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黑社会内幕曝光 黑帮为文强到学校“选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3日 转载)
    11月3日讯
    
       重庆黑社会的政治渗透 (博讯 boxun.com)

    
      发生于6月3日的爱丁堡小区枪击案是个突发事件,却意外拉开了重庆“打黑除恶”行动的序幕。该日凌晨2时许,有吸毒、贩毒与放高利贷经历的44岁男子李明航于重庆江北爱丁堡小区大门前被人近距离连击两枪毙命,该案迅速告破,警方查明,李明航被杀是因涉黑团伙之间的贩毒纠葛,属于“黑吃黑”。
    
      “按照部署,‘打黑’行动应在两个月后才会开始,‘6·3案件’使它整个都提前了。”一位要求匿名的打黑组成员告诉本刊记者,根据他的介绍,6月5日晚,重庆江州实业集团董事长陈明亮在位于解放碑步行街的大世界酒店赌博时以“赌博罪”被抓,这是警方抓捕的第一个“黑老大”,被认定为“最大的黑社会头子”——名下资产多达数十亿元,是之后相继落网的诸多黑帮大佬中最有钱的一个。
    
      10月26日,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对外通报了打黑行动的基本情况:截至10月25日,累计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328起;抓获涉案人员2915人,刑事拘留384人,逮捕1567人,其中,检察院批准逮捕的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700人;缴获军用枪支11支,含2支冲锋枪,其他枪支68支,子弹1482发,手雷4枚,管制刀具221把,冰毒62.01公斤;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财产17.43亿余元。“重大涉案团伙受到毁灭性打击,陈明亮、龚钢模、陈坤志、岳村、黎强、王天伦等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无一漏网,160多名骨干成员全部被缉捕归案。”
    
      从无到有,由小及大,探究起来,重庆黑帮的生成、发展及其迅速崛起,脉络清晰。“这是逐年积累下来的,越搞越大。”长年生活在重庆的湖北籍商人黄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黄的另一个身份是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促进会会长,为私营企业维权,是这个组织的职能之一。
    
      文强与白云湖枪击案
    
      直到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文强落马,铁路警察朱文熙才解开了心中对“白云湖枪击案”的多年疑团。54岁的朱文熙军人出身,任职于重庆铁路公安处,间接见证了“白云湖枪击案”发生的全过程:2000年10月25日晚,原重庆市公安局城管治安支队对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内的“百家乐”赌场展开查禁行动,警察王诵伦中弹身亡。
    
      朱文熙回忆说,该赌场乃是由当年闻名重庆的黑帮老大“二王”之一的王渝男开设,他当时还不知道,文强弟媳谢才萍也是这家赌场的股东之一。在文强与谢才萍相继落网之后,有媒体报道说,在白云湖事件中,在警察到来前的几分钟,谢才萍已悄然开溜。
    
      “负责抓赌的公安机关,都不知道文强跟这家赌场有关系,他们去抓赌,从来没有成功过。”朱文熙说,其中一次,赌场老板把钱全撒到了湖里,湖面上漂着一层百元面额的人民币。
    
      本刊记者得到的一份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王渝男黑社会案做出的“(2002)渝高法刑终字第393号”终审判决书这样记述该事件:白云湖赌场乃是由王渝男等人以入股形式共同开设,2000年10月25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城管治安支队对其进行查禁,抓获参赌人员300余人、赌资近500万元、车辆70余辆,缴获仿“六四”手枪1支、子弹5枚。当王诵伦前往白云湖明月水村A-1房查禁时,负责看护赌资的王渝男团伙成员张荣彪持猎枪射击,王诵伦被击中颈部。
    
      王渝男黑社会案终审判决于2002年12月19日,判决书长达3万多字,通读下来,未见一字涉及文强或谢才萍。朱文熙回忆,警方对白云湖赌场进行查禁,人赃俱获,很成功,但蹊跷的是,重庆媒体很快得到对该事件不得报道的指令。“现在来看,就是文强想把那批人保下来。”朱文熙说。后来,出于“打响王诵伦英雄事迹,扩大影响让公安部知道”的考虑,朱文熙受查赌部门委托,写文刊于外地一家公安杂志上,这才把白云湖枪击案“捅”了出去。
    
      朱文熙说,白云湖枪击案发生时,尽管并不知道时任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在其中起何作用,但仍意识到背后会有保护伞,因为“缴获的车子全部退还,少数人被治安拘留外,其他人全都放回”。后来,在公安部的介入之下,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办公室副主任兼研究室主任龙蜀渝、水警总队政经保科科长汪德泉及治安总队秘书科副科长李德华等4名警察才于2002年12月被查处。
    
      王渝男逃至深圳,2002年2月才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抓。2002年8月16日,重庆市一中院对王渝男黑社会案作出一审判决,王获无期徒刑,在同时获刑的20多人中有璧山县青杠派出所所长冉勇,因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判刑6年。而文强及其弟媳顺利过关,毫无痕迹。
    黑社会的前后江湖
    
      重庆本地学者汪力在西南大学法学院任教,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进行黑社会性质组织研究。回忆起来,这是一个偶然,1994年,他到四川武胜县社会实践,在政法委书记办公桌上发现一份中央政法委通知各地注意农村地区恶势力研究的文件,“出于学术敏感”,汪力便开始了相关研究。
    
      在对武胜县一个车霸进行调查之后,汪力写成一篇关于农村恶势力的文章,发表颇费周折,因为在当时的语境里,“我们国家没有地方恶势力”,更毋庸说“黑社会组织”了,直到1996年公安部第一次提出重点打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他的论文才得以发表。
    
      汪力的学术经历从一个侧面见证了重庆黑社会的发展过程,他介绍说,第一个阶段是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是为“孕育期”,还保持着“地方恶势力”的特征,影响都不大。这期间,进入汪力视野的是渝北区某镇一个农民,他跟镇长来往密切,仗持这种关系,称霸一方,“属于村霸镇霸”,后来以敲诈勒索罪被处理,获刑3年多。
    
      黑势力在重庆迅速成长的一个关键时间点是1997年重庆直辖,经济大发展,“它得到一个攫取非法利益的空间,垄断建筑材料与交通运输等行业,逐渐完成原始积累。”这期间,真正闻名于坊间的黑老大仍是“二王”:王渝男与王平,“至于其他如2001年被打掉的封曼等,都是小打小闹。”
    
      “二王”闻名于2000年前后,王渝男因“白云湖事件”覆灭,王平不久也出逃国外。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与王平关系密切广为人知,一个被广为报道的事实是,一次王平女儿过生日,文强高调出席,合影照片被公布,文强因此被公安部叫去谈话,因破获张君案有功,逃过一劫。
    
      汪力说,白云湖事件是在公安部第一次打黑除恶背景下发生的,那次打黑一直延续到2003年,“2003年之后是一个空当,尤其是文强在王平问题上逃过一劫,更是张狂,对下面也就更放纵,一些人闹腾得也就更厉害,在这个时候,又是重庆大发展时期,黑势力迅速集结,也取得了跨越式发展,从‘二王’时代一下过渡到现在这种情况,为期很短。”
    
      铁路警察朱文熙也说,“回头看,‘二王’跟现在被查的这些黑老大差得太远了,他们无非是开赌场,打打杀杀。”“二王”时期,很多人都知道王平在重庆火车站附近的铁棱宾馆包有三个房间,长期跟马仔住在那里,并有特殊行业女子作陪,至于后来为何出逃,一个说法是,2001年公安局新任局长上任,副局长文强被“冷冻”一年,情势对王不利。
    
      彭长健与马当
    
      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促进会会长黄伟从不讳言他曾跟文强以及被抓的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黄代强之间的关系。“他们是我的朋友,”黄伟说,他还曾跟黄代强一起赴西安,为地位显赫的文强的哥哥做寿。但这种关系,黄伟仍用“敬而远之”来描述,“他们做的事情,我不参与。”
    
      黄伟50出头,武汉人,18岁时来重庆,耕耘多年,手下已有包括一家网络设备公司、一家农业科技公司、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以及一家医院在内的诸多产业。在重庆,黄伟先后经历了四任公安局长。他认识黄代强已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时黄还是一个普通警察。“是很好的一个人,做事公正,就成了朋友。”黄伟说,黄代强是文强提拔上来的,也是文强带坏的,“白天警服一穿,是刑警总队副总队长,晚上比我们这些民营企业老板干的事情还要多。”
    
      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社团组织,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促进会成立于1998年,会员几乎囊括了重庆所有知名民营企业家,在被抓的黑帮大佬中,大正集团董事长马当与万贯财务公司负责人陈坤志二人是促进会会员。黄伟说,马当起初并不坏,他后来接手重庆大世界酒店,“有娱乐场所,涉黄涉毒,这些都是政府禁止的,他作为一个企业老板,为了企业能平安,不受‘骚扰’,就找到了时任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彭长健。”黄伟说,“马当在彭长健那里尝到甜头,肯定还要去找其他靠山,同时扩展其势力与规模,于是就找陈明亮合作。”结果陈明亮给马当带来了黑社会的一些东西,“有刀有枪,马当也就进去了。”
    
      位于解放碑步行街的大世界酒店产权为马当所有。2001年,陈明亮与马当、雷德明三人合伙在这家酒店里开设云梦阁夜总会。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与马当相比较,陈明亮尤显心狠手辣,在云梦阁,“有的女孩不听话,想跑,他就打人,其他女孩子站一排看着。”
    
      9月4日上午,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在市委办公厅开会期间被市纪委当场带离会场予以“双规”,成为继文强之后落马的又一个高级警官,据称与马当、陈明亮等人关系密切。一位熟悉彭长健的警员告诉本刊记者,彭长健虽然官至高位,但并不霸道,“没什么特点,就很普通的一个人。”彭涉案金额是80万元,“都是他当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时拿的。”
    陈明亮:一个缩影
    
      陈明亮的家位于中山一路某酒店的32楼,这家酒店下面几层用作经营餐饮与住宿,上面是住宅。陈家位于最高层。10月19日傍晚,本刊记者敲开了陈家的门。一位中年女性保姆仍留在这里,她在陈家做事已经3年了。本刊记者了解到,陈明亮是二婚,前妻于80年代初为陈生一子,现在英国读书,后妻名左保书,也生一子,现读中学。陈明亮虽诨名为“满天飞”,但这里仍是他的固定住所。一位到过陈家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陈家墙壁上挂着左保书的照片,“年轻时很漂亮。”
    
      本刊记者进入陈家的这天傍晚,一名辖区派出所警察正在房中,他拒绝了本刊记者的采访要求,站在房里约两三分钟时间,细致验过记者证件之后,记者就被勒令离开,虽只是匆匆几眼,陈家房内布置的奢华,仍让记者记忆深刻。房型为复式,下面一层足有几百平米。一位打黑组成员向本刊记者介绍,包括这所大宅在内的陈的所有资产都已被冻结。6月22日,左保书也是在这个房间里被抓。
    
      本刊记者了解到,陈明亮与文强关系密切,在文强任司法局长期间,文强已有所预感,“常往北京跑”,甚至还曾委托陈明亮跑动。陈明亮被抓后,其妻左保书扬言要花5000万元“捞夫”,并把600万元交予某民营企业家活动,未能成事,现在,这笔钱已退归陈明亮专案组处理。
    
      有着诸多头衔的陈明亮是重庆黑帮大佬中最有钱的一位,生性奢侈,极喜名车,市公安局大院内布置着“打黑惩恶成果展”,警方缴获的总价值数亿元的各种车辆都在那里,其中以陈明亮的名车为最多,“重庆最好最贵的车,都是他的,他喜欢某种越野车,就把各种颜色的这款车都买下来。”
    
      一方面是极尽奢华,一方面则是穷凶极恶。本刊记者从一名打黑组成员手中拿到的一份有关陈明亮的材料这样描述该团伙:“采用杀人、绑架、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和到澳门洗码等手段,强取豪夺,疯狂敛财,涉故意杀人2起,绑架1起,故意伤害3起,非法拘禁2起,敲诈勒索4起,组织、强迫妇女卖淫2起。”
    
      根据这份材料,陈明亮团伙从2006年开始在澳门“洗码”,设下圈套,先后强迫组织重庆某集团董事长龙某、某公司董事长刘某、某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某等29名企业家赴澳门赌博,“如果不去,就会危及自身安全,企业的生产经营也无法正常进行,而去了就必须赌,赌必输,输了就由陈明亮团伙‘放水’。比如,龙某先后输掉4.2亿元,至今仍欠该团伙1.2亿元‘水钱’,刘某累计输掉4800万元港币,赵某输掉1900万元港币。”
    
      警方统计,重庆到澳门赌博人员“洗码”金额累计近300亿元港币,赌场与陈明亮约定的提成比例为千分之十,由此计算,仅“洗码”一项,陈明亮团伙攫利近3亿元。
    
      陈明亮在重庆的名气非常大,从90年代起,曾是重庆长期宣传的私营企业家,该打黑组成员说,陈明亮本不涉黑,从2000年始,在迷上赌博后,收放高利贷,由此开始涉及暴力事件。
    
      这位打黑组成员还透露,陈明亮还背有一起“隐形”命案:他开发某地产项目,几家“钉子户”不愿搬迁,一夜之间,这几家人竟全都不见了,至今下落不明,即使陈明亮团伙落网后,“也没有吐出来。至今未见任何证据。”
    
      寻找政治代言人:值得警惕的现象
    
      在打黑背景下,西南政法大学成立了一个针对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进行研究的课题组,法学院、心理学院都参与其中,“以地域优势来研究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立、成长及犯罪趋势。”法学院副院长梅传强是课题组成员,他注意到,有些被打掉的黑老大竟然是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这说明黑社会性质组织已逐渐向政治渗透,这种趋势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与警惕。”
    
      “九七刑法及现在使用的刑法都把这种犯罪称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而不是‘黑社会罪’,是基于中国没有典型意义的黑社会的判断,因为典型意义的黑社会不仅要找保护伞,还要找政治代言人,参与政治管理,利用公共权力为己服务,而现在重庆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梅传强介绍说。
    
      重庆律师周立太注意到,重庆打黑“不护短”,抓了100多名警察,“首先从自己内部人抓起。”这也使一些警察与黑势力的勾结昭然于天下。“打黑牵扯到的公安内部的一些事情,触目惊心。”一位要求匿名的警方人士介绍,在8月13日文强落马之前,已有多位副区长、区委副书记落马,这些都是厅级官员,其中,落马最多的是渝北区,是新的开发区,“抓了很多人,几个老板也出逃了。”
    
      该人士透露,曾一度身为重庆市公安局重案组成员、南岸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的岳村,2004年病退,而其则是成立于2002年的重庆市邦德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幕后老板,该公司号称国内第一家私人侦探公司,“利用跟踪、监听等手段对党政官员、企业老板进行敲诈。”岳村迅速暴富,身家千万。该团伙还涉嫌绑架,“其绑架方案,包括行动及善后处理环节,都是由公安、法院、检察院的一些人联合制定。”在打黑行动中,重庆某区公安分局局长分配到抓文强弟媳谢才萍的任务,结果,这位分局局长亲自驾车把谢送了出去,谢自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二哥(文强)一手遮天,怕什么。”藏了几个月后出来被抓。该人士说,这个分局的刑警支队支队长也涉谢才萍案落马。
    
      近日有媒体报道了文强自己交代如何玩弄女性的情节,知情人士称,“几个黑帮到学校为他‘选美’,有确切证据的就有4个女孩被其强奸,都是中学生。”一位警方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文强“霸占”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10多年也是事实,“不准她结婚,陈也至今未婚。”2001年,新任公安局长到任,看文强霸道,便让其靠边站,文强闲了一年,后来,因为“工作不好开展”,文强又被起用,从此更为霸道。
    
      重庆法院与检察系统也均有人涉案。9月25日,包括重庆高院副院长张弢在内的10名法官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免职。一位打黑组成员向本刊记者透露,法院系统的这一案件乃是由中纪委办理,而张弢也涉嫌包庇黑恶团伙,是陈明亮、岳宁、龚刚模、陈坤志的保护伞。
    
      而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副检察长毛建平的落马,则让人唏嘘不已。毛1963年生于重庆忠县,是典型的学者型官员,在全国检察系统里都是名人,9月6日被“双规”。毛还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副院长梅传强向本刊记者介绍,毛在法学院兼职带研究生,参加研究生答辩,也给学生开过讲座,梅传强曾去听过他的讲座,对毛的印象是“业务能力不错,放在全国检察系统都是优秀的,很精干”。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进展:两“黑老大”文强彭长健下月送审
  • 重庆文强案中案曝光 官方称“除恶必尽”
  • 张清扬:比文强更大的黑社会谁来打?(图)
  • 文强招供曾“买”女星过夜 “涉嫌”名单网上曝光
  • 被盗石刻佛头在文强别墅中找到,这不是个别现象
  • 张清扬:佛头家中藏,文强竟是贼(图)
  • 张清扬:文强认罪:玩弄女明星,强奸未成年少女(图)
  • 文强防线崩溃痛哭招供 爱“搞定”赴渝女星 (图)
  • 重庆公安局经侦女队长陈光明承认是文强情人 (图)
  • 重庆打黑内幕:“平安是福”的文强,招了
  • 重庆原司法局长文强弟媳受审 被控五宗罪(图)
  • 警方称文强弟媳包养16名男子传闻为假新闻
  • 重庆原司法局长文强弟媳受审 被控五宗罪(图)
  • 重庆警方称文强弟媳包养16名男子为假新闻
  • 文强庇护养出赌场黑帮大姐大 生活极度荒淫(图)
  • 重庆市打黑系列案今日起开审 文强哭着认罪悔过(图)
  • 重庆开始审理涉黑系列案件 文强或将异地受审
  • 张清扬:重庆打黑案今日开审,嚣张局长文强认罪求饶(图)
  • 重庆涉黑官员文强哭着招供 写下认罪书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从文强到黎强,民意的天平开始剧烈摇摆
  • 她们已经难逃——文强公权力肆虐之下 女明星也很可怜
  • 玩女星的文强与谁“一起死”
  • 刘逸明: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 在玩女星上,文强如此能耐,为何还是许宗教衡的徒弟呢?
  • 谁散布了“文强弟媳包养16名男子”/胡锦莱
  • “文强弟媳包养16男”,真?假?(图)
  • 台湾经验对大陆缩小贫富差距的启示/陈文强
  • 文强嘴硬与陈洪刚寻死颇耐人寻味
  • 文强局长别墅3000万不是个案/潘德东
  • 关了文强 薄熙来财产也没公开/李金元
  • 谁养肥了文强的近亿身家
  • 文强“红楼”暧昧/郭春彦
  • 锄文强巨贪 官员带头财产申报啊/徐学江
  • “山西改革家”吕日周改革“黑幕”大揭秘!/高文强
  • 薄熙来比地头蛇文强强/卢云东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农村水土保持/麻文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