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海南“从不受贿”局长被搜出400余万巨额现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3日 转载)
    
    来源:检察日报 
    
    在海南省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的会议室里,郑通卫局长正面对下属,义正词严:“我从不接受贿赂,坚持公正执法,作为领导干部一定要廉洁奉公。”
    
    今年2月22日,这位自称“从不受贿”的官员被刑事拘留时,办案人员打开他以“收藏书籍”为由存放在亲戚家的两个木箱子,454万元人民币和6万元港币现金呈现在人们面前。
    
    7月6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三亚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郑通卫有期徒刑九年。一审宣判后,郑通卫表示不上诉。
    海南“从不受贿”局长被搜出400余万巨额现金
    
    书画名家的“风范”依稀可辨
    海南“从不受贿”局长被搜出400余万巨额现金


    
    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你敢送,我就给你办事
    
    2007年,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决定兴建办公大楼。
    
    三亚市一房地产公司经理郑忠荣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为了揽到这个项目,就请时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的郑通卫在三亚豪华的“宝宏龙都酒店”吃饭。
    
    面对当地行政执法局的“首席长官”,郑忠荣虽然此前并没有跟他打过交道,但是与行政官员多年打交道的经验告诉他,行政执法全看人,胆儿肥的撑死,胆儿小的穷死,一试便知。
    
    席间,郑忠荣表达了自己想承揽执法局办公大楼工程的意愿,希望郑通卫帮忙,还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事成之后有重谢。没想到,郑通卫当即就痛快告诉他:“只要按‘规矩’(送好处费)办,这事好说。”
    
    郑忠荣得到了郑通卫爽快的答复,那个高兴劲儿就不用提了。他找来7家工程队投标,将这7家工程队的名称都告诉了郑通卫。后来这7家公司的资格预审名单报到了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审批,郑通卫一提笔,便批准通过。
    
    郑忠荣只用9个月时间便顺利做完了行政执法局办公大楼这个工程。在拨付工程款的过程中,郑通卫吩嘱财务,及时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给郑忠荣的公司支付工程款。要知道,这在当时的三亚是仅此一家啊!
    
    2008年2月的一天中午,郑忠荣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来到郑通卫家:“这个袋子你收好。”
    
    郑忠荣走后,郑通卫打开那个黑色塑料袋,一看里面装着80万元人民币现金。
    
    真敢送啊!
    
    你敢送,我就给你办事。
    
    在郑通卫的帮助下,郑忠荣后来又以泉州市丰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拿到了综合执法局的其他几个建设项目。
    
    与其他投资相比,行贿绝对是一本万利,郑忠荣送出80万元,拿到的工程赚取的利润又何止80万元?
    
    处罚权里财源滚滚
    
    听说过违规违章求人不罚款或求人少罚款的,没有见过专门送钱催人罚款快办快罚的。
    
    2007年初,三亚市规划局通报三亚市综合执法局,称“汇林水苑”施工项目存在违章加层问题,郑通卫带队到“汇林水苑”现场检查,发现三亚市规划局的通报属实。
     2007年春节前,三亚市城市建筑工程公司经理林庆招提着一个纸袋子,来到郑通卫家,“快过年了,拜个年,‘汇林水苑’的违章加层问题,年后还要请您多多关照,尽快结案。”
    
    郑通卫笑靥如花:“检查结果汇总后再说。”
    
    林庆招走后,郑通卫打开纸袋,只见里面装有两盒茶叶,一只白色大信封,信封里装着2万元人民币现金。郑通卫对于林庆招的小算盘还是清楚的,林庆招是想尽快办完违章处罚手续,将房产赶快出手,好及时回笼资金。
    
    不急,先抻抻他。
    
    春节后,三亚市规划局把“汇林水苑”违章加层问题的情况书面通报给了综合执法局,郑通卫把局里法制科的曹望成叫到办公室问道:“‘汇林水苑’违章加层的问题办到什么程度了?”
    
    曹望成告诉郑通卫局长:“这个案件已经转到直属大队查处了。”
    
    2007年4月,综合执法局对“汇林水苑”违章加层项目立案查处,林庆招接到立案通知后的一天,又拿了个纸袋到郑通卫家,愁眉苦脸地对郑通卫诉苦:“这个项目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求郑局长尽量帮忙,抓紧把这个案子作出处理。”
    
    林庆招走后,郑通卫打开纸袋见里面是一盒茶叶和一个大信封,信封里面装着5万元人民币。
    
    几天后的一天晚上,林庆招打电话问郑通卫:“处罚决定上局务会讨论没有?”
    
    郑通卫告诉林庆招:“现在案子太多,办案人员少,你等一等。”
    
    一个违章加层项目问题,从4月立案查处,直至9月,就是迟迟不作处罚决定,两次给郑通卫7万元“打通梳理”,这郑通卫局长却总是拖着不办。
    
    林庆招急中生智,想起了一句“言轻莫劝人,礼轻莫送人”的老话。这天,他又用纸袋装了5万元现金来到郑通卫家,再次提出希望郑局长帮忙,对“汇林水苑”尽快作出处罚,以便他办理下面的手续。
    
    郑通卫平静地对林庆招说:“知道了,等结果出来,我会安排尽快上局务会。”林庆招走后,郑通卫从纸袋里掏出一个大信封,5捆万元纸币赫然挤在里面。
    
    9月中旬,行政执法局局务会讨论处罚意见,对“汇林水苑”违章加层问题作出“以违章工程造价50%罚款”的最轻处罚,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
    
    2007年8月,综合执法局接到举报称“山水雅居”项目存在违章加层问题,接报后郑通卫立即派员到现场检查,发现“山水雅居”项目存在违章加层的情况,并予以立案调查。
    
    调查期间,三亚大兴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艺林感到大事不好,经过进一步了解,此事唯有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郑通卫能摆平。几天后,张艺林约郑通卫到三亚市临春河路的源通茶馆喝茶,借机送给郑通卫20万元。
    
    除了“汇林水苑”、“山水雅居”,还有“半岛龙湾”等项目也有同样违章问题,郑通卫满足了对他们尽快予以处罚的要求,先后收下52万元贿款。
    
    拆迁利高金钱铺路
    
    2007年下半年,三亚市政府决定,将污染严重的天涯水泥厂拆迁项目交由综合行政执法局负责。
    
    8 月的一天,三亚市湘亚拆迁有限公司经理刘小生闻听此事,顿感赚钱的好机会来了。几天后,他约请综合行政执法局郑通卫局长在珠江花园酒店喝茶,恳求郑通卫把天涯水泥厂的拆迁项目给他做,明确表示,他会给好处费的。郑通卫知道,城管的拆迁项目大部分都是刘小生的公司做的,天涯水泥厂的拆迁也可以交给刘小生的公司做。
     2007年10月,拆迁工程进行到一半,局里拨给了刘小生第一笔工程款100万元。11月份,刘小生打电话告诉郑通卫:“工程款已到公司账户,现在给您存上,告诉我一个卡号。”
    
    郑通卫觉得这笔钱由刘小生直接存给自己不妥当,郑通卫想到朋友郑灶雄是三亚市金思达家私广场的老板,每天有大量款项进出,还可以取出大笔现金。刘小生送的钱如果从他那里走账,取出大额现金比较安全。
    
    郑通卫想好后,打电话给郑灶雄,让他提供一个账户,同时让他在钱到账后,取出现金交给他。
    
    过了两天,郑灶雄给郑通卫送来50万元人民币现金。
    
    就在那一刹那,郑通卫本能地觉得手中握了一块烧得通红的砖头。他定了定神,想到刘小生恳求自己拆迁项目时卑躬屈膝的样子,禁不住哑然失笑,心想,也许,这就是权力的魔力所在。
    
    转眼到了2008年1月,拆迁工程完工,郑通卫催促办事员把剩余的160多万元工程款一次性拨给刘小生,这笔款到了刘小生公司的账户后,刘小生打电话通知郑通卫,把剩下的45万元“好处费”给他存过去。
    
    一个拆迁项目便收下95万元好处费,郑通卫这个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的权力含金量之高,胃口之大,令人瞠目。难怪三亚从事房地产工程的老总们私下议论,郑通卫这个人比较野,收钱胃口大,胆子也大。
    
    2008年3月初的一天,郑通卫对三亚丹奇广告公司经理朱乐平讲:“市里决定要把下洋田和公安局转盘旁两地高立柱广告牌拆掉,换成电子屏。这个工程挺赚钱的。”
    
    朱乐平对郑通卫说:“您协调一下,直接在那两块广告牌上面改装搞电子屏,能节约不少资金。”朱乐平当即还请求郑通卫,这个项目交给他做,郑答应帮忙。
    
    改装电子屏工程2008年5月底完工。
    
    验收后,朱乐平约郑通卫在大东海南中国大酒店喝茶,可是,在酒店地下停车场,朱乐平拿出30万元现金放到郑局长的车上,便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两箱赃款现原形
    
    一纸举报飞到。
    
    综合行政执法局建办公楼招标中,郑通卫收受80万元贿款一事被人告发了。郑通卫走进了看守所,又从看守所步入监房……
    
    郑通卫主动交出赃款454万元人民币与港币6万元,扣除已认定的受贿犯罪金额人民币277万元外,其他的人民币177万元和港币6万元,他都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也许他“收钱”的名目太多,自己也记不起来了。
    
    郑通卫接受审查期间,清醒地意识到,既然自己已经交代了两箱赃款的存放地点,就必须将两箱赃款交出来。郑通卫想到这里,立即要求自己带路,来到表弟家里,取出两箱赃款。办案人员当即清点,两个木箱内共有454万元人民币和6万元港币。
    
    郑通卫自幼喜爱书法,对书法有一种异人的天赋。他的曾祖父、伯父均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家族文化从小对郑通卫的书法兴趣影响极大。郑通卫曾自称“视书法为生命的政府官员”。郑通卫曾任海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画艺术家研究学会副会长、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是中国名家书画院一级书画家。
    
    郑通卫在三亚市政府担任过乡镇镇长、书记、市城管办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及执法局局长等职务。郑通卫到执法局工作几年,工作量很大,但还是坚持每天抽出时间练书法。他把书法和摄影、书法与根雕艺术融为一体,是有较高造诣的艺术家、著名书法家、艺坛名师,且具市场收藏潜力的书画家。
    
    平心而论,就是这样一位在书画界颇具名气的人物,只因贪婪而毁了奋斗一生的名节,实在是令人惋惜。
    
    郑通卫一手收受贿赂,一手将贿赂款锁进木箱中,不敢使用,怕被发现后无法交代。为了这些不义之财,郑通卫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怕钱被偷,怕被发现,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郑通卫交代赃款存放地点后,当晚亲笔写下“盼天亮”:“越盼天亮,天越难亮,不知时针指向几点几分,我一个人整夜在焦急中等待,眼睛未曾合过,静静地、痛苦地等待光明快快来临。突然,窗外听到鸟鸣雀起,渐渐地朦朦胧胧见到窗外发白了,我等得好苦呀,……天亮了,赶快!赶快去取钱!取钱!”
    
    法庭宣判后,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郑通卫百感交集失声痛哭,往昔那个风光无限的执法局长和飘逸潇洒的书法家,已成为历史。眼前的他,只能是身陷囹圄认真反省,好好接受改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南“从不受贿”局长 被搜出400万巨额现金(图)
  • 老南侨机工回国抗日定居海南 至死仍是“黑户”
  • 强降雨致海南三亚街道水流成河 (图)
  • 青海南部地区再降大雪
  • 热带风暴“芭玛”在海南登陆(图)
  • “芭玛”登陆海南致1死3失踪 粤桂尚无伤亡报告
  • 海南渔船船长被马来西亚扣押5个月后回国(图)
  • 海南发生翻船事故2死2失踪
  • 海南一银行行长挪用两千余万元公款
  • 解读航天发射场选址海南文昌:地缘优势明显
  • 海南省国资委原副主任王俊武一块地受贿近千万
  • 海南航天发射场建设工程指挥部负责人答问
  • 「彩虹」登陆海南700旅客滞留穗
  • 热带风暴"彩虹"登陆海南文昌造成损失
  • 13名海南渔民被马来西亚扣留3月后回国
  • 海南省质监局女副处长从办公楼9楼坠亡(图)
  • "天鹅"夺去海南六名渔民生命 搜救暂时中止
  • 海南儋州被淹 逾万民众饮水困难
  • 海南西部暴雨成灾 温家宝只建楼不防灾(图)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到底是谁动了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灾民们的“奶酪”?
  • 建军节感伤9-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军人李善德的控告状(图)
  • 大陆人:海南岛在暴政下正走向荒芜
  • 下令开枪杀死无辜村民 海南某副镇长一审死缓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 海南省委“举手”到“票决”/孙卫国
  • 海南日报为康生爪牙布鲁唱赞歌/辛闻仁
  • 上海南大门“路瘫”的历史教训有待吸取
  • 宋晓军:美国音响测定舰为何来中国海南?
  • 充分就业与构建和谐海南/林志向
  • 天涯海角之怨:海南,你是自由岛和幸福岛吗?(图)
  • 就旅游问题致海南省政府的一封信/李昕月
  • 上海南汇访民遭侵权/冯明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一封公开信
  • 海南交通部门开展“打黑”行动 首打“保护伞”
  • 海南毒香蕉,四川毒橘子,都是生态问题?/翟彦君
  • 海南救楼市:何不冷静缓一缓/蔡浩
  • 海南教育,我拿什么来拯救你!
  • 海南,摩天轮上天,民心墙坠地/周明华
  • 海南难道姓卫吗?——质问卫留成/贺永科
  • 谢明中 吴光华 杜飚---海南腐化变质地方官点评
  • 惊世大预言:08年广西海南发生强震海啸?
  • 把无耻进行到底——海南公安竟封了我的ID /孙悟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