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无锡基层政府违法暴力拆迁,还要办受害人法治“学习班”,其荒唐无耻可登榜迪尼斯记录。下面记录本人在“学习班”耸人听闻、难以置信的经过:
    事情的起因。本人丁红芬,家住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湖东村前尚水浜25号,建在城市规划区内农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在2009年6月27日被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政府按城市房屋拆迁程序实行了强拆,但没有房屋拆迁许可证,在2009年9月9日本人父母的房屋也进行了所谓的强拆听证,接着也将要被强拆,因为补偿及不公平,同地段的商品房价8000元,而我们的房屋只能算500元,公公婆婆的房屋也同样遭到不公,最后是被关押、吃不明药物后被迫所签,本人为维权,先后四次被所谓的传唤,复议不受理,诉讼不立案,信访没答复,万般无奈在网上诉冤情,最后一段写到:现在我们全家十几口人准备上京讨公道。
    一、警察绑架本人到“学习班”。在2009年9月28日下午,本人和王雪琴夫妇以及家人在家,东降派出所副所长郭泉、社区民警翁陈杰、太湖街道司法办主任朱群新三人进来,问网上发帖之事。本人说,一家遭遇违法暴力拆迁,违法犯罪暴行发生时,警察没有出现反来干预本人上网。叫爱人沈果冬准备录音机,郭泉见状,立即要押本人到派出所,本人要求出示传唤证,他答:马上送来。没见到传唤证,不肯上车。这时郭泉叫来一辆警车,下来几人强行把本人绑架到警车上,爱人马上跑到楼上把这情景拍下来,郭泉和朱群新发现后,马上叫人冲上去抢照相机,可他们没办法开门,所以保存了证据。到了派出所,再次要求出示传唤证,还是没有。翁陈杰来做笔录,他照网上截下的帖子在写,也没有问什么。过了个把小时,朱群新来通知,叫本人去“学习班”,他们7人扛头扛脚硬把本人塞进面包车,关押在和平商务宾馆(专门关访民的黑监狱)111号房间。这些人表明他们是在执行《江苏省关于依法处理进京上访违法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 二、遭遇七个男人猥亵。“学习班”的“房间”不到约6平方米,窗户用铁皮全部封住,他们强按本人在床上拍照,宣布办学习班,并给所谓的学习班手续,本人穿的睡衣,没口袋,就把纸放在裤子里。突然,朱群新怕证据落在本人手中,命令手下7个男人,如狼似虎硬把本人按在床上,强行在内裤中搜走手续。后又叫来锁工把门锁拆掉,把本人眼镜,发夹等物品搜走,四个保安把门,晚上由村委林英在外面房间看住本人。
    三、城管队员打人。9月29日晚9点左右,本人走出房间准备在走廊内活动活动,门口城管队员不让,拖住就打,边打边把本人拖到房间,按在电视柜上,一手咔住本人喉咙,一手打巴掌,再把本人扔到床上继续再打,喊“救命”,关在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只有国珍见状要出人命,出面劝止,直到来两联防队才停手,那人就一溜烟跑了。(城管人员周鹤峰第一天上班,见到这种场面吓呆了,见证人:周鹤峰、国珍、南桥村2个男的、老夫妻一对、胡胜根、沈林根、顾连宝、朱明霞、联防队员),也有好心人出自关心的对本人说:“在这里一定要自己保护自己,我们见多了,在这种地方,哪个敢出来作证,你是在白白的受苦啊,你要认清世道”。本人要求见负责人,到晚10点左右见朱群新进来,与他讲你手下打人一事,朱答,没有打,打的人呢?本人说跑了。朱就走了,向公安报警,没出警。混身青紫、满身伤疼,这一夜无法入眠。
    四、食物中的猫腻。家人发现本人关押后,到处打听,得知地点就送来衣服和吃的,送来东西每次要通过朱群新检查后才能拿进来,吃的全部搜光,理由是:为了保护本人,父母送来的食物不安全,要给女儿下毒的。我婆婆等人也曾关在“学习班”,吃了一种黄色的药,吃后神志不清、疯狂烦躁。婆婆被朱群新等八人逼到家里,找出公公,押到街道被逼签订拆迁协议,现在还后悔不止,天天嚷着要到北京上访。本人也怕中圈套,不敢吃饭,绝食三天,饿得不行了,好心人劝本人活命要紧,有毒也要吃了。
    五、“拍照”就是在造假。10月1日早上8点,看押的人拿来电视机叫本人看电视,本人想朱群新怎么了?发慈悲了?刚看了一会,他们就拿着相机,对本人连拍几张,并还说配合一下,拍完照电视机搬走了。又一天,据说是中秋节,拿来一个月饼,带来相机,叫本人把月饼放在嘴边,做做样子,配合一下,这一次本人拒不配合,拍照没得逞。
    六、受伤的肚脐发烂不让医治。10月6日被打伤的肚皮发肿,肚脐显烂,本人就叫林英去反映并叫医生或买药,他们回答必须要经过朱群新同意。10月7日,本人忍一天的肚痛。10月8日疼得实在吃不消了,躺在床上哭,好心的镇里人(看本人的),叫来了医生,配了点药,叫本人把药塞在肚脐内,口服二粒一顿,下午疼痛缓解,肚脐内很多脓水流了出来,用了一卷卷筒纸,二合药用完后,6天后才恢复。
      七、警察就是管公民网上发帖的。10月9日、10月10日、10月13日、10月14日,滨湖分局警察吕亚辉、王勇、徐大队长、陈XX等来做第四次笔录,又是关于网上发帖之事,讲不允许本人发帖。本人不明白警察为什么对公民上网这么感兴趣?公民的权利受到侵犯,公民的利益严重损害,10月1日天安门广场游行展示的宪法在无锡被“撕掉”了,没有地方说理说法,据说无锡有近万关于拆迁的行政诉讼都不立案,不给立案本身就说明了政府违法,百姓无奈只能在网上诉冤,警察还来大肆围剿,可见无锡某些领导做贼心虚。本人向他们反映非法抓本人的过程,学习班打本人的事,要求把它记录上来,他们不肯,说这是领导的意思。警察该做的事不做,不该做的事乱做,所以他们问本人的问题几乎没回答,笔录上也没签字。可怜的无锡人,没有其他途径,只有上网发帖子哦!
      八、学习班学的不是法,而是告诉你:不许上访。无锡大规模的违法暴力拆迁,雇佣黑社会打砸抢,违反宪法,触犯刑法,摧毁立法法、土地法、民法、物权法等所有的法律,血雨腥风,无法无天。法治学习班不讲法,他们根本不懂,还是本人经常讲给看守的人听,他们听得一脸茫然,不断地点头钦佩。从10月11日到10月17日学习班结束,在109室看信访条例,早七点半到晚二十一点半床上不准有被子,每天同一内容,强迫反复看7到8遍,门口有人看守,不能走动。政府可以违法,政府可以犯罪,法院不立案,公安不保护,而法治学习班要告诉你的是:不许上访!
      九、女儿!父母签字了,他们怎么还不放你?10月15日下午,朱群新通知本人到老的乡政府见父母,有7个人看着本人到面包车旁,见到村上人在门口,本人要求她俩一起上车,这才放心。朱群新不肯,把她们赶走,本人要求和锡铁巷村书记通电话,父母确实在那里。一到那里,见到母亲抱在一起痛哭,父亲告诉本人,他已签字了,村里跟他说:“你在这上面签字,你女儿就可以回家了,父母救女心切,也不知是啥内容,就签了”。还说:“女儿,我们回家吧”。可怜的父母根本不知道这是圈套。接着又被押到老地方继续关押。父母在家等不来女儿,傍晚,又到学习班门口来喊:“女儿我们签字了,他们怎么还不放你啊?”,其凄凉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令人心酸。
    十、终于回家。10月17日下午四点多,村书记王德亮、信访办主任殷立峰、陈建康要本人对发帖之事有认识,答应网上不发帖子,并签字保证,本人不肯签,他们没达到目的。但本人口头承诺,只要你们合法解决房子拆迁问题,可以不上访,到晚上约6点,由城管队员开车把本人送回家,这时身上的伤,青紫处已基本消除,才获得自由,但心理的伤痛却永远存在……
    现在本人对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行政复议申请已开始准备,届时再告知大家情况的发展。感谢海内外关注!
     丁红芬
     身份证号码:320222196804195968
     电话号码:13771116727 85065293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丁红芬被非法绑架)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学习班内的看守)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被关黑监狱内的丁红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锡多访民被押遭恐吓 要求保证不再进京上访
  • 无锡强行拆迁 家人国庆前夕遭非法关押 
  • 无锡市民王建芬遭锡张高速公路逼迁被迫离婚
  • 无锡拆迁户在网上号召国庆日万人集会游行
  • 国庆60周年无锡将举行万人抗议“非法拆迁”游行示威活动
  • 无锡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在玩躲猫猫
  • 无锡市小学、初中和普通高中如此收费
  • 无锡公安部门接受美国公司行贿 还无官员人受惩
  • 控告并问责江苏省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 第一批签名名单/无锡维权
  • 江苏无锡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三死八伤
  • 控告问责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 /戴三表
  • 无锡人大委员涉嫌非法吸储2.5亿
  • 无锡以非法拘禁形式进行非法拆迁
  • 无锡涉法信访问责,政法难以承受之重/惠林泉
  • 胡锦涛为无锡“法制学习班”站岗(图)
  • 江苏无锡警察公然逼迁、跟踪被拆迁人
  • 无锡4女子偷渡老挝豪赌沦为人质
  • 无锡市政府是这样利用太湖蓝藻事件的
  • 无锡强拆: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砸抢,惨绝人寰(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无锡市委书记和宪法到底哪个大?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揭开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文保书记”的画皮(之一)
  •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 无锡,苏南模式嬗变中的悲哀/惠林泉
  • 新编无锡景/无锡袁天放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无锡访民袁天放对施酷公安的新年寄语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 无锡市委昏庸和愚蠢的决定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无锡新华村民给湖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系列之二(图)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给无锡滨湖区长陆志建的一封信(图)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使胡温中央颜面尽失的“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睡梦中遭遇强拆 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三妹:上海民间人士自发组织起来,免费向无锡市运送桶装饮用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