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南侨机工回国抗日定居海南 至死仍是“黑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2日 转载)
    
    来源:南海网
     海南乐东黄流车站陈亚九(原名李燕鸿)的真实身份一直都是个谜,直到其1994年离开人世,他的身份连妻子及5个儿女也说不清楚,以致其墓碑上只能用“归国难侨”一言蔽之。今年9月份,其膝下的5个孩子在为生活拮据的母亲申请低保时,偶然间发现了父亲至死都不曾透露的南侨机工的经历。 (博讯 boxun.com)

    
    
    说起现在困难的家庭情况,陈亚妹顿时泣不成声。
    
    近日,陈亚九的5个儿女专程来到南海网,欲通过南海网完成其父寻找亲人、查找身份档案的遗愿。  
    
    “请你们帮助我们找到父亲当年作为南侨机工归国参加抗日的档案,找到我们远在马来西亚的家族亲人。”日前,一名叫陈亚妹的中年女子从乐东县打进南海网热线讲述了父亲曾为南侨机工如今档案却不知所踪,经历全家人也曾是“黑户”的遭遇。由于父亲至死都不曾透露曾身为南侨机工,如今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为父亲找回属于他的档案、名分和荣誉,找到马来西亚的家族亲人。
    
    偶然发现父亲原为南侨机工
    
    为此,陈亚妹和大哥陈雄、五弟陈良维就五兄妹驱车来到海口,向南海网寻求帮助。
    
    陈亚妹告诉记者,她的父亲陈亚九是原乐东县黄流汽车站技工,膝下有4个亲生子女,一个养女,1994年因病去世,父亲一直没有对妻子子女提过他参与抗日的人生经历和南侨机工的身份。直到2009年9月20日,她和哥哥、弟弟准备为年迈穷困的母亲办理低保,寻找相关材料证明时,才在父亲原来单位的档案袋无意中发现了父亲陈亚九的一纸身份材料,并首次知道父亲曾经是南侨机工的身份。回忆起几兄妹曾因父亲的身份不明,他们从小就被看作“黑户”,且举目无亲生活穷困,想起父亲曾经抚摸着自己的头,抹着泪说自己无能为儿女创造好生活的那种无言的痛苦场景,陈亚妹几兄妹顿时泣不成声。
    
    “当时年龄还小,我们无法明白父亲心里藏着的痛苦和无助。”五弟陈良维难过地说,在初步知道父亲原来是南侨机工的身份后,他们几兄妹奔走于海南省档案馆、省侨办、乐东县汽车站档案馆等等,企图寻找到父亲详细档案的蛛丝马迹,“我花了5天5夜的时间才从一些模糊的材料上初步理清了父亲当年从马来西亚归国参加抗日及其后的大致人生履历。”陈良维告诉记者,因为父亲材料不全,他们也无法让大家相信父亲确是南侨机工。
    
    为免家人阻止父亲改名归国参加抗日
    
    陈良维说,父亲陈亚九,原名李李燕鸿(音),1915年6月出生于马来西亚马六甲,祖籍福建,从祖代起已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定居,上学至18岁,就于 1935至1937年在马六甲的汽车行做修理工,同时学习驾驶汽车。1939年初,国内开始招募有汽车驾驶和维修技能的华侨回国服务,其主要任务是为抗日前线运输军需物资,父亲作为响应陈家庚先生的报国号召的其中一人,报名参加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
    
    陈良维说,从这些少量的材料上,他了解到,父亲当年22岁,立志要入伍报国,但由于母亲极力阻拦,在报名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陈亚九,到新加坡集中归国。集中后,1939年5月22 日,父亲跟随第五批共535人的南侨机工服务团,由新加坡搭乘丰庆轮启程回国。回国后在当时国民党西南运输局接受军事训练1个月,主要是练习赛跑、卧倒,如何使用枪支及如何防止被日军飞机射击。训练结束后,父亲陈亚九被分配到国民党西南运输分局(下关,保山)汽车连第14大队。
    
    “父亲临死前一直叮嘱我们要记住自己的姓氏是李,而不是陈,还嘱咐一定要找到远在马来西亚的家族亲人。”陈亚妹说,现在他们才明白原来当年父亲归国时更改了姓名。
     父亲战火中运送军需侥幸生还
    
    据陈良维介绍,当时父亲陈亚九被分配到西南运输分局汽车连后,作为机工、司机的他佩戴有国民党发配的铁质园章作为标志,以防在运输物资时遇到检查。父亲当时居住在云南昆明飞机场附近,到过云南、四川、贵州、湖北、缅甸、泰国等地,主要任务是运输军火、军械等物资。
    
    陈良维说,期间父亲陈亚九和其他30多部汽车运输弹药去汉口时,行至卢沟桥附近时,桥已被炸毁,汽车被炸坏,和父亲一起的几十名司机一部分被炸死,一部分跳入河中游泳到对岸才逃过了日军的枪杀,上岸后只剩下5人,陈亚九是其中侥幸生还的机工之一。随后他们遇到国民党士兵,由于语言不通,能代表身份的所有证件都已丢失,只能表明他们是在西南运输局开车的司机,随后被关押了一个星期。
    
    1942年至1945年,国民党军队把他们5人送回昆明,期间陈亚九参加过美国SOS机工步兵队,美军ITC迫击炮队,和同伴被国民党分配去美国第14航空队、防空队,主要任务是在机场做搬运工。
    
    曾回马来西亚但因故被遣返回中国
    
    陈良维告诉记者,父亲陈亚九在机场做完搬运工后,尔后来到广州准备返回家乡马来西亚。1946年父亲陈亚九因故被滞留广州,在广州停留期间陈亚九得到了当地一位林姓贵人的帮助,在广州建安船务所属的飞龙飞虎号船上当机工,1947年11月由白清泉(机工领队之一)领导返回马来西亚,属第5批即最后一批返马机工。回到马来西亚后,1948年,父亲陈亚九参加了当地游击队,并去了新加坡、芙蓉、马六甲等地替英军开车,主要是运石头修公路,期间,父亲曾陆续在家生活2年。1951年8月被人密告破坏英军汽车逮捕关押3个月,于当年11月被当局驱逐出境,遣返回中国,属第15批难侨回到广州。
    
    “当时对归国难侨进行登记时,因为父亲在国内没有亲人,于是被分配到海南万宁兴隆开荒种橡胶树。”陈良维说,在万宁兴隆期间,父亲曾与马来西亚的亲人有过信件来往,但由于当时政治形势的影响,他再也未和国外的亲人联系过。1953年至1958年期间,父亲退出兴隆农场,自己谋生,因其有汽车修理技术,被安排到当时广东省交通厅汽车运输公司海南分公司三亚车站当技工,后转到乐东县黄流汽车站。
    
    1994年,陈亚九因病去世并留下遗愿,希望子女们能为他找回属于他的档案和名份,找到马来西亚的家族亲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