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武昌区政府为了十个多亿正加大逼迁力度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10月26日,《参与》在网上曝光了居住在武汉市武昌区天一印染厂宿舍的仇自立老人遭遇歹徒袭击后的视频。10月27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受害人仇自立老人。 (博讯 boxun.com)

    
     仇先生回忆说,10月26日上午九点左右,他走到家附近的公汽站准备搭乘公交车,突然有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手持铁棍用力击打他的头部、腿部和脚,将他打倒在地后丢下铁棍迅速跳上一辆车逃离现场。仇先生说自己活到59岁没有一个仇人,只有因为拆迁的事和拆迁办之间产生了比较深的矛盾。就在10月24日,武昌公安分局积玉桥街派出所的警察还到他家威胁他不要和政府作对,快点搬走。发生歹徒当街行凶的事情后,积玉桥街派出所仅仅找仇先生作了一个笔录,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仇先生也找过拆迁办理论,拆迁办回答说可能是别人寻仇,打错了人。积玉桥街道的反应令人费解,事情刚发生时,街道熊书记马上表示政府会负担医药费,可得知仇先生今天向武汉市委反映之后,又说如果要求抓凶手,他们就不能出这个钱了,否则好象他们是凶手一样,不知是何逻辑。现在仇先生被检查出头部骨折,腿部和脚受外伤导致无法行动,并且面临着自己承担医药费的问题。
    
     仇先生告诉记者,他居住的这一片处于市中心而且临江,周围商品房的售价为8000元/平方米以上,而武昌区政府下设的拆迁办给这些拥有两证的住户的补偿价格却是4100元/平方米,据了解,开发商大连万达公司给武昌区政府的价格大约是18000元/平方米。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武昌区区长会多次亲临现场指导拆迁工作,为什么一个纯商业开发性质的项目竟成了武汉市政府的重点工程。仇先生等住户多次向拆迁办询问该地块拆迁用途,拆迁办竟说,“不能回答你们。”武昌区政府堂而皇之地利用公权力谋取私利,该地块面积达10万平方米以上,目前2300多户人家中已有1900多户被逼搬走,大连万达出价19亿多将地块拍下并开始施工,拆迁办内部人员扬言,“最多只用花6亿就可以把这些住户全部赶走。”
    
     仇自立联系电话:027-63114830 63786928
    
    
     http://www.canyu.org/n10292c6.aspx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武汉武昌区10月26日野蛮逼迁 手段非常残暴(图)
  • 武汉建辛亥革命博物馆 
  • 武汉现“楼脆脆” 一新建楼倒塌
  • 武汉一拆迁户主为何死在拆迁的“钉子楼”内
  • 武汉大学一教授博士生导师被关精神病院(图)
  • 垃圾失管武汉学生行路多艰难
  • 武汉经适房六连号事件受审官员当庭否认受贿
  • 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在武汉市受阻
  • 武汉大学副校长的财权和“诱惑”
  • 前美国劳工部部长赵小兰受聘为武汉政府顾问(图)
  • 武汉男子9小时内使用燃烧瓶5次袭击三个加油站 (图)
  • 紧急呼吁:武汉江岸区检察院“非法传唤”记者真相(图)
  • 武汉江岸区检察院因新闻报道“非法传唤”记者
  • 武汉黑社会猖獗:当街开枪 2人被打死
  • 武汉大学官网发布消息证实副校长副书记被捕
  • 武汉大学腐败窝案进入侦查阶段 定性罕见大案(图)
  • 武汉二七革命纪念馆留言簿遭不雅涂鸦(图)
  • 武汉市在建工程 被城管误当作违章建筑砸毁(图)
  • 武汉大学发生官场地震 副校长与副书记涉贿被捕(图)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 武汉锅炉厂工人上街抗议/陈励志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武汉家装的最黑物业管理公司 欺压劳动者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揭露武汉市公安局充当重大逃犯周赤彤的保护伞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冠名费每条线收6万 武汉一些公交站名成了楼盘广告
  • 武汉大学“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 从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工程开工看地方政府的“瞎折腾”
  •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 武汉市政府大楼失火之后/程有元
  •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武汉市金正茂公司违法违规、非法集资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武汉新洲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为什么要比教师高?
  • 武汉市政府:我是流氓,我怕谁!肖昌海被关进法教班
  • 强烈要求武汉市委政府、房产局纠正错误并归还我们的私有房产
  •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 守望天涯:我眼中的武汉人
  • 侯文学:武汉卖粥的咋也跟政府“套近乎”?
  • 武汉百姓悲愤冤难诉.拆迁流氓胆包天---写给公正为民的父母官/邹顺帆
  • 万名武汉球迷“游行示威 ”合法吗?/ 叶乐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