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塌陷村农民:我们数千万“保命钱”去了哪里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4日 转载)
    眼看着几百米外的“汪洋”一年年向村子扑过来,山东省曲阜市西程村村民志祥(化名)却不怎么担心水会不会淹到自己家。“现在村民更关心的是那几千万‘保命钱’的去向。”他说。
    
     西程村的地下富含煤炭资源,按照志祥的话来说这叫“怀璧之罪”。这些煤非但没有让西程村受益,反而让村里大半的耕地塌陷,被地下水淹没。“好在挖煤的兖矿集团还算大方,补偿金很快来了。”志祥说。 (博讯 boxun.com)

    
    2009年年初,一笔数千万元的补偿款由兖矿集团来到了西程村,2000余名村民每人分得了一万元。但村民们并没有因此而高兴,相反却非常不满。“到底发下来多少钱呢?一开始村干部谁也没说,之后就流传开9000万、6000万种种说法,可是现在老百姓只分到了2000万,其他的钱去哪了?”志祥说。
    
    一些村民提出质疑,得到的回复却是拳头。这最终导致了村民集体上访、甚至村民“攻击政府事件”的发生。
    
    其实在2009年,西程村村民拿到手的钱总计有4000万元,只是另外的2000万元发到了全村一成左右人的手中,志祥将他们中大部分人称为“村干部的亲朋好友”。
    
    9300万缩水到2100万
    
    2009年1月,一笔“提前的压岁钱”分发到西程村每个村民的手上。“和往年被淹耕地每亩年补贴千元左右的标准相比,这次一人发一万元可真是大手笔了。”一开始,和其他村民一样,志祥很高兴。
    
    然而,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附近煤矿工作的村民带回了一个爆炸性消息:“在矿那儿,我看到咱西程村总共可是9300万啊,现在呢?村里2000多人各领了一万元,剩下的7000万去哪了?”这一怀疑立刻流传开来。
    
    之后的一件事引爆了村民的不满,又一笔两千多万分到了村里少部分人的手里。“全村都知道,里面很多都是村主任、村支书的亲戚朋友,太不公平了!”志祥说,“这笔钱中有果树补偿,村干部那拨儿人没果树的也能分到果树补偿,而一些有果树的普通村民却一分也分不到。”
    
    2月初,几名村民找到村主任孔凡军就果树问题讨说法,“结果说法没讨成,当晚却被人打了一顿”。
    
    据志祥说,西程村4000多亩耕地只剩下1500多亩耕地没有被水淹没,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减少中。根据兖矿集团规划,未来整个村子都可能沉入水下,无房可住、无地可种的村民能够依靠的只有这些“活命钱”。无奈之下,村民只能走向上访路。
    
    上访的人去了一拨儿又一拨儿,可村民们始终没见“上面”有动静。“直到5月时,镇里才要求村干部就钱的问题向村民进行解释,结果村支书一开口,补偿金总额就从9000万降到了6000万。没过几分钟,村委会主任一开口,这钱又从6000万降到了4000万,还声称老百姓拿到的那2000多万是从少部分人拿到的另外一半钱挤出来的。”当时在场的志祥回忆道。
    
    没房子的拿了十几万房补
    
    难道我们手里那点钱还是别人“挤”给我们的?村民们的不满逐渐转变成了愤怒。尽管不断传来上访村民被打的消息,但老百姓并没有停止上访。这件事最终惊动了曲阜市政府。
    
    2009年6月24日,志祥起得比较晚,因为前一天晚上兴奋得睡不着。“听说市里面领导24日要来镇政府处理咱村的事,我就挺欣慰的,前一阵子上访的没有白上访,挨打的没有白挨打啊。”
    
    志祥出门一瞧,村子里没几个人,向邻居一问才知道,上千名村民早就自发跑去镇政府了。“坏了,我得赶紧过去。”来不及多想,志祥就骑上摩托车赶往镇政府。
    
    远远地看到上千村民人头攒动的场面,志祥长吁了一口气,还不算太迟。
    
    然而,突变发生了,村民们突然像炸了锅一样,有人在喊叫,有人在往外跑,而更多的人在外圈观望,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在逃跑的人群里,志祥逮住一位相熟的人问。
    
    “今天我们联名上书罢免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的事成功了,领导说他们两个暂停职务。”边跑边走的朋友回答道。
    
    “那是好事啊,你跑什么?”
    
    “唉呀,镇政府的人被打了。检察院的人公布说账面没什么事,大家情绪就很激动,认为是官官相护,就起了冲突,有的村民也被打了,济宁市副市长也来了,警察抓了十几个人,我怕被抓。”朋友喘着气说,“我不知道是谁打的,你也快回去吧。”
    
    几天后的晚上,志祥约出了几位熟人在村外的一所房子里碰面。
    
    “那3个带头上访的人还没回家?”
    
    “没有啊,除了放回了几个老人妇女以外,没人回家。”
    
    “那咱村的事情怎么办?现在大家都害怕。”
    
    “市领导那次说已经组成了七部门联合的调查组,准备调查咱村的事,不过这都多少天了?调查组连村都没进过,我看啊,八成也没戏。”
    
    “那咱能拿到的证据只有账本了。可是村民孔祥福举报账目不清后,账本被检察院收去了。”
    
    “那孔祥福呢?”“被打了,在医院里躺着呢。”“唉哟,那账本怎么办?”
    
    “别着急,我有一份。四五月时有几个人曾经到检察院去上访过,看到了那个账本,但是检察院不让带出去,他们就拿笔抄了一份。”
    
    “我看看,咱村村外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2006年之前在村外咱村人的房子没这么多啊?这人在村外没房子啊,怎么给了他十几万房屋补贴?”
    
    3个月后的一个夜晚,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了这份账本。
    
    该得10万元的分了100万
    
    西程村村民关注的主要问题有二:第一,下拨资金究竟是多少?第二,已知的4000余万为什么分配不公?
    
    “上访时,我们曾多次要求那些机关提供兖矿集团究竟给了我们村多少钱的书面协议,可是始终没成功。同时,从村民上访开始大家就一直要求检察院公布原始的账目,可是直到现在所有的干部都是口头在说,从没让所有村民见识过这原始的账。”志祥说,“但仅从我们手里这份抄下来的账目来看,现有4000万的分配是绝对有问题的。”
    
    据志祥叙述,有问题的就在以村外塌方房屋和果园补偿为名目、只分给几十户村民的那2400余万元上。
    
    “这2400多万中有2003万是按照每平方米206元的价格,补偿给59户。一算,最后得出面积有近10万平方米。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互相都比较熟悉,我们曾经和不少建房的村民讨论过这一问题,最后得出结论是村外建筑最多应在3万到4万平方米。”半夜,志祥带着记者参观几处村外建筑物时说。
    
    “退一步来说,就算10万平方米是真数,那么全体村民可以作证,这其中多数建筑物是在2006年兖矿集团丈量过村外地之后才开始兴建的,不应该获得赔偿。明知道要被水淹没还建房子,这目的太明显了吧?”
    
    “最后,这每平方米206元的标准是哪来的?几年前我们村一个厂和矿方谈判时的补偿标准还是每平方米86元呢,这206元是不是村干部私定的标准呢?”
    
    “以与村干部关系紧密的村民赵某为例,赵某在村外总共有两处房产,一处2935平方米,按照每平方米206元的标准来算应得赔偿60万元,但根据账本,他实得200万元。另一处房产,除去没有建筑的院子之外,仅有50平方米,按标准应得10万余元,却分到了100多万元。”
    
    志祥与记者摸黑来到了“塌陷湖”边,他指着水面说:“至于果树补偿那400多万元就更明显了,一些村干部的亲朋好友,就算实际上没有果树的也照样补。而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就算水底下果树再多也一分钱拿不到。”“没被淹的果园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有的人临时种上点果树苗,村干部就当做果园来补偿。”
    
    “这几十户中其他村民的情况也是如此吗?”记者问。
    
    “这几十户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离谱。”志祥说。
    
    志祥表示,也许村里的账目真的做得天衣无缝,但只要市里派调查组进村一调查,问题很明显就暴露出来,可问题是,“调查组就是不进村”。
    
    调查组公布结果:没有问题
    
    10月16日8时,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了曲阜市委市政府。当记者提出希望采访西程村问题调查组时,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答复说,调查组正在开会研究。
    
    10时,记者得知调查组会议结束,但已离开市政府准备向村民宣布调查结果。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透露,调查组没有进村是因为“村民不让进”。
    
    下午2时,记者采访到西程村临时负责人李生量,当问及村外建筑问题时,他说:“临时建房子和种果树的是有,但这不是主要问题。”至于是否有村外建筑多分钱、分钱较多的家庭是不是村干部的亲友时,李表示并不知情。
    
    “其实账目的问题早已对老百姓公布过,但老百姓不相信,我估计这事应该是背后有人想当村干部,煽风点火闹起来的。其实以后矿上还会补偿村民其他款项的钱,等到搬迁结束后,老百姓肯定会满意的。”临别时,李生量对记者说。
    
    下午3时,记者来到市委市政府调查组办公地点,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拨打调查组负责人手机,铃声在厕所方向响起。记者便等在其办公室门口,但十几分钟过去后,再次拨通对方电话时已无法接通。
    
    事后,中国青年报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中午12时,调查组在镇政府向村民宣布了调查结果,村民只去了30人,调查结果是“村干部没有问题,账目也没有问题”。
    
    “那村民们看到原始的明细账目了吗?”记者问道。
    
    “没有。”回答声整齐一致。
    
    “那大家相信调查的结果吗?”记者追问。
    
    “能不告诉别人我们的回答吗?”冷场许久,一位村民说道。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一镇干部贪污挪用合作医疗基金和养老金
  • 18岁当北大学生会主席、肖建华贪污百亿资产
  • 原山西省水利厅副厅长孙廷容涉贪污受贿被诉
  • 山西水利厅原副厅长涉嫌挪用公款受贿贪污
  • 官官相护 贪污犯难死
  • 云南孟连腐败窝案:原民政局长贪污二千万判死缓
  • 四川省仪陇县新政镇银山乡猖狂贪污份
  • 贪污400万,广西副主席孙瑜囚18年
  • 广东省“公安”是土匪窝!广东东莞黑官贪污谋财害命!
  • 广东一出纳员贪污500万公款潜逃11年落网
  • 中山市长洲村贪污村民分红,发放巨额奖金,引发村民起义(图)
  • 共产党天下的广东东莞市贪污杀人执照再现风云!
  • 北京一社保所长涉嫌贪污8万受贿2万受审(图)
  • 刘梦溪:胡锦涛家族贪污也国际大循环
  • 郑州中心医院原院长涉嫌贪污受贿103万 病床上受审
  • 武汉市江夏区山坡建国村干部贪污村民赔偿款近百万
  • 吉林国资委贪污失职/于建嵘
  • 国企老总贪污500万为儿子买福利房
  • 中共贪官成“K歌大王” 贪污百万全唱KTV
  • 反贪污\反腐败斗争----十三年没有赔偿的冤案控告书/王付明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东方通信注销美国子公司依斯泰克,股东435万美元被贪污
  • 青岛开发区热电公司:谁是贪污犯的保护伞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毛泽东的后遗症­——贪污腐败/黄天罡
  • 中央领导来通钢看看吧 这里贪污腐败盛行
  • 威视公司涉嫌贪污行贿诈骗案件庭审延期
  • 为人民着想先解决贪污问题/施永青
  • 说说军队贪污猫腻
  • “购房门”官员已涉嫌贪污
  • 庆城县前县委书记张畅钰说贪污有理/高宏彬
  • 贪污浪费的邵立勇都不开除 组织纪律在哪里/陈天福
  • 如果没有贪污受贿,公安局长玩弄女警是不是就白玩了?
  • 一个中学校长贪污近千万?
  • 打击贪污腐败的立法建议/吴洪森
  • 巴中地税局两任局长贪污税款
  • 接受旅游算受贿,公费旅游算不算贪污 (图)
  • 郎咸平:香港政府为啥出不了阿扁式贪污犯?
  • 陈水扁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贪污没罪!(图)
  • 开庭时神秘“消失”的贪污副局长王代华,你在哪里?/乔志峰
  • 钟南山:对陈水扁各种贪污指控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 请协助调查原北京朝阳区建委主任李建海的贪污事实
  • 山东济南历下公安局贪污腐败,百姓冤沉大海/阙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