种“奇怪的背兜”(记者没搞懂这“背兜”是什么?)。老华蜷缩着身体,痛苦地呻吟着,但他随后还是被带走了,而且坐的是跟在警车后面的“救护车”。上车以后才发现,车上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访民,一个是南京口音,另一个“被强制了”,嘴里还塞了东西。但老华的运气不错,在他们全力抓捕另一名上访者的时候,老华趁机跑了。
    
    记者见到老华时,他余惊未了,不但身上哆哆嗦嗦,说起话来也颠三倒四的。记者尽量放慢讲话的速度,耐心而仔细地询问着每一个细节,试图寻找线索,来还原这个可怕的夜晚。老华叙述的要点主要有:
    1.抓捕他的人有警察、医生和保安,还有三个穿便装的陌生男子、干部模样。警察中有江苏省的,但他不认识,听口音好像是南京那边的,不是连云港的。(由于老华上访多年,连云港的截访警察他基本都认识。)三名医护人员口音稍异,但都是苏南的。
    2.医生声称自己是精神病院的,但没有说明是来自哪一所精神病院的。
    3.警察和医生声称抓捕老华“手续齐全”,因为他们已经确诊“老华系精神病人”,并且有诊断书为证。可他们此前根本没有对老华进行民事行为能力的司法精神病学鉴定。那么,他们又是如何“确诊”的?
    4.医生坚称:“老华你就是神经病,而且病情严重”。随即,押他上车。
    5.整个抓捕过程中,没有人向老华出示证件,也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6.老华发现,这辆白色救护车是江苏牌照,尾号为“4135”。另外,车的后车窗上部好像写着电话号码。
    
    听了老华的叙述,记者感觉这不像是连云港政府的行为,倒更像是江苏省政府某个单位的行为,比如说江苏省信访局或高级法院。因为“截访行为”,往往有一个属地管辖的问题。也就是说,哪里的截访抓哪里的访民,新疆的截访绝不会没事做、去抓海南的访民,没这个必要嘛。反过来说,在京的河南访民,也绝不会害怕山西警察。同理,连云港的截访不会去手机定位、定向抓捕南京的访民。但问题是,南京口音的警察确实抓了连云港访民。这是因为南京口音的警察,很可能是由江苏省派出的。这一点,可以从已知的被捕者身份上推理出来。因为警察抓捕的,都是户籍在江苏省行政范围内的“精神病人”。
    
三、情景凄惨的老华

    
    由于受了惊吓,老华当时就“拉了裤子”(大小便失禁)。这表明他的神经系统出了问题,就在记者采访他时,记者眼看着他尿了裤子。他什么都没了,身上穿的衣服又湿又臭,冻得直哆嗦。出于同情,记者给了他必要的帮助,包括他回家的路费。临别时,记者嘱咐他,“别告了,共产党完蛋了!”
    
四、深入调查

    
    记者对老华的叙述内容,做了认真地梳理,我们相信老华。离别老华后,博讯的两位现场记者开始在偌大的北京市区有重点地搜索,寻找这伙神秘来客。时间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记者们心急如焚,担心这些人跑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记者在右安门“西庄”附近找到了这辆救护车,其所有特征均与老华的描述相吻合。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这辆牌照号为“苏FU4135”的江苏救护车内没人。车门处标注着“红十字”,却没写是哪个医院。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救护车的后车厢全部拉上了厚厚的窗帘,根本看不到里面。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正如老华所说,救护车后车窗上部写着电话号码,分别是“13641112537”和“13552960278”。记者估计,这应该是精神病院的业务电话。因为,中国的精神病院都在“搞活”。出于利益因素,精神病院开始“走出来”、主动承揽业务,而担负“维稳”工作的政府机关正是精神病院的最大客户。况且,业务医生的收入是与其接收精神病人的人数相挂钩的,这便是“内在动力”,且全无职业道德。而各地的政府机关也将精神病院视为“维稳”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个技术手段,能起到稳定政权的作用。
    记者做了查询,发现这两个手机号码是中国移动北京神州行的。那么,新的疑问又出现了:江苏牌照的救护车,为何要用北京的手机号码承揽业务?难道他们不准备马上走人?要在北京继续承揽这样的业务?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曝光:江苏“疯人院”救护车  进京抓访民


    

五、结束语

    
    大家都知道,苏联是“精神病院监狱化”事业的开创者,曾把大批异议人士长期拘押在精神病院“治疗”,持不同政见者麦德维耶夫的那本《谁是疯子?》,曾详细揭示了这种迫害过程。这一切在今天,已经不是秘密。其实,使用“精神病院”关押、迫害政治异己分子和宗教人士,是几乎所有共产党国家的共同语言,苏联如此,东欧国家如此,越南、古巴如此,中国亦如此。有所不同的是,北京当局开办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病院”,并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精神病院监狱化”指导思想和理论。
    
    文章写到这儿,记者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今年已经60岁、目前旅居德国的王万星先生。为纪念六四事件3周年,在1992年,王先生在天安门广场展开了一副抗议标语,要求中国共产党为六四平反。他立刻遭到了安全部门的逮捕。后来中国当局以政治偏执狂为由,把他送入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的安康精神病院,并非法拘禁他长达13年之久。此后,中国“疯人院产业”全面兴起。实际上,这是源于中国政治形势的需要。所以,中国的这一特殊产业从本质上说是一个“政治产业”。这种“产业”,其实是一种专制独裁政府的“制度性犯罪”,或称之为“国家犯罪”、“政府犯罪”。独裁者以自己掌握立法权优势,将包括“精神病社会化”和“精神病政治化”在内的种种强权行为再包装,然后再以“依法治国”的名义,使暴政行为达到表面的合法化蜕变。唉,独裁的共产党政权不倒,疯人院的悲剧又何时能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庆后,国家信访局继续充当抓访民的陷阱
  • 北京警察拿着照片抓访民
  • 中国公安进京抓访民 民众求助联合国(图)
  • 北京南站呈现一片白色恐怖的状态,大抓访民(视频)(图)
  • 大学生在北京对访民社会调查,警察制止并抓访民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视频:中央台草木皆兵抓访民,大裤衩下飘传单(图)
  • 沈阳沈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交卓下令抓访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