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打黑,不许律师见被告,看案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9日 转载)
     作者:刘学伟
    
     (博讯 boxun.com)

      这次重庆严厉打黑,我和全国人民一道欢欣鼓舞,有我近日所写两篇文章为证。
    
      在今天看到被告律师周立太声言:“这次办案出现了一些情况:第一,办理本案的律师,不得会见被告。被告人不管犯了什么罪,不管严重到什么程度,他都有委托律师的权利,律师有为他提供法律帮助的权利,有会见权,而在本案中一律不得会见。第二,在审判阶段,所有律师都看不到案卷。第三,所有的案子都是快起诉,快审理。律师看不到案卷,会见不到被告人,如何发挥辩护权?”他还坦言:“现在是21世纪了,不是1983年的严打,更不是完全没有法制的1950、1960年代。我们不但要求实体公正,程序公正也是必要的。”
    
      这个情形,让我十分震惊。它至少牵扯到两方面的公正。首先是被告的合法权益。如果被告始终在警方的控制下,如果直到被处死,他都无法和辩护律师自由交流一次,其中可能隐藏多少对他本人不利的风险,稍有头脑的人,都不难想象。比如说,他的很多可能立功的机会,就是交代“保护伞”的情节,就最可能被“贪污”掉。而这被贪污掉的情节,就与公众利益大为相关了。这是第二方面的公正。现在挖出的保护伞,最高级别不过是副厅级的文强,他已经说了:“你们不判我死刑就罢了,要是判了我死刑,没那么便宜,我什么都要说出来,大家就等着一起死吧!”我很担心,他会和他以前的囚犯,或者说今天的同案犯一样,得不到公正的辩护,很可能根本见不到他可以信任的律师,很可能有关当局不愿意让其曝光的话语,根本就到不了阳光下、法庭上。他那些威胁话语,很可能根本无法兑现,也就勿需什么人和他一起去死了。
    
      我对西方的制度,是有很多微词。但是在司法制度上,他们发明的无罪推定、律师辩护乃至慎用甚至废除死刑等制度,我都十分欣赏。而且他们的这些制度,已经有相当的刚性。比如,上面周律师说到的,不许律师见被告,看案卷的事情,在西方已经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在中国好像还是家常便饭。法制法治都到哪里去了?这样办案,能保证公正公平吗?我的确十分地怀疑,很多这类的做法,是为了保护文强的“保护伞”。文强啊,你可要抓住一切可靠的机会,比如见律师,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不过我也真担心,你如果所诉非人,会不会从此就会紧急地变成了哑巴或白痴,甚或躲猫猫碰上了狱中的石墙。这样你丧失了立功保命的机会,公众则丧失了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们的利益还真连在一起了。因此,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文强能见到一个有公信力的律师。可是那个“公盟”已经被封,我们还能指靠谁呢?有律师敢站出来吗?我提前向您致敬!
    
      我还看到,好些黑社会头目都已经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还专门去查了一下有关法律。案犯还可上诉,最后还要由最高法院复核,犯人并不可能真被马上处死。但回想到上次上海杨佳案,犯罪嫌疑人,还有其母亲,都是在自始至终没有机会与外界自由交流的情况下,走完了司法程序,最后把许多公众想知道的秘密,带去了天国或另外的谁也不知的地方。
    
      公民们,让我们一起要求程序正义,司法公开!我们不愿意只是得到被安排的公平正义,我们希望得到全部的公平正义。如果这个做不到,那就力争更多的公平正义吧。薄先生,人民在背后力挺你,你可不要人民感觉受骗呀!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