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2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1989年11月9日晚上,柏林墙倒了。此后不久,以保护东德为使命的苏联也成为历史。新华社《参考消息》9月23日“柏林墙倒塌20周年”专题报道中援引法新社的报道说,欧洲即将迎来人民的力量打破共产主义桎梏、结束数十年冷战分裂并为普及民主与分享财富奠定基础的20年纪念,其中提到“打破桎梏”较为显眼,对于经历过东德执政的统一社会党一党国家的人们来说,一旦这一桎梏被打破,随之而来的就是迎来柏林墙的倒塌,以及自由社会的重建。
    
    东德执政党垮台具有戏剧性,1989年11月9日晚上,东德统一社会党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发言人京特.沙博夫斯基宣布次日天亮开放柏林墙,由于口误表达成“现在就开始”,随后铺天盖地的新闻却是“柏林墙倒了”,20多年无法自由通行的东德人就这样涌进了西德。禁锢变成开放,东德执政党也就好景不长,随之走到尽头了。好笑的是,当初的东德党中央高层并没有预测到这一点,而是作为笑话看待。
    
    1989年6月22日至23日,东德执政党召开了总书记昂纳克上台后的第五十四次中央委员会全会。当时,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将会是昂纳克所主持的最后一次中央委员会。京特.沙博夫斯基回忆到,在这次会议上,昂纳克突然打断了正在进行的针对政治局工作报告的讨论,对莱比锡市申请2004年主办夏季奥运会而表示祝贺,然后拿出了一份有关西柏林美军RIAS电台前一天写的一篇评论的报告,大声念起了评论的最后一段:“昂纳克显然是认为,东德至少还能存活到2004年。”念到这里,昂纳克和他的同僚们禁不住捧腹大笑,大家认为西方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笑的想法。
    
    更令昂纳克想不到的是,历史的真实发生常常出乎他的想像,1989年10月17日,政治局决定将年迈的领导人昂纳克免职,因为政权正面临危险,每天都有300人到500人逃出国,经济匮乏,人们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一年后,随着柏林墙倒塌,东德加入德意志联邦,两德统一,仅存的一段柏林墙成为见证人们冒死奔向自由的历史纪念馆。
    
    柏林墙在1961年8月13日开始建造,一开始只是铁丝网,后来被大量换成真正的墙。东德称此围墙为“反法西斯防卫墙”,而多数西方国家认为建围墙的真正目的是不让东德人逃入西柏林,阻拦人们奔向自由。该墙建立后,有人采用跳楼、挖地道、游泳等方式翻越柏林墙,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1963年6月26日,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柏林演讲“我是一个柏林人”,指出“我们(民主国家)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分开我们”,“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推翻柏林墙,不止一位美国总统呼吁。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在访问西柏林时,在勃兰登堡门的柏林墙前发表演说:“戈尔巴乔夫先生,请推倒这堵墙!”其实,不光美国这个民主国家,包括苏联这个集权国家也赞成亲自拆毁柏林墙,用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名字命名的一家基金会的研究者曾拷贝过1000多份苏共政治局讨论记录,其中1989年11月3日,即柏林墙倒塌6天前的政治局记录显示,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就直言“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戈尔巴乔夫也承认“没有西德,东德过不了经济难关”。
    
    然而,东德人并没有理会苏联共产党政治局的好心,也不盼着美国人从天上仍馅饼,不等不靠,很快把柏林墙推翻了。关键的问题已破解,民主自由的转型就得以实现,这就正如肯尼迪所宣称的“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为了自由,东德人顾不了那么多了,通过自己拆墙争取到的自由,自己才珍惜,才觉得可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 昝爱宗:感谢杭州国保的忠告
  •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图)
  • 昝爱宗:敦促温家宝关注安徽访民李蕊蕊被强奸案
  • 阅兵背后的秘密交易 /昝爱宗
  • 昝爱宗:公盟走投无路,但天无绝人之路
  • 昝爱宗:开放总编金钟先生谓香港“中国良心”(图)
  • 蔡楚:昝爱宗七一赴港被拦在杭州机场(图)
  • 昝爱宗:压根就没实现信仰自由
  • 昝爱宗:请抵制公交车超载--致成都市民公开信
  • 昝爱宗:六月一日和派出所警察对话
  • 昝爱宗:南方周末“救救我,我是张书记”不是假新闻
  • 昝爱宗:带病提拔的杭州副市长许迈永
  • 昝爱宗:支持王怡《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 昝爱宗:龙律师为公义而诉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 问候遭排挤的报人江艺平/昝爱宗
  • 昝爱宗:治记者封口费该用什么药?
  • 昝爱宗: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
  • 中共最大难题:人民内部矛盾不用人民币解决 /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