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峡水库蓄水导致三峡库区地灾风险加剧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3日 转载)
    三峡水库目前正在进行试验性蓄水。重庆市政协一份调查报告透露,在三峡水库蓄水后一到三年,塌岸和水库新生滑坡将大量集中产生,此后至少20年内类似问题将困扰三峡库区;水库蓄水越高,出现地质灾害的面积也就越大。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三峡工程这个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大坝当初在一片争论声中破土动工,现在正在进行试验性蓄水并接近175米目标水位的大坝水库又引发人们对水库水位升降可能诱发库区地灾风险加剧的的担心。重庆市政协的调查报告星期一透过中国《财经》杂志公布于众。中国著名民间环保人士、四川成都的杨勇对此表示: (博讯 boxun.com)

    
    “现在看来,建三峡的时候,对地质灾害的评估和建成以后具有的出现的一些问题估计是不足的。比如说这些向后靠的迁移城镇都出现了一些地质危险。”
    
    重庆市国土部门的有关统计数据显示,自从2008年试验性蓄水以来,仅重庆库区周边就已发生了数百起地灾险情,崩塌总体积和受影响的房屋面积大而严重;更为严重的是,数百起地质灾害险情中有160多处并没有纳入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及新生地质灾害隐患预防之中,这些地方地灾一旦发生,后果将不堪设想。
    
    既然这个耗资接近2600亿元人民币和迫使130万人搬迁的三峡工程有如此严重隐患, 三峡工程是否应该就此搁置?美国环保科学家武业钢博士对此表示, 现在的问题不是停留搁置,而是如何管理;要想管理好三峡大坝,中国应该改变工程管理的思维模式:
    
    “三峡库区的管理不是光工程师来管理。中国历来,三峡库区大坝建成以后都是工程师,工程专家来管理,这是绝对灾难性的。它的管理为什么要放在175米?它就是因为工程上的设计要达到175米。它考虑过没有175米对整个库区对上下游的整个流域水的河床、河流和整个河岸、整个系统的灾难性的东西是什么?在美国,管水的人大部分都是生态学家还有其他各种综合的科学家。管水,管一个大坝是一个综合学科,包括泥石流、滑坡、地震、水质,这是一个综合学科的管理队伍。所以来说呢,基本上中国管理队伍,综合来说呢,99%都是工程师在管水。就是中国三峡大坝的灾难,如果它能够成为一个各方面专家的队伍,组成一个管理集团,那三峡来说就有幸,三峡库区也有幸,人民也有幸。”
    
    众所周知,三峡工程涉及山体滑坡、水土流失以及污染等多项环保问题。作为环保人士,杨勇认为,现在讨论当初三峡工程是否应该建设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但是它通过三峡应该有一个现实意义,比较重要的,就是现在对在长江上游和横断山区的这些大江大河上正在建的一些水电站,有非常重要的警示意义。因为目前在这些河流上的,这些水电站的地质危险程度和地质灾害的条件比三峡要严重得多。这个是有很大的警示意义的 。”
    
    当初建设三峡工程的本意是在发电的同时还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洪水的威胁,现在看来威胁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有加剧的趋势。中国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张洪涛一个星期前在一次相关会议上表示,三峡库区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是个永恒的主题,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钢:三峡蓄水猛 华中大旱凶(图)
  • 开始严打?三峡论坛宜昌版如此规定
  • 三峡蓄水并非江中下游干旱主因 有利枯水季节
  • 试验性蓄水以来三峡船闸运行顺利(图)
  • 三峡蓄水酿生态灾难:投120亿治理情况未见改善
  • 三峡大坝蓄水:江湖失调控长江下游水位至23年最低点
  • 三峡大坝引发地质险情 惊动国土部
  • 宜昌市三峡坝区法院门前有人绝食抗议(图)
  • 三峡大坝坝下航道水位下降
  • 三峡工程蓄水接近100亿立方米
  • 三峡水库新增库容 四川发生两次3.0级以上地震
  • 三峡库区最后一座危桥成功爆破拆除(图)
  • 德国化工巨头项目落户三峡库区
  • 三峡工程最终投资预计不超过1800亿元
  •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无根据(图)
  • 重庆万州三峡库区维权移民代表被警拘留
  • 万州三峡库区维权移民继续遭到迫害多人被拘押
  • 三峡水库水位逼近152米
  • 历时17年耗资2000亿 三峡工程即将竣工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 解决三峡工程遗留问题还任重道远/鲁家果
  • 司马平邦:德国人敢在三峡头顶建巨型化工厂?
  • 三峡工程会否是多米诺骨牌坍塌的第一张/何必
  •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