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人士刘杰向最高法院要求渎职侵权赔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4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林洋报道)11月3日,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用特快专递向最高法院立案庭与王胜俊院长递交了《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渎职、侵权案中案确认赔偿申请书》,正式通过法律程序向最高法院提出赔偿要求。申请书中陈述了最高法院因渎职与枉法裁判而导致刘杰所经营的农场被黑龙江农垦管理部门四次入室抢劫,毁坏了农场,还将上访维权的刘杰迫害得双眼残疾并被劳教,所以根据有关法律,最高法院应该对此承担渎职责任,作出赔偿。
    
     附:刘杰的索赔《申请书》 (博讯 boxun.com)

    
    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渎职、侵权、案中案确认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黑龙江省逊克农场26队畜牧养殖厂
    
    法人:付景江身份证号:23262519520403151X
    
    刘杰女(付景江之妻)畜牧养殖厂场长
    
    身份证号:232625195201031522
    
    联系电话:13693224644
    
    被申请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王胜俊职务: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地址;北京市东交民巷27号
    
    申请确认请求事项:
    
    一、申请人不服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12月9日下达的(2005)确监字第2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二、申请人不服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6月9日下达的(2006)民—监第437—1号不予立案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包庇纵容重大抢劫团伙,四次聚众入户抢劫我畜牧养殖场全部财产被抢劫一空。法庭人员二次参与抢劫后摇身一变成了办案人了,制造了二起假案以掩盖重大抢劫行为,最高人民法院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四次抢劫如下:
    
    第一次聚众入户抢劫
    
    1996年12月19日,黑龙江省逊克农场场长王兴才故意违反1994年7月25日与我丈夫付景江签订的畜牧养殖场(以养奶牛、肉牛为主业)的承包合同约定甲方撕毁合同,动用手下之人,逊克农场法庭长:赵久义、李波、公安干警邹国防,赵忠致、刘兴才,二分场场长曹志明,电视台记者刘松涛,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等另外十多人,聚众20余人闯入我畜牧养殖场,仗势歁人,将牧场的家人和雇工全部轰走,用一天时间将牧场存放的一大堆大豆全部抢走,每亩产量按300斤算,共计:125700斤,1.50元/斤,价值人民币188550元,当时没检斤没过秤,没给任何手续和法律文书。
    
    抢劫当晚,参与抢劫的人员,在二十六队办公室宴请,以示庆贺,饭后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给逊克农场法庭庭长赵久义10000元人民币,行贿受贿,将抢劫的赃物交给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私自卖掉,贪窃分割。
    
    第二天,1996年12月20日,逊克农场场长王兴才与逊克农场法庭庭长赵久义恶意串通制造了一起假案,逊克农场故意违约三份合同约定,诬告陷害乙方付景江(拖欠油材料款纠纷一案)以此掩盖以上重大抢劫事件,从此我夫妻的财产被抢又被告,畜牧养殖场停产又停业,走脱贫致富之路被迫害,走上了打官司告状不归之路,长达十二年之久。
    
    证据:(第一次制造假案的法律文书)
    
    1.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于1997年1月10日下达的(1997)北逊初字第二号民事判决书。
    
    2.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于2000年6月3日下达的(1999)垦经再终字第19号民事判决,此判决撤消了原审判决,而认定事实错误。
    
    3.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1年3月23日下达(2000)黑农林经监字第15号民事裁定由省高级法院院长徐衍东盖章签字发回重审。
    
    4.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于2001年5月21日下达的(2001)垦经再终字第4号民事判决,此案撤消原两审法院判决。判付景江、刘杰胜诉。我们对判决不服,没有申请执行。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立案再审。最高人民法院做出不予立案决定。
    
    5、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5月16日下达(2002)黑农林商监字第1号驳回再审通知书。(维持(2001)垦经再终字第4号付景江胜诉判决)
    
    6、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6月9日下达的(2006)民一监字第437-1号立案通知书。对此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司法渎职侵权确认赔偿申请。
    
    第二次聚众入户抢劫
    
    2001年6月1日,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与逊克农场恶意串通,打击报复,于5月21日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下达(2001垦经再终字第4号民事判决)付景江、刘杰夫妻胜诉,败诉方北安农垦法院与逊克农场聚众30多人,趁家人不在之机,闯入牧场聚众入户抢劫,抢劫牧场财产33头黑白花奶牛,其中有17头待产的母牛,牛群抢走杀光,拖拉机一台,开荒犁一台,重耙一台,播种机一台,三铧犁一台,拖谷机一台,四轮车一台,拖车一台,73平米住房一栋,机车农具当场用电焊砸碎抢光,参与抢劫的人员逊克农场法庭李波、阎晓丽、张士伟、罗威摇身一变成了办案人,又制造一起假案,以上财产价值100多万元,徇私舞弊,私自评估,作价,拍卖,故意压低价格,共计:65510元,造成畜牧场停产破产的重大后果。因两次重大抢劫事件在贪官污吏的包庇下,抢劫团伙逍遥法外。
    
    付景江胜诉10天,于2001年6月1日把财产抢光后,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后下达法律文书,
    
    证据:(同一伙办案人制造第二起法律文书)
    
    1、江省北安农垦法院2001年6月1日下达的(1999)7—2、7—3执行裁定书。两起案件是同一伙人参与抢劫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办案人了,后下达法律文书,制造私自作价扣押清单,私自评估作价的价格表,我们对此不服,向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申请确认赔偿。
    
    2、中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程序,发回北安农垦法院确认。北安农垦法院于2002年4月8日下达(2002)北法赔字第1号决定书。我们对此不服,向农垦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3、农垦中级法院于2002年11月15日下达了(2002)垦确赔字第10号驳回再审通知。我们对此不服向省高院提起申诉。
    
    4、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于2005年1月20日作出(2005)黑确赔字第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2005年2月份我们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司法渎职侵权确认赔偿申诉。
    
    5、2005年3月份全国两会上会批示: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再审。久拖不决,损失扩大,制造了案中案。(第三次和和第四次抢劫)
    
    6、2008年1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05)确监字第2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为此最高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定成了抢劫团伙的保护伞了,致使犯罪团伙逍遥法外,继续抢劫。为此我们提出司法渎职侵权案中案合并确认赔偿申请。
    
    第三次抢劫
    
    2006年12月3日在农垦总局干部的指使下,逊克农场二管区区长杨德军等八个连队的队长、书记、治安员聚众二十多人,趁我家人不在之机闯入我家院内抢劫院内大豆171袋,每袋210斤,共计3500多斤,价值70000多元,当时家人报案,110到场不阻拦抢劫人员,反而将户主付景江关到7公里以外的二十三队办公室,致使抢劫团伙用一台大汽车将价值7万多元的财产抢走,黑龙江农垦公安局三次帮凶抢劫,报案不予立案,农垦总局公安局包庇三次重大抢劫,对举报人刘杰报复陷害,劳动教养一年半,想致我于死地,达到息事宁人的目的。
    
    证据:
    
    1、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2007年4月27日下达的(2007)北刑立字第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对此不服,上诉于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致使抢劫团伙逍遥法外,于2007年5月6日,抢劫团伙又一次抢走我们自己投资开垦的860亩地的承包权,由抢劫团伙耕种,每年最低赢利50万元,被他们合谋贪污。
    
    2、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2007年9月11日下达的(2007)垦刑立终字第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刘杰已于同年11月14日在看守所时收到此法律文书后,即被送入劳教所)。可恨的是法院贪赃枉法,我们上诉到农垦中院时,被抢劫的赃物还在逊克粮油场院内存放,(有照片为证),法院灭失被抢劫赃物,贪窃分割。
    
    我们对此不服,提出申诉。
    
    3、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2008年12月14日下达的(2008)垦刑监字第10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维持原判,不予立案,包庇纵容重大抢劫团伙。我们对此不服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至今没有结果。
    
    第四次抢劫
    
    于2007年5月6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指使逊克农场场长李晓光、副场长孙木兰指使二管区区长孙少权、书记马向东带领十多人和一台拖拉机强抢我们按三份合同投资上百万元开垦的860亩荒地卖掉贪污。
    
    以上事实证据充分,请求依法严惩腐败,依法返还以上被抢的全部财产,继续履行畜牧场的承包合同,恢复畜牧场的再生产。
    
    请求依法公正公开,解决给予答复,被控告人欺上瞞下,做假报告,说问题已经解决,2009年5月份,刘杰、付景江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窗口交表时候,接待人员和我们说:“刘杰,给你多少钱你才能满足?给你那么多钱,给你那么多地,你不种,包给别人种,你拿了钱还来告状?……”。刘杰对接待人员说:“我分文没得到,还被劳动教养一年半,我没有生活来源,我没活路了,你快救救我吧!我钱一点也没得到,那钱是不是给你们了?……”至今没得到任何结果。却得到最高人民法院不予立案决定通知书。这就是法院钱权交易,互相包庇,卖法比走私都厉害!
    
    最高人民法院监察部
    
    证据附后:
    
    后计算赔偿标的。
    
    申请人:付景江刘杰
    
    2009年11月3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