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先定罪”难奏效 薄熙来漏法治观念差马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2日 转载)
    
      据香港明报报道,重庆“打黑风暴”广受全国注视,由于“涉黑者”数目是建国以来罕见,据悉连公安部及高检等中央一些部门的高层也对此桉感到关注。京城耳语称,被指是“红顶黑老大”的重庆渝强集团董事长黎强桉的审讯,竟要花长达一周的庭审时间,其中定有不寻常的内情。
     (博讯 boxun.com)

      文强桉不放心交贵州审理
    
      至于重庆前司法局长文强一桉,当局原定拟交给贵州省开审,但又担心难以掌控审判结果,最后决定将桉件“回归”,于下月在重庆中院审理。
    
      曾任重庆市人大代表的黎强,被指曾通过暴力手段拿到重庆100多条巴士路线的经营权、多次非法组织上访等,被控涉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扰乱社会秩序等9项罪名,起诉书近60页纸,约3万字。但据知情人透露,黎强在庭上只承认非法经营罪及隐匿会计凭证罪,其馀被指的罪名、特别是“涉黑”罪绝口否认。
    
      京城知情人士指,按照内地一般的庭审程序,开庭后通常一两天便审结,就算大桉如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贪腐桉审理,法庭也只用了2天时间。黎强桉连审5天后再宣布延长审讯2天,实属少见。背后原因,恐怕是当局早前採取的“先定罪,后找证据”的策略未能奏效。
    
      黎强被指是去年重庆8000多架的士罢驶的幕后主脑,由于当时薄熙来刚到重庆主政,因此事件被怀疑是有人想给薄“下马威”,这次重庆打黑,黎强就成为“打黑”的重点。但在检方3万字的起诉书中,指证黎强涉黑的内容实在不多,且证据薄弱。连日来黎强辩护律师在庭上滔滔不绝逐点反击,连法官和检察官也多次被讲到口哑哑。
    
      “红顶老大”判刑具指标性
    
      由于黎强的判决刑期甚具指标性,如果“涉黑大罪”不成立,那么也就难以判其“死缓”或终身监禁较重刑期,连带其他涉黑主脑的刑期也无法重判,如何成功重囚黎强,又不引起外界非议,是重庆当局目前最大的压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泽民干政,左派拥戴薄熙来任毛共总书记(图)
  • 向广东学习扫黑 薄熙来反话正说
  • 薄熙来表示,打黑除恶是中央求的“规定动作”
  • 薄熙来打黑运动突然宣布收场,讲话透露出治安恶劣的机密
  • 张清扬:抬出大佬做盾牌,解读薄熙来高调回应打黑质疑(图)
  • 薄熙来披露打黑初衷 耐人寻味有苦衷
  • 薄熙来有点意思:打黑打出个工运领袖来/苏占军(图)
  • 薄熙来:打黑有杂音 幕后黑手推波助澜
  • 薄熙来重庆打黑赚大发,扣押涉黑资产17亿
  • 薄熙来:重庆打黑是中央规定动作,“前任领导”打黑力度大
  • 薄熙来重庆打黑除恶几个月 全中国袖手旁观?
  • 黑社会对中国的挑战 薄熙来:黑逼官反
  • 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姜维平
  • 老红军蔡洪桂遗体送别活动举行 薄熙来献花圈
  • 叫板的“黑老大” 薄熙来不客气
  • 薄熙来视察防爆警察演习,北京疑他想问鼎政法委书记
  • “不了解重庆的情况”黎强曾向薄熙来叫板
  • 红顶黑商黎强受审 曾经当众叫板薄熙来
  • 薄熙来汪洋有同窗之谊 不会你死我活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 惊爆薄熙来重庆打黑内幕:出动国安杀手秘密抓捕对手
  • 薄熙来打黑该不该“见好就收”?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人权担忧
  • 王渝:薄熙来打黑威胁到了党中央?
  • 胡锦涛痛击贺国强、威慑张德江,汪洋转危为安,薄熙来两头不讨好/昭明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政治目的
  • 薄熙来考察监所 立权威软硬兼施/张轩
  • 薄熙来打黑是向人民反扑/王皋子
  • 很微妙,看温总理“握脏手”和薄熙来“下死手”
  • 重庆“打黑除恶”成果佳薄熙来深获民心
  • 薄熙来为自己找台阶下/张中伟
  • 薄熙来打黑 巩固独裁又敛财
  • 贼逼官反:精神分裂式解读薄熙来打黑初衷
  • 薄熙来深度打黑,中央的压力越来越大?
  • 薄熙来是中世纪残余/刘忠世
  • 野心薄熙来的夸张反腐/金久皓
  • 金久皓:薄熙来深度打黑,中央的压力越来越大?
  • 薄熙来应该当下一任总书记的六大理由
  • 毛泽东能否庇佑胡锦涛薄熙来/张鹤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