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薄熙来披露打黑初衷 耐人寻味有苦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31日 转载)
    来源:星岛日报
    
     在中国的重庆市,「打黑」如火如荼之时,此番「打黑」的力推者、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日前首次披露重拳「打黑」的真实初衷:「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 (博讯 boxun.com)

    
    此话该作何解 一石激起千层浪,数万网民作出各有指向的猜测,耐人寻味。
    
    解读之一是薄熙来话 有话,重庆「打黑」可能遭到很多势力的干扰,令薄熙来压力很大,颇有苦衷。为了传递出「打黑」不是为了出风头、捞政绩,也不是要「主动」触碰各方势力,薄熙来主动放话「示弱」,强调自己只是顺势而为,不得已而为。
    
    这种揣测是凭藉朴素公民经验,对政治作出的延伸想象。基于如此猜测,网民多为「力顶」之声,希望薄熙来能顶住压力,不要低头,将「打黑」继续推进。
    
    「熙来!说这话是有甚么苦衷吗 有难处吗 」----素以苛刻闻名的网民能发出如此问候,那份「谁敢打击黑恶我们就支援谁」的朴素期待,已然溢于言表。而就薄熙来「重庆是新闻富矿,欢迎记者朋友来重庆报道」的表态看,则未免低估了重庆打黑之决心。
    
    解读之二是此话本无他意,只是想描述黑恶势力的娼狂令人忍无可忍罢了,却让媒体断章取义。「黑恶势力拿刀砍人,就像屠户用刀砍杀牲畜。」「清缴出来的刀具,大砍刀堆积如山。」「赌场开在五星级饭店,旱涝保收,这连清朝道光皇帝和林则徐都不能容忍。」
    
    这或许是最靠谱的解读。1949年以后,中国曾经给予「黑社会」以毁灭性的打击,其成果之辉煌,影响之远世界罕见。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香港黑帮自觉「大限来临」,纷纷逃窜就是铁证。而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新形式的「黑社会犯罪」又开始涌现。
    
    而显然,无论是官方还是民众,都对这个情况?备不足,以至于「黑社会」这个辞汇一直处于躲躲闪闪的状态,以至某些地方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却还是被有意识地「回避」。从这个角度看,重庆的打黑勇敢揭开了这个疮疤,大得民心。「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是一个能唤起共鸣的描述,有网民呼吁薄熙来、王立军到自己家乡「打黑」,也算是一个侧证。
    
    解读之三是批评薄熙来的,认为其「失言」说错了话。维护社会秩序不是政府天职吗,为甚么「打黑」不是主动而为,反是被动之举 政府不能有甚么「主动」「被动」之说,应该冒头就打,消灭在萌芽状态。
    
    这种苛责多见于时评作者,其实这颇有点「抬?」意味,「过分阐释」的痕迹过于明显了。以薄熙来这样有多年政治经验的人物,如果是从这个层面讲话的,大可以慷慨激昂地说一番「我们就是主动而为,黑恶势力冒头就要狠狠地打」,但豪言壮语又能如何
    
    一句表述,各自解读,没有哪一种敢自称绝对权威。而梳理这些舆论,可以发现在其背后,有着非常相似的民意指向----大家希望重庆的「打黑」能够顶住压力,高歌勐进,创造一个「打黑样本」;大家希望别处或多或少存在的倡狂黑恶暴力,能够进入官方「法眼」;大家希望「打黑」不仅仅是一场运动,而是成为公权力的日常状态,连「黑苗」都不容冒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市打黑系列案今日起开审 文强哭着认罪悔过(图)
  • 该为重庆市打黑战果呼还是为社会治安担忧/赵小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